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小鹿,你愿意娶我吗?/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一时间,梦网策划部

陆景言节骨分明的手指在办公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其实从他买完求婚戒指之后,只要像现在一有空,他就有想着,如何跟许格亦求婚。

当初订婚的那场求婚,把花,LED屏幕什么的都用了。

这次求婚就没必要用到那些东西了。

“来我办公室发呆?”刚开完会的许正东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我在想重要的事。”对陆景言来说确实挺重要的,每次只要一闲空下来,他就会一个人静静的想着。

“重要的事?”许正东的视线在电脑屏幕上,似乎想到什么,就将视线投向陆景言身上:“该不会是终身大事吧?”

陆景言轻轻一笑:“对,在想怎么跟格子求婚。”

“真的打算结婚了?”

“我总不能让你妹妹一直就这么跟着我吧。”

许正东勾唇笑了起来:“那赶紧求婚吧,我估计你再不求婚,她还会继续敲诈我这个哥哥。”

“敲诈?”陆景言难以置信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你不会不知道从我毕业之后,进入梦网公司,她就开始‘敲诈’我了吗?”许正东说着故作可怜神情。

读书的时候他是知道,许格亦时不时会把自己吃亏的钱,从许正东那要回来。

“她‘敲诈’你做什么?”自从两人在一起,出去消费都是陆景言付的。

看到陆景言突然一脸认真,许正东脸色的嬉笑也渐渐收了起来。

认真问:“你真的不知道?”

“我像是知道的样子吗?”

“她准备买戒指向你求婚。”这个还是许正东看到自己邮箱里莫名多了条消息,才知道的。

“什么?”陆景言很是惊讶。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阿,我一直以为你知道。”

陆景言突然笑了起来,“我倒想知道格子怎么跟我求婚。”

许正东切了声:“你是打算让她继续‘敲诈’我是吧?”

“知道她要买的戒指多少钱吗?”

“好像是私人定制的,你等我下,她有用我的邮箱发过邮件参加什么活动,说是可以免费获得一次定制。”许正东说着,便打开邮箱,翻着。

“是不是‘真爱LL’定制?”记得有次某大厦的LED屏幕出现过这个品牌的逛广告,许格亦那时候看得入神。

许正东翻着,终于翻到三个月前的邮箱了。

看到之前许格亦用他邮箱确实发过给‘真爱LL专属’邮件。

“你买给我妹妹的,也是‘真爱LL’?”

“对,我觉得只有根据自己定制的才有意义。”

其实陆景言一开始还在想定制哪个牌子的,只是那时候看到许格亦看得入神,所以毫不犹豫选择了真爱LL。

陆景言边回答,边看着许格亦发给真爱LL的邮件,不由得勾唇笑了起来。

果然是有夫妻一条心,都将婚戒内圈打算刻什么字母想的一模一样。

“还好我每次给我妹妹的钱不多,不然的话,你还没求婚,她要是存够钱定制戒指了,跟你求婚了,那你买的戒指是打算二婚的时候戴吗?”

陆景言轻笑,直接略过许正东的话:“我知道怎么跟你妹妹求婚了。”

“说来听听。”许正东很是好奇。

“你又不是我求婚对象,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也打算跟唐心求婚,参考下。”许正东其实也不是个浪漫的人,这么多年,他跟唐心如虽然感情没淡,可总归觉得平淡。

“剽窃他人求婚想法,我也可以给你发律师函的。”

许正东:“……”

“而且,格子跟唐心不一样,我相信她们想要的求婚方式也不一样。”

“其实我婚戒也买好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阿。”

陆景言轻笑,“这个我帮不了你。”

许正东切了声,还真的守口如瓶。不就是求婚嘛,跪下来不就行了。

这时,柯少军敲门进来了:“走吧,我忙完了,可以去吃午餐了。”

“嗯!等我下。”

许正东说着,将电脑上的东西全部一一保存下来。

*

餐厅里。

吃到一半时,柯少军给夏天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老婆,今天宝宝怎样阿,是吗?……那你跟杂志社拿产假吧。当然,你老公我还是养得起你跟孩子的。……嗯嗯,开车小心点噢,嗯拜拜……”

“要不要这么腻阿!”许正东瞥了一眼过去。

“我现在发现原来肩上扛着多重的压力,只要跟我老婆聊完几句,我瞬间觉得再苦再累都值得。”

“放心,你的策划下星期测试,要是成功,有不少奖励。”

“东子,我们要不要自己出去干?”

