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以后每晚替你揉揉/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一时间,也回房的许国栋跟何金枝。

“明天我不去大哥家打麻将了。”

“怎么啦?不是每年初一,你不都喜欢去大哥家打麻将的吗?”

许国栋将睡衣外套一脱,往被窝里躺了进去,靠在床头,十指交叠,一脸严肃的说:“我今天输了900多了,一局都没赢过,你说我明天要是去大哥家打牌,那得输多少阿。”

何金枝瞥了一眼许国栋,“输给小鹿,你就当是给女儿零花,斤斤计较!”

许国栋:“……”

他的话不是想要表达这个意思好不好!

“金枝,难道你听不出来我是在说,我的手气很差,今年不适合打牌的意思吗?”

这回轮到何金枝无言以对了。确实是,许国栋喊了几把地主,输了几把。不过,她倒是因为陆景言,也赢了许国栋不少钱。

“明天还是你陪大哥他们打几圈。”

“你大哥那牌品,我不敢恭维,明天你还是自己打吧。”

许国栋两只手的大拇指开始绕圈,思考着。“金枝阿,你说小鹿会不会打麻将?”

“你不会是想让小鹿去玩吧?不行,万一小鹿赢钱了,那你大哥不得用眼神杀死小鹿阿。”

“这你就妇人之仁了吧,大哥最怕谁,我们的女儿格子阿,小鹿是格子的男朋友,她会看着小鹿被大哥用眼神杀死?”

何金枝:“……”

“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去大哥家拜年,我就让小鹿陪大哥他们打几圈。”

许国栋说完,往被窝里一躺,何金枝无语的笑了起来关灯上床睡觉。

*

躺在被窝里的许格亦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什么事这么好笑?”

“我突然觉得,我们两个在一起真的好像一场梦。”

“为什么这么说?”

许格亦突然侧躺着,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微暗中的陆景言:“因为我们两个真的相差很多。”

“我不嫌弃你矮。”

许格亦:“……”

莫名又戳中她曾经引以为豪的身高。以前初中跟高中她成绩不好,但是因为身高她肯定被安排坐在前排。那时候坐在前排有个好处就是,不会被其他班的老师喊去帮忙搬东西。

前排虽然跟老师面对面,但老师也知道她的资历,对于她上课做什么,并没有搭理,任由她自由上课。

其实许格亦对自己身高还是挺满意的,1米58!在女生里,她也能上个可爱的级别。

总说女生太高不好嫁,但是她现在觉得她跟1米83的陆景言站一起,不是好嫁,而是不好亲,每次往上蹦,都怕撞到陆景言的下巴。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这还算得上是青春期的年纪再高个5公分。

许格亦抿着唇,“我不是说我们的身高差。”

“脑袋笨,好吃懒做,喜欢睡懒觉,睡觉还会压人……这些我都不嫌弃。”

许格亦:“……”

哇靠,需要把她这些从小养成的习惯,记得这么清楚吗!

此时,陆景言侧着身体,单手撑着下巴,跟许格亦对视。

许格亦被他这么一看,顿时笑得心花怒放。“这么看着我,想干嘛?”

陆景言勾着唇角,回:“在想昨晚那件睡衣。”

许格亦:“……”

那真的是她这辈子的耻辱阿!如果她会催眠的话,肯定把这段记忆从陆景言的脑海中洗掉。

可惜她没这个技能!

“挺好看的阿。”

“真的?真的好看?”许格亦露齿笑着,心里还想着,哪天再去光顾下那间情趣网店。

“嗯,好看,但是不适合你。”

许格亦:“……”

怎么有种一口糖一口shi的感觉。

“你这是在嫌弃我,我生气了!”许格亦故作生气,整个人翻身过去,表示不像理会陆景言。

陆景言轻笑,整个人从许格亦背后贴了上去,大掌不由自主的握了上去。

许格亦身体猛地颤了下,小手叠在陆景言的大掌上。

“你太瘦了,要是吃胖一点,胸前就有肉了。”

“不要,人家吃胖是长胸,我一吃胖就是长肚子。”这可是许格亦亲身经历过的。

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头部依偎在许格亦的颈项:“那……我替你揉揉?”

许格亦眼一大,这个提议好。

“好阿,以后每晚你都替我揉揉。”

“好。”

陆景言说着,大掌开始轻轻揉着。

*

大年初一,许格亦今天倒是起了个大早。早上感觉到身边那股温暖起床了,她便也跟着起床。

人家说初一要是起的晚,那一整年都会都起很晚。

虽然许格亦每年初一都知道这个。可也就今年她才起了个大早。

早到许国栋都还没起床,她跟陆景言就已经坐在饭桌上吃水饺了。

这会何金枝端出一碗面,放在陆景言面前:“北淮初一吃面这个习俗,阿姨是知道的,虽然没弄得像你们那边那么认真,但是吃个意思。”

陆景言看着有炸紫菜,煎蛋,菜花,花生,四季豆堆得满满一碗,确实跟北淮初一早上吃的那个面线很相似。

许格亦好奇的看了一眼,“我的呢?”

