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婚姻不过是层关系罢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许格亦对于自己的行为,格外的小心。

不仅走路慢吞吞,就连说话也是。

在课室里,许格亦一字一字的低声翻译着。

白擎哼笑一声,走到许格亦旁边,手臂抵在桌面上,附耳靠近她。

许格亦蹙着眉头嫌弃的身体倾向另一边。

翻译完之后,许格亦瞪了一眼白擎。

白擎倒是噙着笑看着她,问:“早上没吃早餐?”

“吃了阿!”

“吃了你还说话像快断气一样。”白擎突然桑门大声训着。

许格亦直接被吓到。

“作为一名翻译官,除了能够准确的将话翻译出来,还有就是你的声音……如果你们的声音像许格亦这样,难道要他们像我一样,需要靠近你,才能听到你的翻译?”

白擎这话要是在其他课室里,绝对是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在这个课室里,没人敢笑,都只能默默的许格亦感到委屈。

许格亦切了声!

……

上半节课结束之后,胡佩妮又开始来八卦了。

“格子,你跟白主任吵架啦?”

“吵架?我跟他都不熟,好不好,我估计他是在专门挑毛病,然后把我们一个个都淘汰掉。”

“不会吧,就剩我们四个人了,他还要淘汰阿。”

“那可说不一定。”许格亦站了起来:“我要去洗手间,你去吗?”

胡佩妮摇头,“不去。”

“那我自己去了。”

许格亦离开课室往洗手间走去。

相信每间公司的女生洗手间,都是八卦胜地。这高翻院大楼的洗手间肯定也不另外。

许格亦上完厕所,刚想出去的时候,就听到她的名字。

“白擎昨天送花给那个许格亦是哪冒出来的?”

“云锦大学外语系的……读的是法语。”

“你说会不会是她介入白擎的婚姻?我听说白擎离婚了。”

“我还以为白擎跟他老婆离婚是真的因为没感情,没想到是因为第三者。”

“而且我还听方老师说,这个许格亦是这次实习生里考试倒数第二的,居然分配到白擎手上。”

“你这个料算什么?这次实习生,白擎手上除了那个许格亦,其他都是精英,才上课第一天,他淘汰了6个人。搞不懂……”

许格亦抽了抽唇角,外面两个八婆谁阿!

不分青红皂白就胡乱给她压个第三者的名号!有没搞错阿!

硌嗒一声,厕所的间隔门被发开,许格亦很大方的走了出来,她倒要看看,谁这么无聊。

看到两张根本就不认识的脸,许格亦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是忍忍吧!毕竟这些傻X,是没办法用正常言语沟通的。

林琳往丁雪儿旁边凑去,小声:“她就是许格亦,怎么办,我们刚刚说的话她都知道了。”

丁雪儿哼哼笑着:“怕什么?我们说的实话阿,白擎确实给她送花了。……许格亦,刚进这一行,就打算攀棵大树阿?我告诉你,白擎就算离婚,也轮不到你。”

许格亦继续忍,她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孕妇!

怎么能为了这些小人伤身动气呢。

洗完手,许格亦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就准备离开。

见许格亦把自己当空气一般,丁雪儿直接大步挡在许格亦面前。

“走开,我不认识你。”许格亦有点忍不下去了。

丁雪儿哼笑一声,“哟呵,脾气挺大的嘛…成绩这么烂,还敢跟白擎在一起。”

“听清楚了,我已经有未婚夫了,我跟白擎只是师徒关系,他是我的导师,我是他的学生,就这么简单。”

“简单?白擎前一天离婚,第二天就给你送花了。你们关系恐怕是床上关系那么简单吧。”

真是太让人忍无可忍了!正在许格亦准备怒斥的时候……

有人抢先一步替她出头了,简欣在另一个隔间开门出来了。

“你们两个是志宏手上最差的学生,有那个时间说闲话,为什么不好好提高自己的素质?尤其是你……你考了31分,比许同学还要差,你凭什么说她成绩烂?”

简欣说完这话的时候,旁边林琳一脸蒙,她进高翻院开始就跟丁雪儿成为好朋友了,虽然在同一个课室,可她们完全不知道彼此的成绩。

不过,丁雪儿可是跟她说,她成绩没超过10分呢。

“格子,别怕,有我在。”简欣看着许格亦脸上无比的惊慌,肯定是被吓得不轻。

“副院长,我只是跟她开个玩笑而已。”丁雪儿知道简欣是高翻院的副院长,马上变得乖巧了。

“开玩笑?可是我们认识吗?”