“最好不要。”许正东直接拒绝。

接着说:“梦网已经快走上网游的巅峰了,我们这个时候选择单飞,很危险。如果我们没什么成绩,或许没事。但是我们要是单飞之后成绩不错,那他们很有可能会控告我们。”

“怕什么,到时候找景言阿。”

陆景言轻轻一笑。“单飞可以,但是要想清楚,其实现在网游的竞争真的很激烈,如果想要单飞,至少要2年的时间,你才能开始赚钱。”

柯少军一听,瞬间没了想要单干的想法了。

虽然现在只是梦网公司策划部的其中一名策划员。但是一个月至少也有两万薪水,加上公司的年底花红什么的,一年也能有个几十W。

“那还是算了,夏天现在怀孕呢。要是这个时候没有经济来源,我们一家三口得喝西北风了。”

“所以,多想些NPC人物的剧情,这样才能赚更多奶粉钱。”

柯少军乐呵呵的笑着。

*

跟许正东,柯少军分开之后,陆景言回家拿了求婚戒指跟鉴定证书后,直接开车到北淮最奢侈的乌节路。

这里聚集了全世界奢侈品牌的地方。

‘真爱LL’是近两年由大牌明星代言之后,红起来的奢侈牌子。

“欢迎光临……”每个奢侈牌子的大型玻璃门都有一个专门开门的人。

陆景言直接走到柜台,将装有他准备向许格亦求婚戒指的精致盒子和鉴定证书的袋子放在玻璃台上。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这是我未婚妻的手机号码,我想要请你们帮我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之前她在‘真爱LL’申请免费定制婚戒,成为幸运儿。”

导购员听到西装笔挺陆景言说的这番话,瞬间好羡慕他的未婚妻。

“这是我未婚妻照片。”陆景言将作为手机壁纸的照片按了出来,给导购员看。“她叫许格亦,之前的确有参与你们的‘一生真爱’活动的定制婚戒,只是没被选上。”

“可是,先生……那个活动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我打电话的话,你未婚妻会不会以为是电信诈骗。”

陆景言轻笑,还真的有可能。

“如果她怀疑你是电信诈骗,你就说,你准备把刻有XLU的戒指给许正东。”

“XLU的戒指送给许正东?”导购员确认下。

“对。”

“那要是她还是不理睬呢?”

“如果到最后她还是把你当成骗子的话,你再打电话通知我,这是我的名片。”陆景言说着,将自己的名片递了上去。

导购员笑嘻嘻的接过名片:“好的。”

陆景言看了下时间,应该陪夏天看完医生了。“差不多半小时之后,你就可以打电话给我未婚妻了。”

“好的,先生。”

“谢谢!”

陆景言说完便转身离开……

*

这边已经产检完的夏天正小心翼翼的开着车。

“送你去哪里呢?”

“送我去……”许格亦还没讲话说完,包里的手机响起了。

‘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我去,这么多年了,你都换了两部手机了,居然还是这首铃声,你还真是念旧阿。”

许格亦嘻嘻笑着,不是念旧,而是这首歌是有意义的。

许格亦看着来电显示的座机号码,不解的接起:“喂……”

“请问是许格亦许小姐吗?”

“嗯,对……我是,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真爱LL’的乌节路导购员,三个月前你在我们公司举办的‘一生真爱’活动中申请定制婚戒,恭喜你,你成为我们的幸运儿。”

“你是骗子吗?我是有申请‘真爱LL’的婚戒定制,可是我留的不是这个号码。”

导购员:“……”

就说会被当成电信诈骗。

“许小姐,那您的意思是我们要把这份幸运留给许正东先生吗?”导购员没办法,只要按照陆景言说的去做。

许格亦蹙着眉头,难道是真的?

