【149】一见面就缠着抱起来吻/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欢欢见许格亦哭得更厉害了,一脸不解的哄着,“你别哭阿,你现在状态都不太好,再哭整个人更丑了。”

许格亦:“……”

“我叫颜欢欢,你呢?”

“许格亦。”

“陆景言,许格亦!不错阿,听起来挺有CP感的。”

许格亦呵呵给了个傻笑,“你跟我男朋友一起住?”

“我也想阿,但是陆同学不踩我!”颜欢欢话音一落,就发现许格亦那吃惊的眼神。“别这么看着我,我欣赏帅哥很正常,好不好!谁让你男朋友那么帅。”

“欢欢,你有没衣服,借我下。”

“有,早上陆同学去买了,在这里阿。”

许格亦听着甜甜笑着,可想到昨晚断断续续的那什么画面突然涌了出来,许格亦是真的记不住那个人的长相,只记得她不断的索取,不断的撩对方。

那个人应该是陆景言吧,许格亦抿着唇再次确认:“昨晚,是我男朋友抱我回来吗?”

“对啊,我开车送你们回来的。”

“你跟我男朋友关系很好吗?”跟陆景言关系好的异性朋友,许格亦还真的没见过哪个女生跟他的关系称得上很好!

颜欢欢叹了口气,“我是他房东,这房子是他跟我租的,当初说跟你一起来,可是来的时候,就他一个人,我以为你们分手了,还想着看能不能追到他。谁知道你又出现了,看他昨晚担心你的样子,我还是把我的热情收起来吧。”

许格亦听着都笑了起来,“欢欢,你应该感谢我。”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感谢你?”

“因为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估计会被我家小鹿当瘟疫一样远离你。”

颜欢欢:“……”

现在也没差阿,陆景言也是防着她。其实颜欢欢长得也不差,圆圆的双眼,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巴,还有一头自然卷的长发。典型有着东方女孩的面孔,西方女孩的个性。

“我觉得我们两个挺聊得来的,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把陆同学分我百分之20,怎样?”

“把小鹿分你百分之20?”

“对阿,你当大的,我当小的。”

“其实我们两个一点都聊不来,你聊的话题,我都没办法接话。”

颜欢欢:“……”

她怎么发现自己又碰了一鼻子灰!

“欢欢,你可以先出去吗?我换下衣服。”

颜欢欢点头:“当然可以了,我现在下楼等你。你换完衣服下楼吧,外卖应该快来了。”

许格亦嗯了声点头。

颜欢欢离开卧室之后,许格亦才下床,卧室里的地板是桦木地板,尽管卧室里还开着空调,可光着脚丫子踩在桦木地板上还是有一丝凉意。

许格亦看着陆景言买给她的衣服,心里暖暖的。当她走进浴室,拧开浴室台盆上的洗脸瓷盆的水龙头,看着水哗啦啦呲啦啦的,许格亦突地脑海中又涌出不少画面。

她蹙着眉头揉着太阳穴,隐隐约约记得昨晚自己好像脑门被衣服卡住了,还有……想着,许格亦哇擦了声,她好像还让陆景言替她脱罩罩来着,不仅如此……似乎还有升级版能够让她哇擦的事情。

她让陆景言给她洗澡了?!欧麦雷帝嘎嘎!她昨晚到底还做了什么事阿。完蛋了,几天没见,陆景言会不会以为她脑子秀逗了!

想着,许格亦双掌拍了拍自己的小脸,看着洗脸瓷盆水快装满了,她关掉水龙头。深吸一口气,整张脸往瓷盆里浸进去。

许格亦没憋多久,也就约十秒的时间,就从瓷盆里抬起头来。

看着镜子里的满脸都是水珠的自己,许格亦大口喘气着。“许格亦阿许格亦!你等下要怎么面对小鹿阿!”

*

梳洗完毕之后,许格亦一身休闲装下楼了,陆景言买的尺码很合身。

今天莫斯科的温度零下十几度,可在开满暖气的房子里,许格亦倒是没有感到什么零下十几度的寒冷。

“我给陆同学打电话了,他应该一会就回来。你要先吃点东西吗?”

许格亦看了眼餐桌上的食物,欸!莫斯科也有国内小吃街的食物阿。

“这些菜都是附近一家中华餐馆的菜,陆同学说,你喜欢吃。”

许格亦嘻嘻笑着,对阿,她可喜欢吃了。咽了咽口水,她确实有点饿了呢,昨晚在校门口等了一天,也才吃了一点点东西而已。

“许同学,你昨晚也参加化妆舞会了?”

