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看不出来我吃醋了吗?/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擎车子刚驶出停车场后,许格亦就在市中心的路口看到陆景言的车了。

“旁边停车,我老公的车就在前面。”

白擎放慢车速,靠边停了下来。

车子一停稳,许格亦就解开安全带下车了,关上车门那一刻,她还是礼貌性的说:“谢谢你。”

白擎淡淡一笑,也突然下了车喊住许格亦。“许格亦!”

驾驶座上的陆景言看到许格亦下车之后,也马上解开安全带下车了。

许格亦停了下来,转身:“干嘛?”

白擎绕过车身走到许格亦面前,双手插口:“我白擎的学生没有一个不听我话的,我相信你应该不会是个另外。”

许格亦蹙着每天看着白擎,她又怎么啦?干嘛说些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白擎扭过头看了眼正在走过来的陆景言,轻轻一笑,往前两步靠近许格亦,附耳轻声:“我从来不相信,会有你说的那种爱情,如果陆景言真的那么信任你,我相信我这样做,你们之间应该不会吵架。”

许格亦:“……”

哇擦!这白擎真的是让人抓狂。

白擎说完的时候,陆景言也走了过来。

许格亦跟他两人一见面就很有默契的一人伸出一只手,牵着。

陆景言微微站在许格亦前面些,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白擎。

许格亦此时有种,想干嘛,冲我来的感觉,忍不住在后面微微笑了起来。

“就算我老婆天资聪明,你也不需要这么着急让她成材吧?”

一个刚实习不到一星期的实习生根本没资格被带到今天下午这种场面来实习的。

虽然陆景言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可是许格亦现在还怀着孕呢,不能让她太紧张。

白擎呵呵笑着,“刚好相反,她是我目前4个学生里面,成绩最差的一个,我白擎的学生,绝对不允许烂成绩的学生出现。”

陆景言揽着许格亦:“是吗?一个能够把‘是否’翻译成‘是吗?’的翻译官,难道这也是自我要求的一点?”

白擎就知道他这个失误会被记一辈子。那时候他刚好跟高洁在商讨离婚的事。

虽然两人之间没有爱情,可毕竟也是两个家庭的颜面。

两人磨合了好久,最终还是以离婚收场。

“陆景言,只要老婆一天还是我的学生,她就得听我的话。”

许格亦:“……”

陆景言没接话,而是对着许格亦说:“我们走吧。”

许格亦嗯了声之后,跟陆景言一起转身往车的方向走去,期间她还偷偷回头瞪了眼白擎。

陆景言牵着许格亦的手,就握得很紧。

“怎么啦,怕我走丢阿,牵得这么紧。”

“虽然现在不刮风,但是我还是我怕我可爱的老婆会被吹到别人怀抱里,不还给我了。”

许格亦咯咯笑了起来,“你要不要记性这么好阿,我4年前说过的话,你都记得?”

“再过四十年,如果还是有人对你有企图的话,我还是会记得要紧紧牵着你的手。”

许格亦脸上挂着笑,可脑袋一时懵圈,没有马上接话。

欸…

小鹿这话里有话欸。

而且,听起来好像是在吃醋阿!

回到车上时候,许格亦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小鹿…我现在可是两个人呢,台风都刮不走,何况这种微风呢。”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许格亦笑得更加厉害了:“哈哈,你这是在吃醋?”

“看不出来吗?看不出来我在吃醋吗?”

许格亦抿着唇笑着。这大概是看到陆景言第二次为她吃醋了吧。

“白擎是故意的,他刚跟他老婆离婚,说什么婚姻只是层关系,我就拿我们两个人的从谈恋爱到结婚的事告诉他,幸福婚姻还是存在的。可那家伙不信,刚刚下车的时候,故意靠近我,说……如果你真的信任我的话,他要是离我离的近,我们之间不会吵架。”

“跟你吵架,我不会,也不懂怎么吵……但是白擎,他似乎对你有意思,我不放心阿!”

“现在知道你老婆抢手了吧,你要是还不赶快把我娶回家,估计还会有第二个白擎噢。”

陆景言轻笑,这件事他早就放在心上了:“累吗?”

