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你这孩子,思想怎么这么危险/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好莫斯科跟国内的时差只有5小时而已,相差不大。

陆景言跟许格亦对这个时差没有任何不习惯。

尤其是许格亦,就算在飞机上睡了9小时,昨晚她也能睡得着,不仅如此,这已经11点多了,许格亦都还在睡。

客厅里,简宁坐在沙发上,当她听完陆景言说完,他跟许格亦在莫斯科发生的事后,简宁蹙着眉头,难以置信:“你们两个这恋爱得跟拍电影似的,怎么什么事都遇上了。”

陆景言笑了起来,他也觉得不可思议。“我也这么觉得。”

“那天我发现格子不见了,我都吓死了,然后又看到格子的朋友圈,才知道她去找你。”简宁说着心有余悸,那天确实把她吓得不轻。

一早醒来,一个大活人不见了,简宁顶着大肚子,几乎真的是找遍整栋房,都没看到许格亦,着急她当时都哭了。

起初以为她是跟江猛出去了,还特地打电话给江猛,可江猛只说不知道。后来还是看到许格亦发的照片,她才知道许格亦只身一人去莫斯科。“你以后可别随随便便就把格子丢下。”

“我哪还敢丢下她。”说到朋友圈,陆景言才想起,直接删除掉的微信还没下。

陆景言下好微信之后,登录。也是消息多到爆。几乎都是许格亦用许正东的微信发消息给他,其中还有许格亦微信账号申请加好友的要求,直接点了同意。

“我跟你明修叔叔领证了!”

陆景言似乎觉得那是一件应该早就发生的事,微笑着:“那我就放心了,以后有明修叔叔照顾你跟宝宝。程俊杰没来找你吧?”

“找了,所以我现在搬到明修那住,他不知道地址。”

“如果他再找你,直接打电话报警说他骚扰你。”

简宁叹了口气,想到刚刚陆景言说的事,程心语疯了,她莫名的揪心:“小语太可怜了!”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陆景言一点也不觉得程心语可怜,期间他给过她多少次机会了。可她还是执迷不悟,最后还把自己给逼疯了。

简宁笑了笑,虽然那时候知道程心语是程俊英跟程俊杰的女儿,她有段时间很排斥程心语,可是后来才发现,她其实也是个受害者,只是在自己感情这条路,走的太偏了,把自己逼进死路。

“对了,今年你爸又没回来,你是打算去你爷爷奶奶那过年,还是去格子老家那。”

陆景言迟疑了会,其实他是去河阳过年的,他这一迟疑,简宁马上就知道他的选择了。

“去之前跟你爷爷奶奶打声招呼,你突然去莫斯科的事他们都不知道,还以为你一直在河阳呢。”

陆景言嗯了声,他一直觉得自己做事很成熟,但是在跟处理他跟许爸爸误会上,他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一样,做出了最让人难以接受的选择。

这时,许格亦伸着懒腰下楼了。

简宁看到正在下楼的许格亦,站了起来:“格子,你终于起床了。还好你的未来婆婆不在,不然肯定会让你起床吃早餐。”

听到简宁的话,许格亦给了个傻笑,乐呵乐呵的两个台阶蹦着下楼梯,还差点摔倒。

“小心点!”陆景言蹙着眉头轻吼着。

“没事,没事,我是不倒翁,不会摔倒的。”

“你先跟小姨聊聊,我去帮你把早餐弄热。”快一个月没住了,家里连粒鸡蛋都没。这早餐还是早上简宁来的时候,带来的。

“嗯。”许格亦傻呵呵的跑到简宁面前,“简老师,你没事吧,我听我哥说,你因为我,都差点出事了。”

简宁笑了笑摇头,“我是怕如果景言回来,找不到你,你又是在我家不见了,你说我上哪去给他赔个女朋友。”

“对不起,我当时是怕你知道了,不让我去,所以我就偷偷去了。”

“我知道你那时候很想去找景言,但是记得下次去哪都要交代一声,知道吗?”担心她的人何止简宁一个人,

许格亦笑了笑点头,“不会有下次了!”语闭,她扶着简宁坐了下来。“简老师,小宝宝快出来了吧。”

