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危险动作,请勿模仿/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里,许格亦早早就在暖被窝了。

拿着手机趴在枕头上刷了下朋友圈,食指滑呀滑,当她看到颜欢欢发的照片后,毫不犹豫给她点了个赞。

在翻翻就是唐心如跟许正东的自拍照了。

许格亦也是给她点了个赞,然后回:‘快点把我哥娶回家。’

看完朋友圈之后,许格亦看了看时间,陆景言进去洗澡也10分钟了。

这时她从床上弹了起来,打开衣橱,这边翻翻,那边翻翻。终于在衣橱最不起眼的一个看似很隐秘的地方挖出一个小袋子。

那是一个看似黑色袋子的东西,其实非也,那是一个透明袋子装着一件黑色吊带裙子。

这是那时候许格亦还没放假的时候,偷偷上网买的情趣睡裙。

许格亦看着都忍不住嘻嘻笑了起来,幻想着等下陆景言看到自己流鼻血的画面,她就忍不住笑得更加厉害。

意吟之后,许格亦进来让自己冷静冷静,等下她可是要穿上这‘战袍’卖弄性感呢。怎么说她家小鹿为了她可以不去莫斯科留学,那她总得也为她做点什么吧。

嘻嘻!

许格亦深吸一口气,先是将睡裙从袋子里拿了出来,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拎着两条估计她要是用力一扯就断的大约3CM宽的细布条,然后这细布条一直延伸到大概胸前的位置有两片大约掌心大小的布料……

看到这,许格亦那原本的亢奋就像是被泼了冷水一样,渐渐dang的一下降到最低。

抱着仅有的亢奋,她继续看这件‘战袍’。

腰间是镂空的,再然后这挡住小PP的位置的布料也是少的可怜。

许格亦蹙着眉头,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脏话,哇靠,就这么点布料?花了她200块大洋!

怎么看图片,里面模特展示让人看着觉得好性感呢,而且布料也没这么少吧。

许格亦看着睡裙,幻想着自己穿起来的模样,应该不会很滑稽搞笑吧。其实认真看,这战袍还是挺性感的。该露的露,该挡的挡……

给了一种对你身体幻想的一种魔力。

想着,许格亦有开始自娱自乐起来了。而且买都买了,还有不穿的道理。

在她准备床上这战袍的时候,许格亦先确认房门是不是锁上了。万一换到一半许妈妈杀进来了,那得多尴尬阿。

确认房门是被锁上的,许格亦直接将套头的睡衣脱了下来,再然后是睡裤。

呃……穿这个还需要脱掉罩罩跟小裤裤吧。

想着,毫不犹豫将罩罩跟小裤裤脱了下来。拿起战袍,然后根据那两片胸前的布料来区别前后。

当她完全将战袍穿上去的时候,自我感觉良好的往镜子前一站。

……

……

脑子瞬间当机!

因为她这小身板穿起这种需要身材火辣的人才撑得起的战袍,显得超级无敌滑稽。

许格亦叹了口气,还是脱掉吧,自己看到都吓得不轻,无法接受。要是陆景言看到,那还得了!

本来这身材就已经够平板的,穿上这个战袍完全就是缠着黑布料的假小子。平时这小沟沟还能靠罩罩挤挤,这战袍完全没那个功能。

许格亦想着,嫌弃的准备脱下来,可当她要脱下来的时候,听到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吓得她直接往被窝里钻进去。

那速度也就三秒时间,快得不得了。

果然,没一会,陆景言擦拭着头发走了出来。看到许格亦只露个小脑袋正在嘻嘻对着他傻笑。

陆景言也微微露出笑容,当他往床边走过去的时候,发现许格亦的睡衣睡裤,还有罩罩跟小裤裤都在床沿边放着。

呃,这样的话,被窝里的许格亦是不是已经一丝不挂了。

倏地,陆景言的笑突然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脸也渐渐泛着红晕。

他将浴巾披在肩上,然后将许格亦的睡衣睡裤弄好,因为刚刚许格亦脱得的太粗鲁了,睡衣已经扭成一团了。

“说好要疼我的,你现在让我收拾你的睡衣,这就是你疼我的方式?”陆景言故作委屈说着。

许格亦:“……”

心想,小鹿,你要是再晚五分钟出来就好啦!

