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哇靠,我TM求婚成功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晨3点半,许格亦迷迷糊糊醒来上厕所。

刚回被窝里,就听到关静音放在桌上盘旋的手机嗡嗡声。

许格亦打了个哈欠,走了过去。是她的手机在响,当她看到来电显示,双眼瞬间睁大!

白擎?哇靠,这家伙搞什么,三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

当这通电话在嗡嗡挣扎几下结束的时候,许格亦才发现,前前后后打了10多个电话。

她揉了揉双眼,不是眼花吧,又捏了捏小脸,也不在做梦。

神经病阿!这么晚打电话给她干嘛!

反正也不是很熟悉。许格亦放下手机,准备继续睡觉去,这手机像是认主人似的,刚放下又嗡嗡开始想着。

许格亦喵了一眼,还是显示白擎号码的来电。她深吸一口气,早知道刚刚不给他电话号码了。

带着不爽的语气接起电话:“喂?”

“请问是许小姐吗?”

呃?……许小姐。

许格亦将手机来电看了看,是白擎阿,怎么问她是不是许小姐?不对,声音好像不也白擎。

“你是谁?”

“你未婚夫在我们酒馆喝醉了,你方面过来带他回家码?”

“未婚夫?”

“对,你的未婚夫,白擎先生……在我们酒馆喝醉了。”

“白擎?他不是我未婚夫。”许格亦态度很不好。

“许,许小姐,你先别挂电话。”

酒馆服务生也是一肚子苦水阿,打了白擎手机里的号码,打了十多个人,一个都没接,也不知道是晚,都在睡觉,还是这个白先生人员极差,没人愿意半夜接他电话。

现在这个打了10多通的许小姐终于接电话了,他说什么也不能让对方挂。

说不定两人的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小两口正在闹矛盾。

“是,是……白先生不是你的未婚夫,但是他现在醉得不省人事了。你方便过来带他离开吗?”服务生尽量说服许格亦,态度好的不得了。

“他喝醉了,你应该报警,而不是找我。”许格亦尽量将音量控制到最小,生怕吵醒向来都浅眠的陆景言。

“许小姐,人心是肉做的,就算你跟你未婚夫有什么误会,也不能让他连累我们阿,我们都等着下班呢。”

像这种在他们酒馆喝醉的人,几乎天天都有,只是一般都有个伴,今天这个白擎也是个常客,平时喝的也都能自己离开,今天是完全喝趴了。

服务生要不是看在常客的份上早就将白擎丢出去了。

许格亦:“……”

哇靠!都说姓白的不是她未婚夫!

“因为白先生喝醉了,我们还不能打样,你就过来带他走吧。我们几个人就等着打烊了。”服务生见许格亦不说话,还是觉得态度决定一切。尽量装可怜!

许格亦缓了口气:“地址。”

电话那边的服务生听到这话,那心情就跟中彩票一样,瞬间欢快!“我这是东区XX路XX街的XX酒馆。”

“嗯,我知道了。”

这电话刚挂断,许格亦就懵圈了。三更半夜的……她凭什么成了去酒馆接喝醉的白擎回家的那个人阿。

再说了,她也不知道白擎的家在哪阿。

想着,许格亦将手机关机,准备回去睡觉去。可是,刚往床上一躺,闭上双眼,脑海中自动补着白擎喝醉酒的模样,被一群服务生丢到路口的画面,很是可怜。

许格亦有时候真的很讨厌自己这种烂好人的性格。

她看了眼正在睡觉的陆景言,把心一狠,还是准备去酒馆把白擎送回家去。

她蹑手蹑脚下了床,换好衣服。拿着皮包,手机就出门了。

*

到了酒馆的时候,看情形确实是已经准备打烊了。整个酒馆的灯都已经关的差不多了,而且就剩下白擎跟两名服务生了。

给许格亦打电话的服务生一看许格亦来了,赶紧上前:“许小姐?”

“人呢?”

“在桌上趴着呢。”

许格亦走了过去,看到白擎的穿着就知道,他肯定还没回家,因为身上穿的衣服就跟今天看到的一样。

许格亦重力拍了拍白擎的肩膀:“喂……白擎!喂……”

“许小姐,我们喊他已经喊了一小时多了。他就是没反应。”

“不会死了吧?”许格亦说着还试了下白擎的呼吸。“命真大,居然没死。”

服务生:“……”

“去厨房提桶热水过来,泼醒他。”

“热,热水?”

