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反胃想吐,是因为你装嗲/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是人没错,但是警察最恨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许大风说着,拿出用他们所里专用的尼龙绳,如果程俊英不配合的话,他只能绑着她,带进所里。

程俊英后退几步:“你凭什么抓我?”

“这几个都是被你雇佣的,他们都被抓,你以为你花花钱,动动嘴,就可以置身之外?”

“年轻人,最好不好惹我。”

“程俊英,是你最好不要惹我!”

见那些粗鲁的人被警察都给制服了,许格亦担心自己老爸的安危立刻下车,陆景言也跟着下车了。

“许格亦,你终于肯露面了,大家看看就是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抢我女儿的男朋友,还带回来过年,这个负心汉,被这个小贱人给迷住了,现在害得我女儿疯疯癫癫的。”程俊英见到许格亦,就开始嚷嚷。

围观的都是白云村的村民,他们对于许国栋一家人那是熟得不得了。对于许格亦,也是看着她长大的。

大家都不太相信,许格亦会做出这种事来。

许国栋倒是急了,此时也不管什么好男不跟女斗,直接上去就是一阵臭骂。

“你这个死骗子!敢骂我女儿贱人,你怎么不骂醒你女儿,小鹿根本就不喜欢她,还跟狗皮膏药似的粘着小鹿。你女儿有你这种妈也是悲哀,不疯才怪。我要是你女儿,我在疯之前就先气死你!”

许格亦:“……”

哇擦!这泼妇骂街,她倒是见过,这种爱女心切而跟一个女人对骂的许爸爸,她还是第一次见。

别说许格亦了,就连何金枝看了眼前这一幕,都觉得自己这个妈当的太失败了!

“大年初一,来我家闹!你也是可怜,没人陪你过年吧。我告诉你,死骗子,你以为你胡说八道那些话,我在村里的地位就没啦,这些人,都是我许国栋的朋友,也是看着格子长大的。他们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淹死你!”

程俊英看着围观的村民,不愿服输,开始博同情:“你们要相信我,我是北淮人,是没人陪我过年,因为我宝贝女儿疯了,被关在疯人院。是因为这两个人,是因为他们逼疯我女儿的。呜呜呜……我一个人把女儿带大,女儿是我的希望,现在女儿疯了,我是真的也不想活了……”

吃瓜群众:“……”

“程俊英,你够了,是不是要我打电话给程俊杰,你才停止你的胡闹?”

程俊英听到这话,倒是稍微有点冷静下来。她看着陆景言,“我女儿到底有什么不好,你非要逼疯她。”

陆景言没有马上接话,小时候,简欣看简宁跟程俊杰谈恋爱还带着程心语,变叫陆景言一起去,要替程俊杰照顾好程心语。

当时他也是把程心语当妹妹一样照顾,可是后来,他送程心语回家,渐渐发现程俊英每次都会问程心语,有关于简宁跟程俊杰谈恋爱的事。

那时候,他开始讨厌程心语。

“说阿,我女儿到底哪里不好,会比不上一个野丫头?”

“因为程心语是你跟你弟弟的女儿!”陆景言最终还是将这话吼了出来。

他这话,让吃瓜群众都将视线投向程俊英,窃窃私语。

许国栋跟何金枝也是大吃一惊。

陆景言走近程俊英,简单的说了句:“要玩,我随时奉陪。”

“陆景言,小语那么喜欢你,还为了你疯掉,你还是人吗?”

“你伤害小姨的时候,有觉得自己是个人吗?你以为小姨不知道你的丑事?她忍了那么多年了,不是因为怕你,而是考虑到程心语。可是你呢,一而再再而三欺负小姨,不过也要谢谢你的阻扰,才会让小姨跟程俊杰断的干干净净。”

程俊英愤恨的看着陆景言。

“还有,程心语疯掉是因为你。”陆景言说着转身离开,往许格亦身边走去。

“不是,我女儿疯掉不是因为我,我那么疼她。”

许大风叹了口气,也不想跟程俊英废话,直接用尼龙绳将她的双手捆绑住。

……

这波人被带走之后,现场围观的村民倒还是没散场。

大家都开始三言两语的心疼起许格亦谈了恋爱还遇到这种疯婆子。

“唉呀,这大过年的也真是倒霉,遇到那种疯婆子。”

“就是,你说格子这么善良的孩子怎么会跟疯婆子的女儿抢男朋友。”

“不过那个疯婆子也太可怕了吧,跟自己弟弟生孩子?”

