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耍心机我会就行,你不用学/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莫斯科的冬天,简直就跟随身带着开柜冰箱一样,巨冷!

许格亦几乎是全副武装,戴着灰色的针织帽,穿着酒红色的大衣,手上还戴着针织手套,除了脸没戴口罩以外,该穿的穿,该戴的戴,身上穿的,都是陆景言买的。

许格亦看了看陆景言穿酒红色大衣的感觉,再看看自己的,唉!她家小鹿穿起来是那么的令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怎么这颜色放在她身上,感觉像个又矮又挫的红酒瓶子呢!

陆景言见许格亦都不说话,似乎被冻到了,关心着问:“冷吗?”

“嗯,比河阳还冷!”许格亦回答的时候,还陆景言身上靠过去,陆景言也顺势长臂一伸,搂着她。两人身高差距刚好可以让陆景言轻松搂着。

“走到前面就有车了,等下就不会这么冷了。”陆景言租的这套小楼房距离莫斯科大学还算近的,走路的话约20分钟,坐车的话大概也就10分钟左右,但是得走出这个小区才有的士车可以拦。

“我突然觉得,我不适合出门。”

“为什么?”

“这风太大了,要是这风不小心把我吹到别人怀里怎么办,我这么可爱,别人是不会还给你的。”

陆景言:“……”

许格亦觉得自己称不上漂亮,但是要是可爱,那是稳妥妥的。

她抬头看了眼陆景言,在笑!这个时候作为男朋友的他是不是应该说,你不仅可爱,还很漂亮!

可惜,许格亦等了数十秒,陆景言还是笑,似乎完全没有意思要夸她。

许格亦故意大声唉了声。

陆景言唇角笑的弧度更加上扬了,他握紧牵着许格亦的手:“格子…”

“干吗?”许格亦有点小脾气。

陆景言突然举起牵着许格亦的手,“我牵得这么紧,风再大也不会把你吹走,而且,就算你被风吹到别人怀里,我会抢过来的。”

许格亦听着,突然耳根一热,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

两人打车到莫斯科大学的时候,许格亦开始把针织帽拉低,围巾当口罩般的挡住半边脸。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见不得人似的。

心里默默祈祷不要被看到!

陆景言看着此时只露出一双大眼,好奇问:“怎么啦?还是冷阿!”

许格亦摇头,将围巾拉了下来,“昨天我在这校门口站了一整天,那个保安现在认识我了。我没学生证阿!进不去,你挡着我点,我躲你旁边,等下你给他看你的学生证时,我偷偷溜进去。”

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他也没学生证呢。今天早上他才到学校提交资料拍照做学生证呢。

当两人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许格亦头埋得很低,她觉得这个保安肯定没看到她,因为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完全没看到保安。可是,她的角度不代表人家一米八保安的视线角度阿,人家眼珠子一转,就看到许格亦那穿着酒红色的小身板了。

“我们是这学期的插班生,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入学通知单。”陆景言用标准的俄语跟保安交谈着。保安看了眼陆景言,早上好像见过这个人,至于他旁边这个躲躲闪闪的女孩,他开始问问题了。“你叫什么名字?”

许格亦听到保安用俄语话问的问题,开始支支吾吾的回答:“许…许格亦!”

保安看着陆景言递给他的资料,确实上面写着许格亦的拼音。

问完许格亦名字之后,保安便让两人进去了。

许格亦蹙着眉头,咦?问个名字就可以了!上次怎么没问!

进入校园之后,许格亦才把围巾往下拉,针织帽戴好,还是一脸的疑问!

“小鹿,怎么这次就问我名字,然后让我进来啦?”

“我们两个都有莫斯科大学发给我们的入学通知单,把那个给他看就可以了。”

许格亦乐呵呵的笑着,难怪只问名字了。

不过,这学校好大阿…许格亦觉得自己不像是走进校园,而是欧式那种复古的城堡,每栋教学楼都不太一样。被陆景言牵着手,一路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许格亦跟着陆景言来到写有法律系的教学楼,是个三层的教学楼。这还没开学,教学楼里的学生并不多,但还是有些会在放假的时候来教室里自习,毕竟教室里,有足够的自习资料。

法律系的学生其实并不是很多,如果只是知道名字,想要找个人,应该不难。

陆景言在来的时候,有上网查过Bainily这个名字,确实是法律系的。查出学生资料,也是昨晚那个人的长相。

而且,过两天Bainily有个论文要交,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应该会在教室里找资料。

果然,在A1的教室里,看到Bainily正在看资料,教室里人不多,也就四,五个。

陆景言牵着许格亦的手来到坐在最后一排的Bainily面前。

“白尼利!我的包呢。”许格亦看到Bainily,着急的开口。

Bainily看到许格亦的时候,露出浅笑,可看到陆景言,他又收起笑容了,问许格亦:“找到你男朋友了?”

