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没想到,她居然疯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小楼房里,程心语看到也住在这里的一对情侣正在客厅沙发上打情骂俏。

脑海中不经想起昨天看到陆景言跟许格亦说说笑笑的画面,又想到刚刚陆景言说的话,内心深处堆积的愤恨一下被燃起。

只见程心语随手拿起书柜上的摆设品朝那对情侣砸过去。

随后,听到两人嗷呜的一声,双双站了起来。

“Fuck!what。are。you。doing!”

“程心语!你发什么疯,你有病是吧。”

程心语对于两人的骂,无动于衷。“要亲热滚回房间去,别在我面前秀恩爱。”

秦蓉听着是火冒三丈,她也早就看这个程心语不顺眼了。

那时候程心语刚搬进来,秦蓉还很热情的想要跟她当朋友,因为这里总共住了六个人,只有秦蓉跟她是中国来的,其他都是其他国家的室友。

秦蓉的男朋友则是来自米国的小伙子。

“不就是抢别人男朋友,没抢过来嘛,至于你这么发神经吗?”

程心语每天在房间里跟程俊英通电话,不断的吼着,住在她隔壁房的秦蓉,是每天都在听着。对于这个来了几个月没怎么说过话的程心语,她也算是有所了解。

“昨晚人家女朋友来警告你,你见不得别人好是吧!”

“我告诉你,别逼我,我现在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程心语暗着一张脸警告着。

秦蓉被警告的莫名其妙,“真是可笑,你要发神经找那个女孩去,你冲我们耍什么狠!有病。”

程心语突然像失心疯呵呵笑了起来:“你说的对,我应该去找许格亦!”

程心语自言自语着朝厨房走了进去。

秦蓉瞪了一眼程心语后,便马上安慰自己的男友,用英语交谈:“Dear,没事吧!痛吗?手还能动吗?”

“她是不是疯了!”斯密斯皱着眉头扭着被砸中的肩膀,又骂了句脏话:“fuck!”

秦蓉轻轻替斯密斯揉着,嘴里还骂着:“她是个神经病!”

这时,程心语面无表情从厨房出来了。

她这一出来,斯密斯跟秦蓉都看了过去,直到程心语走出去,两人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Dear,她拿着我买的刀去做什么?”斯密斯眼神还算好,一眼就看到自己买的水果刀的刀柄在程心语大衣的口袋里露着。

“what?她拿着刀?”秦蓉一脸的恐慌。

“你没看到上次我们一起买的水果刀在她口袋里放着吗?”那把刀的刀柄比较特别,所以斯密斯印象特别深刻,记得非常清楚。

秦蓉突然紧张了起来,刚刚可是自己让那个神经病程心语去找昨晚来找她的那个女孩。

她现在还带着水果刀过去,以程心语目前不稳定的情绪,等下要是真的发生什么暴力事件,那她岂不是会被程心语诬陷说是主谋阿!

想着,秦蓉拿着手机跟了出去,看着程心语真的朝隔壁栋走了过去,她吓得颤抖着时手,毫不犹豫按了102报警了。

*

程心语按着门铃,开门的人是颜欢欢。

她看到神色怪异的程心语,不解问着:“有事吗,小语?”

程心语没理会,而是直接推开颜欢欢走了进去。当她看到许格亦跟陆景言在客厅正在交头接耳攀谈着,她行尸走肉般的走了过去。

“许格亦,我问你,离不离开陆景言?”

程心语低沉的声音,不可理喻的话,让陆景言跟许格亦不约而同抬头看着她。

“出去!”陆景言直接冷飕飕吼着。

颜欢欢见状马上上去,“小语,陆同学正在教格子俄语,你有事下次再说吧。”

颜欢欢说着,想要将程心语带出去,可这程心语似乎像是铁了心今天要跟许格亦来个了断,直接推开颜欢欢。

“我再问你一次,离不离开陆景言?”程心语的表情极为阴森诡异,那张凶脸估计小孩看到都会马上哭了起来。

陆景言站了起来,也是用着一张冷冽的神情看着程心语,简单吐出一个字:“滚!”

“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喜欢你,你还是要选择她?”程心语的泪滑了下来,情绪还算稳定,没有大吵大闹,只是淡淡问着。

陆景言没理会程心语的话,而是将视线放在颜欢欢身上,“颜欢欢,现在有人私闯民宅,你作为房东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颜欢欢马上又走到程心语面前,陆景言言下之意,可是在怪她私自把他在她这边的租房信息泄露出去,才会让程心语住在他隔壁。

“小语,有什么事改天再说,你这样让我很为难。”颜欢欢虽然平时也没怎么跟程心语相处,但她觉得程心语应该会给她点面子。

之前程心语跟其他房客闹别扭的时候,她就会看上颜欢欢的面子上,跟对方握手言和。

可惜,这次她的面子不顶用了。程心语并没有理她,反而瞪了眼颜欢欢:“这件事你最好别管,不然,还是弄伤你,可别后悔?”