许格亦心里切了声,她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干嘛还得跟你一起装高尚!

“开玩笑?你们刚刚是说许格亦跟白擎有关系……那我问你们,她是儿媳妇,那白擎是不是儿子?”

丁雪儿一惊,很显然被简欣的话吓到。

“从刚刚你们说的话来看,你们两个好像很喜欢白主任,对不对?要是你们实在喜欢白主任的话,我可以跟你们的方老师申请,一起调到白主任那边,怎样?”

林琳马上摇头,“不用了,副院长。我觉得方老师挺好的。”

丁雪儿见林琳吓得直接拒绝,她也缓缓开口:“我也觉得方老师挺好的。”

“是吗?那以后你们还会打听白主任的事吗?”

两人立刻同时摇头,异口同声:“不会,不会打听了。”

简欣哼声一笑,“格子,我们走吧。”

许格亦微微笑着,跟了出去。

“丁雪儿,你考了31分,你还骗我你在10分之内,你太恶心了你。”

“我恶心?你连许格亦的底细都没打听清楚,现在害得我给副院长印象不好。以后……我怎么当翻译官?”

“你?你能顺利熬过实习期再说。”林琳说着,不爽的走出洗手间。

*

“欣姨,刚刚谢谢你,不过我跟白擎可不像她们说的那样。”虽然知道简欣绝对会相信她跟白擎没关系,但是许格亦还是想要替自己解释一下

“还叫我欣姨阿……是不是该改口啦?”简欣笑得超级灿烂,直接无视掉许格亦的解释。

本来她也没将那些关于许格亦跟白擎的事听进去。

许格亦先是一愣,小鹿把她怀孕的事告诉简欣啦?

“你都答应景言的求婚了,这马上都要结婚的人,也不差这几天。以后直接喊我妈。”

许格亦傻兮兮的笑了笑:“妈!”

“欸,唉呀……我可算是终于等到你喊我妈了。”

许格亦见简欣这么开心,她内心有点小挣扎,要不要把怀孕的事也告诉她。

“格子,你跟景言真的是让我跟他爸爸等了又等。这总算是等到你们两个结婚了。”

“嘻嘻,其实我们两个就算不结婚,在你心目中,我也是你儿媳妇阿。”许格亦想到刚刚简欣替自己出气,心情就爽。

“林琳跟丁雪儿要是在白擎手上,早就被淘汰了。”

“你还知道她们名字?”

“这次实习生的分配,都是我分配的。我是故意把你分配给白擎的。”

许格亦知道这事后,有点懵。

“跟着白擎的实习生,十个里面有8个会成为金牌翻译官。”

“金牌翻译官?”

“奥运会都有金牌,银牌,铜牌……在翻译界,当然也有。”

“不过,白主任是真的很凶。”

“他最近在私生活上有些事要处理,可能在情绪上会有一些波动,不过,他的教学是最好的。妈相信,你可以。”

许格亦乐呵呵的傻笑着,完全被简欣的‘妈’给迷惑了。

……

回到课室没多久,下半节课也开始了。

白擎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许格亦只能将他这黑脸归类成,他刚离婚,带掉情绪上课是很正常的。何况,他平时也不见得多友善。

“许格亦,休息了20分钟,活过来了吗?”

许格亦在心里靠了声!然后用十足的底气回:“我一直都活着。”

“很好,我们继续上课。”

*

同一时间,明陆律师所。

陆景言一直在办公室里研究莫少谦历来打过的官司。

除了一场输给另一名大律师之外,其他都是打胜战。

一开始知道他成为律师之后,陆景言对他没有多大的关注。

而莫少谦也一直在莫斯科发展,名声大了之后,也渐渐开始替一些富商打官司。

对莫少谦而言,你有钱,我就替你卖命。

但他接程俊杰这个官司,绝对是冲着他来的。

叩叩叩……

“陆律师,有个程先生想要找你。”

程先生?陆景言认识的程先生,还真没几个,不用想都知道,是程俊杰。

“你带他去会客室等我,我一会就到。”

“是!”

……

会客室里。

陆景言跟程俊杰也有很久一段时间没见面了。

久到有4年多了吧。

程俊杰见到陆景言,还是挂着那抹没变的憨笑:“景言,好久不见。”

陆景言见到他,态度就没那么好了,冷冰冰:“找我有事吗?”