简宁笑了起来,“还早呢,估计得过完年。”

“那也快了阿,好期待噢。”

“对阿,我跟明修也很期待。”简宁说着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见许格亦脸上有一丝疑问,简宁继续开口:“我跟明修已经领证了。”

明修?许格亦小脑袋想了想,马上笑着问:“霍,霍老师,是霍老师呀。”

“对,他愿意接受我跟宝宝。”简宁说着依旧是一脸的幸福。“希望宝宝出生的时候,有个完整的家庭。”

原来幸福是会被感染的,许格亦也跟着甜甜笑了起来。“太恭喜你了,简老师,我相信霍老师会给你跟宝宝幸福的。”

“你也要幸福,可不要再发生你在莫斯科那些事了。”

莫斯科那些事,简老师都知道了?她看了眼还没出来的陆景言,好奇问:“景言怎么跟你说我们在莫斯科的事阿。”

“说小语疯了,还差点弄伤你。然后程俊英又将你们在莫斯科的房东给告了。”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喜欢莫斯科。”许格亦小声说着。“你说,我要是让小鹿为了我不要出国,会不会太自私。”

“其实云大的法学系在国内也是很有名的,只是云大目前还没聘请到资深的教授。莫斯科大学法律系的教授,是景言的偶像,他也就是因为这个,才会选择出国留学。”

呃……简老师这回答是觉得她自私还是不自私?

“不过,要是你提出不出国留学,我相信景言会答应的。”

“我知道他会答应,可是我怕我这样做,会毁掉他的梦想。”

简宁咯咯笑了起来:“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景言的话,绝对不会。他的学习能力很强,就算继续在云大的计算机系读,他也能考到律师执照。”

许格亦听着嘴巴微微张开着,她那股越来越不想去莫斯科的心情越来强了。

见许格亦呆萌了,简宁继续开口:“是被我的话吓到吗?可能听起来很夸张,但是这是事实。”

许格亦摇头,“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我也相信就算他继续读计算机系,也能考到律师执照。”

对于陆景言的梦想是当一名律师,许格亦也是后来知道的,一开始她真的以为陆景言毕业以后的工作会跟计算机系有关系。没想到,居然会是律师。

这时,陆景言也从厨房里出来了。“过来吃早餐吧!”

……

许格亦吃过早餐之后,霍明修刚好来接简宁去产检了。

简宁离开之前还特地提醒陆景言,记得去河阳之前去陆爷爷陆奶奶家拜个早年。

许格亦见霍明修从来的时候,对简宁就很贴心,先是帮简宁开车门,然后系安全带。全程还用悄悄话交谈着,许格亦猜测肯定是问,有没有不舒服之类的。

副驾驶上的简宁滑下车窗跟陆景言他们挥手拜拜。

许格亦也挥手拜拜,看着车子渐渐开远了,她感叹着:“我发现霍老师跟简老师很配呀,要是早点在一起多好。”

“他们也是兜兜转转,现在才在一起。”

“以前在一起过吗?”

“没有,以前小姨跟程俊杰分手的时候,明修叔叔好像追过小姨,可是后来程俊杰又回来找小姨了,明修叔叔只好选择祝福他们了。”

“幸福都来的晚,我相信霍老师会给简老师幸福的。”

陆景言微微笑着,没有接话。

*

下午的时候,陆景言带着许格亦回陆爷爷家。

陆爷爷家的大门都已经贴好有过年气息的福字。许格亦一进门就看到小院子里真的种着各种花花草草。虽然都还在成长中,可以许格亦的‘专业人士’的眼光,她看得出来,这些还未开花的小苗子被照顾的很好。

“格子,你来了阿。来来……进去坐,外面太冷了。”陆奶奶牵着许格亦的手直接往屋里牵。

陆景言也跟了进去。

“你跟景言是刚回来吗?”