弄伤她?颜欢欢一惊,这个程心语想干嘛?当她瞄到程心语大衣外套里一个类似刀柄的东西,她恐慌了。

她还带着刀阿!

这会,颜欢欢也不敢激怒程心语,只是想要赶紧告诉陆景言,程心语有刀!可是要怎么表达,他们两个会的俄语,英语,程心语都会。

就在颜欢欢在想用什么方式能够不激怒程心语的情况下能够将她有刀的事告诉陆景言时,陆景言说话了。

“出去!我跟格子都不想见到你。”陆景言朝程心语吼了句。

“景言,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程心语突然大吼大叫起来,期间还慌慌张张的把水果刀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指着许格亦。“都是你,如果没有你,陆景言的女朋友是我,不是你,都是你,都是你。”

陆景言见程心语拿着水果刀朝他身旁的许格亦挥去,他立刻牵着许格亦的手往另一边躲闪着。“程心语,你疯了你。”

“只要她死了,你就会跟我在一起,我不能让她抢走你,不能…”程心语说着,举着水果刀再次朝许格亦挥去。

颜欢欢见状,立刻掏出手机,报警!

陆景言皱着眉头,看着已经发了疯的程心语,为了许格亦安全,他觉得先稳住程心语才是最好的办法:“你先把刀放下来!”

“不放,放下来,许格亦就不怕我了,我不放!”程心语边想着昨晚许格亦的话边摇头:“昨晚她要打我,我不能把刀放下,你看现在,我有刀,她就怕的躲在你身后了!”

此时一会笑一会哭的程心语在他们眼里,已经是个疯子了。

躲在陆景言身后的许格亦,也是眉头皱得厉害,她并不是发了疯的程心语,而是怕陆景言为了保护她,被程心语伤害到!

“小鹿,你小心点。”许格亦小声关心着。

程心语看着许格亦紧握陆景言手臂的说悄悄话,完全失去理智冲了上去:“许格亦,走开,走开,别碰景言!景言,你不要怕,我会保护你。”

陆景言见程心语冲过来,立刻又牵着许格亦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远离程心语。

许格亦虽然怕,可还算冷静,她觉得现在陆景言如果越是护着自己,程心语就会越来越偏激。

想着,她立刻松开陆景言的手臂,渐渐跟他保持距离。

陆景言感觉到原本紧抓着他手臂的那股力气消失了,他误以为许格亦是因为紧张而无力松开他手臂,又立刻将许格亦拉近自己:“别怕,有我在!”

许格亦使了使眼色,快速挣脱掉陆景言的手,“程心语,你看我已经离开陆景言了。”

陆景言紧蹙着眉头看着打算说服程心语的许格亦。

“可是你还活着,你还是会抢走我的景言,只有你死了,我才可以完全拥有景言,只要你死了…”程心语开始自言自语起来,神情恍惚,拿着水果刀朝已经单独站在一旁的许格亦。

许格亦眼一大,吓得连连后退,这程心语果然是疯的透彻了,完全没有挽回的余地。

全程都不敢轻举妄动的颜欢欢看着许格亦有危险,很是着急,她是不是应该冲过去把程心语扑倒,然后再抢过水果刀。

就在她胡思乱想这些的时候,陆景言不知何时已经将程心语手上的水果刀抢了过来,这下颜欢欢胆子大了,立刻上前抱住跟自己身高体型差不多的程心语。

许格亦吓得立刻往陆景言小跑过去,“小鹿,你没事吧!”

“没事。”

陆景言跟许格亦两人站在一起,无疑是让程心语发疯程度上升,她在颜欢欢怀里挣脱吼着:“许格亦,走开,别碰我的景言,走开!”

吼着吼着,她又开始哭了起来。“别碰我的景言!放开我,你放开我!”

嗷!颜欢欢只觉得手背一疼,疼的她都无法抱住程心语了。

就在程心语拿起桌上的东西想要朝许格亦砸过去的时候,秦蓉报警的警察来了。

警察第一时间将程心语控制住,颜欢欢则皱着眉头看着被程心语都要出血来的伤口。下秒,朝陆景言跟许格亦笑,“没事了,没事了!我这个房东还是挺称职的。”

*

警察在录完口供,检查完在场人员的证件之后,将一直疯疯癫癫,时不时还乱咬人的程心语以及那把水果刀带走了。

听着警车哟哟哟的离开,许格亦此时还心有余悸!

此时她拿着家庭药箱正认真的替颜欢欢处理伤口。

“你比我还笨,我只是想稳定她的情绪,你却抱住她!”

