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程俊英,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欢欢接到陆景言跟许格亦的时候,他们两人坐在后座,颜欢欢旁边的副驾驶空荡荡的。这样以来,自己好像真的成了他们两个来莫斯科游玩的司机兼导游了。

“欢欢,先去XXX区。”

XXX区?这个地方她挺熟的,因为有个她讨厌的人住在那区,但颜欢欢也没多想,反正既然都出来了,那就当是出来散散心吧。

当她将车开到XXX区的时候,许格亦滑下车窗朝站在不远处的Bainily挥手。“欢欢,开到那个穿黑色大衣那边。”

颜欢欢不以为意,开了过去。在Bainily旁边停了下来,并且将车锁打开。

车子一停稳,Bainily就直接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他这一上车,许格亦就开始给两人介绍了,“欢欢,他叫bainily,也是法律系的……bainily,她叫欢欢,跟你一个系。”

bainily看了眼颜欢欢,“我就说我们有缘吧。”

颜欢欢瞥了一眼过去,用俄语回:“谁跟你有缘,我们熟吗?”

许格亦好奇的听着,从这两人的对话跟神情来看,不会是彼此的前任吧?

“你们两个认识?”

“yes,我们差点就在一起了。”bainily噙着笑看着颜欢欢说。

尽管bainily说的是华语,可颜欢欢依旧是用俄语回:“闭嘴!谁跟你差点就在一起了,我,不,认,识,你!”

许格亦:“……”

本来她以为把bainily喊出来,能够给颜欢欢做个伴,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认识。

许格亦往陆景言身上靠了过去,小声:“怎么办,我好像不知不觉当了烂好人。”

陆景言给了笑容,“他们认识更好,这样才不会尴尬。”

是吗?许格亦怎么觉得,现在反而更尴尬了。

“格子,去哪里?”颜欢欢的语气明显不一样了,隐约有点怒意。

“哪里都可以阿,我们都跟着你走。”

颜欢欢没回话,而是直接将车子调头。

*

这一路上,除了bainily外,其他三人都比较安静。

这家伙在路上接了好几通电话,虽然都是说俄语,但许格亦还是能听个大概。

分析下来,就是这家伙简直就是莫斯科的江猛!油嘴滑舌,换女友的速度那叫一个快。

许格亦觉得bainily跟江猛绝对能变成好朋友,不过,江猛现在可比这个bainily好多了。人家至少现在收心了!

颜欢欢停好车之后,“你们去吧,我在车上等你们。”

许格亦:“……”

难道她跟bainily还真的有什么刻骨铭心的过去?

“既然已经决定当我们的导游,你就不能履行自己答应过的事?你在车上,是打算用手机给我们远程指导?”陆景言可没什么心思去了解颜欢欢跟bainily的过去,他只知道,今天是打算好好陪许格亦玩一玩。

颜欢欢瞥了一眼在旁边嬉皮笑脸的bainily,很不情愿的下车了。

颜欢欢带他们来的地方是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克里姆林宫是历史,文化和艺术古迹的宝库,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和自然保护遗产。

这里还可参观武器博物馆、恢弘的古教堂广场及众多教堂,如圣母升天大教堂、天使长大教堂、圣母领报大教堂、法衣存放教堂、牧首宫。

不过许格亦他们并没有全部都参观,毕竟时间不够,气氛也不对。

这会,四人来到亚历山大花园,虽然是大冬天,花园内也是有不少的鲜花盛开。园内更是有不少人在走动,毕竟这里,可是莫斯科人钟爱的休闲场所。

各式大小的喷泉,雕塑随处可见。

许格亦挽着颜欢欢走在花园内:“你跟bainily以前是男女朋友?”

“不是!”

