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还是会脸红心跳快/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发现自己一时冲动,很随意的跟陆景言求婚了。

然后两人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了,不对……应该是暧昧才对。

因为她突然现在只要一跟陆景言对上眼,就会脸红心跳快。完全不输当年她主动去撩陆景言的时候。

就像现在,她跟陆景言明明就已经在一起5年多快6年了。

这6年里,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该做的都做了。

所谓的怦然心动,也会像唐心如说的那样,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许格亦真想让唐心如听听她现在心跳有多快!

什么七年之痒,哼!

陆景言驾着车,看眼角都知道他在笑。等红灯的时候,他看了眼无名指上的戒指,笑得更加灿烂了。

余光瞄到许格亦一直看着窗外。她这是害羞啦?

以往每次坐他车都会跟他聊天,突然安静,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格子……”

“嗯?”

“在想什么?”

从警局到回公寓,再到现在吃完早餐,送她去高翻院。许格亦还真的一句话都没说。

许格亦抿着唇,在想怎么回答他。

“后悔跟我求婚啦?”

“怎么可能,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会后悔跟你求婚呢。”

陆景言微微笑了起来。“那是在想什么?”

“在想这个求婚会不会太仓促了,完全没有浪漫跟让人难忘的感觉。”

浪漫先不说,但是在警察局求婚,还不让人难忘?估计那个警察叔叔都会记一辈子。

“而且……你答应的好快阿,我戒指才刚拿出来,你就答应了。”

陆景言:“……”

她的意思,他还答应早了呀。

“应该像正常人一样,先激动一番,然后喜极而泣,哽咽说:‘我愿意’!这才是整个被求婚者的过程阿。”

陆景言世界观又有新的见识了。

当车子到了高翻院大楼时,陆景言突然将左手伸到正准备下车的许格亦面前。

许格亦不以为意,习惯性的握住大掌,欣赏起戒指起来:“这戒指真适合你。”

“把它摘了下吧。”

许格亦一惊:“为什么?”

“我觉得我答应的太早了,所以为了实现你心目中求婚的套路,我决定让你重新求一次婚。”

许格亦:“……”

介个……打死都不能再来第二次。

“摘吧!”

“不摘,你都答应了,哪还有摘下来的道理。到是你……是不是应该也买枚戒指给我阿。”

许格亦突然理直气壮起来了。

陆景言看到她这种理直气壮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

“把手伸出来……”

许格亦眼一大,他不会是打算把他手上的戒指摘下来,然后戴在她手上吧。

带着一脸的不解,许格亦还是把手伸了出去。

陆景言本来是打算今天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找个合适的气氛给她戴上,既然现在她已经开始找他讨戒指了,那他就满足她。

打开驾驶座旁边的盒子,将那个印有‘真爱LL’LOGO的精致小盒子拿了出来。

许格亦一开始还是那张一脸不解,当陆景言将那蝴蝶结拆开,打开盒子。

她瞬间傻眼了!

她记性再不好,可‘真爱LL’这个牌子她还是记得的,这包装一看就知道跟她向陆景言求婚的戒指是同一个牌子。

陆景言什么时候去买的戒指?

陆景言拿着戒指,微微笑着,将戒指戴在许格亦左手的无名指上。

“这个戒指……”

“喜欢吗?”

能不喜欢吗?陆景言就算街上买个两块钱的戴着玩的戒指向她求婚,她都喜欢。

“喜欢,你什么买的?”

“应该有一个月了。”

“一个月?贵吗?这戒指。”

“在我能接受的能力范围。”

许格亦开始认真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这枚戒指跟她拿来向陆景言求婚的直接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大小不同。

这么巧?许格亦皱着小脸看着陆景言,“我们戒指一模一样阿。”

“当然了,我们准备结婚,戒指当然一样了。”

“可是……我送给你的戒指是活动获奖来的。你给我的这个是花钱买的。”

陆景言突然咯咯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许格亦的小脸皱得更厉害了。

陆景言大掌伸了过去,将小脸皱巴巴的地方抚平。“小脑袋在想什么,能把脸皱成这样。”

许格亦突然严肃认真起来:“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是不是真的?”

陆景言凑了上去,在许格亦双唇上轻轻一碰。“嗯,是真的。”

许格亦猛地鼻酸,眼眶泛红起来,小手突然圈着陆景言的颈项,覆上了自己的吻。

数十秒的吻结束之后。

陆景言大拇指轻抚着她的脸颊:“快去上课吧,已经10点了。”

许格亦甜甜笑着,意犹未尽的又在陆景言唇上碰了碰。

“嗯,那我去上课啦。”

“嗯!”

*

许格亦从下车到电梯口,视线就没离开过无名指上的戒指。

一种喜悦涌上心头的感觉,就是整个人轻飘飘的,周围的一切都已经直接被无视掉。

就像她进入电梯之后,捧着花束的白擎也跟着进来,她都没发觉。

刚刚许格亦跟陆景言在车内拥吻的一幕,白擎也都看到了,他们吻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警局。当警察跟他说完过程之后,他靠着不齐全的画面,勉强将整件事弄清楚。

他只是笑了笑而已。

电梯抵达4楼的时候,许格亦走了出去。白擎抢先一步用鲜花挡在许格亦面前。

许格亦这时才从傻笑中缓过来。当她看到花对面的人是白擎,昨晚的点点滴滴瞬间从脑海中浮了出来。

“早。”

许格亦敏感的往后退两步。

“干嘛?不想拿回花?”

