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就想当妈/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漱洗完毕之后,换上新衣服,像个大爷一样下楼了。

何金枝看到许格亦晃悠晃悠的下楼了,没好气的说:“大小姐总算起床啦,这大过年的,睡得比睡都晚,你看小鹿,早就起床帮你老爸做了多少事。”

许格亦嬉皮笑脸的蹦了下来,得瑟着:“小鹿做的事,就是我做的,都一样。”

何金枝瞥了一眼许格亦,“就你会贫嘴。”

许格亦顿时皱巴巴的小脸,故作委屈看着何金枝:“老妈,你这是开始嫌弃我了吗?”

“对,我现在发现,你这孩子一点都不招人喜欢。”

许格亦:“……”

她不就晚起了嘛,怎么就突然不招人喜欢了。

“对了,格子,老妈问你,这小鹿的父母难不难沟通阿。我听你哥说,小鹿爸爸是外交官,妈妈是翻译官。那是不是就像是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不好沟通呢。”

“不会阿,欣姨很好相处的,不过陆叔叔就有点高冷了,我每次见到他,都会莫名其妙害怕。”

“外交官能不高冷吗?要是外交官都跟你一样,整天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还有威严吗?估计早就失业了。”

许格亦:“……”

她这是交了个男朋友之后,在家地位一落千丈了阿!

“对了,老爸跟小鹿呢?”

“他们去你爷爷奶奶家送年货去了,应该一会就回来了,你先吃碗面,不然要饿到晚上。”

许格亦拿起筷子,呼噜呼噜的开始吃面。边吃还边反驳:“老妈,我就算再懒,可我还是有男朋友的人,怎么可能会饿到。”

何金枝被逗笑,“你就知道赖着小鹿,哪天小鹿要是真的不要你了,你就真的会饿死。”

许格亦给了个嘻嘻傻笑。

“老妈,我昨晚梦到我怀孕了,而且在前段时间,小鹿也梦到了,你说会不会梦想成真阿。”

“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就想当妈啦!”

“下个月我就19岁啦,我算一下,如果我现在怀孕,那宝宝也是要明年才生出来。这样我跟我的宝宝就没有年纪沟通障碍了。”

说到怀孕,何金枝觉得自己得重视下,虽然很满意这个未来女婿,可也不能未婚先孕阿,要是还没结婚,在这村里就传出怀孕的事,那绝对会被人说闲话。

“你跟小鹿在一起这么久,没有避过孕?”

许格亦咬着筷子摇头。

“那你们有没想过要是真的怀孕了,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生下来阿。”

“妈的意思是在孩子生下来之前,你们两个会结婚吧。”

结婚!许格亦听着心里莫名的兴奋起来。“会阿!不过想这些都太早了,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这几个月我的姨妈准得不要不要阿。”

“你以为做个梦就能怀孕阿,我跟你老爸也是结婚一年多才怀的你哥。”

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继续吃面。

*

吃完面的许格亦拿着手机站在院子里玩手机,这一玩就是一小时多。

这时,微信朋友圈都已经开始在晒年夜饭了,许格亦这去北淮读书也加了不少其他地方的朋友。

看着一个个晒年夜饭的照片,她都一一点了个赞。

当她准备在四人群里发个新年红包的时候,却发现唐心如她们早就已经发了红包。

许格亦爬了不少的楼,一一领了红包。

完了之后,她也给四人群发了个88块的红包,‘三大美人,新年快乐!’

这红包一发,这三人都很积极的被炸了出来。

夏天抢到最多,‘谢谢许大美人。’

宋珊珊则发了个么么哒的表情过来。

唐心如也是发了个么么哒的表情。

给她们发完红包,许格亦开始给好友里平时还有联系的朋友发了祝福过去。

当她准备给颜欢欢发的时候,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颜欢欢发过来的几条消息。

‘格子,我联系不到景言,还记得我被程俊英控告的事吗?之前控方答应延期是因为考虑到景言要考临时执照,现在换律师了,对方不接受。’

‘今天是华人过年,祝你们新年快乐,如果忙完国内的事,没事的话跟景言快点来莫斯科,我需要他的帮助。’

许格亦蹙着眉头看完颜欢欢的消息。

昨天陆景言刚跟她说,愿意为她留在北淮,不出国留学了。她是不是应该这样回复给颜欢欢。

想着,许格亦直接给颜欢欢回消息。‘欢欢,我跟景言不去莫斯科了。我们打算在云大读完。’

发完消息没多久,颜欢欢立刻回了消息过来:‘真的阿,那真是太可惜了,法律系的人都以为景言会在今年成为法律系的学生。’

许格亦苦笑,回:‘景言是天才,我相信他在哪里读书都一样。’

‘我也觉得是,那以后有来莫斯科玩,记得找我跟bainily!’颜欢欢回着还加了个小脸表情过去。

许格亦也是回了个嗯字加表情。

*

天渐渐暗了下来,许国栋跟陆景言也回来了。

许格亦这大半天没见到陆景言,就黏了上去。“你去我爷爷家,也能去这么久阿。”

“格子,小鹿帮你爷爷把那个老式收音机修好了,还有你奶奶那个缝纫机,也给修好了。”

许格亦:“……”

老爸这是带着她的小鹿去做维修工阿!

