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人家非常爱自己的女朋友/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欢欢在做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决定亲自去接程俊英,不过她没打算把真相告诉她。

接到程俊英的时候,颜欢欢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次程俊英比上次来莫斯科的时候显得更为严肃了。

“我女儿呢?怎么没来。”

“她阿……她现在有点事,来不了了。”颜欢欢又说谎了,其实一开始程心语就没打算来接,反而请颜欢欢去接。

程俊英哼笑了声,她女儿还能有什么事,肯定为了陆景言。

颜欢欢蹙着眉头,被程俊英的冷笑吓到,下午那会程心语那记冷笑,感觉母女俩一模一样。瞬间想起许格亦的话,程心语的妈妈也不是吃素的!唉!自食其力真的不容易阿。

“阿姨,你现在是先去住的地方呢,还是要去找小语阿?”

“她不在家吗?”

“嗯,不在,出去办事了。”颜欢欢莫名紧张起来,感觉等下程心语疯掉的事,她肯定会知道。

“那我先去住的地方,你顺便打电话给她,让她快点回来,说我有事找她。”程俊英还等着跟她商量怎样将陆景言跟许格亦分开的事呢。

颜欢欢呵呵笑了起来,“阿姨,恐怕小语一时半会回不来了,她可能得协助警察叔叔办案。”

副驾驶上的程俊英突然担心起来,“什么事?小语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颜欢欢依旧是呵呵笑着,“她……只是有点想不开,拿水果刀玩,然后呢,警察叔叔就把她带走了。”

说的这么委婉,也这么简单,程俊英应该不会猜到什么吧。

“许格亦死了吗?”

颜欢欢:“……”

What?颜欢欢难以置信,看起来挺有修养的程俊英居然会问这个问题。

“她阿……没死!”

“那是陆景言死了?”程俊英很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气,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如果自己女儿真的在警局,那就是她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决定了。

“他也好好活着!”颜欢欢尽量淡定回答着。

“带我去见我女儿。”这两个人都没事,凭什么她女儿要协助警察办案了!

颜欢欢其实也在慢慢将车开到精神病院去。

“这是哪里?”虽然程俊英不懂俄语,可是也看得出来这里绝对不是警局,更多像是医院。“我女儿出事,住院了?”

“呃……她是出事了,也住院了,不过没有任何生命危险。”

程俊英黑着一张脸看着一直说话含糊不清的颜欢欢。“这里到底是哪里?”

“精神病院,你女儿疯了。警察叔叔就把她送到这里来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女儿疯了?”程俊英说着还冷冷的哼笑起来。

颜欢欢叹了口气,“那你还要看她吗?现在是七点半,还有一个小时,这里就要禁止访客了。”

程俊英很不安,这个颜欢欢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她沉重的吐出一个字:“要!”

颜欢欢就跟医院的护士用俄语交谈了几句,得知程心语现在被当成A级患者单独在三楼的特殊病房里。

两人跟着护士来到三楼。

“程心语就在这里,她来的是情绪很不稳定,随时还会咬人。”护士讲着流利的俄语。

颜欢欢点头,说了声谢谢之后,她就跟程俊英说:“你女儿就在这里面。”

程俊英心很慌,她慢慢走了上去,隔着房门,通过一个约25CM乘以25CM大小的玻璃小窗户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一身白病服且双手被长袖的病服捆绑着的程心语坐在墙角,神情时而笑,时而哭,嘴里还一直念念有词。不仅如此,她还一会朝墙壁冲撞去,好在A级患者特殊病房里的墙面都是软绵的垫子铺成的。所以,就算程心语朝墙壁撞击多猛,也不会伤到她。

门外的程俊英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那个漂亮聪明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开门,我要进去。”

“阿姨,小语现在是A级患者,不能打开这个门的。”

“我女儿双手都已经被衣服绑着了,她还能干嘛?开门,开门!我要进去见我女儿。”程俊英朝护士吼着,她不信,她的女儿聪明的很,怎么可能会疯了,绝对不可能。

“她想进去看看她女儿。”颜欢欢用俄语说着。

其实护士也猜到了什么,可还是直接拒绝。“她是A级患者,我不能让你们进去。”

“她说什么?”程俊英着急的问着颜欢欢。

“她是怕小语伤害到你,所以不能让你进去。”

“里面那个人是我女儿,我的亲生女儿,她不可能会伤害我,快,快翻译给她听。”程俊英很怀疑自己女儿是在装傻。

颜欢欢这会夹在中间有点为难,不过她还是想要替程俊英争取到让她跟程心语见个面。

“拜托了,她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就只想跟女儿说说话。拜托了。”

护士看了看颜欢欢,又看了看程俊英,心软了下,在准备按墙上的密码键时,她还是得警告着:“患者的情绪刚稳定下来,最好不好说些激怒她的话。”

颜欢欢立刻把话给翻译给程俊英听。程俊英听着连连点头,她只想知道自己女儿是不是装疯。

得到她们的点头,护士朝墙上的密码锁上嘀嘀嘀的按了一连串密码后,重型门打开了。颜欢欢可不想进去,就没怎么往里面看,倒是程俊英大步走了进去。

她这一进去,程心语就傻呵呵的对着她笑。

程俊英站在门上那可以通过玻璃小窗户的位置,刚好可以挡住外面人的视线。她小声问:“小语,妈来了,你是不是装疯?”