服务生一惊,许小姐,你这不是打算泼醒他,而是打算煮熟他!

许格亦气得真想用热水泼醒。“那冷水吧。”

“许小姐,这准备结婚的男女阿,吵架很正常的。我跟我老婆在结婚前……也是经常吵。”

“我跟他没关系,什么准备结婚的男女。”

“不信,你看你未婚夫对你的备注,都准备给你求婚了,你就别生气了。”服务生拿出白擎的手机,将白擎的大拇指往手机上一按,解锁。

许格亦看到这一幕瞬间觉得,这指纹开锁真的太坑爹了。

“你看看,你未婚夫真的准备跟你求婚。”

许格亦一喵,哇靠!居然把她名字备注成:准备求婚的许格亦。

这服务生的脑子估计比她还笨,就这样也能脑洞打开联想到她是白擎的未婚妻?

“你要是再说他是我未婚夫,我马上走人。”许格亦都快抓狂了。

“诶诶,不说不说,你把他带回家吧。”

许格亦瞥了一眼服务生,让她送白擎回家,那她也得知道白擎家的地址阿。

许格亦开始翻着白擎的手机,试图找出今天跟白擎离婚的女人。

这刚离婚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把老婆昵称改掉吧。可是翻了翻,就是没有老婆这个备注的人。

“他喝醉多久了?”

“有两小时了。”

许格亦抿着唇,那应该快醒了。

“喂,白擎?喂……你老婆来了!”

欸,这招爱挺有用的,白擎缓缓坐起身子:“老婆?呵呵……别跟我提那个女人,我没有给我带绿帽子的老婆。”

白擎此话一出,服务生立刻看着许格亦。

许格亦也察觉到这个脑洞大开服务生用一种鄙视她的眼光看着她,她直接瞪了回去:“我不是他老婆!”

白擎站了起来,笑嘻嘻看着许格亦:“格子,你来啦。”

许格亦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擎,现在的白擎笑得真像个白痴,不对,应该是失聪少年。

“我还欠你一束求婚的花,天亮了没有阿…要是天亮了,我们去买花,然后求婚,呵呵…”

许格亦:“……”

哇靠,她完全可以感受到服务生那鄙视的眼神快要吞噬她了。

“走走,我们去买花。”

已经喝醉的白擎这时直接搭着许格亦的肩准备走出酒馆。

许格亦嫌烦的准备推开白擎。服务生拿着账单喊住了许格亦。

“许小姐……你未婚夫的账单还没结算呢。”

“我说了,他不是我未婚夫!”

“不管是不是,你帮忙结下账单再走。”服务生说着,态度十分的委屈。

许格亦推开一身酒味的白擎,从包里掏出自己的钱包,“多少钱?”

“一共两百八十六。”

准备从钱包里拿出三张毛爷爷递给服务生。

结完账,服务生也将白擎的西装外套跟零钱递给许格亦,“谢谢惠顾。”

许格亦一脸的想飙脏话!

*

离开酒馆已经快凌晨5点了。

这破地方还没什么车!许格亦打了个哈欠,看着走路扭扭捏捏的白擎。

还说什么恢复单身,要庆祝下。这都喝成这样了,还装无所谓。

“喂……白擎,你家到底在哪阿?”

“回家?我一回家就看到我老婆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不回去。”

许格亦:“……”

酒后吐真言,看来是真的,原来这黑面神还有被伤害的一幕。

“我是说你住的地方!”

“不回去,就是不回去。”

许格亦真的是觉得自己这烂好人当得真是活该!她跟着白擎几乎走了两条街呢!

逛街都没这么猛过!

此时,醉意朦胧的白擎嘻嘻笑着看着许格亦,指着路过的一间‘时光酒店’问许格亦。

“累了吧,要不要进去休息下?”