陆景言将许格亦睡衣睡裤挂在衣架上之后,他又拿起浴巾继续擦拭着头发。

当他拿着吹风机往床沿一坐,许格亦整个人紧绷起来,小手拽着被子也是拽的很紧。

陆景言此时是背对着许格亦的吹头发的,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偷偷以不被陆景言发现的程度下,把这战袍脱掉。

可是努力了一会,战袍好好的还穿在她身上。这时,许格亦打算直接试用武力扯掉这布料。

靠!这质量还是不中看超中用的货阿,居然扯不破。

最后许格亦小拇指被勒得吃疼,唉呀了声。

刚好吹完头发的陆景言听到,马上转过身看着她:“怎么啦?”

许格亦呵呵笑着,“没事,你别过来。”

陆景言:“……”

怎么感觉他现在像是要欺负她似的。

见陆景言一脸懵,许格亦又不想让他误会,马上给了自认为超级好看的笑容开始用嗲嗲声:“小鹿,你可不可以再去洗个澡阿。”

陆景言蹙着眉头,对于从刚刚他洗完澡出来,她这稀奇古怪的言行举止就已经让他觉得很奇怪了。现在还要他再去洗个澡?

陆景言站了起来,将浴巾往电脑椅子上一丢。故作生气:“几小时前还信誓旦旦的说你的鹿,你来疼,现在是你的鹿,你来凶是吧?”

凶?她哪会凶她的鹿阿!

许格亦听着也委屈的皱起眉头,她就是因为没胸,所以才不敢让陆景言看到她穿成那样。“我……我只是突然间,胡说八道了。”

陆景言:“……”

这样的许格亦太不正常了,他朝她走了过去。许格亦见状将辈子裹得更紧了,然后往旁边挪去。

“我已经洗香香了。”陆景言用许格亦平时经常说话的语气说着。

他这一说,许格亦又顿时开始亢奋了。她皱着眉头:“把灯关了,我们也该睡觉了。”

这前后反差让陆景言很是不解,不过他还是去把灯关了,留了床头灯。

当陆景言往床上一躺,许格亦往一直旁边移动,还把整条被子都拉走。

“你这是……”

“我……我突然想学白素贞一样,用被子裹条尾巴出来。”

“你再这样,我真的要生气了。”

许格亦:“……”

陆景言的语气确实有点怒意,而且她也觉得自己说话挺可笑的。要是换做陆景言突然这样对她,她肯定早就生气了。

为了不让陆景言生气,还是决定尽量让自己正常一点。“我现在什么都没穿,你等下不要离我太近。”

陆景言:“……”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在乎了?

但是为了许格亦能够挪回来,陆景言还是轻声嗯了声,不然许格亦要是再挪的话,估计要掉下去了。

许格亦这一挪回来,陆景言就直接将她搂进怀里。

许格亦一惊,完全不敢乱动。

一开始陆景言只是简单的搂着她,并没有发现许格亦身上的战袍。

见许格亦在怀里很僵硬,陆景言蹙着眉头将视线放在怀里的许格亦。

许格亦也察觉到了他似乎看到了,整个人紧绷到不行,心跳也是加快到不行。

完了,完了!这下小胸胸完全没办法洗白了。

两人之间大概静了十秒之长,许格亦这才缓缓抬起头,一脸的尴尬:“我……我打算给你个惊喜,现在恐怕成了惊吓吧。”

其实陆景言没有看清许格亦身上穿得战袍,他只是大致的瞄了眼。

看到陆景言不言不语的愣着,许格亦又开始替自己解释:“这件情趣睡衣,肯定差评很多,你看我本来还是有点胸的,穿这个完全没有。”

陆景言:“……”

许格亦说着还主动拉着陆景言的手往小匈匈上一放:“对吧!我是不是应该给卖家差……”

评字还没说出来,陆景言就已经吻上她了。其实她的小心思他懂。

只是不知道她几时买的这件想要勾他的睡衣。

陆景言这一吻,许格亦也立刻大胆起来了。说好要疼他的,那她就得好好疼。

此时,她也不管陆景言看到自己穿这个会不会直接抹灭掉性趣,整个人完全将陆景言反扑,骑了上去。

陆景言其实也挺喜欢许格亦这样。

两人就这么忘情的吻着,抚着。

当两人已经进入状态的时候,陆景言突然坐起身子,搂着许格亦,一把将她抱起。

许格亦猛地被吓得搂紧了陆景言。

察觉到许格亦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陆景言一抹坏笑看着她:“我今天吃了两碗饭,应该不会手软。”

许格亦:“……”

这大概是他们第一次在缠绵的时候,中途有对话。

当她猝不及防的时候,已经感觉到陆景言在努力了。

许格亦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能紧紧的搂着陆景言呢喃着。

……

完事的时候,许格亦并没有像之前哪有马上呼呼大睡,而且意犹未尽的脸红着想着整个过程。

她侧过头看了眼似乎真的是累到的陆景言,嘻嘻笑了起来。“小鹿……”

“嗯?”