程心语的头向左边歪着,一会又向右边歪着,不言不语。

“小语?你真的疯了?”程俊英难以置信,她眼眶开始泛泪,“小语,是不是许格亦把你逼疯的。”

“许格亦?许格亦,你不要,不要靠近我的景言。不要!”程心语咬牙切齿吼着,吼的同时还观察起程俊英。

程俊英心痛的看着程心语,哽噎了起来,她摸着一脸呆滞的女儿,很是心疼。昨晚还能正常跟她聊天的女儿,这只不过一天的时间,怎么疯了。

越想,她的泪就不断的滑下来。“小语,你醒醒,我是妈阿,你也不记得我了吗?”

“妈?……对,我有个不要脸的妈妈,景言因为她讨厌我,……你?是我那个不要脸的妈妈吗?”程心语似笑非笑的问着。

程俊英收起眼泪,很是气愤。“小语,我是你妈阿!”

程心语看着程俊英,神情渐渐变得愤怒,犹如见到什么令她超级厌恶的人。她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程俊英走了过去,当将程俊英逼到墙角的时候,她立刻朝程俊英的脖子咬去,咬的力道很重。

门外的护士看到情况不对,立刻按了密码锁旁边的紧急铃,而后冲了进来,打算将程心语从程俊英身上拉开,这时,听到紧急铃的其他护士也赶来了。

三人好不容易将程心语从程俊英拉开,此时,程俊英已经痛得哀嚎的叫着。

“都是你,都是你,景言才会不喜欢我。……我要睡觉觉,这样在梦里就可以跟景言见面了。呵呵……睡觉觉。”程心语自言自语着,往床上一躺,闭上眼睛。

程俊英捂着颈项间的伤口,伤口痛,心更痛。她现在可以确定,自己女儿是真的疯了!

颜欢欢在旁边都看傻眼了,这程心语母女俩有多大的仇阿,居然咬得这么凶残。

*

卧室里,许格亦正在做陆景言给她出的俄语题目。

记得高中时候,英语考试的时候,有这种填写单词的题目,许格亦基本上都乱填,看哪个单词顺眼就填哪个。现在她看这些俄语字母,那简直堪比外星文。

许格亦皱着眉头,“小鹿,你出的这个题目要是放在英文里面,算什么级别的?”

“两颗星吧。”

许格亦:“……”

两颗星?至少有四颗星吧!

“怎么?太难啦?”陆景言见许格亦小脸皱的厉害,问着。

“不是,只是我今晚可以请假一晚吗?我现在完全没心情复习。”

“那休息吧。”

许格亦听到陆景言爽快答应了,欢快的跳了起来。当她拿起手机的时候,看到颜欢欢给她发来的几条条微信消息。

‘格子,你说得对,程心语妈妈果然不是吃素的。她好像也很讨厌你跟陆同学。’

‘哇塞,格子,你是没看到,程心语把她妈妈的脖子都咬出血了。’

许格亦蹙着眉头看完,什么情况?程心语疯到这种程度阿。

“小鹿,程心语是真的疯了,她居然咬了程俊英。”

陆景言不以为意,姓程的人,他现在不想讨论,也不想知道他们的事。

他走了过去,搂着许格亦:“我们过年回去,然后在开学前回来,到时候我再替你申请学生证。”

“学生证好申请吗?”

“那得看你到时候俄语跟法语,英语考得怎样。”

许格亦:“……”

不是说只要考好俄语就行了吗!怎么还冒出法语跟英语。

读懂许格亦脸上惊讶神情的意思,陆景言继续开口:“莫斯科大学的外语系其实是要精通四国语言,但是我替你报的外语,只有英语跟法语。”

“可是……我现在完全没有时间学阿。”

“俄语是为了能够让莫斯科大学入取你,法语翻译官不是你的梦想吗?”

许格亦叹了口气,她这小脑袋何止有法语翻译官的梦想阿,她还有想要嫁给陆景言的梦想呢。

“怎么,那你这小脸皱得好像很委屈阿。”

“我是怕我卡在俄语这一关。”许格亦搂着陆景言噘着嘴开始撒娇了,“如果我没考上呢?”