“我要是不抱住她,她早就砸伤你了。”

许格亦抿着唇挤出了个无奈的笑容:“没想到,她居然疯了!她到底是有多爱小鹿。”

颜欢欢耸耸肩,表示,你问我,我问谁阿!不过,她觉得程心语来莫斯科的时候,就有点不正常了。

不然的话,一个在国外求学的学生怎么会不想多认识几个朋友作伴,程心语刚来的时候,那是几乎天天给她找事,一天换一个人吵架!

吵架的原因都是因为程心语莫名其妙乱扔人家男朋友的东西。她当时要不是看在那三倍房租上,以她的脾气,早就把程心语赶出去了!唉,没想到,今天果然还是出事了。

给颜欢欢处理好伤口之后,颜欢欢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程心语给她发了个微信消息,说她妈妈今晚回来莫斯科,让颜欢欢帮忙去接。

“我得去机场接个人。”

“谁阿,你的房客?你手都受伤了,要不,你让她自己打车过来。”

颜欢欢叹了口气:“是程心语的妈妈。她今晚7点的飞机。”

许格亦沉默,有种刚刚才解决到小喽啰,现在又要来一个大boss!万一这个程俊英要是知道程心语疯了,不会又来闹吧。

“程心语已经疯了,你到时候直接把她妈妈接到警局去,我不想让她知道我跟格子住在这里。”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陆景言开口了。

“我知道了,不过,程心语的妈妈曾经来过这里,当时还跟程心语住在一起。”颜欢欢的声量很小声,很小声。

陆景言呼了口气:“看来这次我不得不换房子。”

“那到不用,程心语妈妈要是知道自己女儿疯了,应该也不会来这里。我等下接到她,直接按你说的,带她去程心语。”

颜欢欢尽量说服陆景言继续租。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倒霉,怎么第一次当二房东,想要靠爸爸这三栋小楼房赚点零花钱,怎么就遇到这么多事。

还好这次没什么人受伤,不然她想要自食其力的想法肯定会被否决。

“可是程心语的妈妈可不是吃素的。”许格亦不是在吓唬颜欢欢,她印象中的程俊英比程心语还可怕。“她要是知道自己女儿疯掉了,你说她会冷静的跟你去警Ju吗?”

颜欢欢:“……”

她进过程俊英两次,不过两次程俊英都是被程心语乱吼着,看上去不像是许格亦口中说的那么可怕。

见颜欢欢似乎害怕了,许格亦咯咯笑了起来:“我开玩笑的,别认真!”

颜欢欢深呼一口气,她突然觉得她不应该亲自去接程心语的妈妈,怎么不找警察叔叔帮忙呢。反正程心语是外国人,出了这事,刚好需要家人来。

*

颜欢欢离开后,陆景言的神情依旧是阴沉沉的。

“怎么啦?是不是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像场梦?”许格亦怎么也没想到,程心语会疯掉。一个那么强势的人居然把自己给逼疯了,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陆景言看着许格亦,带着微微怒气:“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样很危险?”

“知道阿!”许格亦不以为意的回答着,她能不知道吗?上次陆景言受刀伤的场景她到现在都还没忘掉。

“知道你还那么做?”

许格亦隐隐约约感觉到陆景言好像是真的因为她刚刚企图说服程心语的行为生气了,她突然搂着陆景言,小脸贴在他胸膛上:“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我更担心你,每次你为了保护我,都受了伤,我真的很心疼。而且我当时只是觉得程心语既然不愿意看到我跟你站在一起,我是想要让她冷静下来,才会跟你保持距离。”

“她是个疯子,你跟她交谈,那是很冒险的一件事,到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你!”陆景言虽然责备着,可双臂不由自主的将许格亦搂紧。

许格亦也加大了搂着陆景言的力度,其实她到现在都还在紧张。这个程心语太可怕了!

------题外话------

《锦绣皇途》南城有耳

她是掌握帝王生死的空镜司指挥使。

他是身陷他国为棋为质的天之骄子。

她雷厉风行,杀伐果断。

他温文尔雅,却暗藏杀机。

一朝相遇

他窥破她的秘密,给她使绊,威胁她“入伙”。

虽然她有张良计,可他次次都有过墙梯。

于是,吃干,抹尽,顺便以这江山为娉。

这是一个女子被坑,皇子崛起,

两个古人互撩的故事。

小剧场:

月夜风角处,萧五正默默垂泪,见小九行来,哭嚎道:“小九,为夫被城里人套路了,你要为为夫报仇。”

小九眉头一皱:“何人?”

“你。”

“你偷走了为夫的心,还不给为夫亲。为夫被套路得好辛苦。”

小九白眼翻起:“你还可以再无耻点吗?”

一阵风过,萧五已到身前。

“那不若夫人试试?”

此处省略八百万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