“你都吃了两碗水饺了,面还吃的下阿?”

呃,许格亦还真的有点饱了。不过她就是好奇那碗面线,往陆景言看过去:“可以让我尝一口吗?”

“你这孩子,要是真的想吃,妈再给你煮一碗,别跟小鹿抢。”何金枝说着准备转身再去给许格亦煮碗。

“没关系,阿姨,反正我也吃不完。”陆景言也吃了不少的水饺,这碗面线估计他一个人也吃不完。

每年初一去简宁家吃这个面的时候,他也是意思意思吃了一小碗而已。许妈妈这一大碗,估计他就算没吃水饺也吃不完。

许格亦拿着筷子朝那碗面伸了过去,开吃。

这时,许国栋也是穿着新衣服下楼了。

……

吃完早餐,许格亦无疑是看微信,习惯性先在每个群溜一圈,看有没剩余的红包,虽然不多,但对她而言是种乐趣阿。

在群里巡逻完之后,她刷了下朋友圈,越刷脸上的表情越嫌弃。

看来唐心如的爸爸妈妈挺喜欢自己的哥哥,这家伙初一就放了一张他们‘一家四口’的全家福。

许格亦评论:‘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不久的以后是不是准备晒娃啦。’

她这一评论仅一秒,许正东就给她回:‘是的。’

许格亦:“……”

果然,每个人一谈起恋爱,这脸皮就刷刷的变厚了。

“看到什么,小脸皱成这样?”

许格亦二话不说,坐直身体揽着陆景言,准备来张新的一年的自拍照。她突然觉得自从唐心如他们也谈起恋爱,她跟陆景言都太低调了。

可是这小短手在调了几个角度之后,都觉得无法体现出她想要表达的感觉。陆景言在一旁也是咯咯笑着。

从许格亦手中将手机拿了过来,长臂一伸。“来,靠过来。”

许格亦嘻嘻一笑,挂着甜甜的笑容靠了过去,为了能够跟自然的攀着陆景言,许格亦索性跪在沙发上,然后整个人攀在陆景言身上。

“准备好啦,我要按啦。”

“嗯,准备好了,按吧。”

就在陆景言按的那瞬间,许格亦动作也是快,直接侧过脸在陆景言脸颊上亲了上去。

一拍完,许格亦就拿过手机看着,露齿笑着:“嘻嘻,好好看阿。”有个手臂长的男朋友,连自拍杆都可以out了。

“干嘛学我?”

“嗯?”许格亦不解。

“喜欢在最后一刻,偷亲。这可是我的专利。”陆景言说的一脸认真。

“我现在学习能力强,所以以后你的专利都变会变成我许格亦学习的典范。”而且这种偷亲的本事,多学点有益身心健康。哈哈。

陆景言:“……”

*

等许国栋吃完早餐之后,四人便准备出门拜年了。

这许家大伯的家跟许格亦的家离的还蛮远的,许家大伯挺早的时候,全家人就搬出白云村了。

在市区买了套套房。一家四口也是一直在市区里住着。

许家的家庭轿车被许正东给开车了,今天去拜年只能开着家里另外一辆小型货车了。

这小货车加上司机刚好是可以坐5个人的,要是超过5个人的话,那其他人只能去后车厢坐敞篷车了。

当四人来到许国民家的时候,给他们开门的是许国民的女儿许娜娜,“叔叔,婶婶,你们来啦…进来吧。”

许格亦见到许娜娜喊了声:“堂姐,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许娜娜跟许正东同岁,是河阳师范大学大三的学生。

等许国栋他们四人进来之后,她关上门那一瞬间,觉得跟许格亦牵手一起进来的男生好眼熟。

许国民见到许国栋来了,笑得合不拢嘴:“国栋,你可算来了,赶紧进来,三缺一呢。”

“你说你这是,我刚进来呢,还没站稳,你就要让我去麻将桌。”

许国民呵呵几声,“好好好,等下我们开始,咦……这位是……”

“格子的男朋友,小鹿。”

许国民听着笑得更大神了。“国栋,你真的是重女轻男阿,这女儿的男朋友留在家里过年,自己儿子却跑到别人家过年去。”

对于许国民的话,许国栋一笑而过。

陆景言倒是淡定的笑着问好:“叔叔好。”

“好好好,过年能不好吗!”