“没考上我们就回云大。”

许格亦抿着唇,露出两个小酒窝。她突然觉得一身轻,看陆景言的态度也不像是,难以抉择。

“不过,我相信你可以轻松过俄语这一关。”

许格亦:“……”

心里的小人一直在抗议,轻松个毛线阿!

“没有信心吗?”

许格亦瘪着嘴,“信心这种东西不靠谱。”

“那什么靠谱?狗屎运大神?”

“实战是靠谱了,明天开始,你带我逛逛莫斯科吧!这样我还能用俄语跟别人聊天。”

“没问题!”

许格亦嘻嘻傻笑着:“这样我还可以拍几张照片发给我老爸老妈。”

陆景言捏了捏许格亦的小脸:“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我就没有让你觉得瞬间漂亮的时刻?”

“有阿!”

“什么时候?”

“安静睡觉,不说话的时候。”陆景言觉得熟睡的许格亦简直就是睡美人,很漂亮,清晰脱俗的漂亮。

许格亦:“……”

那是什么意思,她安静睡觉的时候最漂亮?!

*

翌日,颜欢欢打着哈欠下楼了,昨晚因为程俊英被自己女儿咬的事,她几乎整夜没睡。

“大小姐,早安。”

颜欢欢已经困得都没精神跟佣人说早安了。

颜立董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怎样,是不是觉得,赚钱很辛苦。如果你现在认输的话,这次打赌,爸就算你赢。”

颜欢欢端起餐桌上的牛奶喝着,并没有打算回答颜立董的话。她才不要被看不起!要赢也是光明正大的赢。

“手怎么啦?”

“没事,小伤而已。”

“欢欢,你们法律系是不是有个叫陆景言的人?”

颜欢欢听到从爸爸口中听到陆景言的名字,瞬间精神起来了。“他还没正式成为莫斯科大学法律系的学生,你问这个干嘛?”

颜立董将报纸上的一个小专栏放在颜欢欢面前,“年纪轻轻的,已经被重视,而且还有这么多成就,我觉得他挺适合做我颜家的女婿。”

颜欢欢瞥了一眼颜立董。“人家有女朋友了,而且还非常的爱他女朋友。”

“有女朋友又怎样,只要你喜欢,爸可以随时拿笔钱出来,我就不信没有不爱钱的人。”

“你女儿我,就不爱钱!”颜欢欢耸耸肩,开始吃早餐。

颜立董看着女儿都脸红了,不经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喜欢这个陆景言阿。”他的女儿,他还不了解吗?

“都说人家有女朋友了,难道你要你女儿当第三者阿。”

“当然不是,爸可以帮你问问这个年轻人,看是不是也对你有意思,要是有的话,那爸就给那个女孩一笔钱,让她离开陆景言。”

颜欢欢摇头。“你呢,不要在拿钱压人了。他怎么可能会对我有意思,你最好不要给我捣乱,我最讨厌这种事了。”

昨晚程心语发了疯似的大吵大闹,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尤其是程俊英被程心语咬的画面,太让人揪心了。

颜立董呵呵笑了起来,继续看报纸。

昨晚送程俊英去医院包扎伤口之后,颜欢欢并没有送她去小楼房那边,而是将程俊英安排在酒店里。她现在是真的怕,怕程俊英会不会也像程心语那样,对陆景言跟许格亦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这时,她的手机滴滴的来了两条微信消息。

‘欢欢,起床了吗?要不要一起出去玩阿。’

‘不介意担任司机兼导游吧。’许格亦发着消息,外加一个欠打的挑眉表情。

颜欢欢看这许格亦发来的消息,脑海中立刻浮出,许格亦那逗逼的神情了。

她将小面包往嘴里一塞,然后将剩下半杯的牛奶咕噜咕噜喝完:“爸,我吃饱了,我有事,先出去啦。”

颜立董还没说点什么,颜欢欢就已经出门了。这时,颜立董是越看陆景言越顺眼,而且从刚刚跟女儿的对话来看,似乎也是对这个陆景言有兴趣。

“老爷,昨天小姐的房客出了点问题,惊动了警察。”

“查下小姐的房客是不是有个叫陆景言的人,多注意一下他。”

“知道了,老爷。”

颜立董吩咐完之后,继续看报纸。

------题外话------

今天是女王节噢,祝所有妞们,节日快乐!(づ ̄3 ̄)づ

*

推荐好友,缥瑶/【豪门之种个庄园好悠闲】

得空间,建庄园,发家致富跟玩儿似的,渣爹?断之!渣亲?虐之!

都市种田文,强宠一对一,女强男更强!

PS:搜作者名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