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赶紧想想怎么求婚/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景言没走几步,就看到简欣双手环宇胸前靠在墙面上。

“来高翻院都不来找我阿?”

“我就给格子送个文件袋而已。”

“来我办公室聊聊。”

……

一进办公室,简欣就直接问:“你真的不怕白擎把格子淘汰掉?”

陆景言噙着笑嗯了声:“她之所以选择当法语翻译官,不是自己喜欢,而是因为你是法语翻译官。”

简欣笑了起来。“景言,你应该庆幸,你妈妈我不是验尸官。不然的话,格子绝对不会主动追你。”

陆景言:“……”

“不过,你们怎么还不结婚,格子都毕业一年了。”

“快了。”陆景言微微笑着回答。

“快了?有多快?”简欣突然喜滋滋的露齿笑着,“唉呀,我终于要喝媳妇茶了。你这臭小子,还真的让我等了这么久。”

“我在找适当的机会求婚。”

“求婚戒指买了吗?”

“嗯,买了。”

“那赶紧回家去拿,现在就求婚。白擎的课一般都是3小时。你现在来回差不多,等下课的时候,就可以马上求婚了。”

简欣说着还看了下时间。

“妈…格子刚进高翻院,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觉得求婚是惊喜。”

简欣先是愣了愣,然后开口问:“你这臭小子该不会是打算格子过了实习期,然后才求婚吧?”

“差不多!”

简欣:“……”

活了半百年纪,她突然想飙脏话!

“实习期有三个月,你确定这也叫快了?”

“不一定要三个月,两个月也是有可能。”陆景言淡然自若的回答着。

简欣深吸一口气,突然太希望白擎现在直接把许格亦淘汰掉。

*

课室里。

这第一天上课给许格亦的感觉还不错。

“莫泳儿,你站起来一下。”

被点名的莫泳儿立刻站了起来,娇滴滴的笑着。

“从明天开始,如果谁再穿得像莫泳儿这样,别来上我的课,还有,今天几个喷香水的,我就不点名了。明天我不要闻到任何味道!”

许格亦突然觉得,自己刚刚没跟唐心如换衣服,还是对的。唐心如那碎花连身裙,估计也是会被嫌弃。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对于你们的应变能力还是需要加强。尤其是你……许格亦,今天我看在你的成绩上,对你稍微手下留情,明天开始,你就跟他们一样,如果没在我规定的时间内翻译出来,不到一个月,你就会被淘汰。”

许格亦挂着僵笑,呵呵了几声。

白擎一走出课室,几名实习生就开始吧嗒吧嗒吐槽着。

“两分钟翻译10分钟的对话,还算一般?我们又不是啄木鸟能多嗒嗒嗒的一直发声。”

“可是白擎是有名的法语翻译官,不仅如此,他对俄语,德语,也是很厉害的。”

“那又怎样,就算是厉害,也用不着这么蛮横吧!”

“不过,我发现白擎好帅。”

“你瞎阿,没见过帅哥阿,白擎哪帅了?……”莫泳儿不悦的切了声,突然挽起许格亦的手臂。

“刚刚来给你送文件袋的男人是谁阿,你哥哥吗?”

“我们长得像吗?”

莫泳儿摇头,“不太像,不过现在很多兄妹都长得不太像。”

“他不是哥,他是我未婚夫。”

“未婚夫?不会吧……你们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一对。”

许格亦呵呵笑着:“那说明你也眼瞎。”

莫泳儿:“……”

什么眼神,她跟陆景言都在一起五年了,怎么说也有点传说中的夫妻相吧!

*

晚上。

简欣煮了好几道菜,一门心思想着今晚要怎么暗示许格亦,陆景言要向她求婚。

虽说4年过去了,这许格亦也从19岁的少女变成23岁的小女人了。

可那脑袋,似乎就在原地踏步。

简欣想着,这绝对跟自己的儿子也有关系,宠得她不知社会的险恶了。不对不对,应该是宠得她太安逸了,不知道赶紧结婚这事。

三人吃完晚餐,许格亦收拾好碗筷,往厨房走去。

“你去看电视吧,我跟格子收拾就行了。”

“妈,如果你跟格子提求婚的事,那估计真正的求婚会来得更迟。”

简欣:“……”

臭小子!是想急死她吗。

厨房里,许格亦已经开始带着手套刷刷的洗碗着。

简欣笑嘻嘻的进来,不能明说,难道还不能暗示啦!