“笑得很累,整个翻译过程,心惊胆战的。实在是佩服我们的妈,能够那么的从容淡定。”

“我们的妈?”

“对阿,你娶了我,那欣姨不是我我们的妈妈了吗?”

“跟她说你怀孕的事了吗?”

许格亦摇头:“还没……我怕我说了,我就不能继续实习了。”

这点陆景言倒是觉得很有可能。

“妈过几天去找爸,大概下个月月底回来,我们在他们回来之前把证领了吧。”

“好阿,我打电话让让我老爸老妈把户口本寄过来。”

许格亦这时也才发现,唐心如给她打了好多个电话。

想了会,回拨过去。

等了好一会,就在嘟嘟声快结束的时候,电话被唐心如接起。

“喂,唐心……”

“格子,你在哪?”

唐心如在电话那头声量很小声,仿佛是在一个不能大声喧嚷的地方。

许格亦蹙着眉头也降低了音量:“我在外面阿,怎么啦?怎么说话这么小声。”

“夏天出事了,现在在医院呢。”

“什么?夏天怎么啦。”

“少军拿了公司的策划卖给别人,现在人也不知道去哪了。今天下午一大堆追债的突然就找上少军了,没找到少军,倒是把夏天给吓得不轻。”

许格亦惊慌的说不出来。沉默几秒之后,她激动起来:“夏天在哪间医院,我马上过去…好,我跟小鹿现在过去。”

“怎么啦?”

“少军好像拿了公司的策划偷偷卖给别人,现在找不到了……唉呀,我们赶紧去XX妇科医院。”

陆景言重鼻音嗯了声。

*

到了医院之后,夏天跟宝宝都没什么大事,只是吓得不敢回家了。

而且心跳频率稍微也有点快,唐心如也希望她住院观察。

“怎么回事阿。”

“格子……你说我嫁给柯少军到底图什么?他没房没车,我嫁给他,一起拼房拼车,现在他居然欠了外债,然后跑路了。”夏天说着不停的哽咽着,从双眼通红可以看出,她哭了有一段时间了。

“夏天,别哭了……人家说怀孕的时候哭,孩子会变丑。”

“我现在哪还有心情管孩子丑不丑阿。”

许格亦擦拭夏天脸上的眼泪:“不许哭!就算柯少军那混蛋不要你们了,我们养你!”

许格亦还不信了,在场的四个人养不起夏天跟宝宝。

唐心如这时也走了过去,坐在床沿:“夏天,你要是再哭下去,别说养你,我跟格子马上转身走人。”

夏天是他们四人中,最坚强,最能打架的一个了。遇到事情也是最不会被打倒的一个,没想到现在却哭得跟林黛玉似的。

陆景言朝许正东使了使眼色,暗示,出来,我们聊聊。

两人静悄悄出来之后,陆景言双手环胸依靠在墙面上:“到底怎么回事。”

“少军前段时间策划了一个新的剧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梦网公布的时候,一款叫‘江湖亦寻’的游戏提前半小时将少军策划的新剧情公布出来。”

“江湖亦寻?”

“对,去年到现在,这款游戏都是免费试玩。”

“属于E科技的?”

“不是……是属于一间叫‘江山’网游公司的。”

“江湖,江山?……我知道少军卖个谁了。”

“我也知道阿,卖给江山公司。”

“是江猛!”

“江猛?不可能吧,他比我先到梦网实习,后来听说是出国了。”

陆景言对江猛的事,并不是很了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江湖亦寻,这个‘亦’应该是代表格子。”

许正东一愣,“不会吧,江猛不是已经有那个沈涛的妹妹了吗?不贵……好像是分手了。”

陆景言不以为意,“少军真的联系不上?”

“嗯,这臭小子……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居然私自卖策划!”

“梦网公司打算怎么处理。”

“这次策划其实都是少军一个人策划的,他有权利卖两家,只是现在梦网因为他被江山控告版权,吃了官司。所以梦网可能也会告少军泄密,毕竟这次策划,他第一时间是给梦网的。”

“江猛应该知道少军在哪里?”

“你确定江山公司是江猛的?”