程俊杰双手交握,神情凝重的看着他。

“莫律师说得对,你会接下简宁的官司。”

“她是我小姨,我当然会替她打官司。”

“景言,你这样做是不对的,诺诺是我跟简宁的儿子,怎么能跟那个姓霍的在一起。”

对于程俊杰开始激动了,陆景言依旧是冷冰冰的那个态度:“程先生,请你搞清楚,我小姨跟明修叔,是合法夫妻。诺诺是他们婚后才生下来的孩子。”

“景言,你又不是不知道,简宁跟霍明修结婚的时候,她已经怀了的孩子。”

“所以呢?你当时为了你姐姐,用婚礼来逼小姨打掉孩子。你当时都已经不想要这个孩子了,现在还敢回来要孩子?”

“我是孩子的亲生爸爸。”

陆景言哼哼一笑:“是吗?”

“景言,我真的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把小语逼疯了,还不让我一家团聚。”

“一家团聚?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没摸着自己的良心?……嗬!我忘记了,你早就没良心了。当然可以随便说些没良心的话。”

“景言,我跟你小姨谈了10多年的恋爱,这4年里,我不是没有试过去认回诺诺,是霍明修,是他一直阻碍我跟简宁。”

“在诺诺心目中,明修叔叔就是他的亲生爸爸,而你,什么都不是。”

“我什么都不是?简宁是跟我有了孩子之后才嫁给霍明修的,他霍明修算个什么东西。”

简宁跟霍明修是大学同学,跟程俊杰也是。当年霍明修其实也喜欢简宁的,只是那时候简宁也不知道是被迷了心智还是跟自己较劲,偏偏选着程俊杰。

“霍明修是简宁的丈夫,是霍一诺的爸爸。”陆景言淡然自若的将关系说清楚,丝毫不理会程俊杰已经开始有点波动的情绪。

程俊杰果然因为这话,直接站了起来,双手激动的拍在桌面上:“不是,不是,霍明修不是我儿子的爸爸!”

陆景言的神情依旧冷,见程俊杰这么容易被激起,他倒是觉得这是好事。相信一个再无情的审判长也不会将一个才4岁的孩子判给一个有精神问题的爸爸。

“我跟你没什么可谈的,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还有,不准骚扰我的当事人。”

“陆景言,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律师吗?”

果然,程俊杰也是个不仅容易被激怒的人,也是个拥有双面人的人。

这跟程俊英完全一个样,这么多年来,陆景言以为他对这三个姓程的厌恶会渐渐消失,没想到,现在就算提起,不仅还是会感到厌恶,反而更加反感。

“我从来就没以为全世界只有我一个律师,但是我必须告诉你,无论你找谁你替打这场抚养权,我都不会让你带走诺诺。”

陆景言说着离开会客室。

他这一离开,程俊杰就狠狠的踹了脚椅子,直接把椅子踹到墙角去。

……

回到办公室的陆景言,缓了口气。

按照刚刚程俊杰这种情绪来看,这场官司根本就没必要打。

陆景言想着,给霍明修打了个电话。

嘟嘟了几声之后,传来霍明修的声音:“喂,景言。”

“明修叔叔,刚刚程俊杰来找我,我觉得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可能会随时去找你们。”

“这点你放心,他应该不知道我跟简宁的新住址。”

“他知道了,既然法院都受理这件案件,莫少谦肯定会把你们的地址告诉他。”

霍明修先是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跟简宁会小心的。”

“嗯,我等下会向法院申请在官司还没开庭之前,禁止程俊杰去骚扰你们。”

“嗯,谢谢你,景言。”

“我们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好了,我不跟你聊了,我做事去了。”

“嗯,拜拜!”

*

终于下课了,许格亦伸了伸懒腰。

这白擎的课真是上的能让人腰酸背痛,外加面部抽筋!

一点欢快的气氛都没有,也不知道这种实习形式还要维持多久。

许格亦收拾好东西,刚走出课室往电梯方向走过去的时候,白擎从她后面冒了出来。“跟我去一个地方。”

“白主任,我好像在下课之后没必要听你的话吧。”

“一个对你事业有帮助的地方,爱去不去。”

许格亦抿着唇,对她事业有帮助的地方……哇靠,这白擎不会是打算潜规则她吧。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白擎先是跨步走了进去,见许格亦还是站在原地,而且那表情好像是恶心他。

白擎无奈的叹了口气,态度很不好的说着:“带你去听课!去不去!”

“去哪?”

“博物馆。”

“博物馆?”