“白……主任,请你把我的手机号码备注的名字改成,实习生许格亦,谢谢。”

“阿?”

“我可不想再被人误会我是你的谁谁谁,还是删除吧,这样还更好。”

白擎勾唇笑了起来,早上醒来的时候,手机里确实好多通拨打给一些工作上的朋友,都没接通,唯独拨打给许格亦的时候,接通了。

“昨晚喝多了。”

切,你那是何止喝多了,简直就是喝残了。

“花我不需要了,你自己留着吧。我已经求婚成功了。”许格亦说着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炫给白擎看。

“那送给你。”白擎将鲜花直接往许格亦怀里塞去。

这花是他清醒之后,回家洗个澡就去花店买的。既然她不需要了,那他更加不需要。

许格亦抱着花,一脸的莫名其妙看着白擎的背影。

这家伙真是让人讨厌!

……

课室里,当许格亦抱着鲜花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她。

如果不是因为白擎在许格亦进来之后没多久,也跟着进来,大伙肯定会上前八卦个几分钟。

此时的白擎沉着一张脸上课。

许格亦脑海中全是昨晚白擎又哭又笑的可怜模样。尤其是被人戴绿帽子的事,许格亦也是想不通……

其实白擎在现在很多女性眼里,还是不错的。

不过,昨天那个白擎的前妻,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小人物,估计也是个女强人。

许格亦想着,叹了口气。

看来强强型的夫妇也不一定能把婚姻走到最后。

“许格亦?……许格亦?”

“阿,离婚就离婚。”

在场人员:“……”

“选个类型,翻译。”白擎的脸有点臭看着她。

许格亦尴尬的呵呵笑着,看着led上显示的类型,她随便选了个。

……

今天3小时的课,让许格亦觉得超级无敌漫长。

尤其是顶着其他三人异样的眼光跟白擎犀利的眼神,整个人有种被压得死死的。

白擎一离开课室,胡佩妮就过来八卦了。

“格子,你好厉害,居然在白主任一离婚你就勾搭上啦。”

“勾搭你个鬼阿,看到没!这是我的结婚戒指。”

“哇,白,白主任都向你求婚了。”

许格亦:“……”

胸大无脑说的就是胡佩妮这样的女生吧!

“格子,这花我早上可是看到白主任在电梯口送给你的噢。”

胡佩妮惊呼的捂着嘴:“我的天呐,格子……你真是太厉害了。”

“你们够了没阿,这花是白擎欠我的,佩妮你要是喜欢,你拿去,反正我现在也用不到了。”

许格亦说着将放在后排的鲜花抱了起来递给胡佩妮。

“你确定要送给我?这么一大束,肯定不少钱。”

“鲜花配美人,我走啦。”许格亦呵呵笑着,也离开课室。

*

明陆律师事务所。

这间律师所是明南晖跟陆景言一起开的。

因为明南晖较为年长,在律政界也比较资深。

明南晖敲着陆景言办公室那敞开的门,叩叩……

“什么案件,看得这么入迷?”

“抚养权。”

“抚养权?你不是一向不接这一类的案件吗?”

“我的当事人是我的小姨。”

明南晖好奇的将资料拿起来一看。突然笑了起来:“看来,你这次有的打。”

“程俊杰的代表律师不会是你吧?”

明南晖在打这一类的官司,确实挺出名的。陆景言考到律师执照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打刑事案件。

“他的代表律师来头不小,你应该认识。”

“谁?”

“Dwight·莫……莫少谦。国际有名的大律师。”

这个人陆景言还真的确实认识。当年去了莫斯科,也在列姆瓦的栽培下,确实在律政界出了名。

不过,外界的人或许只知道他打官司如何厉害,却不知道他在背地里用了多少肮脏手段。

“怎样,有信心吗?”

“我对我自己怎么会没信心,倒是你,不会是怕我输了,然后影响我们律师所吧。”

明南晖咯咯笑了起来:“这个莫少谦是出了名的要结果不要过程,而且,钱这种东西,他肯定也会要的不少……所以,我很好奇,他对这种小官司也在乎?”

“他应该知道,我会是他的对手,所以接下这场官司。”

“怎么,你们还有过去?”

“曾经是朋友,后来是陌生人,果断时间就是对手了。”

“我还以为你只是因为他名声大才认识他!……喔,难怪你这小子在接国际案件的时候,都先打听对方是谁。”

陆景言只是轻笑,没有接话。

“不过,你应该知道,莫少谦的手段吧?”

“读书的时候就知道了。”

“知彼知己,百战百胜……你对他的了解,他肯定对你也很了解。”

“还说不担心我输。”

明南晖嘿嘿笑着,“我这不担你输,我是在帮你分析。知道莫少谦上一次当事人是谁吗?是富二代秦文豪那个纨绔子弟,他居然把自己老爸给告了,重点是还赢了。”

这个案件,陆景言知道。

“他对手也是大律师,居然输了……这莫少谦估计在这中间花了不少钱,耍了不少心思。”

“看来你也是嫉恶如仇的好人阿。”

“当然,莫少谦虽然是大律师,可那种肮脏手段,是人做的吗?”

“你放心,我替你打到他。”

“好,最好打残他。”

陆景言轻轻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