“大伯,一般是真的不好,才会有你这样的语气。”许格亦从小就喜欢跟许国民抬杠。“小鹿,走,我们去那边坐,我最可爱的小堂弟也在。”

许国民:“……”

虽然被许格亦顶撞惯了,可怎么说这丫头的男朋友也在呢,许国民总是觉得没面子。

许飛飛看到许格亦立刻嗲嗲的说着:“格子堂姐,来,来我这边坐。”

许飛飛是许国民老来得子,才6岁大。跟许格亦经常玩到一起。许格亦拉着陆景言往客厅沙发一坐,“来,飛飛,喊小鹿哥哥。”

“小鹿哥哥。”

陆景言给了个笑容,这一家人倒是这个小孩挺讨喜的。

许国民也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准备给自己在许格亦男朋友面前扳回面子。

“格子,你这男朋友在你家过年,是不是孤儿阿。”

许格亦瞥了一眼过去,知道自己大伯嘴臭,没想到这么臭,比臭水沟还臭。

“大伯,你大过年的这么诅咒我家小鹿,你不怕……娜娜表姐嫁不出去吗?”许格亦觉得还是积得口德好了,她大伯不要脸,她还要呢。

提到自己女儿,许国民那叫一个开心。

“这有什么好怕,你娜娜表姐早就谈了个恋爱,虽然是异地恋,可是感情很稳定。”

“对对,还是你跟东子读的那所大学的学生,而且你们学校的名人。”许国民的妻子林莉补充着。

“哟呵,是云大的阿,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认识阿。”许格亦在云大也混了半学期呢,云大的名人,她也几乎都认识,说不定还真的是她认识的。

“欸,娜娜……你说你那个男朋友叫什么名字来着。”

“好像是姓陆,对吧!娜娜。”

姓陆的名人,许格亦蹙着眉头看着陆景言,云大的名人,好像只有她的小鹿姓陆吧。

许娜娜越看陆景言越眼熟,猛地忽然结巴了起来急忙解释:“爸妈,不是,我男朋友不姓陆,也不是格子学校的。”

“怎么又不姓陆了阿,明明是说姓陆。”

“爸,真的不姓陆。”许娜娜极力否认。

“爸爸,姐姐的男朋友叫陆景言!”许飛飛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他在家也是经常听到许娜娜,陆景言长,陆景言短的。

呃……

许飛飛的话直接许国栋一家三口一脸懵b!

尤其是许格亦,云大还有跟小鹿同名同姓的的名人?

“对对对,就是叫陆景言,还是我宝贝儿子,飛飛聪明阿。”许国民说着抱起许飛飛亲了下。

继续说:“娜娜这个男朋友,可不得了,不仅学习好,连家世也好,爸爸是外交官,妈妈是英语翻译官……国栋,外交官知道吧,那可是替国家办事的官阿。”

许国栋:“……”

他说的不是他女儿的男朋友吗?陆景言嘛!什么情况这是。

许国民说得乐呵呵大笑着,见许国栋一脸懵,他更是开始得瑟了:“娜娜跟他在一起也有两年了,还见过他父母呢。”

就在许国栋一家三口懵b的时候,陆景言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是吗?”

“当然,唉……没关系,你呢,应该也是大学生吧。跟格子看着很般配阿。这家世是没办法改变的,但是叔叔相信,格子肯定是喜欢你的。”

“我跟格子当然般配了,只是我什么时候成了叔叔女儿的男朋友,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陆景言话音刚落,许娜娜一慌,她就知道眼前这个看似眼熟的男生就是陆景言。

“什么意思?”

“叔叔,你好,我叫陆景言!我应该是你口中说的那个,云大的高才生,爸爸是外交官,妈妈是翻译官,不过,我要纠正以下,我妈妈是法语翻译官。”

许国民:“……”

这回轮到许国民两口子一脸懵b!

许国栋听着哈哈大笑起来:“哎哟,这大年初一真的是让人开怀大笑阿。哈哈哈。”

“娜娜,什么情况这是?”许国民顿时觉得颜面尽失,语气也严肃了起来。

“还能是什么情况,我的谎话圆不下去了呗。”许娜娜云淡风轻说着。

“许娜娜,你这是骗了我跟你妈一年了阿。”

许娜娜耸耸肩:“反正你们也喜欢听。”

语闭,许娜娜起身回房,她也是被逼於无奈,才会瞎编一个男朋友出来。谁知道会那么巧,居然是自己表妹的男朋友。

“这孩子……真的是!”

许格亦咯咯笑了起来,没有说任何话,心想,大伯心里现在应该已经受到了暴击。她就不需要再开口说一个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