“格子,今天上课怎样,习惯吧?”

“挺好的阿,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实习期。”

“这个不用担心,高翻院的淘汰率不高。”

“是吗?可是今天那个白主任说什么,我可能一个月不到就会被淘汰。”

“白擎每年都这样说他的学生,结果每年都没人被淘汰。”

“是哦,那我就放心了。”

简欣微微笑着,“格子,你小时候梦想是什么阿?”

“梦想?”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她的梦想是吃遍全天下。“没遇到小鹿之前,是希望吃遍全天下的美食,喜欢上他之后,就想要当个翻译官。”

“那你喜欢法语吗?”

“说实话,原来不喜欢,而且还很讨厌。觉得法语太难了!不过……那时候我一直很期待一个画面。”

“什么画面?”

“就是跟你一起喝下午茶,然后用法语交谈。”

“那有空我们一起喝个下午茶。”

许格亦嘻嘻笑着点头。

“格子,你跟景言在一起快5年了吧。”

“差不多吧。”许格亦甜甜说着,满脸的幸福。

“那有想过未来?”

未来?说到未来,许格亦当然有想过,她看了看厨房门口,陆景言应该不会进来吧。

“欣姨,其实我在存钱买求婚戒指。”

许格亦其实还没正正经经赚过一分钱呢,现在所谓的存钱也是从许正东身上‘敲诈’来的。

“你存钱买求婚戒指?”简欣不解问着。

“对啊,我要跟小鹿求婚,当然得有戒指阿。”

简欣咯咯笑着,怎么觉得许格亦越来越有意思了。

“可是这求婚戒指不是应该景言去买的吗?”

“谁买都一样阿,不过……他自从开了律师所,比以前忙太多了。应该没什么时间去买戒指吧,我要是存到钱,我就买。”

“那你告诉欣姨,你还差多少钱?”

“如果我能够顺利通过实习期的话,那应该就够了。”

简欣:“……”

这两个人真的是不怕急死身边的人吗?

“实习期有三个月呢。”

“对阿,一个月3000,三个月就是9000,那我就够买一对结婚戒指了。”

简欣呵呵笑着,这话真应该让那臭小子来听听。

“对了,格子,你们有在避孕吗?”一开始简欣觉得,他们绝对会未婚先孕的,可这都几年了,还没消息。

许格亦抿着唇,老实回答:“没有耶。”

都说跟自己婆婆讨论这个话题,是个让人揪心的话题。她现在就很揪心,其实她也觉得奇怪,她跟陆景言在一起5年,xing生活完全正常,不仅正常,还很协调。

怎么就没能怀上宝宝呢。

“没事,你跟景言还年轻……”见许格亦神情有点失落,简欣安慰着。

“嗯!”

“如果你们怀孕了,是不是马上就结婚呢。”

“可能吧。”

……

准备离开小洋房的时候,简欣趁许格亦上厕所,跟陆景言聊了几句。

“景言,赶紧想想怎么求婚,你不能让格子一直就这么跟你同居下去。”

“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快点实施,这求完婚,还有一大堆事呢。什么婚纱照,酒店,婚庆,度蜜月……”

陆景言听着嗯了声。

“而且,到时候把日期定下来,我让你爸提前回来。”

陆景言又是简单的嗯了声。

*

公寓里。

许格亦洗完澡靠在床头,有意无意的摸着肚子。

什么时候这肚子能跟夏天那样,圆圆的,鼓鼓的,里面还有个可爱的小宝宝。

想着,许格亦拿出手机想要问夏天,一些事。

‘夏天,你准备怀孕之前是不是有备孕?’

‘备个毛线,我当时还让少军戴TT了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还怀上了。’

许格亦切了声,难道因为自己瘦,夏天有肉吸收好,所以她一次就中招啦?

‘你问这个干嘛?准备开始要小孩啦?’

‘我只是好奇,我跟小鹿在一起5年了,这肚子怎么一点都没动静阿。’

之前读书确实有点怕怀孕,现在毕业了……呃!开始担心怀不上了。

‘你要不要去检查身体?’

