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我约了江猛摊牌,你陪我去吧。/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早上。

夏天打电话给唐心如,让她不用来接她出院了,她已经自己出院了。

当唐心如准备去她家的时候,也被夏天拒绝了。

“我准备好好睡一觉,你去忙你的吧。”

“那好吧,那晚点我跟格子一起去看你。”

“嗯,等我醒来,我打电话给你们。”

“嗯,拜拜……”

夏天挂断电话,看着颓废的柯少军。

“江猛给了你多少钱?”

“30W。”

“你的人格就值30W?为了30W,你宁愿家破人亡是吧。”夏天说着,泪已经涌了出来。

“老婆,事情已经快解决了。”

“解决?”夏天蹙着眉头问着。突地,她似乎想到什么,对着柯少军拉扯着问:“你不会把格子卖了吧?”

“是格子自己找江猛的,我什么都没说。”

“柯少军……你还是不是人?”

“老婆,你也不想孩子一出生,就知道自己有个坐牢的爸爸吧。”

“不会,我当然不会让我的孩子知道自己有个坐牢的爸爸。我会告诉我孩子,她爸爸已经死了。”

“老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生活能够好点。”

“那现在呢?你看看你自己,你出事到现在,你妈管过我吗?我怀孕到现在,你妈陪我去医院过吗?我什么都不图,就因为当初你说过,你会对我好一辈子。为什么你说的出口,却做不到!”

夏天越说越激动。人家说婆媳不和,会常吵架。夏天是想吵都没得吵,因为她跟柯少军交往到现在,只有他们准备结婚的时候,见过……再然后就是婚礼上了。

柯少军突然朝夏天跪了下去:“对不起,老婆……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要我怎么原谅你,你从头到尾都在欺骗,我要我原谅你什么?原谅你是真的卖掉自己的策划,还是你出卖格子?”

“我一开始以为那是间小公司,不会有多大的冲突,我根本不知道那间公司是江猛的,更加不知道江猛会为了格子,咬着我不放。”

“咬着你不放,你不做那么些事,他会咬着你不放?”

“再过两个月,你就生宝宝了,从你怀孕到现在,我没什么好的给你,结婚戒指买的是最便宜,婚礼的酒桌也是最便宜的,我就想让你跟宝宝过上好日子。”

“好日子?我只要你柯少军脚踏实地工作着,我就觉得那是好日子。”

柯少军也是后悔,对于这两天发生的事,只觉得那是场噩梦。

“我发誓,只要这件事平息过去,我不会再犯错了。”

“平息,你这种事以后还能找到工作?哪家公司愿意请一个曾经出卖过自己公司的人?”

柯少军沉默。

夏天吸了吸鼻子,擦掉脸上的眼泪:“过几天,我回河阳,以后这孩子跟我姓……我们离婚吧。”

“离,离婚……老婆。”

“不要喊我老婆,从你为了你自己出卖格子开始,我就已经没这种忘恩负义的老公。”

夏天说着别过脸。当初两人结婚,真心祝福他们的只有身边那几个朋友。柯少军现在居然把她最好的朋友给卖了。

她没办法原谅。

“夏天,我们……”

“少军,其实一开始你不觉得我们是为了孩子才结婚,那是个错误吗?如果当初知道彼此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现在不会这么痛苦。”

“我娶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知道我平时吊儿郎当,可是我对你的感情,是认真的。”

这点柯少军没说谎,他对夏天是认真的。

当初知道夏天怀孕之后,他还激动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原地又跳又叫的。

“可惜我不是,我是因为怀孕才嫁给你的。”

“你说什么?”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要不是因为我怀孕了,我根本不会嫁给你!”夏天说完,直接走进房间里,锁上。

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夏天绝对会哭得更厉害。

柯少军没有被激怒,而是泪不由自主的从脸颊下滑了下来。

“老婆……对不起。”他轻声说着。

*

明陆律师事务所。

陆景言已经开始喝第三杯咖啡了。

“这才几点,你就喝第三杯了?”