“不然怎么叫疯婆子?女儿肯定因为基因错乱才会发疯了,跟格子有什么关系。”

许格亦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估计上辈子跟程心语是死对头,所以这辈子永无止境的来搅乱她的生活。

在村民的帮助下,许家院子里那些被砸碎的盆栽都被清理干净了,整个院子现在空荡荡的。

“好了,谢谢你们,今天就当时给大家看了场戏。”许国栋面带微笑说着。

“客气什么,我们是一个村的,不帮你,难道帮外人阿。”

“就是,别放心上,正常人是不会跟疯子斤斤计较的。”

许国栋呵呵笑着再次感谢这些帮忙清理院子的村民。

“虚伪!”围观的村民离开之后,许格亦忍不住吐出这两个字来。要是真的帮他们,一开始会用那种质疑的眼神对着她指指点点的吗!

“那种情况,他们也没办法。”

“除了许大风,我估计这些叔叔阿姨真的是抱着看戏的心态看我们。”完全就是吃瓜群众。

“也算是好的结束,至少没人受伤。”

“老爸!”许格亦皱巴巴的小脸突然搂住许国栋。

许国栋拍了许格亦的肩膀,安慰着:“没事,没事!爸就你这么个宝贝女儿,肯定会保护好你的。”

许格亦轻轻笑着:“老爸,你让见识到男人要是骂起街来,比泼妇还可怕。我刚刚都怀疑,你是不是被上身了!居然能跟程俊英对骂起来。”

许国栋:“……”

呃,他怎么觉得刚刚做的一切,自己女儿只记住他骂程俊英的画面,没能体验到父爱的伟大吗?!

*

回到客厅之后,陆景言沉着一张脸:“叔叔,阿姨,对不起。这个麻烦是我惹来的。”

“对不起什么阿,是那个死骗子来捣乱,唉,要不是有那些村民在,我早就给那个死骗子一巴掌了,敢骂我女儿是贱人,活腻了!”

陆景言被许国栋这话逗笑。

“我们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但也不能任人欺负阿。”

“叔叔,你放心,我不会让格子被人欺负的。”

“这也不能怪你,是格子自己倒霉,遇到神经病。”

许格亦:“……”

不过,她也觉得自己确实挺倒霉。

这时,陆景言见许格亦闷闷不乐,“就算程心语不是程俊英跟程俊杰生的,我也不会喜欢她。”

许格亦突然一懵,“我知道阿。”

“我就怕你小脑袋胡思乱想。”

“我是在想,程俊英怎么回来我家。她不是应该在莫斯科吗?”

“应该是颜欢欢的官司打赢了,她觉得委屈,就跑来捣乱了。”

“哇哦,那你的意思是,你偶像的儿子输了?”

陆景言摇头:“我估计是费罗哈因为我没做颜欢欢的律师,所以他拒绝了程俊英。”

许格亦叹了口气,鼓了鼓脸颊:“还好我们不去莫斯科了,不然……真的有一大堆麻烦的事。”

陆景言微微笑着。

“什么?不去莫斯科啦?”何金枝突然插话进来。

“对阿,我们不去莫斯科了。下学期,我还是去北淮读法语。”

“真的阿?太好了,格子,你是不知道我跟老爸,很担心你在莫斯科考试不过关,到时候要是你拿不到学生证就不能在莫斯科待了,又要跟小鹿分开。”

许格亦:“……”

我去!

*

第二天,许国栋从果园运了一些盆栽回来。

刚停好车就跟这时候也回来的许正东碰了到面。

“怎么啦,原来的盆栽换到果园去啦?”

“原来的盆栽被那个死骗子花钱雇人都给砸了。”

“死骗子?”

“就是那个什么俊英!”

许正东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傍晚,我们从你大伯家回来,那个死骗子就带着一堆人在我们家杂东西。”

“你们没事吧?”

“我们能有什么事?要是真的打起来,你老爸我,也是有点分量的。”许国栋说着还不忘记像健美先生那样,做了个体现身材的动作。

只可惜,大冬天的,穿个三四件的做这个动作只能体现出是一个球。

一旁的唐心如看得咯咯笑着。

“哟,唐心也一起来了阿。”许国栋见唐心如咯咯笑着,立刻正经的站好。

“叔叔,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进去吧。格子他们应该刚起床在吃早餐。”

许正东脱下外套递给唐心如:“你先进去,我帮我爸把这些盆栽搬下来。”

唐心如甜甜笑着抱着外套嗯了声。

在唐心如进去的时候,陆景言刚好也走了出来。两人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在打招呼。

“来来,你们两个就算一起搬,也得带个手套阿,这大冬天的,怎么能徒手搬,尤其是你,小鹿……一看你这手就知道没做过什么苦力活。”

许国栋说着,给陆景言跟许正东一人递过去一双手套。

“昨天是不是程俊英过来捣乱了?”