陆景言对网游的一切其实也没有像当初读书那么了解,毕竟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玩网游,只是偶尔跟许正东他们吃饭的时候,聊起现在网游的趋势,他也会懂些。

陆景言轻轻一笑,没有确定回答。

……

同一时间,病房里,夏天终于不哭了。

可是就算不哭,她的心情也没见得好起来。

“我突然觉得,我太失败了。”

“胡说八道什么?夏天,我告诉你,我现在也怀孕了,你要是不想小鹿找你算账的话,你最好给我不准哭!”

“我哭,陆景言干嘛找我算账。”

“因为你哭,我也会跟着哭阿,孕妇哭多了,孩子就会丑。我家小鹿虽然颜值高,但也不能一直哭阿。”

夏天咯咯被逗笑了。

“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你现在刚怀孕,我还真的不想陆景言找我算账。”

“那晚上谁陪你?”

“医院的护士咯!其实我没事,我是装的,就是一个人我也不敢回家。”

今天下午,夏天确实被那些来闹事的人给吓得不轻。她一个孕妇就算再‘能打’!也是个女人阿,面对那些凶神恶煞的男人,她当时也只能装肚子痛。

“装的?那你的眼泪呢?”

“眼泪当然是真的,嫁给一个连自己老婆孩子都不在乎的男人,我能不哭吗!我也不是哭他不要我跟孩子,我是哭我当初选柯少军的时候,脑子进的水!”

见夏天还能说笑,许格亦也跟着微微笑着。

“好啦,那也该哭够了。”

“就是,你看你眼睛肿的,本来眼睛就小,现在都快眯成线了。你还能看得到我们吗?”

夏天:“……”

这两人,还能不能好好的心疼她阿。

这时陆景言走了进来,“格子,很晚了,我们先走吧。”

“唐心,你们也走吧。我一个想静静。”

“静你个头,还静静呢。”

“孕妇不准说脏话!”

许格亦:“……”

她这个算哪门子的脏话。

“孕妇?格子……你怀孕了?”许正东一脸的惊讶。

许格亦嘻嘻笑着,一脸的得瑟。

许正东突然也嘻嘻笑了起来,他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妹妹是真的长大了,都准备当妈妈了。

他突然搂着唐心如:“看来我跟唐心也得努力了。”

“你们……还是快点走吧,一个个在我面前秀恩爱。”

“那我们走啦,你好好休息。”

夏天嗯了声:“快回去吧。”

……

许格亦他们几人刚离开没多久,夏天的病房突然又被打开了。

“什么东西忘记拿了阿……”

“老婆!”

夏天看到柯少军,直接从病床上下来,“混蛋,你搞什么阿!你要是不要我跟孩子,你早说阿,当初为什么要娶我。”

“老婆,我是被陷害的,我没有卖公司的策划,是江猛……那天晚上他约我出去喝酒,我一时兴奋,我就把我的策划告诉他了。谁知道……他居然用在他公司上。”

“江猛?哪个江猛?”夏天是真的已经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

“以前学生会会长,江猛……就是喜欢格子,后来跟沈蜜谈恋爱的江猛。”

柯少军这么一说,夏天倒是想起来了,大学时代确实有个计算机系的江猛曾经追过许格亦。

“那你躲什么?你应该站出来,该躲的人是他。”

“老婆,他确实也给了我一笔钱。”

夏天顿时又被气得要冒火,她摸了摸肚子,叹了口气。

柯少军见状立刻上前扶着夏天:“你别激动,这事恐怕只有你能帮我,帮我约格子出来。”

“格子?关格子什么事?”

“江猛好像还喜欢格子,我刚刚给江猛打过电话,他说,如果我能帮他约格子出来,他会平息这件事。”

夏天听着蹙起眉头,“他想约格子做什么?”

“男人约女人还能做什么阿。”

“不行,许格亦是我好朋友,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怎么可以对她做这种事。”

“夏天……你想想,如果格子陪江猛一晚,就能换回你老公的事业。”

“柯少军,你还是人吗?你就不怕陆景言宰了你?”