“对,我们刚从河阳回来,特地来看你跟爷爷。”陆景言抢在许格亦前用善意的谎言回答。

“你爸今天又在外面过年,你呢?今年是在爷爷这过,还是去格子老家阿。”

“这还用问嘛,肯定是去格子老家。来,格子,奶奶提前给你红包。”

陆爷爷见状也从兜里拿出红包递到许格亦面前,一脸慈笑:“这是爷爷给你的红包。”

许格亦:“……”

她瞄向陆景言,怎么办,她被爷爷奶奶的红包围攻了呢!这个红包收还是不收。

陆景言笑着微微点头。

许格亦眼一大,这是收下来的意思吗?

“来来,犹豫什么呢,拿着,拿着。”陆奶奶拉出许格亦的小手,将自己的红包放了上去,而后,又将陆爷爷手上的红包拿了过来一起放在许格亦手上。

许格亦露齿笑着,“谢谢,爷爷奶奶,新年快乐。”

其实许格亦还挺不好意思的,在来的路上,陆景言只跟她说,因为他今年打算去她家过年,所以要再去河阳之前来爷爷奶奶家跟他们说一声,但是没说钥匙遇到红包的话,她要怎么做。

“今晚在爷爷家吃饭吧,晚上你大伯跟小叔也会过来。”

“爷爷奶奶,今天晚上恐怕不行,我跟格子约了朋友吃饭。”

“你这孩子,每次过年都是提前来,大年三十就是不来。”

陆景言笑而不语。

许格亦倒是听出了陆奶奶的话,陆景言过去,陆叔叔不在家过年,他也是一个人过年的?

*

从爷爷奶奶家离开之后,许格亦就好奇问陆景言:“晚上,我们约了谁阿?”

“喊江猛出来吃个饭吧。”

“阿?”

“怎么说他也算是我们的恩人,借钱给你买机票,又送你去机场。圣诞节的时候还请你吃饭,我们请他吃饭,很正常阿。”

许格亦喔了声之后,便拨通江猛的手机号码。没一会,手机被接起了,传来江猛的声音:“格子?你是不是回来了!”

“对啊,我昨天刚回来,你晚上有空,我跟景言想请你吃个饭。”

“今晚阿……”

“要是没空那就下次吧。”许格亦见江猛支支吾吾的,直接打算替江猛拒绝。

“有!有空,哪见呢?”

许格亦抿着唇望向正在开车的陆景言:“江猛有空,他问我,哪里见面。”

“你让他把地址发过来,我现在过去接他。”

收到陆景言的回答之后,许格亦马上把话传达过去:“你把地址发给我,我们过去接你。嗯,OK,拜拜!”

挂掉电话之后,许格亦又开始安静的看着车窗外的夜景了。

“想问就问吧,看你小脸皱的。”

“嘿嘿,刚刚奶奶说,你以前大年三十的时候也没去爷爷家过年,是因为你跟你的大伯他们关系不好。”

“不是不好,而是他们总喜欢拿我跟他们的孩子作比较。所以我那些堂哥,堂弟都不怎么喜欢我。我就算过去了,也是一个坐在那边让他们评论。”

许格亦突然莫名的心疼陆景言,难怪他自我保护意识那么强。

爸爸妈妈长期不在身边也就算了,居然连过年也没一起,还要被当研究对象一样惊喜攀比。

难怪就算爷爷奶奶那么和蔼可亲,他也不喜欢去了,换成我,肯定也不喜欢!

许格亦想着,将刚刚爷爷奶奶给的红包拿了出来:“红包给你吧!”

“你又不是我租来的女朋友,红包给我干嘛?”

“但是我不好意思拿阿。”

“有什么不好意思?”

“我爷爷奶奶可不会给你包红包喔!”印象中,她的爷爷奶奶在她读小学的时候,他们身体还很硬朗的时候,会去果园帮帮忙,然后许爸爸也会除了每个月固定给他们的生活费外,也会照付多一点薪水的,那时候还有红包拿。

后来爷爷奶奶身体不行了,在家时候就开始没有红包了。那时候许爸爸也说,你都长大了,红包是发给小孩的。所以从许格亦上了初中之后,就没怎么拿过红包了。

“我去你家过年,又不是冲着红包去。”

许格亦将红包拆开来看,“哇塞,你猜爷爷奶奶给我包多少!”