“最近太多事了。”

“要是实在忙不过来,你小姨孩子的抚养权,我替你打吧。”

陆景言轻笑:“知道你是这方面的高手,但是呢……我已经做好一切了。现在就等着开庭。”

“不错嘛!”

“我现在开始不接官司了,我想给自己放个假。”

“放假?你这个铁人也会说放假?”

陆景言伸出左手,勾唇笑着:“我要结婚了,能不放假吗?”

“哇塞,你应该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娶初恋且是大学学妹的人。”

“我身边还有个也是娶了自己初恋的朋友。”陆景言想到了柯少军。

“看来物以类聚阿,我身边就没有……好了,我不打扰你了。”

明南晖离开之后,没多久。

敲门声,叩叩响着。……

“进来。”

咦支,办公室被门打开。

“还有什么重要的事?”

“景言……”

陆景言停下手中的事,抬头看着柯少军。

“坐吧。”

柯少军坐了下来。“对不起!我知道我现在就算说一百句,一万句对不起,可能都没办法换回你们的原谅。”

陆景言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继续听着。

“你马上给格子打个电话,让她今晚不要跟江猛见面。”

“到底怎么回事?”陆景言不温不热的问着。

此时的柯少军就算换了身衣服,稍微梳理了下,整个人看起来也很颓废。

他叹了口气,缓缓开口。

“梦网公司给出奖励不是奖金,而是什么年假。那天我心情不好,我就跟江湖公司的一个职员出去喝酒了……然后我听他说,他们公司正在策划一个新的NPC人物,奖金是30W,我当时就随口说一句,不知道我的策划能不能卖个30W。”

柯少军说到这的时候,很自责。

“我当时也喝的差不多了,我就把随身带着的策划方案给了那个人看。他一看,就问我,卖不卖?一开始我以为他在开玩笑,我也跟着他开玩笑,说30W,肯定卖。”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方案给他了,他说只要他老板通过。我就可以拿到30W。”

此时,柯少军将手机拿了出来,“隔天,我确实收到了30W。不仅如此……还有江猛的短信,我收到短信才知道那间公司是江猛的。”

柯少军这下没有说谎,将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

“景言,我刚刚打电话给格子,格子没接我电话,我是想告诉你,江猛还喜欢格子,我不知道他们单独见面会有什么事发生!”

“今晚在日式酒馆有个云大的聚会,来吗?”

柯少军不解的看着陆景言,“你,你不担心格子吗?”

“格子跟江猛也会在。”陆景言简单说着。

他说的越是简单,柯少军越是一头雾水。

*

高翻院。

许格亦今天上课也挺严肃认真的,那面无表情的脸跟白擎完全被其他三位同学归类成一家人了。

一下课,许格亦就拿出手机看着那些未接电话跟未读消息。

有柯少军跟夏天的未接来电。还有这两人发来的微信消息。

柯少军:‘格子,我知道你约了江猛晚上见面,不要去!他还喜欢你,而且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江猛了。’

夏天:‘格子……别跟江猛单独见面。’

许格亦蹙着眉头,看完这两人的消息。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

就在许格亦准备给夏天拨打电话的时候,陆景言的电话来了。

他大概是算好时间打的,知道这个时间她下课了,可以接电话。

许格亦一脸笑容的接起电话,‘喂’~拉了个长音。

电话那头的陆景言听到许格亦撒娇的声音,原本也是因为事多的神情瞬间露出笑容。

“10分钟之后,我应该会到高翻院。你差不多7,8分钟之后下楼。”

“嗯,那等下见。”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可许格亦听得就是那么的开心。

想着,她趁有时间给夏天拨打了电话过去。

嘟嘟嘟了几声之后,电话才被接起。

“夏天?你没事吧,要不要出来吃午餐?”

“不用了,我在家里已经煮东西吃了。”

“你怎么啦?听你声音,好像哭过。”

“没事,女人嘛……都是水做的,哭一会也没事。对了,格子,你今天晚上是不是约了江猛?”