这时陆景言将在许爷爷许奶奶家的拿到的红包递给许格亦。

“我爷爷奶奶给你阿?”

“嗯。”

“那你自己收起来把,给我干嘛?”

“你是我女朋友,以后就是我老婆了,我赚的钱肯定都给你。”

哎哟,听起来怎么那么中听呢。许格亦拿过红包,偷偷打开看了眼,一包一百块,估计这是老爸让爷爷奶奶包的。

“小鹿,你没看微信吗?”

“你给我发消息了吗?没看!”陆景言回着拿出手机按了微信,他的微信消息每天都是几十条才看一次。

毕竟里面也没什么人,除了家里人,就是许正东他们几个。

许格亦瞄了一眼,“你没有欢欢的微信阿?”

“没有!”

许格亦蹙着眉头,他居然没有欢欢的微信。

“我微信里的女生只有你而已。”

许格亦露齿笑了起来,直接拿过陆景言的手机,果然!他这微信账号除了简欣跟简宁以外,还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了。

整个微信好友居然不到十个。许格亦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你真的是绝缘体阿,微信好友也太少了吧。”

“现实都不怎么说话,加微信做什么?”

这话说的许格亦无言以对。

“不过,小鹿,你这样太亏了,你不知道每年过年,同学群还是好友群都会发红包的吗?我下午也给唐心她们发红包了,虽然发了88块,但是那都是我抢来的,完全没有用到本钱。”许格亦自豪的说着。

陆景言:“……”

许格亦无聊开始翻着陆景言的朋友圈,好友本来就没几个,这朋友圈也是冷冷清清的,就连她在莫斯科发的照片,随便一翻都能翻到。

这一翻,又想起颜欢欢了。

“欢欢被程俊英控告的事,好像遇到麻烦了。过完年,你要不要去莫斯科一趟。”

“我去只会更麻烦。”陆景言简单明了的回着。

许格亦挑眉,其实也是。陆景言要是没出现,这程俊英应该就不会为难颜欢欢了,而且颜欢欢自己都是读法律的,男朋友也是。

难不成还会被一个小官司给为难了!

厨房里,许国栋围着围裙像个大厨一样正在炒最后一道菜。

其实论厨艺,许国栋比何金枝要厉害的多,当初何金枝也算是被他的厨艺给收买了。何金枝那时候觉得,一个会下厨的男人,肯定会照顾她。

谁知道,夫妻俩开始经营果园了,家里的伙食全是何金枝包办的。

许国栋极少下厨,今天大概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炒完最后一道菜之后,许国栋跟何金枝赶快把菜一道道端了出去。为了能够让每道菜都还是热的,许国栋虽然很久没下厨了,但还是在菜凉之前都把菜给炒完了。

“来来来,吃年夜饭了。”何金枝朝坐在客厅看电视的陆景言,许格亦吼着。

许格亦拿着手机蹦了过去,看到许国栋围着围裙,很惊讶:“哇塞,老爸,是因为哥不在,所以你亲自下厨,还炒了这么多菜阿。”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你哥,虽然东子是不值得你老爸我亲自下厨,但是这顿年夜饭,我是为了小鹿才亲自下厨的,跟你哥完全没有关系。来来,尝尝。”

许格亦咯咯笑着。

陆景言也在一旁咯咯笑着,估计许正东听到这话,应该会赶他出门吧。完全抢了他的风头阿。

许格亦这会仔细看着桌上的菜,小鹿的魅力果然够大,以往过年,加上爷爷奶奶,也就八道菜!

今年居然有十二道菜,不仅有清蒸石斑,还有爆炒鱿鱼……许格亦咽了咽口水,就算不饿看着也饿了。

这时许国栋给陆景言倒了半杯烈酒,“随意喝,叔叔不会强求。”

陆景言嗯了声。

“来来,吃吃吃,这都是你叔叔的拿手菜。”

陆景言轻轻笑着,开始夹菜吃。

许格亦见这一幕要是好温馨阿,她哒哒哒的上楼……

“格子,你去哪阿?”

“我上楼拿个东西!”