“多少?”

“一个人包了500块钱啊!”许格亦收过最大的红包也不过一百块而已。这陆爷爷跟陆奶奶简直就是大手笔。“早知道不收了,这全部1000块钱对他们来说很多了吧。”

“爷爷奶奶有退休金,每个月的钱够他们花的。”

许格亦瘪着嘴,还是觉得这红包给的太多了。

*

当陆景言驾车来到江猛发的地址接到江猛之后,便直接往餐厅开去。

一路上三人都比较安静,因为许格亦突然也不知道要跟江猛聊什么,陆景言就更加不知道要聊什么了。他跟江猛在学校都很少说话。约他出来吃饭,纯属就是想要谢谢他借钱给许格亦。

陆景言来的地方是上次江猛带许格亦去的那家餐厅的分店。

一下车,江猛伸伸懒腰,正规正矩的坐在后座,他坐的有点麻。

“你们两个也太有缘了吧,格子,你这狗屎运走的很溜阿!莫斯科那么大,在没任何联系号码情况下陆景言居然也能被你找到。”

许格亦微微侧过头瞥了一眼江猛,“那当然,我们早就连成一体了。”

“连成一体?现在要表演一下吗?”

许格亦眉头一蹙,“表演什么?”

“我也有跟别人连成一体过,就是没有你这种可以凭感觉找到她的技能,难道是我的姿势错了?”

许格亦:“……”

哇靠!许格亦瞪着正在痞笑的江猛。“你这孩子,思想怎么这么危险?”

江猛呵呵笑了起来:“大家都是成年了,这话题有什么危险不危险的。”

许格亦突然想起一句话,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请Se情点!其实她的意思是,她跟陆景言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已经喜欢到造就把彼此当自己了。哪是江猛说的那个连成一体!

在她准备反唇相讥的时候,身旁的陆景言快一步将许格亦揽进怀里,大掌对着她的下巴这么一勾,吻上她的唇。

虽然时间短,可许格亦可以感觉得到陆景言吻的很重,重到她都觉得陆景言简直是要把她的唇吸入肺里。

吻完之后,陆景言笑着看着江猛:“以你的经验,应该懂了吧?”

许格亦:“……”

呃,虽然不是第一次被陆景言这样吻了,可怎么觉得这次超级紧张。而且,她有种陆景言好像是在向江猛证明,她是停女朋友似的感觉。吼吼哈!

江猛依旧保持那抹痞笑,“看来我得交个女朋友了,不然连接吻都会忘记是什么感觉了!”

许格亦听着,又是瞥了一眼江猛,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阿!不过她却觉得,这才是她认识的江猛阿!

三人进入餐厅之后,服务生说目前没有位置了,需要等一会。毕竟也快要过年了,这种稍微有点档次的餐厅肯定需要预约才有位置。很正常。

等了约半小时之后,江猛提议:“要不要去吃其他的?我估计排到我们的时候,可以吃宵夜了。”这半小时的时间,在他们前面排队的人都没变。

陆景言看了看时间,现在确实有点晚了。“走吧,我们去吃其他的。”

“烧烤怎样?”

陆景言没意见,他看着许格亦,在征求她的意见。“吃吗?烧烤?”

许格亦一听是烧烤,马上眉开眼笑的,问江猛:“确定是烧烤?”

“确定!”

“上次你也这么说,结果不也是带我去吃什么西餐!”许格亦说着嫌弃的眼神看着江猛。

江猛笑了起来,如果陆景言不在的话,他可能都会伸手去捏许格亦的小脸:“放心,这次绝对是大排档,而且是我认识的,环境还不错。”

许格亦站了起来:“那走吧!我好久没吃烧烤了。”

*

江猛说的烧烤店,环境确实不错,大概是因为刚开的新店,店里的装修跟设备都很新。没有在一些烧烤店里常见的油渍。

“格子?你们不是回河阳了吗?怎么突然来这里阿。”

“沈蜜!你在这打工?”

