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一看就知道是抢花大盗/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抱着花站着马路边上等绿灯同行。

此时的心情有点小激动呀。

当红灯转换成绿灯的时候,许格亦走了过去。

过完马路直接往陆景言的律师所方向走去,去的路上,她就一直再想,等下真的要跪下来吗?

还是只是把花给他,然后戒指呢就回家再拿出来。

求婚这种事,还是在家里两个人过就好了。

在这大马路上下跪,万一有人误以为她家小鹿当街殴打女人怎么办。

许格亦想着走着,想着走着。迎面而来一个熟人,白擎。

许格亦微微将花拿高,挡住自己的小脸,假装看不到直接走过去。

“从结婚到离婚,一朵花都没有,你还真像个男人。”

“结婚的时候,没有花,离婚肯定有……”

白擎说着快步往前走去,高洁站在不解的看着他。只见他从前面一个捧着花的女孩子手中将花拿了过来。

许格亦一惊,“白……白主任,你干嘛?”

“花借我一下,明天还给你。”

“不借,这花我急着用呢。”

“那晚上还给你。”白擎拿着花直接转身。

许格亦:“……”

哇擦,见过劫财劫色的,没见过当街劫花阿!

白擎走到高洁面前,将花递了上去。“离婚的花。”

高洁看着一脸懵圈的许格亦。

“她是我学生。”

高洁噙着笑看了眼花,“离婚的花,我收了。希望我们之间为什么离婚收藏的经验能够让你懂得珍惜你的下一任。”

白擎不语,本来他跟高洁的婚姻也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高洁抱着花,踩着细高跟鞋从许格亦身旁走了过去。

当白擎走过来的时候,许格亦不爽的拦住他。“你什么意思,拿别人的花送人,难道你不知道过了这条马路,再往前走就有很多花店吗?”

“今晚陪我吃个饭?”

“阿?”

“我刚恢复单身,想要庆祝下。”

许格亦眼一大,刚恢复单身?那刚刚那个女人是白擎的老婆?

“你们来这里办离婚手续?”

“对。”

“喔!”

许格亦表面看似平淡,可心里万马奔腾的很。更多是飙脏话……

她准备求婚,却遇到刚离婚的白擎。

看来求婚也是得看黄历!

“走吧。”白擎拍了拍许格亦的肩膀。

许格亦瞥了一眼过去,走你妹!你恢复单身,需要庆祝,关她什么事!

许格亦手伸了出来,刚刚那束花是萱姐送给她求婚的,现在莫名其妙被白擎给拿走了,当然要收点钱回来。

白擎噙着笑,在许格亦伸出来的小手上覆上自己的大掌。

然后牵着许格亦往前走。

许格亦:“……”

没走两步,许格亦甩开白擎的手:“谁要你的手阿,你刚刚把我的花拿走了。赔我钱!”

白擎哈哈笑了起来,刚刚还以为许格亦主动约他呢。“多少钱。”

许格亦想了想,那么大一束玫瑰花应该不便宜吧:“500块。”

白擎没有反驳,而是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打开……呃,钱包里面只有两百块。

“我身上没有那么多现金,先给你200。”

“500!”许格亦就纳闷了,堂堂一个高翻院的主任,连500块钱都没有?

白琴看了看附近,好像也没有提款机。“要不,我今晚请你吃个饭。”

“谁要你请吃饭,500块,一分也不能少。”

“可是我身上没那么多现金。”

“那赔我花。”

“我在这等我,我过去买一束花还给你。”

“我带你去。”

白擎唇角勾起笑:“好阿……走吧。”

……

来到苏萱花店的时候,苏萱笑嘻嘻的看着许格亦,满脸写着,求婚成功啦?

“格子,带男朋友来了阿。”

“他不是我男朋友,他刚刚把我花抢走了,所以我要他赔我。……萱姐,刚刚你给我的那束花再帮我搭配一束吧。”

苏萱不解,轻声问:“抢你花?”

“对阿,一看就是抢花大盗。”

苏萱看了看白擎,西装笔挺的……长得还挺帅的。

“可是,格子我刚刚给你搭配的花是有寓意的,‘我想和你过一辈子’。”

许格亦一惊,呃,白擎把这种寓意的花送给刚离婚的老婆,也是醉了。

“没关系,你就帮我再搭配一束。”

“蓝色妖姬跟粉色蔷薇已经卖完了。……明天一早会来货,我明天给你。”

许格亦一抹失落的神情看着苏萱。

“没事,明天求婚也可以阿。这样你还有时间准备准备。”

求婚?虽然许格亦跟苏萱说得挺小声的,可白擎向来对周围的声音就比较敏感。还是将她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许格亦呼了口气,瞪了眼白擎。

白擎笑得很欠扁,像是在说,不是我不买,是人家没有。

……

离开花店,已经5点10分了。

许格亦怕来不及走到律师所,直接打电话给陆景言。

还在律师所的陆景言接到许格亦的电话,一脸的喜悦。“喂……”

“小鹿,我在你公司附近,你下班了吗?”

“嗯,下班了,你在哪,我过去接你。”

“就在你公司前面两条街的对面马路。”

“嗯,你在那等我,我马上过去。”

陆景言刚挂断电话,拿着早就收拾好的公文包离开办公室。

*

“你打算向陆景言求婚?”

许格亦瞥了一眼过去,给了个,大男人也这么八卦?