“那是你干嘛那么讨厌他?虽然他是长得让人讨厌了点,可人还是可以的。”

“他以前追我朋友,可是…跟我朋友分手的时候,故意拿我当借口,还特地假装追我,因为他知道,我肯定不会喜欢他,现在搞得我跟那个朋友到现在都没说话。”

许格亦听着皱着眉头,回头瞪了眼走在身后的bainily,果然比江猛还让人讨厌!

bainily被瞪得莫名其妙,不悦的用俄语:“欢欢肯定是在说我的坏话。”

陆景言哼笑一声,没接话。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两个人没有感情选择分手,难道错了吗?勉强在一起才是错的决定。”bainily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

“我没兴趣。”陆景言还真没兴趣听一个大男人在他旁边叨叨絮絮的。如果是商讨其他什么专业,或许他会有兴趣听一听,可是像bainily说的这种无聊内容,他觉得他有必要打断。

bainily:“……”

*

四人逛完都有点累了,坐在餐馆里,许格亦看着手机里刚刚拍的一些照片,虽然气愤不对,可她还是跟陆景言自拍了不少照片。

将照片发在朋友圈上,附上一行笑脸表情,外加几个俄语字母,翻译成华语是:‘有你,一切都那么美好。’

她这一发送,坐在旁边的颜欢欢马上给她点个赞。

这刚一点完赞,就有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颜欢欢接起,“喂,对,我是,你是?……现在吗?……可是我现在过去的话,最少需要1小时,OK,那1小时后见。”

颜欢欢刚挂掉电话,许格亦见她神情不一样,便马上问:“怎么啦?你有事要先走?”

“法院打给我,程心语妈妈去警局报案,说我虐待她女儿。”

许格亦一惊,这程俊英果然就跟她认识的那样,坏人一个!

“法院怎么知道你的号码?”

“应该是警局的人给法院我的资料吧,程心语是我的房客,昨天做笔录的时候,都已经登记啦。”颜欢欢叹了口气,站了起来。“那我先走了,一会你们自己搭车回去吧。”

许格亦愣了冷,也马上站了起来:“欢欢,我们陪你去吧。毕竟,昨天的事,我们都现场。”

陆景言听着也站了起来。这下还坐着的bainily见状也慢悠悠站了起来。“一起去吧,反正今天也太冷了,不适合玩。”

颜欢欢瞥了一眼bainily!

*

在去法院的路上,许格亦坐在副驾驶上,一路都在向颜欢欢了解情况。

当颜欢欢告诉她,程心语不是被关进警局,而是在精神病院,以及昨晚程俊英被程心语咬的过程。

许格亦听得莫名的难受。

到了法院之后,工作人员将他们带到一间专门立案的房间时,程俊英已经在了,她身边还坐了两个人,一个是俄语翻译,还有个让颜欢欢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人是莫斯科大学法律系教授列姆瓦的儿子费罗哈,也是在律政界有名的律师,手段极为阴险。

程俊英看到陆景言跟许格亦的时候,尽量控制着情绪,她现在恨不得杀了这两个人,尤其是陆景言。可她在酒店想了一整晚,决定还是走法律程序,让这些人也不得安宁。

“我现在不仅要告颜欢欢,我还要告他们两个。”程俊英嚣张跋扈的指着陆景言跟许格亦对着翻译员吼着。

翻译员马上替程俊英把这话翻译给费罗哈听。费罗哈听完,并没有马上急着说什么,而是很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冷静却有着城府很深的华裔面孔。

费罗哈朝陆景言用俄语问:“你是陆景言?”

“对,我是。”陆景言也是认识眼前这个作为程俊英代表律师的费罗哈。对他的一切,也是很了解,据说这个费罗哈虽然打官司厉害,入行至今,输过的官司次数不超过一巴掌,但是这个人作风不检点,经常在打官司的时候,会有各种肮脏的交易。

“我的当事人现在要告你,你会为自己辩解吗?”

陆景言微微笑起,他对于程心语昨天的事,都不打算追究了。没想到程俊英居然还敢来控告他们。“要告我?那也得有事情可告,你作为一名大律师,不会只是听听几句话,就认为官司可以立案?”

费罗哈突然笑得尴尬了,这个陆景言他也早有所闻,他的父亲也在他面前提起过这个人。他作为一名已经在律政界数一数二的大律师就不信还不如一个乳臭未干的大学生。

“听说你现在是莫斯科大学法律系的学生,我有时候会去上几堂课。”费罗哈似乎想要在拉拢陆景言。

“可你应该也知道,我对你的课没兴趣。”

费罗哈唇角微微抽动着,这个陆景言太自大了。看来他是没办法将他拉拢到自己的律师所了。

“那好,不知道你的朋友被控告,你会不会有想替她打官司的想法?”