提到化妆舞会,许格亦突然想起,她的背包还在那个白尼利那边呢!想着,她想给白尼利打电话,她手机里有她的号码……呃,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双手撑着下巴,唉叹了声!何止背包在白尼利那边,就连手机也在呢!

这时陆景言穿着褐色大衣回来了,原本一直盯着食物发呆的许格亦似乎没有发觉他回来了。

陆景言走了过去,第一时间用大掌抚着许格亦的的小脸,“怎样,头痛吗?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醉成那样。”

许格亦咬着下唇,“坏蛋,不辞而别,还删了我的照片,那些照片我还没备份呢!”

陆景言苦笑,他也是逼不得已。

“我已经备份了,你要的话,我随时可以帮你传输到手机里。”

许格亦听着红了眼眶,直接从椅子上跃到陆景言身上,就像一只考拉抱在树上一样,抱着陆景言。

许格亦双腿夹着他,双手圈着他的颈项,“我好想你。”

陆景言抱着许格亦勾勾唇角在许格亦小嘴上轻轻一啄,“我也很想你。”

这一啄,直接啄起许格亦对陆景言的想念,只见,她一手搂着陆景言颈项,一手Hold住他的后脑勺。小嘴不断的吮吸着陆景言的双唇。

颜欢欢在一旁看呆了,这一幕也太让人想入非非吧,不对!应该是太让人想要踹开许格亦,让我来!

陆景言跟许格亦两人倒也是吻的仿若无人,颜欢欢也不介意,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虽然心里更多是觉得自己被伤害到了,可她还是很好奇,许格亦挂在陆景言身上,这样吻着不累吗?

片刻过后,许格亦才意犹未尽的离开陆景言的双唇。

两人鼻尖碰着鼻尖,陆景言轻声说着:“昨晚,你太让我惊喜了。”

许格亦:“……”

昨晚?其实很多事她都没记全,只记了个大概。但是,昨晚确实她像一个饥渴的人一样,对陆景言,那简直就是饿狼扑食。

“你放我下来吧,我们吃东西。”

陆景言微微弯着腰,让许格亦下来。

这时,颜欢欢才发现,这两人身高差距蛮大的,目测有20多CM!

三人一起坐在餐桌上,颜欢欢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个雕像,还是个被无视掉的雕像,因为陆景言跟许格亦这两人一会你喂我,一会我喂你,画面太腻了,看得她都想掀桌子了!

她觉得她要是再不找点话题聊,自己大概是真的成了雕像了。

“对了,陆同学,你早上去学校干嘛?办学生证吗?”

“嗯……”陆景言简单的回了个字之后,发现他有很多事想要跟许格亦说,颜欢欢在这,似乎有点怪。“谢谢你,早上帮我照顾格子,你可以去忙你自己的事了。”

“我……”颜欢欢其实是想说,‘我不忙阿!’但是她也不是笨蛋,她猜想这两人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要谈清楚的。因为像这两人一见面,就缠在一起抱着接吻的,估计不是天天见面的情侣该做的事。

“那我走啦,拜拜许同学。”

许格亦微微一笑:“拜拜,欢欢。”

颜欢欢这一离开,许格亦突然心慌了。她都知道她去舞会的事,那陆景言肯定也知道,等下要是问起,该怎么回答,何况自己的背包在白尼利那边,护照什么都在那个包里呢,这背包肯定得拿回来。

“还记得昨晚是跟谁喝酒吗?”

许格亦微微低下头,小声:“记得。”

“那还记得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吗?”

许格亦:“……”

这个,她只有断断续续的片段。但是唯一记得就是她主动扑倒他,然后两人好像缠绵了一晚。

“如果不是东子发邮件给我,说你来莫斯科了,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是你。”

说到这个,许格亦倒是英勇的抬起头问着:“是欢欢告诉你,我在那里吗?”

“你在舞会上有没盯着哪个帅哥看?”

呃,这个还真的有,但是许格亦不想承认,本来自己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喝醉就已经很大意了,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还对舞会上一个戴着吸血鬼面具的人有怦然心动的感觉,那还得了!坚决不能承认。

“没有阿。”

“没有?你确定?”

许格亦抿着唇,“嗯确定,没有!”

“那我怎么觉得你在看我的时候,是一种你喜欢我的感觉。”

“什么意思?”

陆景言突然捏了捏许格亦的小脸,笑了起来,其实他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两人何止是有缘,简直就是双生儿。

许格亦似乎想到了什么。她一惊,嘴巴微微张开:“天呐,那个戴着吸血鬼面具的人是你阿。”

“对,是我。”

“小鹿,这也太神奇了,你知道吗?我当时就有股冲动,想要把你面具拿下来,结果你被女巫给拉走了……”想起昨晚还有个女人跟他在一起呢,许格亦故作生气,“说,那个女巫是谁?”