“少军告诉你的?”许格亦约了江猛,她连陆景言都没提。

“对,少军跟我认错了,说他只是一时糊涂才会犯错。还说你已经答应跟江猛见面了。”

“没事就好,他跟江猛的事,我替他解决。”

“格子,江猛还喜欢你,他就是因为你,才针对少军的,你不要跟他单独见面,少军的事,让自己少军自己解决。”

许格亦突然无语的笑了起来。“夏天,你之前说的对不起我的事,就是不是就是江猛约我见面的事。”

夏天不知道怎么回话,一开始,她看到柯少军那样,心中的邪念瞬间闪过。可是她跟许格亦的友谊还是直接将邪念淹没了。

“一开始少军说,江猛跟他说,只要你陪他一晚,江猛就不追求这件事了。”

许格亦很是无语,陪江猛一晚?这个江猛还是老样子。

“夏天,你跟少军也是不容易才走到现在,我知道你对少军是有感情的,你可不要因为这事,就跟少军大吵大闹。”

夏天哼哼一笑,已经大吵大闹了。

“总之,你不要跟江猛见面!知道吗?”

许格亦微微一笑,“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你现在可是孕妇,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累了就休息,饿了就吃东西。知道吗?”

“嗯……你记住,千万不要跟江猛见面。”夏天嘱咐着。

“嗯。”

跟夏天通完电话,许格亦想要见江猛的心是越来越强了!

要见她,何必这么费劲!她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一通电话就能约出来见面吃饭的事,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

许格亦表示很是无奈。

*

陆景言接到许格亦的时候,心情异常的好。

“什么事这么开心?”

“见到你就很开心。”

许格亦甜甜笑着,还是决定将今晚约了江猛的事告诉他:“小鹿……今天晚上,我约了江猛,在日式酒馆……摊牌。你陪我去吧。”

“今天晚上,我有事,可能没办法陪你。”

许格亦:“……”

唉呀!许格亦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言。什么情况,陆景言听到她去见江猛,居然这么平淡的拒绝。

太不可思议了!

许格亦嘟着嘴,“唉呀,某人现在是已经不怕我被风刮走了是吧。”

“今天晚上,我真的有事。”

“可是我去见江猛……大学时候追过我的江猛。你不吃醋吗?”

“去见大学同学我干嘛要吃醋。”

许格亦怎么有种想要喷血的感觉。她突然摸着自己肚子,故作委屈:“唉!还没生孩子呢,就已经不被在乎了。”

陆景言轻笑,没接话。

心想,就是因为在乎你,才要让你单独去见江猛。不过,不会让你们两个独处太久。

……

一起吃完午餐之后,陆景言又回律师所工作了。

离跟江猛见面的时间还有几小时,许格亦就去唐心如的婚纱店找她,一起去夏天的家。

两人见到夏天的时候,这夏天双眼红肿,像是哭了很久的样子。

“我的天呐,你哭了多久,把眼睛哭成这样?”

夏天给了个苦笑:“不是很久,大概几个小时吧。”

“我认识的夏天可不是这么窝囊的阿!”许格亦是真的因为夏天把自己眼睛哭得红肿生气了。

“说!因为什么事?跟少军吵架啦?”

“我打算跟他离婚,回河阳生孩子。”

许格亦跟唐心如被这消息吓得直接愣在原地。

“夏天……你这么快就放弃少军啦?”

夏天呵呵笑着:“不然呢?难道瞪着他以后卖了我跟孩子吗?”

“什么卖不卖的,这事就是江猛的错。”

“总之少军是把自己的策划给卖了,他现在还想把你给卖了!这种人……我怎么能跟他过一辈子。”

“夏天,其实格子说的对,这事就是江猛的错…我听东子说,江湖公司其实一直都有自己专业的策划,而且最近几个月,也是一直在跟梦网在抢市场。”

“你们别安慰我了,少军已经走了。”

许格亦叹了口气,将早上柯少军发给她的消息拿给夏天看。

“你看……少军早上10点多就给我发消息了,只是我一直没看,你的消息是在他1小时候后才发给我的。”

夏天看着柯少军发给许格亦的消息,露出一抹苦笑。

这时,夏天的肚子突然咕噜噜叫了起来。

“你……你真的是要气死我们是吧!”