提到自己好朋友,柯少军沉默了。

“如果你真的是被陷害的,可以让陆景言帮忙阿,他是律师。”夏天为了孩子,尽量说服柯少军。

柯少军依旧不语,而是将手机的短信拿给夏天看:“你看。”

夏天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的短信内容:少军,你的构思确实不错,一发布就有很多玩家反应。说好给你的钱,我也已经转账给你了。

“除了这个,跟他汇款的记录,其他都没实质性的证据,你让我怎么办?”

“你别急,我来想办法。”

夏天摸着肚子,沉着一张脸思考着。

柯少军也是被今天这事给折腾的毫无精神,整个人看起来,就跟丢了魂的躯体没两样。

*

一回到公寓,陆景言就给许格亦煮了碗面吃。

“朋友担心归担心,这肚子不能挨饿。”

许格亦笑着,呼噜噜的吃着面。

“小鹿,你说少军真的是那种人吗?”许格亦嚼着面,问着。

“钱这种东西,很难说。”

对于柯少军,陆景言还真的是没有把握能够确定,他是不是会卖掉自己的策划。

“我怎么突然觉得当初我老是说少军跟夏天很配,现在反而害了夏天。”

陆景言轻轻一笑,“那当初还有说,我跟东子很般配。”

噗……

许格亦直接将嘴里的面喷了出来,然后没忍住嘻嘻的笑着。

陆景言蹙着眉头,拿了张纸将许格亦喷出来的面擦拭着。

“我有时候觉得,我怎么这么幸运呢。”

“嗯?幸运?”

“对啊,你说像你这种会读书,会耍心机,会打架,会开玩笑……还有会吃醋的男人,怎么就让我遇到了呢?”

“那你今晚是不是该好好宠幸我呢?”

许格亦又是一阵嘻嘻小声。

“我也想阿,可是这里有你的小情人,我怕她会吃醋。”

陆景言:“……”

*

第二天,许格亦‘顺风顺水’上完课。

白擎完全没有找她的茬。

这大概是许格亦唯一一次觉得,自己在防备,敌人却没有任何动静。

完全浪费她的警惕心。

下课之后,陆景言来高翻院接许格亦,一起去医院看夏天。

去之前,两人先是填饱了肚子才去的。

毕竟许格亦现在还真的是经不起饿,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她的食量,还真的比以前大了许多。

来到医院之后,唐心如跟许正东也来了。

“你们也来了阿。”

“夏天是从河阳嫁过来的,这柯少军出事,她婆家的人也没一个人来看她。”

许格亦抿唇无奈的笑了笑。

夏天跟婆家关系不好,她是知道的。这个时候也不指望她婆家能给夏天做点什么。

……

当他们四人来到夏天病房的时候,夏天也刚醒来。

“你们来啦。”

“眼睛没肿,昨晚应该是真的替宝宝着想,没有哭了。”

夏天直直看着许格亦:“格子,你过来。”

许格亦带着笑走了过去:“想干嘛,不会是想拥抱我吧。”

夏天没说话,当许格亦在床沿坐下来的时候,夏天还真的将许格亦搂紧:“格子,如果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恨我吗?”

夏天的声音很小声,小到只有许格亦听得到。

“你胡说八道什么阿,我警告你,夏天……如果你做出虐待自己的事,我许格亦肯定会恨你一辈子。”

夏天突然红了眼眶:“格子……我……”

许格亦见夏天又哭了起来,立刻抽了两张纸,替她擦掉眼泪:“不许哭!再哭,我也会恨你的。”

夏天吸了吸鼻子,点头:“嗯,我不哭。”

许格亦是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她真的办不到!

“夏天,少军来过?”陆景言拿着一张超市小票,问着。

夏天一惊,瞬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告诉少军,他的事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如果真的需要打官司,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昨晚来过,早上又走了,我也不知道去干嘛。”

陆景言不说话,拿出手机拨通柯少军的号码。

嘟,嘟,嘟……

没人接。

“怎样?”一旁的许正东问着。

“电话通了,没人接。”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们……买少军策划的那个人是江猛。”夏天不敢说太多,虽然平时老是嫌弃柯少军,可在她心里,对柯少军还是有感情的。

陆景言跟许正东显然没感到惊讶,毕竟他们早就分析出江山网游的老板是江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