“我的包呢?”许格亦比较担心她的背包。

“在我家里。”

“那麻烦你还给我。”

Bainily浅笑着:“好阿,等我一会。”

话音刚落,Bainily就开始收拾东西了。陆景言跟许格亦则是在一旁耐心等着,期间许格亦倒是好奇的开始四处张望着。这教室也太人性化了,不仅有LED屏幕,还有随时可以查资料的书架,不仅如此,墙面上还有各种绘画色素,估计在这教室里上课,完全没有任何压力。

云大的教室,四面都是白墙,完全就觉得自己在上课,亚历山大!

Bainily收拾完东西之后,他似乎眼里就只有许格亦,全程都无视陆景言的存在。

“去我家可以,但是只能你一个人去,我可没习惯带男生回家。”

许格亦:“……”

这个Bainily怎么过了一晚,说话让人这么讨厌!她又不是要去他家干嘛!

“没关系,我女朋友的背包先放你那,我会让警察替我们拿,而且我会申请女警察去你家,应该不会破了你的习惯。”陆景言面不改色的说着,这个Bainily给他的印象就不好,昨晚要不是他出现,估计许格亦真的是会被他带回家。

Bainily冷哼一声,从昨天开始他就打听这个即将是莫斯科大学法律系的陆景言了,得知的结果是这个人有超凡的记忆力,只要见过,他便会记得。处理事情能够非一般的冷静,读过的学校,都是学校风云人物。

虽然Bainily自己也是法律系的,而且还比陆景言高一届,可不知为何,陆景言的态度跟表情,完全给他一种压力。他叹了口气,昨晚的舞会,其实他知道单纯的想要跟许格亦一起参加罢了。

可是后来,有个戴着金丝猫面具的女生跟他搭讪,还跟他打赌,如果要是能把许格亦灌醉,并且还拍下两人同床的照片,她就认输,一开始bainily觉得无聊,可是在那个女生不断的怂恿下,他莫名其妙的答应了。

谁知道,许格亦完全不能喝酒,才喝几杯就醉了。他一开始还挺不忍心去做那个女生打赌的事,可后来看许格亦醉后特别的可爱,他还没跟这一类型的女生有过什么,谁知,在准备回去的时候,许格亦被陆景言抱走了。

搞得他郁闷了一整晚!

“怎样,需要我们走法律程序吗?”陆景言再次冷冷用俄语开口。

bainily轻笑,也用俄语回:“不需要。”

语闭,他将自己的东西在一旁可以存放学生东西的柜子里放了进去,而后走出教室。

陆景言跟许格亦也走了出去。

许格亦偷偷笑着,心里对刚刚的事还噗通,噗通紧张着呢,不是在害怕这个bainily耍什么损招,而是因为陆景言实在太帅了。她没办法不紧张心跳着呀!

*

Bainily家境不错,他是土生土长的俄罗斯人。这小洋房也是他一个人住而已。

陆景言跟许格亦就站在门外,没打算进去。

bainily的小洋房跟陆景言租的小楼房差不多,前面有一片草坪,草坪还用约到小腿高的围栏围着,要进去,还要打开一个木制的小门。

当bainily推开小门的时候,却发现陆景言跟许格亦似乎没想要进来的意思。他哼笑着:“进来吧!”