许格亦看了眼小酒店,心想,酒店也行阿,等下给白擎开个房间马上闪人。

“好阿。”

看到许格亦点头,白擎立刻像个小孩一样,呵呵的笑了起来鼓掌着。

入住酒店需要登记身份证的,许格亦才不会傻到用自己的,直接从白擎西装裤里掏出钱包来,将身份证递给酒店前台登记小姐。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酒店入住需要登记两个人的信息。”

“我不住这里,他住。”

听到许格亦不住,白擎带着哭腔,一手突然搂着许格亦:“你不住?那我住这里干嘛……要是不喜欢酒店,我去你家,好不好。”

许格亦:“……”

去你妈的家!要不是看在你主宰着我的实习期的份上,懒得管你。

登记小姐也是看得蒙,心想……这估计也是出来约炮的。

当许格亦准备将已经登记完的身份证放回钱包的时候,发现白擎的钱包有不少钱,数了下钱包里的钱,有2000多……

这家伙钱包里这么有钱,刚刚自己还替他付了200多的账单!想想都火大,许格亦直接掏出300块钱往自己包里放。账单加上刚刚的打车费,拿300块算少的了。

登记小姐见状,马上警惕起来,最近有些女孩用约炮名义,出来劫财的。在她们酒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女孩八成也是!

“需要多少押金?”

“200块。”

许格亦拿了200块递给登记小姐,“我送他上楼就下来,不用登记我的身份证。”

登记小姐尽量露出笑容,给了许格亦一张房卡。“好的。”

“谢谢你。”许格亦说着,拉着白擎的手臂往电梯口走去。

她跟白擎一进电梯,登记小姐就马上拨打110报警电话。

*

一进房间,白擎搂着许格亦歪歪扭扭的往床上一倒。

许格亦不爽的挣扎着将白擎推开,虽然瘦小,可力气还是有的,直接将白擎推到地板上。

“白擎,你别太过分!”

白擎这时也没打算起来,而是躺在地板上失心疯似的笑了起来。

“我过分?你找别的男人,跟我提出离婚…呵呵,我过分?”

许格亦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既然离婚这么难过,干嘛还离婚呢。没听过……要想生活过得去,身上就得带点绿!”

“高洁,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许格亦呼了口气,真的是懒得搭理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吧。

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她想到今天那束花,又回头准备从白擎的钱包里拿走500块。

这才刚拿着钱包,就听到房门被人打开的声音。

是刚刚那个登记小姐,呃,后面还跟着两个穿警服的……警察?

当登记小姐看到躺在地板上捂着头,无病呻吟的白擎,再看看那个钱包的许格亦,估计她要是来晚了,就不能人赃俱获了。

“就是她…我亲眼看着她拿那个男人的钱。”

许格亦:“……”

她怎么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

警局里。

“什么不好玩,玩仙人跳?看你年纪轻轻的,应该是大学刚毕业没多久吧。”

许格亦无奈的叹了口气。

“警察叔叔,我是大学生没错,刚刚在酒店里喝醉的那个人,是我实习期间的老师。他喝醉了……我又不知道他家在哪里,我只能送去酒店了。”许格亦已经不知道这话说了多少遍!

“现在年轻人怎么都流行玩老师阿!”

“警察叔叔,我未婚夫是律师呢!你要是再这样诬陷我,小心我告你。”

“律师是吧,他已经再来的路上了。”

许格亦一惊,她都没打电话给陆景言,也没告诉她们,陆景言的号码,怎么会已经再来的路上了呢。

靠……

刚刚在酒店的时候,什么东西都被警察给拿走了。

难道小鹿起床发现她不见了,所以打她手机找她,结果警察将误会的事告诉他啦。囧!

……

约20分钟,陆景言一身休闲装来到警局。

“看来真的是一场误会。”

“没关系,将事情弄清楚就醒了。”

许格亦听到身后传来陆景言跟其他人对话声音的时候,头埋得很低,低到都直接贴着桌面了。

真是倒大霉!该死的白擎!

早知道就该关机睡觉,抱着她家小鹿睡觉多美好的一件事。

干嘛要爱心泛滥,出来折腾什么阿。

陆景言看到许格亦那已经看不到头的背影走了过去。

“格子……”

许格亦抿着唇缓缓抬起头,看着陆景言。“早阿……小鹿。”

陆景言有点哭笑不得。

“现在6点半了,是应该说早。”

许格亦嘻嘻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那些警察跟他说了什么。

还是静观其变好了!

