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程俊英,你这个死骗子/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在是一家人,许国栋笑过之后也不提这事了。

虽然许国民经常在他面前炫,无论什么都喜欢炫!平时要是发生这样的事,许国栋不损他个无地自容,也是不罢休的。

不过,今天可是大年初一,他就当做回好人。

“国民,我们来打牌吧。”

听到打牌,许国民倒是精神了,“来来来……走。”

许国栋小声问着陆景言:“小鹿,会打麻将吗?”

陆景言微微笑着摇头,“不会,不过跟我说下怎么打就行。”

“等下我跟格子大伯打一圈,你在旁边看着。要是看懂了,你替叔叔陪你大伯打几圈。”

许格亦斜眼看着许国栋。“干嘛让小鹿去打阿!”

“格子,不用担心,要是小鹿输钱算老爸的,赢钱你收。”

许格亦突然一脸不情愿的委屈脸:“好吧,虽然晚辈赢长辈是不对的,但是毕竟场上无父子,何况小鹿跟大伯还是没任何关系,我就勉强答应吧。”

“还真是委屈你了阿!”

许格亦嘻嘻一笑,前几年,她也是跟着老爸老妈来许国民家拜年的,对于许国民打牌时候的模样,一旦输钱,那就跟宠物小精灵似的,进化成另一种形态了。

……

许国栋打的时候,陆景言就在旁边看着。第一圈打下来,许国栋果然输了,看来今年手气确实不宜参加任何赌局。

当陆景言坐下来的时候,许国民开始欸欸欸了。“不会吧,国栋,这才刚开始呢,你就换人啦?”

“我本来就没打算打,是我这未来女婿没打过牌,我刚就是陪你们打一圈,让他看看这麻将怎么打的。”

许国民抿着唇:“没打过?”

陆景言轻轻笑着点头嗯了声。“希望爷爷,叔叔跟阿姨不要介意。”

“不介意,既然你未来岳父想要你帮他输钱,我怎么会介意呢。”

许国栋叹了口气,在许格亦耳旁:“格子,等下要是小鹿输的厉害,你就得保护你家小鹿了。不然,我怕你大伯那张嘴,叭叭叭的说个不停。”

“老爸,我对小鹿可是很有信心的。”

在许国栋跟许格亦聊天时,麻将牌已经洗好,开始掷色子了,是许国民先抓牌……

“不是我自夸,这每次初一打牌,我就跟赌神没差别。”

陆景言笑而不语。

“你看这牌,也是随便打就能赢的。”

许国栋站在陆景言身后看着他的牌,不算太烂,也没多好。勉强可以……赢吧!

许格亦看着这副牌,也是眉头紧皱。这种牌完全可以称的上是半死不活的牌。如果非要打个比喻那就是在玩21点的时候,抓到16点!

要牌的随时会炸,不要的话,又太小了。

不过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当事人陆景言倒是打的很淡定。他越是淡定,许国民就越不解。

不过,这圈,到让抓到好牌的许国民胡了。

“没事没事,叔叔只是运气好,抓到一副好牌。来来……我们继续。”

陆景言轻笑嗯了声。

许格亦附身贴近陆景言,在他耳边低语:“我大伯赢了我老爸很多钱,不要客气。”

刚刚其实陆景言还是有机会赢的,可能是考虑到第一局就赢了,挺不意思的。

“好,我替我们的老爸把钱赢回来。”

“嗯,加油,我相信你会让我大伯输的开始怀疑人生!”

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

“格子,打牌呢,别这么粘着男朋友,去客厅陪飛飛看动画片去。”

许格亦给了个假笑后,往客厅走去了。

……

得到许格亦的吩咐,陆景言倒是认真打起来了。

几圈下来,许国民打的有点烦躁了。

他真的有点开始怀疑人生了,他一个纵横麻将界三十年的老将,居然输给一个第一次接触麻将的大学生!

许爷爷跟林丽倒是越打越来兴致,因为他们也赢了不少钱。

在不信邪的情况下,许国民又多打了几圈,结果依旧是输。

许国民叹了口气:“小鹿是吧?”

“嗯。”

“你真的是第一次打麻将?”

“对。”

“我看着不像阿,你像是打了几十年的感觉。”

“是吗?”

许国民:“……”

他是不会说超过三个字的话?还好不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不然他得气死。这种男朋友,他还看不上呢。

“爸,我看你也累了,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许爷爷精神抖擞:“我不累阿!”