“不是,这是我家开的店,我来帮忙的。”

许格亦突然像是明白了点什么!

“看下菜单吧,我家不仅有烧烤,还有炒菜!”

“服务员,再来两瓶啤酒。”

“你们看要吃点什么,自己写,等下喊我,我去忙了。”沈蜜听到客人喊她,直接将点菜的小本本放在许格亦面前,然后去招呼客人。

许格亦笑嘻嘻的看着江猛:“你果然很神速阿,刚刚还说准备找个女朋友,这才半小时的时间就找到目标啦?沈蜜不错,”

江猛;“……”

拜托!他是真的只是想要来吃烧烤的。而且他认识的不是沈蜜,是沈涛。

“什么神速,我的持久力很强的!”

许格亦一懵!江猛这家伙今天是打算跟她拉开天窗,说不要脸的话是吧。

没等许格亦找到合适的话接招,江猛又来一句不要脸的话:“不相信阿?要不试下?”

许格亦:“……”

试你个头阿!

“最强的,格子已经拥有了,你算什么?”陆景言虽然笑着说,可这话很明显带着不爽的语气。

许格亦看着陆景言,这回答我给满分!外加送你32个赞!

江猛耸耸肩,笑了笑。“好了,我不开玩笑了,看看吃点什么吧!”说着将菜单推到陆景言面前。“要不要喝点啤酒?”

听到酒,许格亦立刻摇头,她才不要喝,万一喝醉了怎么办?

“你呢?也不喝吗?”

“景言当然不喝了,他等下还要开车呢。”

江猛挑眉:“好吧,那我自己喝。”

许格亦瞥了一眼江猛:“你也别喝了,等下喝醉了,谁抬你回家阿!”

“好,不喝就不喝。那你们要喝什么,总不能干啃烧烤吧?”

“我们喝绿茶!”

点了些烧烤跟一些炒菜。三人开始以安静模式吃了起来,陆景言一项吃饭都不爱说话,这点许格亦是知道的,但是为了缓和气氛,许格亦还是觉得说点什么比较好。

正准备开口的时候,沈涛拿了两瓶啤酒坐了下来:“江猛!吃烧烤怎么可以不喝点酒阿。哟,陆景言也在阿,这个应该是许格亦了吧。”

许格亦呵呵一笑,表示不认识。

“我叫沈涛,是大四计算机系的,沈蜜的哥哥!”

许格亦还是那抹呵呵笑。这沈涛看上去跟江猛好像很熟。

“来来,喝几杯。”

“不喝了,万一喝醉,没人抬我回去。”

“怕什么?喝醉去我家睡!”沈涛说着直接将酒杯递了上去,也往陆景言面前放了一杯。

“我开车来的,不喝酒。”

沈涛听着将酒杯往许格亦面前移了过去:“你替陆景言来杯。”

“我坐车来的,也不喝酒!”

沈涛:“……”

这开车不喝酒可以理解,坐车不喝酒是几个意思!

“我喝醉坐车的话,会晕车。”

沈涛:“……”

陆景言看了看时间,问许格亦:“吃饱了吗?”

“嗯,饱了。”

“你呢,江猛,还需要点什么吗?”

江猛摇头,“不用了,我也吃饱了。”

“那我去结账。”陆景言说着往收银台走去。

沈涛看着江猛:“什么时候有了当电灯泡的兴趣阿?”

“吃个饭而已。”

“那我们喝几杯,一会喝醉了,我送你回去。”沈涛说着拿着酒杯跟江猛的酒杯碰了碰。

这时结完账的陆景言拎着袋子,回来了。

他一回来,江猛就说:“你们先走吧,一会沈涛送我回去。”

陆景言轻轻一笑:“OK,格子,我们走吧。”

“那我们走啦,拜拜!”

“拜拜。”

江猛看着陆景言牵着许格亦离开的背影,又喝了一杯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