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我怀孕了,就没有吸引力啦?/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总觉得夏天有事瞒着我们。”

许格亦离开医院后,说的第一句话。

陆景言勾唇一笑,“我突然发现,你聪明了。”

现在能够确定买柯少军策划的人是江猛,那么也能确定江猛也是为了许格亦才这么做的。

不然,陆景言实在想不出来,江猛跟柯少军能有什么恩怨。

“夏天无缘无故说的那句话,我总觉得不对劲。她从来不会说什么她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会不会恨她。”

许格亦说着小脸皱的厉害。她跟夏天可是10多年的朋友,对彼此早就了解的很。

“不过,少军卖策划给江猛,跟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江猛喜欢你。”陆景言直接说。

许格亦一惊,不会吧!江猛喜欢她,那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而且,当年江猛不知道为什么跟沈蜜分手之后,出国之前倒是跟她发了条消息之外,说他出国了!

这四年来,还真的没有联系过。

就连过年节日什么的祝福,江猛都没有给她发过。而她,也没有发过。

“怎么可能,我跟他四年都没联系了。”许格亦实在不相信,自己又不是什么大美女,江猛会对她会痴情到这种程度。

许格亦说着的时候,无聊试着拨通了柯少军的号码。

嘟嘟两声之后,电话被接起,“喂,格子!”

许格亦一惊,柯少军居然接电话了。之前他们几个都尝试打他电话,都是五人接听。

“你终于接电话了!到底发生什么事?”

“景言是不是在你旁边?我有话想要单独跟你说,你先答应我,不告诉景言。”

“嗯,我答应你,你说吧。”

柯少军越是这么说,她就觉得越对劲,何况……她觉得这事必须要让陆景言知道,于是她将手机按了免提……

“江猛的确给了我一笔钱,我的确也是把策划给他,可是……我那时候可能不知道他就是江山网游的老板!那天喝醉了,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总之,我希望你帮我照顾好夏天,我打算出去躲躲。”

柯少军说着一切还是有所保留。

“出去躲躲?柯少军,夏天已经7个多月了,再过两个月就要生了,你要躲到什么时候?”许格亦听着很气愤,这完全就是没有责任的行为!

“我哪来那么多钱赔阿,江猛的电话打不通,我去他公司找过他,可是都没找到人。我能怎么办?”柯少军说的极其委屈。

“如果你没做过,你更加不应该躲。”

手机那头的柯少军叹了口气:“总之,事情没有解决,我是不会出来的。”

柯少军说完,没等许格亦回话,就直接将通话切断。

许格亦看着陆景言,对于刚刚自己为什么打开免提解释着:“少军特别说,不要告诉你。”

陆景言控制着方向盘,一脸暗沉。他也猜出来了。

现在,他可以确定柯少军绝对是故意的。他的电话不接,许格亦的电话却接起来。

然后还特别交代,不让他知道。

“下次少军打电话给你,约你去哪里都不要去。”

“你该不会怀疑,少军打算绑架我,要赎金吧?”

陆景言微微侧过头看了眼许格亦,轻轻笑着:“这个不会,就算要绑架,应该也是绑唐心。”

许格亦:“……”

那她干嘛不能接柯少军的电话。

“你说,江猛跟少军怎么说也是学长学弟,为什么他要陷害少军?”

陆景言抿唇浅笑,许格亦的脑袋也是一时的聪明,难道想不到,江猛就是想要用她的善心,才让她跟自己见面吗?

“不会吧!”许格亦突然想到什么开始惊叹着:“江猛不会是为了见我,然后故意陷害少军,让夏天约我出去?”

欸,不算太笨阿。

许格亦说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继续说。

“怎么可能……我怎么觉得我自己好自恋阿。如果江猛那么有钱,他身边肯定有女人了,怎么还会记得我这个大学时代一时喜欢的人阿。”

陆景言:“……”

唉,不能夸,真的不能夸。

陆景言心里倒是留了个心眼,他也希望自己猜测的事情是错的。

不然他现在真的恨不得自己会分身术。

最近律师所里事情也多,这几天也在准备着诺诺抚养权的官司。

虽说在他心中是稳赢的官司,但是对手是莫少谦,这点他不能不注意。

一旁的额许格亦看着手机屏幕上,她跟江猛的微信对话框。

心想,要不要发消息过去。

其实,这四年来,她虽然还是当他是朋友,可是却在过年的时候,她几乎都忘记江猛的存在了。

毕竟换过几次手机,以前的聊天记录早就没有了。

想着,许格亦突然笑了起来。大拇指吧嗒吧嗒的在手机上打字:江猛,听说你回国啦?