“我哪有资格替她打官司,我还是个学生。”

陆景言的回答让费罗哈,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他的话,对陆景言来说无疑是赤果果的挑战,可是费罗哈或许不知道,陆景言很早就对法律感兴趣了,他懂得东西不见得就比费罗哈少。

记得有次在看一个法制节目,节目里的受害者因为没钱请律师,结果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最后还变卖家里的东西赔偿给对方。

陆景言当时也不过才是个初中生,他打电话到这个节目里,联系上了这个受害者,结果受害者按照他说的去上诉,最终的结果真是太出乎意料了,那名受害者上诉成功了。

后来陆景言给自己定的理想,那就是当一名律师。

程俊英听不懂费罗哈跟陆景言在谈什么,但是她见费罗哈的样子,好像是认识陆景言。她朝那名翻译员问:“他们在说什么?”

“关于打官司的事。”翻译员简单概述着。

“他们两个是不是认识?”

“应该不认识,但是可能只是知道彼此的名字,今天是第一次见面。”翻译员依旧说了个大概。

这时,负责这个案件的法院工作人员看到人到齐了,也就开始立案。早上一早程俊英就去警局闹了,警局的人没办法就找了翻译,在一连串的翻译之后,警局的人总算明白了。

这个中年女人来找自己在这边读书的女儿,可是昨天刚到莫斯科,女儿就莫名其妙疯了,进了精神病院。对于昨天出警的事,他们也记得非常清楚,当时程心语的确情绪不稳定,期间还差点咬伤警员。

后来,他们直接给程心语做了精神评估,最后她的精神状态被认定是A级精神患者。

但,程俊英觉得,自己女儿绝对是长期被人虐待,才会导致精神失常。于是警局的人只能将这个案件的资料传到法院那边。

而程俊英也了解到,女儿是在颜欢欢房子里被抓的,她决定将这一切责任都推到颜欢欢身上。

现在看到陆景言跟许格亦,她更是无法控制内心的怨恨。

“我女儿因为你们疯掉了,我要你们付出代价。”哪怕倾家荡产,程俊英都要陆景言跟许格亦不好过。

陆景言直接无视掉程俊英的话,而是对颜欢欢说:“请个律师吧,不需要请太厉害的,这种官司,随便打都赢。”

颜欢欢原本心情很低落,可听到陆景言的关心,她笑了起来。“那你要不要当我的律师。”

“我没律师执照。”

“你都说是小官司了,反正也没这么快开庭,你现在可以考个临时执照。”很多还没毕业的大学生,为了能够早点有实战实习,都会办张临时执照,跟在大律师后面当个小助手。

许格亦一直在旁边听着,这时才有机会说话,她在陆景言旁边小声:“小鹿,欢欢也是因为我们才会被控告,你帮帮她吧。”

陆景言突然抬头看着正在笑的费罗哈。

其实说真的,他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这个费罗哈是出了名的为了赢官司不择手段的人,虽然颜欢欢这个是稳赢的官司,可如果请的律师刚好跟费罗哈有点私人交情,又或者不愿意得罪费罗哈的小律师,那这个官司必输无疑。

“好,我答应你,当颜欢欢的律师。”

许格亦听着陆景言答应了,朝颜欢欢笑了笑,似乎是在暗示,我男朋友答应咯,你肯定没事的。

颜欢欢虽然也给了张笑容,可心里却没那么开心。

在经过一系列问答之后,官司是立案了。程俊英虽然也要控告陆景言跟许格亦,可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对于颜欢欢,她倒是有程心语发给她的微信内容作为证据。

说,她很讨厌这个房东,颜欢欢!而且她还经常跟这个房东吵架。不仅如此,这个房东还特别排斥她,针对她,并以必须是三倍的价钱,才肯将房间租给她。导致她精神状态受到各种欺压。

颜欢欢听完费罗哈说的话之后,心里咒骂了声。FUCK!居然还能颠倒是非来说,明明当初就是程心语知道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她非要花三倍的价钱租。唉,要不是自己要给爸爸证明她可以利用这三栋小楼房赚钱,她才不会稀罕程心语的三倍房租。