“颜欢欢。”

“对哦,我怎么把欢欢给忘记了。”

“你呢,那个带你去舞会的人是谁?”

“其实我也不认识,他说他是莫斯科大学法律系的,叫Bainily!我的背包还在他车上,而且手机也在,可是我记不住他的手机号码。”

陆景言倒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如果那个人没说谎,那很好找。只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他想知道许爸爸是不是接受她了。

“格子,叔叔他……”

“他被程俊英骗了。”

“你呢,你怎么突然来莫斯科了?”

“我能不来吗?你把手机关机了,还把微信删了,我去北淮找你的时候,简老师说你来莫斯科,我就来咯。”

“看不出来你胆子挺大的阿。”

许格亦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我本来是想着你肯定会回来找我的,可是当我知道程心语也在莫斯科,我就直接过来了。”

“程心语?”

许格亦嗯了声点头,“我听说,在云大退学之后,她就来莫斯科了。”

陆景言突然觉得自己太笨了,怎么可以不问清楚,就一意孤行离开许格亦呢。那还好她有追来莫斯科,要是没有的话,他是不是这辈子就只能想着许格亦了。

“格子,你喜欢这里吗?”

“还好吧。”许格亦才来一天,而且这一天里,还几乎都是找陆景言,对莫斯科完全一点都不懂。但是莫斯科大学她倒是挺喜欢的。

“再过一个月,就是新学期的开始,如果到时候,你的俄语没pass,我们就回国,我陪你读完云大。”

许格亦抿着唇,她觉得,她pass的几率不大,如果她面试成功,那不是耽误了陆景言的律师梦。

“我会努力的,我会在这一个月里学好俄语的。”许格亦觉得,语言这种东西就是需要实战,现在都在莫斯科了,随便找一个估计都能练习联系俄语对话了。

“我突然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

“那你以后还敢不敢丢下我!”

“不敢了,你这么笨,我怎么敢再丢下你呢。”陆景言昨天收到许正东邮件的时候,他几乎是颤抖着手看完的,如果男时候他没出现,那他的格子是不是就会被别人吃的干干净净了!不过,昨晚她确实跟以往不同,真是让人又爱又气。

“答应我,以后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要懂得保护好自己。”

“干嘛,刚刚还说不会丢下我,这会怎么开始跟我说这种话了。”

“如果你想像刚刚那样,一直挂在我身上的话,我其实不介意的。”

许格亦突然脸一红,她刚刚那是情不自禁,整整三天三夜没见到陆景言呢。她又不想控制她对陆景言的思念,只能随着自己的想法来了。

“你放心,以后不管叔叔阿姨怎么逼我离开你,我都不会放手的。”陆景言发现,要他离开许格亦真的太痛苦了。过去三天里,他一直都在撑着。

许格亦努了努鼻子,“其实这件事我老爸也是受害者,你不会生他的气吧。”再怎么说,许国栋也是自己的爸爸,何况他还是被人怂恿了,许格亦希望陆景言原谅他。

“不会!”陆景言微微笑着,心里腹黑的一面却在阴森森冷笑着,程心语,程俊英!看来做人真的不能太心软。尤其是面对一而再,再而三搅乱别人生活的人。

“那天我去北淮的时候,我老爸还让我替他给你道歉呢。”

“错的不是叔叔,而是我,是我的错,我太容易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

许格亦突然捧着陆景言的俊颜,笑嘻嘻的看着他。“小鹿,我可是要嫁给你的,你这辈子也就只能娶我。”

陆景言大掌覆在许格亦小手上,将许格亦一拉,拉进自己怀里。从背后搂着她,头更是依靠在许格亦颈项间。“离开你的时候,我就已经打算这辈子带着和你的回忆过一生。”

许格亦扭过头,看好可以看到陆景言说这话的神情,好严肃噢。

“你怎么说话跟老年人似的,再说了,你走到哪,都不缺女生。”

“那个颜欢欢只是房东而已。”

“可是人家对你,就不是房客那么简单啦。”

“你放心,就算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不会喜欢其他女生。”

许格亦听着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如果这话是柯少军说出口,那绝对会被唾弃的一文不值,可是,是陆景言耶!许格亦当然非信不可了。“对了,小鹿,一会我们去莫斯科大学找那个bainily吧。我还有很多俄罗斯钱在包里呢。”

“嗯,我们吃完就去。”

许格亦甜甜笑着,坐回自己的椅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