没让许格亦等太久,这个四年没联系的微信账号,给许格亦回消息了。

‘嗯,回来有一段时间了。’

‘回来了也不找我吃饭阿!’

江猛拿着手机,有点小激动,浅浅笑着。

‘我们都四年没见面了,几时有空,请我吃饭阿。’

‘好阿,你说个时间。’

‘明天晚上,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

‘ok!’

‘我的手机号码没变,还是原来那个号码,你的呢。’

‘152xxxx3950。’

‘嗯,明天晚上8点,我提前打电话给你。’

江猛发了个嗯过去之后,将手机锁屏随意往茶几上一丢。

坐在他对面的柯少军立刻递了根烟上去:“是格子找你的吗?”

江猛翘着二郎腿,将烟点燃看这柯少军,“对,格子约我明天吃饭。”

抽了口烟,江猛冷笑嘲讽般:“我一直以为你跟陆景言关系很好。”

柯少军已经两晚没睡好,昨晚在医院也只是小睡了一会,在天亮之前就离开医院了。

唇上跟下巴都已经在长着胡渣了,再加上没梳洗的头发,整个人看起来跟流浪汉都有几分相似了。

“你会对格子做什么?”柯少军担心问着。

“你是不是应该关心你自己的事多一点?”

“江猛,我知道你还喜欢格子,可是格子跟景言已经快结婚了,你要是见到格子,可别做什么伤害格子的事。”

江猛听这话就不爽,当年他没什么能力,只能跟个傻子似的,当许格亦的什么好朋友。

跟沈蜜在一起的一年里,他试着去忘记许格亦。可惜,越是想要忘记一个人,就记得越清楚。

“你老婆现在怀着孩子,你也不想孩子生下来,就有一个坐牢的爸爸吧?”

江猛这话让柯少军无力的瘫坐陷在沙发里。

其实……他骗了所有人,他一开始确实把自己提交给梦网公司的策划卖给了江湖公司。

只是他并不知道江湖公司的老板是江猛,直到他收到江猛的短信,他才焕然大悟。

原以为江湖这个公司只是一间小公司,就算开发的剧情一样,对梦网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没想到却是一间几乎可以跟梦网相比较的公司。

“如果你得到了许格亦,是不是就会帮我平息这件事。”柯少军现在的状态,完全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那要看接下来你怎么做了?”

“你放心,明天晚上,我会替你拖住陆景言。”

江猛吐着烟丝,将烟头摁灭。

他能对许格亦做什么?在过去4年里,他一直逼自己,一定要变强。

只有变强了,才有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

柯少军离开之后,江猛的神色突然变得不一样,跟刚刚跟柯少军说话的神情截然不同。

呈现出的是一种期待已久的笑。

*

公寓里,许格亦躺在阳台上的竹藤长椅上给何金枝打电话。

“唉,人家说生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我的女儿阿……领证的时候,都只想到户口本,连父母都不记得了。”

她也才开口说了句,‘老妈,明天有空把户口本快递给我噢。’

何金枝就说了这么一连串。

“老妈……我怎么会不记得你们呢,我跟小鹿就简单先领个证。等确定婚期的时候,我肯定让你们过来。”

“唉,我已经对我女儿不指望什么了。”

许格亦:“……”

就在许格亦准备撒娇哄哄何金枝的时候,手机那头传来许国栋的声音。

“我也不指望我女儿了。”

许格亦直接懵圈。

“老爸……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啦?做你们的女儿我表示亚里山大!”

“你亚历山大什么!是我们亚历山大才对,有个把事情都安排得这么好的女婿,我们都不好意思把女儿嫁给他了。”

许格亦:“……”

欸,几个意思?

“小鹿,已经给我们买了机票,我跟你老爸准备去北淮待几天。”这时候,声音又变成何金枝了。

我去!真的假的。

“什么时候的事?”

“前两天。”

“那你们什么时候来?”

“下星期……小鹿说,你们领证的时候是在下星期三下午。我跟你老妈下星期到。”

下星期三?许格亦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自己下星期三去民政局领证呀。

今天是星期4,那不是过了几天就到了。

“好了,过几天就到面了,到时候再聊吧。”

“欸,老妈……你给我带点河阳的小吃呗,我最近特别想吃。”

“知道了,老妈给你带,挂啦。”

“嗯。”

许格亦嘻嘻笑着挂掉电话。

当她突然想起明天要去跟江猛见面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约他去哪?