“爸,你有高血压,医生说你不适合打麻将,来来,我扶你去客厅看小品。”许国民说着‘强行’把许爷爷从麻将桌扶了起来。

林丽看着陆景言,尴尬的笑了笑:“走走,我们也去客厅看小品。”

这时这几人移驾到客厅去。

“怎么啦,怎么这么快结束?”以前许国民一坐麻将桌,连上厕所的时间都不给,整个人就跟麻将桌融为一体了。

这次这么快结束,恐怕是输了不少。

“爸身体不好,怎么能打太久,意思意思下就行了。”

许爷爷有种莫名躺枪的感觉。

“大伯,听你这语气好像是输了不少阿。”

“欸,过年嘛……输一点没关系。”许国民说着唇角微微抽动着。

他确实输了不算少。如果不停下来,估计要都往万升了。

陆景言将赢来的钱交给许格亦。许格亦眼一大,直接:“哇擦!……大伯你太大方了,今年红包你不用给我了,这些就够了。”

许国民:“……”

看着许格亦正在一张一张的数着毛爷爷,他的心就扎一下。

“格子,在你大伯面前数钱,很不礼貌。”许国栋假假的训着许格亦。

“没事,大伯不介意,唉呀,老爸,你别打扰我了,我都忘记我算了多少。”

“5600!”陆景言噙着笑淡淡的说着。

“那我不算了。”许格亦也是挂着笑回着,将钱放进自己的斜挎包里。最后还不忘记:“谢谢大伯。”

许国民咬着牙:“客气什么,一家人。”

许格亦忍着笑,不敢直视许国民,躲在陆景言旁边嘻嘻抖着肩膀。

“不过,格子,你这个男朋友也太没礼貌了,一下子赢了这么多钱,你爷爷都不开心了。”

一旁的许爷爷莫名有躺枪,这次他也不干了。慢悠悠开口:“格子,别听你大伯瞎说,你爷爷我都没输钱,哪来的不开心阿,而且爷爷赢了2000多块呢,你看……”

许国民:“……”

唉!许国民觉得还是转移话题比较好,再说下去,他都要心疼死了。每年都是他赢许国栋钱,虽然赢的不多,但也是能够让人有个好心情。

今天实在是输的心都在滴血了。

*

回去的路上,许国栋心情是好的不要不要。

“唉呀,今年总算让你大伯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对了,小鹿,你不仅打扑克牌厉害,这打麻将也这么厉害,跟叔叔说实话,以前是不是常玩。”

“小时候过年,都没愿意跟我玩。”

“为什么阿。你没有堂表兄妹之类的吗?”

“有,但是他们都不喜欢跟我玩。”

“为什……”

“老爸!”许国栋继续准备‘为什么’问的时候,许格亦直接打断他的话。“小鹿是因为太聪明了,所以没人愿意跟他玩,就像大伯那样,才输5000多块钱,就不想玩了。”

“其实你大伯以前也就赢我一两千而已。小鹿今天赢的实在有点猛。”

许格亦咯咯笑着:“没关系阿,小鹿这是帮你把前两年输的钱赢回来呢。”

“哈哈,明年估计你大伯不会这么积极喊我去打麻将了。”

*

车子刚拐进白云村的村口时,许大风就朝许国栋挥手。

许国栋滑下车窗:“什么事阿,大风?”

“国栋叔叔,我打了那么多通电话给你,怎么都不接呢”许大风说着一脸的着急。

“我去格子大伯家呢,没看手机。怎么啦?发生什么事。”

“不知道哪来的一群流氓在你家门口闹着呢,你跟金枝阿姨还是先别回去。所里的人已经正赶过来了。”

“流氓?什么流氓?是上次我在家果园闹的那些人吗?”后座的许格亦也滑下车窗问着。

“不是,不像是农民,反倒像是黑社会。”

“黑,社,会?”许格亦难以置信的一字一字的重复着。“大年初一,黑涩会不过年吗?”

许大风:“……”

许格亦担心的这个点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总之,你们先别回去,我刚刚看了现场,他们来势汹汹的,像是寻仇的。”

“老爸,不会是大伯让他朋友找我们算账吧。”

“你大伯还不至于为了几千块钱,找人来我们家等我们。”

“说的也是,要是大伯真的生气,应该不会放我们回来了。”

许国栋:“……”

许大风听着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唉呀,国栋叔叔,赶紧调头,等所里的人赶走他们,我再打电话给你们,让你们回来。”

“可是我家小黑跟二黑还在家呢。”

“没事,不是还有大小狼在家,可以保护它们。”

许国栋将车倒退,调转车头。但是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停在旁边。

许大风见状,从摩托车上下来:“国栋叔,你这是?”