白擎双手环宇胸前,“挺有意思的阿,女生向男人求婚。”

“很奇怪吗?都什么世纪了,男女早就平等了吧。求个婚而已,少见多怪。”许格亦发现要是离开课室,她完全可以毫无顾忌的怼白擎。

“你是我认识第一个要跟自己男朋友求婚的女生。”

“看来你还真没什么朋友!”

白擎笑而不语。

许格亦见白擎还站在自己旁边:“你干嘛?还不走?”

“你是不打算跟我吃饭了是吧。”

“明天萱姐的花店就会来货了,所以……你还是明天赔花给我。”

许格亦说着直接给了张嫌弃的脸,谁要跟你吃饭!

“好。”白擎简单的回了个字之后转身往停车场走去。

他刚刚在离开花店的时候,拿了张花店的名片。

他刚走开,陆景言的车也开了过来,许格亦一眼就认出他的车,哒哒哒的走了过去。

许格亦刚一坐上车,系好安全带。陆景言的手机就响了。

“喂……”

“景言,是我……小姨。”

“小姨,怎么啦?”

“今天晚上有空吗?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陆景言看了看副驾驶上的许格亦,其实他倒是很期待许格亦今晚给她惊喜。

因为在这几小时之前,真爱LL的导购员打电话给他,说许格亦已经将戒指拿走了。

那今晚是不是要单独吃个饭。

“晚上有空吗?”陆景言轻声问许格亦。

许格亦先是一愣,“有阿,我们过去吧。”

陆景言脸上闪过一丝失落,对简宁说:“那你得煮我跟格子的饭了,我们现在过去。”

“嗯,没问题。”

*

简宁跟霍明修结婚之后,两人卖了原来的房子,在XX区买了栋小洋房。

其实主要是为了躲避程俊杰。

过去4年里,程俊杰没少骚扰他们。

陆景言跟许格亦来了之后,家里只有简宁而已。

“简老师,我可爱的小诺诺呢?”

“都这么多年了,还是叫我简老师……诺诺今天有豆豆班课外活动,晚一点回来。”

简宁强颜欢笑的将一份法院发给她的文件放在陆景言面前。“没想到,我居然还有让你当我律师的时候。”

“什么事?”

“俊杰想要诺诺的抚养权,这是法院发给我的传票。”简宁今天下班回来在信箱里看到这个,也是吓到。

到现在心情都还难以平复,4年了,程俊杰还是不放手。

“他凭什么要?”

“他是诺诺的亲生爸爸。”

“那又怎样,这么多年了,他做过什么?诺诺还没出生的时候,他保护过你们了吗?”

陆景言只要想到这些,他的情绪就会有点波动。

“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你手上有官司吗?”

“没事,这个就交给我吧。”抚养权这一类官司,虽然陆景言没打过,但是他对两边的人很了解。

对他而言,小意思,不过是个过程罢了。

这时,接诺诺回来的霍明修,面带笑容回来了。

看到简宁那不自然笑的神情,他将诺一从肩膀上放了下来。

诺诺一看到许格亦就撒开肉肉的小身板跑了过去,往许格亦跟陆景言之间挤了上去,奶声奶气:“格子姐姐……”

“我们可爱的小诺诺回来啦。”

诺诺嘻嘻笑着,露出一排小牙齿。“你都不找诺诺玩。”

“格子姐姐最近忙……所以就没来找诺诺玩。”

“是忙着给诺诺生个弟弟吗?”

诺诺奶声奶气的话让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原来诺诺想要个妹妹阿,那让爸爸妈妈给诺诺生一个好不好。”

“爸爸妈妈是要给诺诺生妹妹的……对不对阿,妈妈。”

简宁从许格亦怀里将诺诺抱了起来,“对,爸爸跟妈妈给诺诺生个妹妹。”

“好棒噢,诺诺可以当大哥哥了。”

“简宁,你带诺诺上楼换身衣服,我跟景言聊几句。”

简宁嗯了声便抱着诺诺上楼换衣服了。

霍明修沏了壶茶:“景言,无论如何,诺诺不能被程俊杰带走。”

“你放心,我不会让程俊杰带走诺诺的。”

“我虽然不是诺诺的亲生爸爸,但是我对诺诺视如己出,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没再要个孩子。”

“霍老师,其实你跟简老师是合法结婚,可以给诺诺生个妹妹阿。这样诺诺有个伴可以一起成长。”

“简宁现在也有这个打算,只是今天突然收到律师函,简宁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

陆景言勾唇笑了起来:“不用担心,程俊杰的条件根本不可能会赢的。”

一个完全不负责任,又窝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赢得在抚养权。

霍明修轻轻一笑。“等简宁给诺诺换完衣服,我们出去吃饭吧。”

“嗯!”

*

回到公寓的路上,许格亦一直护着自己的包。

虽然陆景言不会去翻她的包,但是她还是怕戒指被陆景言发现。

要是被发现,那就没惊喜了。

此时,许格亦坐在电脑前,趁陆景言去洗澡,她先上网找找有什么特殊的求婚的方式。

看了一遍,几乎都是一个去餐厅吃饭,然后突然音乐响起,男主角拿出戒指,单膝下跪,求婚。

许格亦深吸一口气,还是等明天白擎的花赔给她了。她再求婚……

听到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许格亦立刻将网页关掉。

“怎么啦,看什么怕被我知道?”

“没……没有阿。”许格亦说着从椅子上起来,往床上蹦去。

陆景言擦拭着头发在椅子坐了下来,按了按键盘,就看到许格亦刚刚浏览过的网页记录。

全是什么让人难忘的求婚!

陆景言勾唇笑了起来朝许格亦走了过去,二话不说捧着许格亦的小脸,重力吻了上去,吮吸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