“下午有几名来自法国的研究家会来博物馆开会。”

许格亦挑眉,似懂非懂的走进电梯里。

不过还是跟白擎保持了距离,站在另一边。

……

“在这等我,我去开车。”

许格亦微微点着头。

在等白擎来的时候,许格亦给陆景言打了个电话。

“喂,老公……”

那边听到许格亦喊自己老公的陆景言冷不丁的腼腆笑了起来:“嗯,老婆,什么事呢。”

“我的导师带我去博物馆见习一下,下午你自己吃饭吧。”

“嗯,你也是,记得不要饿肚子,你现在可是有了我们的宝宝。”

“当然,我当然不会饿肚子。倒是你……经常忙到忘记吃东西。”

陆景言轻轻笑着:“放心,我现在已经养成每天准时吃饭了。”

“嗯,那我挂啦。拜拜……”

“嗯,拜拜。”

呃……

“你怎么还不挂电话?”

“我还想听听你的声音。”陆景言发现,只要心情不好的时候,听听许格亦的声音,能够瞬间将他的心情变好。

“我爱你!”

许格亦无厘头的说出这三个字来。

说完,自己都脸红了。

陆景言咯咯笑着:“我也爱你,还有宝宝。”

许格亦这边也咯咯笑了起来:“好啦,我导师的车来了,你记得吃饭噢。”

“嗯,拜拜。”

陆景言这次倒是将切断通话,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切断的话,许格亦绝对还会傻兮兮的拿着手机,就算他不说话,她也会拿着手机听空气。

*

白擎再带许格亦去博物馆之前,倒是先带许格亦去吃饭了。

这还是许格亦自己提出来的,她现在也要养成准时吃每一餐的习惯。

等待上菜的时候,白擎的手机响了。“喂,什么事?……那又怎样,我们已经离婚了。就算有关系,好像也没你什么事。”

许格亦还不是笨到无可救药,这话她还是能够听得出来,这通电话应该是白擎前妻打的。

“高洁……是你先毁掉我们之间的婚姻,既然已经离婚了,好聚好散。”

白擎说着,直接将手机关机。

许格亦假装若无其事的拿着筷子等着服务员上菜。

“那天……我是不是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许格亦这下想假装不知道都假装不了了,白擎都开门见山的直接问了。

“说实话?”

“你说呢?”

许格亦切了声:“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你被你老婆戴绿帽子……然后哭哭啼啼的,要死要活!”

白擎:“……”

许格亦看着白擎,有点心虚,毕竟最后那句‘要死要活’是她加上去的。

“其实,你还是挺在乎你老婆的,为什么要离婚阿,就算她曾经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过,要是你们是真心相爱的,值得原谅。”

“你的意思是,如果陆景言背叛你,你会选择原谅他?”

许格亦听到这话,瞬间脸上呈现一抹,拽的跟二百五的超级自信的笑:“我家小鹿要是会背叛我,那母猪不仅会上树,还会开车过桥。”

白擎:“……”

“小鹿?”

“我对我未婚夫的昵称,你这种冷血动物肯定不懂。”

白擎轻笑,他确实不懂,他跟高洁结婚,是因为负责任才结婚。只可惜……婚后才发现,原来高洁根本没怀孕。

“那你呢?如果你背叛陆景言呢!”

“怎么可能,我像是长了一张会背叛婚姻的脸吗?……喂,我说你真的很变态,你自己婚姻不幸福,你就开始诅咒别人了阿。”

“婚姻不过是层关系罢了。”

“那是你跟你老婆,对我跟我小鹿而言,婚姻是幸福的,永无止境的幸福。”许格亦说着挺直腰板,谁敢诅咒她跟陆景言,她会跟那人拼命的。

白擎笑而不语。

这时服务员也开始上菜了。

许格亦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她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就觉得特别容易饿。

今天早餐也吃了不少,现在也不过才12点半,她都饿的觉得自己可以吃两碗饭了。

白擎将她这一幕可爱且天真的模样都看在眼里。

……

博物馆里。

白擎领着许格亦跟工作人员要了张通行证。

今天的博物馆其实是不对外开放的,因为法国那边的国家领导要过来,博物馆为了接待他们,不接待一些游客观赏。

白擎将通行证递给许格亦:“知道是谁法语翻译官吗?”

许格亦边将挂绳摊开套进自己脑袋,边摇头。

“是你未来婆婆。”

未来婆婆?那不是简欣嘛。

许格亦激动的小声问:“可是她不是专门替大人物翻译的吗?”

“对阿,等下你就会见到法国的大人物。”

“你,你不是说是研究人员吗?”

“我怕我说实话,你会吓得不敢来。”

“切,我是被吓大的好不好!”许格亦偷笑,其实她还真的不怕,而且还很兴奋呢。

她也要见见大人物,大场面呢!