导购员见许格亦没挂断电话,也没说话。

只有继续说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会联系许正东先生的,只不过婚戒上XLU已经刻在戒指里面了。这点我们不能改……如果不是许正东先生不介意的话,其实也是可以戴的,好了,打扰您了。”

“等下,你真的不是骗子?”她这次活动确实用许正东的邮箱跟他的手机号码参加的。

“我是‘真爱LL’的导购员,你要是现在有时间的话,可以随时来乌节路‘真爱LL’分店领取。我们营业时间到晚上8点半。”

导购员的脾气绝对是经过培训的,柔声柔气的耐心说着。

“我不需要再付怎么钱吧?”

“当然不需要了,只要你过来,就可以拿到你定制的戒指了。”

许格亦抿着唇,反正也没让她汇钱什么的,姑且就相信她:“好,我大概半小时之后到。”

“好的,那一会见。”

挂断电话,许格亦还是一头雾水,之前她用自己的邮箱去申请的时候倒是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只是那个号码早就没用了,当时真爱LL回复的,谢谢亲的参加,希望明年亲能够成为幸运儿。

后来有次许格亦在许正东办公室玩电脑,看到真爱LL又开始搞活动了。就直接用许正东的邮箱发了消息。

结果还是没被选中……

隔了三个月,居然中了,许格亦一脸懵。

“谁打的电话,把你吓成这样?”夏天看着接完电话就不说好的许格亦,关心问着。

“我之前参加了个活动,现在成为幸运儿了,通知我去拿奖品。”

“去个毛线,肯定是骗子。”

“可是……她好像叫我直接去乌节路的分店拿,没有让我转任何钱给她。”

“那应该是哪个无聊的人耍你的。”

“谁会那么无聊阿,知道我跟我哥的名字。”

“无聊的人多得去了。”

许格亦瘪着唇,一直在想刚刚的对话,好像不太像是电信诈骗或者是恶作剧。

“我查下号码就知道了。”

许格亦复制了来电显示的号码,直接搜查。

现在奢侈牌子的分店号码在往上都能够查得出来的,当结果一出,许格亦兴奋的尖叫了起来:“阿……夏天,不是电信诈骗……是真的,快快,你送我去乌节路吧。我要去拿戒指……”

“拿戒指?奖品还是戒指?”

“对啊,我向小鹿求婚的戒指。”

“我去,许格亦,你可以阿!追陆景言也就算了,你现在还打算求婚了阿。”

“我跟小鹿,谁跟谁求婚都一样。而且…‘真爱LL’的婚戒可是独一无二的噢。吼吼吼……”

夏天瞥了一眼许格亦,举这左手将手背向着许格亦:“戒指,不就是个圈。”

许格亦嘻嘻笑着,是阿,是个圈。

她左手中指上的这个圈不知不觉都已经戴了4年了,是时候该换个其他圈圈戴在无名指上。

许格亦想着,眉头皱了起来,除了求婚戒指,是不是还得买对结婚戒指?

“夏天,你这枚戒指是求婚戒指吧。”

“当然不是,少军都没跟我求婚,我们直接买结婚戒指。”

许格亦听着又露出嘻嘻笑容,没关系,先把这个婚求了再说!

*

到了乌节路‘真爱LL’分店的时候,许格亦还挺紧张的。

刚刚那通电话也没说让她来找谁,只说来这里。

许格亦在店里东张西望的,一小时前受陆景言委托的导购员一眼就认出许格亦来。

“你好,许小姐是来拿奖品的?”

许格亦尴尬一笑:“对。”

“请跟我来。”

许格亦拉紧皮包跟了上去。

导购员将那个精致盒子从袋子里拿了出来:“这是你的奖品,XLU戒指。”

XLU!是小鹿的缩写,是许格亦当初参加活动的时候,顺便填写上去的。

“我可以打开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

许格亦拉开盒子上面系成蝴蝶结的彩带,打开盒子。

哇哦……好漂亮,她突然心跳好快。

许格亦小心翼翼的将戒指拿出来,戒指内圈确实刻着XLU三个字母。

“哇塞,真的是我的耶,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提前向我男朋友求婚了。”

导购员:“……”

许格亦自娱自乐的嘀咕着,发现导购员笑得有点尴尬,她立刻也微微笑着。“我其实很喜欢你们的设计,只是你们设计的都好贵。”

“可以理解,很多人都这么说。”

“这个是真的吧?”