“不用了,我们在这里等就可以了。”

bainily切了声,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反而成了他要求他进门了。不过,他倒觉得,似乎多这两个朋友没有什么坏处。尤其是跟陆景言当朋友。

“其实昨晚,我不是故意要灌醉你女朋友的,是舞会上一个女生非要跟我打赌,说把你灌醉,然后跟你发生关系,就算我赢,我只是一时贪玩而已。”bainily一脸痞笑耸耸肩实话实说着。

“女生?叫什么名字?”许格亦很惊讶。

“她戴着面具,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不过,她知道鸽子的名字。”bainily记得昨晚那个女生,用不是特别标准的俄语跟他交谈的,或许她并不知道bainily会中文,无意间说了那么一句话。‘许格亦,我看你还有没有脸见景言。’

许格亦眼一大,知道她的名字?在莫斯科知道她名字的女生应该只有颜欢欢一个人,可是不可能阿,今天早上两人才相互自我介绍着呢,那会是谁……许格亦蹙着眉头想着。

呃,难道是……程心语?!许格亦一脸的恐慌,如果真的是程心语的话,那她太恐怖了吧,怎么无处不在。

“那个女生好像还认识你!”

“认识我?”

“她可能不知道我会听华语,我答应她灌醉鸽子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华语,什么许格亦,我看你有没有脸见景言。”bainily学程心语的语气说着,学得还挺像的。

许格亦倒吸一口冷气,几乎可以确定,这个跟bainily打赌的女生是程心语。

陆景言察觉到许格亦似乎也想到了,他搂着许格亦,轻声:“没事,有我在,我不会让她伤害你的。”

许格亦抿着唇,这个程心语到底是有多喜欢陆景言,不仅在云大的时候针对她,现在居然在莫斯科也针对她。许格亦突然好庆幸昨晚自己是被陆景言抱回去的,不然的话,这个bainily是不是真的要跟她发生点什么吗!

想着,许格亦瞪着bainily,那眼神就像是在说,‘混蛋!流氓!’

bainily对于女生这种眼神似乎也习惯了,毕竟每次他跟女朋友分手的时候,对方不是哭着要求不要分手,就是像许格亦这样,瞪着他。

“别这样看着我,你说一个长得这么可爱的女生在你怀里喝醉了,我能不带回家吗?”bainily说着,完全不在乎自己说完这话是不是还会被许格亦瞪着。“不过,鸽子,这算我们没有缘分,我准备带你回家,你男朋友突然把你抱走了。”

陆景言听着也是为昨晚的事猛地紧张了下,如果他没早回,没看到许正东那封邮件,可能昨晚许格亦真的会被这人给毁了。

bainily突然露出浅笑,伸出友谊之手,用俄语开口:“我叫bainily,交个朋友。”

陆景言没有犹豫,也伸出手跟bainily握了握:“陆景言。”

许格亦:“……”

什么情况,这两人成朋友了!

跟陆景言握完手之后,bainily又朝许格亦伸手过去,同样是用俄语:“你呢,不愿意教我这个朋友?”

许格亦嫌弃的瞥了一眼,可还是伸出手,但是没有握住,而是像击掌一样,拍了拍bainily的手掌。

bainily笑着转身往家门口走去,陆景言跟许格亦也跟了上去,尤其是许格亦,对跟bainily成了朋友有点缓不过来,不过她的心里对程心语感到后怕。

总觉得这个人太恐怖!简直就是一直躲在暗处观察她,然后随时对她放暗箭。

bainily家的构造跟陆景言租的差不多,也是两层式的。bainily示意陆景言跟许格亦先在客厅坐着,他去楼上哪背包。

昨晚许格亦被陆景言抱走的时候,bainily有点生气,气到差点将许格亦的背包丢掉,好在,他当时还觉得许格亦被抱走,似乎不是件什么坏事,所以将背包留了下来。

“小鹿……”

“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待在莫斯科。”

许格亦深呼吸着,她是不是也该改变下自己呢,不能总让这个程心语欺负!可是,她似乎办不到阿!她似乎宁愿自己糊里糊涂的,也不愿意跟人耍心机,真不懂这个程心语,难道不累吗?

“在想什么?”

“在想要不要学会耍心机!”

“你学这个干嘛,我会就行啦。”

许格亦突然被逗的哈哈笑了起来。

陆景言看着开怀大笑的许格亦,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许格亦,有些时候,她对他来说,简直是女流氓,就像昨晚那样,他被撩拨的无法招架,又有些时候,是个善良可爱的女孩,面对程心语这样的人,她也只能默默的接受。

想着,陆景言突然觉得,这个程心语真的一刻都不能让她待在莫斯科了。

这时,bainily拿着背包下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