不过,这个程俊英,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费罗哈诉说要控告颜欢欢的证据时,陆景言全程保持沉默。

其实对于这种外国学生受虐的事件,法院也是特别在意。陆景言现在都可以确定,费罗哈到时候肯定是打算打同情牌了。

案件立案之后,工作人员表示,开庭时间会在两星期之后。

陆景言这时小声对颜欢欢说,“申请延迟开庭时间,临时执照没这么快出来。”

颜欢欢听着点头,表示明白了。因为,考张临时执照,最快也要两星期。考完之后,还要等一星期才能生效。

当她用俄语跟工作人员申请延迟开庭时间,并且直接说明理由。工作人员让翻译员询问程俊英的意思时,

程俊英直接拒绝,执意要以最快的时间开庭。

不过费罗哈倒是愿意等,虽然打败一个还在读大学的大学生,没什么成就感,但是如果这个大学生是陆景言的话,那成就感就不一样了,今天早上陆景言那个小专栏,他也看到了。

里面的内容都是在介绍陆景言曾经有过什么惊人的比赛,而早上,他也才听自己父亲列姆瓦说,陆景言即将成为他的学生,他才知道,这个人居然来莫斯科大学读法律系。

*

从法院出来之后,程俊英一直瞪着陆景言跟许格亦。

“现在我女儿疯了,你们肯定睡觉都会偷笑吧?”

陆景言无视,紧牵着许格亦的手继续往前走。

程俊英见状,女人那股蛮横的性子一下就被激怒了,直接上前拽着许格亦头上的针织帽。

许格亦嗷的叫了一声,陆景言马上扯开程俊英的手,挡在许格亦面前,“程俊英,如果你想跟你女儿在一起,我随时给你送你进去。”

程俊英不言不语,只是气冲冲的瞪着陆景言。“我女儿因为你,都疯了,你护着她,你还是个人吗?”

“程心语能有今天,你的功劳应该不少。”

“陆景言!你胡说八道什么!小语是我女儿,我会害她吗?”

“她不是因为我疯掉,而是因为你,因为你曾经做过的事。”

语闭,陆景言再次紧牵许格亦的手转身。

“陆景言,你这种人应该下地狱,不得好死!”程俊英不顾形象,朝陆景言嘶吼着。

可惜陆景言都无视掉,一个一个台阶的下。许格亦的心情也挺沉重的任由她牵着。

倒是颜欢欢回头看了眼程俊英,那歇斯底里嘶吼的样子,跟程心语真像,不愧是母子。

这是,费罗哈走了过去,拍了拍程俊英的肩膀:“我需要你冷静,如果开庭的时候,你的情绪是这样,我不会帮你。”

程俊英看着一旁的翻译员。

翻译员也马上将费罗哈的话翻译给她听。

程俊英听后,明白的朝费罗哈点头。

“ok,冷静下来,你现在是受害者,要有受害者的样子。”费罗哈说完看了眼翻译员。

翻译员又一字不差的给程俊英翻译了。

这会,程俊英马上一副受害者母亲的可怜神情点头,表示她知道怎么做了。

看到程俊英的神情,费罗哈马上竖起大拇指,就是要有这样的状态。而后,他将自己名片拿了出来,指着上面的号码,做了个简单的,有事打我电话的手势,为了让程俊英更明白自己的意思,费罗哈用英语问:“你会说英语吗?”

“会,我会说。”

费罗哈顿时笑了起来,虽然很多俄罗斯人都不说英语,可他会阿!还好这个雇主会说英语,不然真的是,有些事都必须通过这个烦人的翻译员了。

------题外话------

《盛世婚宠之娶妻送宝》简牍

七年前,她年少轻狂,被人利用尚不自知,

当着众人的面,一碗汤汁将刚回国的顾氏接班人从头到脚淋成了落汤鸡;

五年前,她零落成泥,生母亲姐为了利益将她送上他人床榻,

她侥幸逃脱却跌入他的魔爪,沦为玩物;

一场大火,大家都以为她香消玉殒,他更是几度痴狂。

再见面,她却手拉着一个玉雕粉琢的的四岁女童,

他一口银牙咬碎,该死的女人,

自己这么多年的痛,该怎么让她知道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