“呃?”

“我的意思你们不会拿其他材质的戒指给我吧。”毕竟是奖品,不知道会不会拿真的玫瑰金。

导购员哭笑不得。

“许小姐,是真的,上面的钻石也是真的,这是鉴定书。”导购员说着从袋子里将鉴定书拿了出来摊开放在许格亦面前。

许格亦乐呵呵的笑着,心想……这么大一间店,肯定不会是骗子。

将戒指放进盒子里,“麻烦你帮我系好蝴蝶结。”

导购员轻轻一笑,马上将彩带系成蝴蝶结。

……

戒指有了,接下来该怎么求婚。

许格亦咬着下唇,这惊喜来得太突然了,她突然间不知道要怎么求婚了。

“怎么啦?是恶作剧电话?”

“不是,我真的拿到戒指了……但是我突然间脑袋一片空白。”

“回家直接让陆景言伸出左手,然后跪下来,问‘小鹿,你愿意嫁给我吗?’……不就行了吗?”

“行你个头阿,我是要娶小鹿的……噗,我是要嫁给小鹿的。”

“这还不好办,就问,‘小鹿,你愿意娶我吗?’多简单的事。”

许格亦继续咬唇思考,真的要她拉着陆景言的左手,然后噗通一声跪下来问:小鹿,你愿意娶我吗?!

哇靠,这样会不会太低俗了点阿。

“要不,你现在约陆景言出来,然后把戒指放在饭阿,还是面阿,反正就是跟餐厅的人窜通好,把戒指放在陆景言吃的食物里面。”

夏天说着,换了换语气:“然后等到陆景言吃到那枚戒指,你就马上跪下来!”

许格亦:“……”

这个更低俗吧!

“怎样,送你去哪里?我可是要回家了。”

“在前面路口让我下车吧。”

“干嘛?”

“买花阿……求婚不都得有花。”

夏天无语的笑了起来,许格亦,I服了U!

在准备拐弯的路口,夏天将车停了下来。

许格亦解开安全带,“我走啦……你不准告诉少军,知道我要求婚的人,只有你跟我哥,连唐心都不知道。”

“知道啦,我会替你保密的。”

“祝我好运,等我成功了,我就发朋友圈!”许格亦说着还露出那抹久违的贱笑挑眉着。

夏天比了个OK的手势:“许格亦加油!怀挺!一定要求婚成功!”

“嗯嗯,我会加油的!……你开车小心点,拜拜。”

夏天挥了挥手,掉转车头。

*

这条商街的花店,许格亦其实常常逛。

因为每次她来陆景言的律师所找陆景言,陆景言不是在见客户就是在准备资料。

她一个人无聊就会来这里看看花,在这里也都已经逛出脸熟了。

许格亦走进一间她常看花的那间花店。看着五颜六色的花,心想,求婚都用什么花,玫瑰花吗?

“格子,好几天没看到你了。”

许格亦微微一笑:“我最近忙着实习,所以没怎么来。萱姐……求婚一般都用什么花,玫瑰吗?”

“你帮你朋友来买花?”

“不是,我是替我自己来买的。我打算跟我男朋友求婚。”

“哎哟哟,萱姐支持你……来,我给你弄一束绝对漂亮的花束。”

“谢谢萱姐。”

“客气什么!”

苏萱说着就转身开始替许格亦挑选花。

约十分钟的时间,苏萱将一大束由多色玫瑰,百合满天星搭配而成的捧花。

“来……格子。”

“哇塞,好漂亮阿,萱姐。”

“今天求婚了。”

“嗯,等下就去。”

“那赶紧去,成功了记得给我发喜糖阿。”

许格亦嘻嘻笑着:“一定会的!……多少钱。”

“都说萱姐支持你了,还问我多少钱。”

“那多不好意思阿。”

“别跟萱姐客气,赶紧去。这都已经快5点了。”

“那我走啦,拜拜!”

苏萱笑眯眯点头,跟许格亦挥挥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