“我觉得下次要是再有这种危险动作,你至少要吃三碗饭。”

陆景言:“……”

她这是在暗示他的表现不够好吗?

“不然我就得减肥了。”

陆景言笑而不语,探身过去,在许格亦睫毛处轻轻一吻。“早点休息吧,明天可是大年三十,不能赖床。”

许格亦甜甜笑着,往陆景言身子靠了过去:“晚安,小鹿。”

“晚安。”

*

第二天早上,陆景言早早就起床了。昨天的小雪看来在昨晚就已经停了,整个院子都没有雪可以融化,完全干透了。

而且今天还是个艳阳天,出了个大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暖的。

陆景言站在院子里,欣赏着院子里放的各种盆栽。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说今天是大年三十,但对他而言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毕竟他之前一个人过年习惯了。

似乎也对今年这个年提不起兴趣。

不过,好在他还是会被周围的气氛感染的,比如穿着缝有‘阖家欢乐’这四个字的小黑二黑,大狼小狼。

当时这四个字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都渐渐感觉到是要过年了。

他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邮箱。果然有陆邵海跟简欣发来每年必发的邮件,只是这次内容变了,以往的邮件估计是陆邵海发的,只是简单的说自己有工作要忙,所以没办法跟他一起过年,让他去爷爷家过年。

但这次应该是简欣发的:

景言,你小姨说你去格子家过年了,太好了。之前听到你抛弃的事,我气得都想掐死你!不准再发生这种事了,要好好跟格子相处下去。

明天是国内大年三十了,明天晚上8点,等着我的视频,我跟你爸要跟格子的父母拜个年。

陆景言邮件马上给简欣回了简单的两个字母:‘ok!’

一回完消息,何金枝上前说话了:“小鹿,上楼喊格子起床吧。这都快一点了,再睡下去,直接吃年夜饭了。”

“嗯,我这就上楼叫她起床。”

“要是你实在喊不醒她,我再去喊她起床。”

陆景言微微笑着点头,他应该喊得了许格亦起床吧。

何金枝欸了声看着陆景言的背影,这未来女婿怎么看怎么顺眼。

*

冬天起床绝对是靠勇气的,昨晚睡前还答应陆景言要早起的许格亦,已经快1点了,还是在被窝里躺着。

她完全没有要起床的打算,因为她断断续续做了好多关于她跟陆景言的梦。

这次她自己也梦到自己怀孕了,也是一男一女。

人家说做梦都会偷笑,大概就是这样。

陆景言站在床边看着她这样,还真有点不忍心喊她起床。不过,睡太久也不好,他坐在床沿,拍了拍许格亦:“格子……起床啦,格子。”

许格亦皱着小脸,开始嗯嗯呀呀着。“让我再睡一会,我等我的孩子长大。”

陆景言:“……”

也是厉害,睡觉做梦还能跟他对话。

“可是,你再不起床的话,都要过年了。”

许格亦听着依旧是咿咿呀呀的,翻身继续睡。

这大概是陆景言第一次这么难喊醒她。陆景言叹了口气:“阿姨说了,如果我没办法喊你起床的话,她就要亲自喊你起床了。”

陆景言话音刚落,许格亦立刻顶着一窝乱发闭着双眼坐起身子,打了个哈欠。

这速度让陆景言笑了起来,很好奇,阿姨以前是怎么喊她起床的,能够让她这么神速。

许格亦努力的睁开惺忪眼,看到陆景言的时候,嘻嘻笑了起来:“哇,你今天好帅哦,跟梦里那个打官司的陆律师一样的帅。”

“你还梦到我打官司?”陆景言噙着笑问。

“嗯,我还梦到我真的进了高翻院,成了一名法语翻译官。还有……我也梦到我生了两个宝宝。”许格亦几乎是闭着眼睛说的,估计不是自然醒,这双眼完全撑不开。

陆景言将衣服拿了过来:“换上衣服吧,今天可是大年三十。”

许格亦又打了个哈欠,这次双眼倒是能够睁开了,她看着已经穿得很整齐的陆景言:“你几点起床的阿。”

“8点。”

“8点!你不困吗?”

“困到没有,就是有点累。”

许格亦:“……”

能不累吗?昨晚两人也是2点多近3点才睡的。她现在睡到1点,这睡眠时间对女生来说很正常。

“我先下楼看看叔叔跟阿姨有没需要我帮忙的,你去刷牙洗脸然后下楼吧。”平时家里过年还有个许正东,这会不在家了,那他就得帮点忙了。

总不能跟许格亦一样,理直气壮的‘好吃懒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