‘去哪检查?’

‘当然是妇科阿。’

‘可是……我大姨妈很正常阿。’

夏天先是发了个哈哈的表情过来,然后继续发:‘那会不会是你家小鹿有……’

‘滚蛋!我家小鹿身体好的很。’

‘哈哈哈,其实呢,这种情况应该两个人都去检查。’

许格亦瘪着嘴,叹了口气。

‘明天有空吗?明天下午我去产检,你陪我去吧,顺便给自己检查检查。’

许格亦眼一大,打字的大指拇不由自主的因为紧张颤抖着。

真的要去检查?

‘怎样?我先去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去。我看得这家妇科医院医生都不错。’

‘明天下午几点呢。’

‘一点半。’

‘OK,你到时候来高翻院接我吧。我下课了,我们去吃个饭,然后再去医院。’

‘嗯,不聊啦,我准备睡觉去啦。’

‘嗯,晚安!’

许格亦深吸一口气,下床。

走到衣柜前,对着镜子将上衣撩起,侧着身子看着自己扁扁的肚皮。

这个月姨妈还没来,不知道会不会有惊喜阿。

这时,陆景言突然从背后搂着她,大掌覆在她摸自己肚子的小手上。

下巴抵在许格亦的颈项,“在干嘛?”

“在看看肚子有没有变大阿。”

“晚上我妈确实煮多了。”

“小鹿,你说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这肚子怎么就不大呢。”

陆景言微微一笑,不语。轻轻亲了下许格亦的颈项:“是我不够努力。”

许格亦被亲的颈项痒痒的,咯咯笑了起来。她慢慢转过身看着陆景言。

四年的时间,陆景言的俊颜没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一些更让人不好亲近的冷气息。

陆景言也静静的看着许格亦,大掌抚上她的小脸。

“我妈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许格亦抿着唇:“其实阿姨就算不说,我自己都觉得确实该注意下。”

“嗯?”

“虽然我们还没结婚,可是在我心目中,我们现在跟结婚没什么差别,她想要抱孙子,很正常阿。”

陆景言轻笑,“明天几点去高翻院?”

“还是10点。”

“到时候我接你下课,我们一起去吃午餐。”

“呃……明天下午我要陪夏天去产检,你不用来接我了。”

陆景言轻声嗯了声,摸了摸许格亦的小脸:“不要想太多,毕竟我们还年轻。”

许格亦搂着陆景言,踮起脚尖,习惯性轻轻吻了下陆景言。

“那……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该做些年轻人做的事阿。”

陆景言微微笑着,弯腰将许格亦横抱起,往床走去……

*

高翻院,课室里。

“除了许格亦,罗峰,郭帆新,胡佩妮……其他人全部出去。”

许格亦松了口气,还以为自己又怎么啦。

大家面面相觑,一脸茫然,什么情况这是。

“不过一个主任,拽的跟二百五似的……绝对是不敢面对我的性感,所以故意找我茬……迟早干掉这个主任!”

呃……

除了白擎点名的四个人一脸懵圈之外,其他人神色明显开始显得很不安。

“才第一天上课,就在朋友圈评价我。你们这种素质在高翻院,真是委屈你们了。”

哇塞,还好许格亦现在对朋友圈发照片什么的,早就没了兴趣。

“出去……”

“白主任,发个朋友圈而已,又不是杀人放火,我们凭什么就得出去。”

“就是阿,我们下课了还不能对你做出评价?”

有一个人开头,就马上有第二个人也开始为自己辩解。

“翻译官,讲的是对语言进行的文字翻译,除了这个,还有一点就是心理素质。曾经有一个案例,一名翻译官在心里素质上扭曲,在进行翻译的时候,添加了个人因素,导致两方人误会……像你们这种贪玩的心里素质,不适合当翻译官。”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想要离开课室的打算。

“刚刚我点名的四个人,跟我来。”白擎说着直接走出课室。

包括许格亦在内被点名的四人收拾了下课桌上的东西跟了出去。

其他人却不知所措的坐在原地。

……

四人跟着白擎来到一间较小的课室。

“以后来这里上课。”

这间课室比刚刚那间几乎小了一半之多。许格亦依旧习惯性的选择坐在后面,可是她这么一坐,就显得好像远离集体的感觉。

因为这课室里总共就只有三排课桌。他们三人都坐在前排,而她却坐在第三排。

“许格亦,你坐这里。”

许格亦一向最不喜欢跟老师面对面坐着。可白擎都点名了,她只好硬着头皮将手提电脑搬到前排去。

*

三小时的课完了之后,许格亦有点心慌慌。

那些人算是被淘汰了吗?