“我们就在车里等着,不打算去哪了。”

许大风准备继续让许国栋开车去其他地方的时候,他手里的手机响了:“喂……嗯,弄清楚了吗?什么?什么女人?……喔喔,明白了。好,我一会就过去。”

“弄清楚情况啦?”

“国栋叔,是不是东子在外面交女朋友,然后提出分手啦?”

“没有阿,东子就一个女朋友,而且好好的,没有分手阿。”

“那就奇怪了,我同事说,有一个女的,凶巴巴的说什么,她女儿疯了,许家的人应该付出代价。”

许大风这话直接引起许格亦跟陆景言。

尤其是陆景言,他淡淡开口:“我认识那个女的。”

“你认识?不会是你把人家女儿给抛弃了,然后人家妈妈把责任推到格子身上吧。”

“许大风,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也是认识那个女的。”

“格子,是谁阿?”

许格亦收起嬉皮笑脸:“老爸……应该是程俊英在我们家闹事。她女儿在莫斯科疯了。”

“唉呀,那个死骗子阿,我不找她算账,她还主动找上门了阿。她女儿疯掉了,关我们什么事?我得回去找她去。”许国栋说着,重新发动引擎,准备回家找这个程俊英算账。

许大风:“……”

什么情况这是!

*

几分钟的车程,许国栋还没到自家门口,就看到一大堆人围着。

白云村就是这样,谁家有点小事,就会立刻引起全村的围观。他家这种情况,不引起围观那就奇怪了。

许国栋将车停稳之后:“我下车看看,你们都给我乖乖待在车上,尤其是你们两个,不准下车。”

“老爸,那个程俊英是个疯子阿,她会伤害到你的。”

“你老爸我专门打疯子的,管她是男是女!”许国栋说着下车了。

许格亦很是担心,“小鹿……”

“没事,我们先在车上待一会。”

陆景言绝对是不怂,而是担心许格亦。毕竟程俊英要针对是许格亦。

……

许国栋拨开人群,挤了进去。

家里院子里的一些盆栽都被砸碎了,许国栋怒气直接飙升,“喂,你们是谁,敢来我家捣乱?”

“是你?你女儿在哪?让许格亦给我出来。”

“程俊英,你这个死骗子!装可怜欺骗我,害得我女儿差点就跟小鹿分手。你还敢来我家凶?”

“你女儿抢了我女儿男朋友,现在还害得我女儿疯了。”

“滚,你女儿疯了关我女儿什么事?你自己都是个疯子,女儿疯了很奇怪吗?”

“你……”

“我怎么了我?还有你们……你们是这个女人花钱雇来的吧,不打听打听我许国栋在这镇上的影响力,就敢来我家闹?小心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

几名被程俊英雇来的打手,面面相觑。他们跟程俊英也不熟,平时也是财务公司的追债人,只是这个女人愿意出高价让他们来这里壮壮气势。

几人窃窃私语:“许国栋是谁阿?”

“谁知道……不过,我们要不要撤,我估计再闹一会,警察要来了。”

他们只答应来壮壮气势,这都已经砸了盆栽,砸了窗户,都已经超出原本说好的范围了。

这时,许大风跟一些所里的警员匆匆忙忙赶来了。

被雇佣的打手见状一个个开始逃脱,好在来的警员也有十多名,没几下就把这几个打手给一一制服了。

程俊英看着一个个被反手制服了。倒一点也不紧张,毕竟她没动手做任何事,只是在一旁站在看而已。

这些警察还能抓她不成!

“我们只是收了她的钱而已,不关我们的事阿。”

“对阿,不关我们的事。”

几名打手都在尽量撇清关系。

“不关你们的事,你们把人家院子砸成这样,还敢说不关你们的事。”许大风打了下打手的脑袋。

许国栋挺着腰板:“大风阿,这个死骗子也得抓起来,她是主谋!”

许大风将手中的打手交给同事之后,看着似乎毫无畏惧的程俊英。

“愣着做什么阿,把她一起抓走,这个死骗子,还差点害了你格子妹妹的终身大事呢,快去!”

许大风往程俊英走了过去:“你怂恿他们砸坏这家人的院子,跟我回所里。”

程俊英哼笑一声,将包里的钱包递了过去:“这钱包里还有几千块钱。”

“我是警察!”

“警察也是人,难道不爱钱?”

许大风本来还挺犹豫要不要抓程俊英回所里,但是此时,她这一举动,这番话让许大风咬牙切齿!

这个国栋叔口中的死骗子,他今天还一定要带回所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