“对,阴魂不散阿。”

许正东听着轻哼了声,“看样子你是被姓程的折磨的快疯了!”

“疯掉倒不至于,我是怕她伤害叔叔阿姨。”

“怎么可能,许家还有我呢,她有点小钱了不起阿。我们家也不见得穷得拿不出钱来。”

陆景言笑而不语。

……

客厅里,许格亦对于唐心如这么早回来,也是感到不可思议。

“你跟我哥回来的也太早了吧,这才10点呢,你们7点就起床,然后开车回来阿?”许格亦太佩服这两人的毅力了。

“我爸妈怕你们想东子,所以就让我们早一点回来。”

这时,何金枝端了碗米粥出来,放在唐心如面前:“来来,唐心,喝碗粥。”

“谢谢阿姨。”

“不客气。”何金枝突然觉得一家人这样也挺幸福的。本来,她也不追求什么大富大贵,子女幸福就好。

这个唐心如,她看着也喜欢。

“唐心,你爸妈对东子的评价怎样?”

“阿姨,我爸妈很喜欢东子,昨天东子还陪我去亲戚家拜年呢,本来今天也是,可是我爸妈怕你们想东子,就让我们早点回来。”

“东子都那么大的人,我们也不担心。我们比较担心的是,你爸妈喜不喜欢东子。”

唐心如咯咯笑着,用柔柔声:“很喜欢阿。”

正在喝粥的许格亦突然咳了起来,咳!咳!咳!

“怎么啦,格子,不舒服吗?”

许格亦拍着胸口:“有点反胃。”

反胃,何金枝听着敏感问:“格子,你这个月大姨妈来了吗?”

许格亦一惊,蹙着眉头:“还没。”

“那一会去村里那诊所看看,看看是不是怀孕了。”

许格亦:“……”

怀孕!不太可能,她刚刚是因为唐心如说话的声音让她有点反胃,而不是因为怀孕呕吐!

“老妈,我是因为唐心……”急着解释,却又不能实话实话,许格亦顿了顿:“我是因为唐心突然回来,太高兴了,高兴过头了,所以有点反胃,不可能是怀孕啦。”

“安全起见还是去看下。”

“不会啦,老妈!就算怀孕,能看得出来?我自己等下出去逛街的时候,路过药店买个验孕棒验下。”

“也行,记得告诉妈结果。”

许格亦勉强点头,比了个ok!

等何金枝走出去,唐心如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活该!”

“唉呀,你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副面孔阿,小心我拆散你跟许正东。”

唐心如嘻嘻笑着,挽着许格亦:“我错了,金星姐。”

许格亦嫌弃的瞥了一眼唐心如:“我老妈现在怀疑我怀孕阿!你说吧,怎么办?”

“这个你应该问陆景言阿,又不是我搞大你肚子。”

许格亦:“……”

“不过,格子,这个月都月尾了,你大姨妈还没来,是应该验一下,万一你刚刚那反胃想吐,不是因为我说好,而是真的有了呢?”

“有你个头!我是因为你突然装嗲,才反胃想吐的。”

唐心如耸耸肩,做了个无奈的手势:“没办法阿,我这是为了我跟东子的幸福,所以该嗲的时候就得嗲!”

“原来你也是演技派的阿。”

“这不是演技,这是自然而然会做的事。”

“我就不会,我在陆叔叔跟欣姨面前,自然的很,从来不装嗲!”许格亦自豪的说着。

“我呸,你在陆景言爸妈面前也是这副德行?”唐心如说着上下瞄了眼许格亦。

看看,许格亦现在的坐姿,一脚翘在另一张椅子上,另一脚则翘在自己坐的椅子上,然后左肩还搭在上面。

这豪迈的坐姿,估计连陆景言都没见过,更别说陆邵海跟简欣了。

许格亦猛地坐好,“我那是因为怕我家大狼咬我。”

“咬你个头,我们都是一类的人,见到自己男朋友的父母,都会不知不觉的变成软妹子。”

“那你见到你男朋友的妹妹,怎么还是硬汉呢?”

“你确定,你想看我软妹子的一面?”

许格亦摇头,“不想,我怕反胃!”

唐心如嘻嘻笑着,“是吧,是你自己不想看,不是我不想表现。不过,面对你,我哪表现的出来。”

许格亦嫌弃的瞥了一眼过去,表示不想发表任何意见。

不过想想,她似乎在跟小鹿爸爸妈妈见面的时候,也是跟唐心如一样,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软妹子。

这大概是所有女孩的通病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