这样以后说不定她成功成为翻译官的时候,也能够将学来的礼数用得上。

其实许格亦对法国的礼仪,也稍微有所了解。

法国人爱好社交,善于交际。在人际交往中大都爽朗热情。善于高谈阔论,喜欢开玩笑,对愁眉苦脸者有点难以接受……

许格亦深呼吸,虽然不怕,可还是会紧张。这完全真的就是实战实习。

当她看到两名西装笔挺一看那外型就能够知道,这两人是法国人。因为他们的领带都是鲜艳的颜色。

不像一些搭配西装的人,会选择一些比较暗沉的颜色搭配。

许格亦看到简欣此时穿的衣服跟今天早上在高翻院见到的衣服完全不同。

这套装比她早上穿得那身要正式的多了。

简欣看到白擎跟许格亦的时候,对他们微微一笑。

对于这种场面,白擎居然能够带许格亦过来,看来,他还真的很器重这个学生。

这时,许格亦挂着笑容跟在后面,白擎也微微露出笑容。

期间,许格亦瞄了白擎一眼,直接给了个‘起来真难看’的眼神甩过去。

……

约4小时的实战实习之后,许格亦揉了揉已经笑僵的两边脸颊。

还不断鼓着,拉着……一系列鬼脸般的活动着脸颊。

“这样就累啦?”

许格亦没理会,而是继续揉着自己的脸颊。她陪笑陪了4小时阿!完全笑僵了,到最后,她都不知道怎么收起笑容了。

“表现得还不错。”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给你点颜色,你就开起染坊啦?”

“我这是有自信,不知道自信产生美吗?”

白擎轻笑:“我只知道,我肚子饿了,你应该也是,我们需要吃饭……我知道一家法国餐厅不错,要不要去吃法国餐?”

“不要!”许格亦直接拒绝,她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都已经5点了。

不知道陆景言有没给她打电话,想着她直接从包里拿出手机,开机。

刚刚为了不影响到整个会客过程,她将手机关机了。

这一开机,果然有陆景言打的未接电话。直接回拨过去,刚刚也太着急了,没能第一时间将情况告诉他。

打了这么多通电话,他肯定是担心了。

果然,电话才嘟一声,就被陆景言接起了:“忙完啦?”

“你知道我在忙?”

“嗯,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在实习。”

许格亦一惊,我去,简欣什么时候打的电话。她不时时刻刻都跟那两个大人物在一起吗?

“我快到了,你等我下。”

“我在博物馆B2停车场,你在博物馆大门等我吧,我上去。”

“现在博物馆的电梯都停用了,你上不去的。”白擎说着发动引擎。“系好安全带,我送你到路口。”

“嗯……你到博物馆前面的路口等我吧。我的导师现在送我过去。”

“好。”

挂断电话,许格亦瞥了一眼白擎。“我知道这种场面对我这种菜鸟来说,是难得的机会,但是你以后能不能提前告诉我阿。”

白擎轻笑:“你们之间不是很信任彼此的吗?”

“那当然。”

“那介意什么?”

“我能不介意吗?我本来今天下午打算去……”许格亦顿了顿,其实她本来今天下午自己去妇科医院验血的,然后去找陆景言。

“去……试婚纱的。”许格亦只能随便说个善意的谎言。

“什么时候结婚?”

“快啦。”许格亦只要一提到结婚,就喜滋滋的。

“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婚姻是需要花时间经营的,陆景言是律师,你将来的职业是翻译官,这两种完全没有话题的职业,很难经营得了幸福的婚姻。”

许格亦:“……”

怎么没话题啦!哪天陆景言接待法国客户的时候,她刚好可以翻译的好不好!

“高洁就是律师。”白擎再补充一句。

许格亦切了声,还真是巧阿。

“为什么你总是喜欢把你跟你老婆的不幸说给我听阿!我没兴趣……也不想知道你们之间为什么离婚。”

白擎轻笑。

“而且,我跟我老公,从谈恋爱到现在,就没因为没有话题而冷场。我们两个人好得不得了。”许格亦特别将老公两个字的发音提高。

“妇人之仁!”

“你……”许格亦深吸一口气,不跟他一般见识。“你要不要请假去散散心阿?”

“你陪我?”

我陪你妹阿!我陪你!

许格亦不语,但是满脸写着不悦。

“不过呢,你不是第一个不看好我跟小鹿的,读书的时候,他是学霸,我是学渣,很多人都觉得……我配不上他,可惜呢,事实证明,那些人都没脑子的。”

许格亦说的时候,笑得很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