想了又想……她平时吃饭的地方好像都不适合谈事的地方。突然她想到一个地方,那就是上次替白擎结账的那个酒馆。

将地点确定之后,许格亦起身回到房间。

房间里,陆景言也刚好将电脑关掉。

许格亦二话不说,过来就是一个熊抱。

“怎么啦?”

许格亦没说话,只是紧紧的搂着陆景言。

陆景言也在追问,勾唇轻轻笑着,任由她搂着自己。

许格亦觉得搂够了之后,她慢慢抬起头看着陆景言:“你上辈子绝对欠我很多东西。”

陆景言不解,哼笑起来。“怎么说?”

“不然你这辈子,不可能要对我这么好。”

陆景言大掌抚着许格亦的小脸,微微探身过去,双唇落在她的双唇上。

许格亦没有推开他,而是回应着这个吻。

两人也是静静的问着,吮吸着……

片刻之后,陆景言停了下来,无厘头的冒出这么一句:“10个月不碰你,我觉得我会疯掉。”

许格亦噗嗤笑了出来,开玩笑着:“原来你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阿。”

陆景言勾唇浅笑,“我这只动物也只对你这个笨蛋有性趣。”

“我老爸老妈来北淮,怎么安排?”

“我们还有空房。”

“不要!”

不要?陆景言皱着眉头,好奇看着许格亦。一般女儿不都希望自己父母跟自己一起住的吗?

难道他的安排,不好?

“我明天跟我哥打电话,让他给老爸老妈安排间房间,他们房子比我们大多了。”

“为什么不让叔叔阿姨住我们家?”

“我老爸是酒鬼,老妈是唠叨鬼。”

陆景言:“……”

“如果让他们跟我们住一起,那我怀孕就会受影响。”

其实许格亦是怕自己老爸老妈跟他们住一起,那很有可能会知道她怀孕了,到时候,简欣也会知道……

然后这样下来,她估计就得在家里待着了。

“你是怕他们知道你怀孕?”

许格亦眯眼嘻嘻看着陆景言,“年轻人,不要太聪明呀!”

陆景言完全被逗笑。

……

关完灯,陆景言跟许格亦两人虽然不说话,可都没有睡意。

静下心来的许格亦,一直在想明天跟江猛见面的事。

她虽然忘记这个朋友4年没见的朋友,但提起的话,她也是会想要知道这4年里,他过得怎样。

明天晚上见面,又该说些什么?

想着想着,她看了眼也是睁眼看天花板的陆景言:“你也还没睡阿。”

“嗯,在想事情。”

“想什么呢?”许格亦很少见陆景言会想事情想到失眠。

“想我们结婚的事。”虽然求婚成功了,也将领证的时间确定下来了。可这婚礼不能不办阿。

最近他确实很忙,他怕忙到最后,可能会把婚礼延后。

“我们结婚的事,有什么好想的。你就忙你的,然后婚纱照的时候,你出现一下,最后摆喜酒的时候,你再出现一下就好啦。”

许格亦觉得自己可以把婚礼的一切撑下来的。毕竟她也得为自己婚礼做点什么阿。陆景言忙,她是知道的。

婚礼这件事,就由她承包好了。

这时,陆景言这是也侧过身子,看着许格亦:“你说的婚礼,是那种为了举办婚礼而举办,我跟你婚礼……是值得我们两个人记一辈子的婚礼。”

许格亦傻兮兮的笑着,小身板往前挪了挪。

昨晚说了为了不让两人情不自禁,她要试着一个人睡。昨晚倒还是真的成功了,一躺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可此时,许格亦又开始‘犯贱’了。

整个人贴在陆景言身上,眨着迷离的双眼轻声问:“想吗?”

陆景言:“……”

想,怎么能不想!可是,许格亦现在是怀孕初期,他对这个虽然不太了解,但是也看了关于怀孕的一些资料。

许格亦当时上网查的跟他看的资料一样,怀孕前三个月跟孕后三个月是最不允许行房的。

“我怀孕了,吸引力就没有了吗?”

许格亦说着的时候,还故作委屈!

陆景言看着她委屈的小脸,哼哼笑了来:“格子,你要是撩下去,我会选择打晕你。”

许格亦:“……”

呃,陆景言还会打她?除了脑门有时候被陆景言弹过,好像还真没被陆景言打过。

许格亦十分好奇。于是……她索性‘那就贱到底’吧!

“喔?打晕我阿,怎么打?”许格亦说着,整张脸就是贼得不得了。

陆景言没回话,而是大掌扣住许格亦的后脑,直接吻了上去。

这次吻的感觉跟刚刚的吻完全不一样,许格亦只觉得陆景言一直在用舌尖挑逗她。

而她也终于明白,陆景言说的打晕她,就是用……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