“别管她,这孩子每年过年都这样,就没乖乖坐在餐桌上超过五分钟的。”

陆景言可以理解,这许格亦就跟跳蚤似的,是一分钟都没办法安静下来。

这会许格亦拿着自拍杆蹦跶蹦跶下楼了,将自己的手机架在自拍杆的顶部,往饭桌走去,在陆景言身边坐了下来。

“来来来,我们照张全家福。”

许格亦说着转过身体,将自拍模式调好,然后把自拍杆伸长。

陆景言听着倒是挺自然的将椅子拉近许格亦,长臂搭在许格亦肩膀上,微笑着。

许国栋跟何金枝两人也挂着微笑,许国栋还特地装了个可爱,比了个耶。

拍完照片之后,许格亦看了看,嗯,拍的不错,很满意!

看着照片里的陆景言,感觉他面对镜头越来越自然了。

将照片发到朋友圈之后,许格亦附上:‘我跟我最最最亲爱的小鹿一起过的第一个年。特别要谢谢下我老爸,炒了一桌的菜。嘻嘻,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欢乐。’

许格亦这一发完,也是收到一大波赞,其中还有简宁的。

“别老玩手机,赶紧吃饭。”何金枝见此时许格亦一直拿着手机哈哈笑个不停。

许格亦嘻嘻笑着,将手机放到一旁。拿起筷子开吃,边吃还边看一旁的陆景言。

北淮跟河阳菜的口味其实还是有差的。北淮是甜食为主,河阳是以麻辣为主。不过许格亦倒是没有得到河阳人的口味,很能吃辣。

所以她在北淮倒是吃得很习惯,不过,许国栋炒的这些菜也都是按照陆景言的口味去炒的。

“怎样,我老爸的厨艺不错吧。”

陆景言勾唇笑了起来,“不错啊,下次让你尝尝你陆叔叔的厨艺。”

“你爸爸也会炒菜阿?”许格亦是一点也看不出来,虽然之前有听夏天她们说,陆邵海的厨艺很好。

可许格亦完全没办法将一个高冷,生人勿近的人跟一个围着卡通围裙在厨房炒菜的人联想到一起。

“嗯。”

“难怪你也会煮一些东西了。”

“炒菜不难阿,看食谱记住顺序就行啦。”

许格亦:“……”

她就算记住炒菜的顺序,也没办法炒出像样的菜。长这么大,倒是练得一手泡面好技巧。

*

吃完年夜饭之后,已经快8点了。

这时许格亦跟许国栋一直将之前买烟花都搬到小院里,并且将其中四个较大的烟花放在小院外,间隔两米放一个,只放了两个。

“老爸,你跟老妈今年不放烟花吗?怎么只放了两个阿。”

“让你跟小鹿放就行,我跟老妈早就过了放烟花的年纪了。”

许格亦:“……”

只听过‘过了爱做梦的年纪!’没听过放烟花还有过年纪这说法。

“尤其是你老妈,她已经对这个烟花没兴趣了呢,如果你今年也去小鹿家过年,估计家里都不准备买烟花。”

“陆叔叔跟欣姨很少在国内过年的。”许格亦听着随口嘀咕了声。

“没事,明年小鹿再来我们家过年,我们还买烟花。”

许格亦耸耸肩,如果再过几年,白云村发展的好,估计连烟花都不让放了。像北淮那种大城市,有些地方都已经开始禁止放烟花了。

毕竟这烟花也不是百分百安全的,现在很多商家更是为了谋取暴利,出售一些潮湿的烟花。

好在,许国栋买的这家是认识的,不会出售有危险的烟花给他。

许格亦先是点燃两根香,递给正在看手机的陆景言一个。

“怎么啦,在等谁的电话阿。”

“我妈说8点左右会找我视频。”

“是喔!那我们等跟欣姨视频完再放烟花吧。”

“没关系,说不定她正在忙,估计会晚点。”

许格亦嗯了声,“那我们放烟花去吧。”

许格亦拉着陆景言往小院外走。两人各自站在烟花旁边:“我数三下,我们一起点……”

“嗯。”

“3,2,1。”

语闭,陆景言跟许格亦同一时间点燃烟花。

只听见几声沉闷的声音,一个个烟花带着红红的火星窜上了天空,几声脆响,夜空绽放出了美丽的花朵。

它们的形状和颜色各不相同,有五颜六色的满天星,金黄色的蒲公英,许多许多,绚丽多彩。

陆景言放的烟花跟许格亦的不一样,是流水瀑布式,它全身散发着金子般的光芒。

那流水好像是从百丈悬崖上咆哮而来,拍水击石,声音震耳欲聋;而它又好似一条小溪,潺潺而流,和顺平缓,令人身临其境,仿佛它不是烟花,而是一条真正的瀑布。

陆景言跟许格亦一起昂头看着烟花,微微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