“我没胃口。”

“没胃口就可以不用吃了吗?你不想想你自己,你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当初你怀孕的时候,你有多高兴你知道吗?你高兴的都快跳起来了!你现在是怎样?”

许格亦越说夏天就越想哭。

“不准哭!我们四个说好的,一定要幸福。”

夏天忍着泪,深吸一口气。“我不哭。”

其实这会许格亦跟唐心如也红了眼眶。

笑会感染人,哭更加是。

尤其是看到自己好朋友,哭得双眼红肿。她们就算再坚强,也会眼眶泛红。

……

夏天吃完唐心如叫的外卖之后,笑了起来。

“谢谢你们。”

“谢个P!以后阿……我不准你虐我未来女婿。”

“未来女婿?”

“对阿,我觉得我怀的肯定是女儿。”

“那你怎么知道我怀的是儿子阿。”

“少军这么丑,上辈子肯定也不怎样,绝对没有小情人。”

夏天:“……”

唐心如:“……”

这种分析的方式,也是醉了!

“这是我家小鹿说的。”

夏天噗嗤笑了起来,这是真的被逗笑的笑。这两天她是真的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这才是我认识的夏天嘛……”

“就是,你看你这眼睛,本来就因为怀孕,胖了这么多,现在眼睛肿的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我们。”

夏天:“……”

“唐心,你就别刺激夏天了,要是夏天看到我这个美美的孕妇,那多生气阿。”

唐心如切了声:“我是刺激夏天,你是刺杀夏天!”

“你别得瑟,你现在才刚怀孕,我这可是已经7个月了,再不显胖,那我不是怀了个假孕!”

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这才是正确的好姐妹好朋友聊天的正确模式。

唐心如见夏天也能说笑了,也跟着咯咯笑了起来。

……

三人一起将读书时候的搞笑的事回忆了一遍。

也笑得眼睛都泛泪。

许格亦看了看时间,已经5点多了。这夏天的夜幕就是黑的慢。

“我要去见江猛了,唐心,你看着夏天吃完饭再走吧。”

“格子,你怎么还要去江猛。”

“为什么不去?这混蛋害得我们流了多少眼泪?”

“可是……”

“别可是了,我对江猛还是有解决的方式。”许格亦说着拎着包包起身:“我走啦,拜拜。”

“拜拜。”

许格亦一出夏天的家,就呼了口气。

以前的江猛她确实一点都不怕,可4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江猛变成什么样的人了。

带着不安的心情,她还是走到路口拦车。

*

日式酒馆。

许格亦来的时候,江猛已经在了,而她也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4年没见,江猛变了很多,以前是一种给人痞子的感觉,现在……却是有种成功人士的感觉。

就算他现在穿着一身休闲装,但从整个气场的感觉快来看,像是历经了不少事。

至少,在许格亦眼里,还是觉得跟以前她认识的江猛不一样。

“4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江猛看到许格亦那一刻,笑容立刻爬上俊颜。

“你倒是变了好多,这4年经历了不少事吧。”

江猛噙着笑,点头。“确实经历了不少。”

“欸?你不是白擎的未婚夫嘛……不对,是未婚妻。”酒馆的服务生几乎都这样,看到第二次来的客人都会显得更加热情。

这个曾经见过许格亦的服务生,一来给客人点餐,就认出许格亦了。

许格亦瞪了一眼过去。

“白擎?陆景言改名字了?”

“白擎是我实习的导师,他误会了。”

江猛哼声一笑,原来不止他一个想要从陆景言手中抢走许格亦!

许格亦看着菜单,这日式酒馆的东西,怎么感觉好多都不适合她这个孕妇吃!

“这个不错,很开胃!”那服务生指着wasabi炸虾球,介绍着。

“wasabi开胃?”

“对啊,开胃就是需要一些比较刺激的东西。”

许格亦切了声:“不要,我要这个,然后还有这个……你呢?你要吃什么?”

江猛打开菜单,大致瞄了一眼:“给我两壶酒,然后A套餐里的烧烤。”

服务生写完两人点的食物之后,将菜单收走:“请稍等。”

嘘寒问暖完了,点餐也点完了。

许格亦觉得是时候开始进入正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