我去,这才第一天,就因为在朋友圈上评论他就淘汰了。

而且,那几个人成绩都还是前几名的。

她怎么觉得自己凶多吉少呢!刚将东西收拾好,她是最后一个走出课室的人。

等待电梯的时候,许格亦收到夏天发的消息,说是5分钟之后就到高翻院了。

许格亦微微笑着,这个夏天,居然这么准时。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许格亦走了进去,白擎也大步走了进去。

许格亦敏感的往角落站过去。

“我看起来很可怕吗?”

“白主任好!”

白擎哼声一笑,回头看着许格亦:“你不觉得我跟陆景言很像吗?”

许格亦:“……”

像个P阿!他家小鹿绝对暖男一枚,好不好。

白擎拿出手机,“微信多少?”

许格亦一惊,急忙解释:“我可没有在朋友圈发对你的评价。”

“我知道。”

知道!知道你还要我微信号干嘛!

“你们四个,现在是我的学生,我随时会改变上课的时间。”

许格亦噢了声之后,将微信二维码让白擎扫。

小白?!

我去,太不符合白擎本人的昵称了吧。

白擎看着许格亦的微信的个性签名,‘有夫之妇’……哼声笑了笑。

……

走出电梯,许格亦立刻往大门走去。

夏天的车已经停在对面马路了。

“去哪,我送你?”

“不用了,我朋友的在对面。”说完,许格亦直奔对面马路。

打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

一见到夏天,许格亦就习惯性的摸着她的肚子。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小孩阿,我家宝宝还没出来,你就天天这样非礼他。”

“他要是嫌弃,要我负责的话,我很乐意负责噢。”

“刚刚那个人是谁,挺帅的阿。”

“我的法语师傅阿。”

“哇塞,那么帅,你每天还要喝咖啡提神阿。”

许格亦嫌弃的瞥了一眼过去:“帅能帅的过我家小鹿?”

“不一定噢,他这种成熟型的,肯定也很多人喜欢。唉,早知道当年,我也学法语。”

“切,你大学是学金融的,毕业了却去杂志社上班。我估计你要是读法语,可能还是去杂志社上班,因为……适合你这个八卦王。”

夏天笑了起来,打转方向盘,掉转车头:“想吃点什么?”

“你想吃什么?我都OK。”

“我这个孕妇,百无禁忌,什么都可以吃。反正我婆婆也不管。”

“少军管你就好啦!”

夏天叹了口气,“你说我嫁这么远,少军要是再不对我,我是不是得带着孩子……”

“胡说八道什么!”许格亦直接打算夏天的话。“你别想太多,什么时候开始放产假阿?这都快7个月了吧。”

“差不多了,忙完手上的事,就开始放产假。”

“到时候让少军多陪陪你……要不,让少军也拿假好了,陪你去北淮的一些景点玩玩。”

“他要是再请假,那我们娘俩就得喝西北风了。”

许格亦轻笑,没接话。

都说奉子成婚的结果肯定是离婚收场,当初要不是夏天怀孕了,估计夏妈妈是说什么也不会同意夏天嫁到北淮来的。

*

妇科医院。

“检查身体的应该是在三楼,你先去挂个号,等下我这边看完,应该差不多了。”

“我就陪你来产检。”

“不检查下?”

许格亦抿着唇摇头,“孩子的事,还是顺其自然吧。”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唐心跟你哥在一起也5年了,不也还没怀孕,就我倒霉……这工作还没稳定下来,就怀孕了。”夏天说着叹了口气。

许格亦轻笑,夏天是她们四人中最‘无所畏惧’的人吧。现在看到她这样,真怕她会产后抑郁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