陆景言在许格亦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你跟白擎……”

“我们没有去开房!”

“我知道,我是想问,你跟白擎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许格亦没接话,能有什么误会,不就是这混蛋把她准备求婚的花送给他离婚的前妻了嘛。

“他们说,看到你拿了白擎的钱。”

“白擎喝醉了,我去给他结账呢,我以为他没有钱,送他去酒店之后,才发现他钱包里有钱,我就拿咯。”许格亦才不要跟他除了在实习期间有沟通之外,其他时间还牵扯上。

许格亦说着的时候,一脸的诚恳,双眼更是泛着楚楚可怜的眼神。

陆景言摸了摸许格亦的小脑袋,“没事了,我已经跟他们说清楚了。”

陆景言作为律师,跟这一区域的警察也是打过交道,当他将自己跟许格亦的关系说出来的时候,职位较高的警察直接选择相信他。

“在这里,签个名,你就可以走了。”

许格亦微颤着手接过警察递过来的笔,沙沙的签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之后,她突然想起自己的皮包。

“警察叔叔,我的包呢?”

“你的包暂时不能还给你,因为那位先生还没酒醒,所以不知道什么东西是他的。”

这名警员说的话,直接让许格亦不爽了。

“我包里的东西全是我的,里面有我准备……准备送给我男朋友的礼物。”

“那也不行,我们得按程序办事。”

许格亦一直觉得,人民警察是最棒的,现在怎么觉得最讨厌呢。不分青红皂白!其实最讨厌还是白擎那混蛋!

“我们先回去吧,东西明天再过几小时就可以拿了。”

“不行,这个东西很重要的…警察叔叔,你把我身份证扣留下来,我都没什么意见,但是里面有一份很重要的东西。对我来说,超级的重要。我只要求拿走那样东西。”

那么重要的东西,虽然说在警局肯定不会有事,但是万一,白擎那混蛋醒来,说是他的,那真是擦TMD……

“什么东西?”

“送给我男朋友的东西。”

见许格亦这么在乎,紧张。陆景言马上就知道她所说的超级重要东西是什么了,应该是那枚戒指……

“男人的东西?那更加不能给你了。”

“格子,你在这里等我下。”

许格亦嗯了声之后,看着陆景言离开。

深吸一口气,“警察叔叔,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连身份证都留在你着了,你还怕我跑了阿,再说了……那个酒鬼,他的东西都在他自己身上放着呢。我包里的东西全是我的!”

“我们现在怀疑你对那位喝醉的白先生进行抢劫,所以我们不能给你任何东西。”

MD!真是让人想活活掐死白擎。

“警察叔叔,其实我要的那个东西,是一枚求婚戒指,我准备给我男朋友求婚用的。你现在把它扣留了,我怎么求婚阿。”许格亦示意装可怜看看能不能拿回戒指。

许格亦这么一说,警察更加给了一张‘谁相信你阿’的神情看着她。

许格亦真的是被看得欲哭无泪!

这时,陆景言也回来了,警员桌上的座机响起……

几句简单的话之后,警员看了看陆景言,立刻起身离开。

没一会,他拎着许格亦的皮包走了出来,放在许格亦面前。

许格亦一看,离开开始翻着,激动的将里面的小袋子拿了出来。

陆景言站在旁边不言不语的看着她。

许格亦将袋子里的小盒子拿了出来,“小鹿……”

“嗯?”

许格亦打开盒子,看着陆景言,轻声:“我想嫁给你,你愿意娶我吗?”她觉得还不求婚,她都快保不住这枚戒指了。

陆景言荡着笑,毫不犹豫的伸出左手:“我愿意。”

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赶紧将戒指从盒子里面拿了出来,朝陆景言左手的无名指戴上。

戴上戒指的那一次,许格亦心里闪过无数个版本的喜悦。

哇靠!我TM求婚成功了!

参天大地阿,我居然在警局求婚了!

阿哈,陆景言终于肯娶我了,我要嫁人啦!

老爸老妈,快点准备好嫁妆,你女儿要嫁人了!

陆景言看着许格亦替自己戴上戒指,直接将她拉进自己,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捧着她的小脸,重力吻了上去。

一旁的警察叔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