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心静那儿自然也会凉/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看着江猛,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

江猛轻笑,“什么为什么?”

“少军的事。”许格亦说着给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还跟她装无知阿!

江猛懂得她这个神情意味着什么,当初跟他说只当好朋友时候的神情一样。

江猛耸耸肩,笑了起来:“你比4年前聪明多了。”

“是阿,我变聪明了,而你却变成烂人了!”

江猛又是哼声痞痞一笑:“当我知道你还跟陆景言在一起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跟你偶遇的方式,就是想不出来,我应该怎样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会让你觉得那是偶然,那是我们有缘分……”

许格亦听得很不可思议,她到底哪点吸引到了江猛,会让她对自己痴迷到这种程度?

“其实我一直知道东子跟少军在梦网公司,我也知道少军很想赚更多的钱。”

江猛跟许正东他们是同年去梦网公司实习的,当时江猛确实是一心准备在梦网公司发展下去。

可是后来,他遇到一个跟梦网公司有纠纷的一个客户,跟着他一起出国……4年的拼搏,才有今天的成绩。

可惜……有些事,事与愿违。

“所以你就陷害少军?”

“陷害?你用词太夸张了,只是少军需要钱,我刚好需要一个策划方案,我们是公平交易。”

许格亦真想飙句脏话:去TM的公平交易!

这种所谓的公平交易,都已经害的夏天要跟柯少军离婚了。

“你把这种损人利己的肮脏手段叫公平交易?”

“不然呢?对我这种商人而言,跟钱有关系的交易,都是公平交易。”

许格亦不屑的哼了声,“看来你还跟4年前一样,让人讨厌。”

“没办法,为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我只能铤而走险。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做,会让你更加讨厌我,可是……我还是会冒险。”

“夸张的人是你……你有必要吗?我的号码从来没换过,如果你想约我出来,一个的电话的事。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吗?”

许格亦说的情绪有点激动了。

“我怕你拒绝我。”江猛觉得自己快忍不住想要笑了。

“拒绝你什么?我们说好当朋友的呢?”

江猛突然认真了起来,手肘抵在桌面上,“人是会变的,当初答应你的事,我虽然记到现在,可万一,你突然想通了,要跟我在一起,我就得主动点了。”

许格亦无语的切了声,这时服务生也将他们点的食物端了上来。

江猛拿了个杯子,倒了半杯啤酒,递到许格亦面前:“今天没有陆景言,我也没有开车来,我们可以喝个痛快。”

许格亦没有将自己怀孕了不能喝酒的事告诉江猛,而是默不作声的看着他。

“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比陆景言早一点认识你,我们应该也会很幸福。”

“跟你这种人在一起,你觉得我会幸福吗?”

“格子……我现在有能力保护你,也有能力养你。”

“这么巧,我刚好不缺这些东西。”

江猛将酒杯跟许格亦面前的酒杯碰了碰。“4年不见,喝一杯吧。”

就在许格亦准备直接说自己怀孕的时候,眼前的酒杯突然被身后伸过来的手拿了起来:“格子怀孕了,不能喝酒。”

许格亦被突然出现的陆景言吓到,他怎么来了?不是说今晚有重要的事嘛……

陆景言站在那,拿着酒杯跟江猛的酒杯碰了碰,然后将酒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江猛听到许格亦怀孕的时候,先是失落的愣了下。下秒……也将酒杯里的啤酒喝完。

陆景言喝完啤酒在许格亦身旁坐了下来。

许格亦马上笑了起来,轻声问:“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晚没空,有重要的事吗?”

“我现在就在做重要的事。”

许格亦听得乐呵呵的笑着,原来他不是不管,不在乎呢。

坐在对面的江猛看着又将自己酒杯里倒满了啤酒,也将陆景言眼前的酒杯倒满。

看着许格亦因为见到陆景言,马上露出笑容。

江猛轻笑,没想到,这么多年……陆景言跟许格亦之间,完全没变。

“你怀孕了?真的?”

“当然是真的,下星期我跟景言领证,再过段时间,我们举行婚礼了。”

“那我回来的还真是时候。”

“我可没打算请你喝我们的喜酒。”

说这话的人不是陆景言,而是许格亦。

“你怕我破坏?”

“是你没资格,当初我说了,如果你还喜欢我,我们不再是朋友。江猛这个名字,我会永久删除。”

“那你的意思是,少军的事,你也不管了?”

“少军的事,我管。”

“你管?他现在的行为可是泄露商业机密,这不是赔偿的问题,而是坐牢的问题。”

“卖一个策划,才赚30W,还不如一个中间人多,这种买卖真是亏本。”

江猛虽然听得懂陆景言在暗示什么,可多年的社会阅历。他还是一副淡然自若的噙着笑看着陆景言。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黄自力在你的公司属于后勤部门,他居然懂得策划部的事情,你们公司还真的是毫无秘密,所有部门的事都相互知道。”

果然,江猛这下可以确定,陆景言绝对已经了解所有情况了。

“他一个月薪水加上加班,也不过7000块,可是在跟少军一起喝完酒之后,你们公司还真的大方,给了他50W……少军要是知道,原来当中间人的酬劳比他冒着坐牢而做的事,都值钱,你说少军这种买卖是不是亏本。”

柯少军出事之后,陆景言也是一直在调查此事。

许格亦越听心情越不好。她瞪了眼江猛,从眼神透露出,她现在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跟江猛说一句话。

“亏不亏,不是你说的算。那都是少军自愿的……而且,现在官司还没打,少军不一定有事。”

江猛说着,将视线放在一直对他很不友善的许格亦。“格子,我真的那么令你讨厌吗?”

许格亦没理会,完全把江猛的话当成空气!

“格子,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江猛。”

许格亦一惊,难不成怪她?江猛说了他是为了见她才做出这些事来的。

“江猛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会喜欢你的,不管你用多肮脏的手段,我都不会心软,委屈自己喜欢你!”

许格亦觉得这次自己说的够清楚了吧!

谁知,江猛却咯咯的笑了起来。“看来这4年,许格亦还是许格亦,一点都没变聪明。”

陆景言勾唇一笑,并没有回话。他这抹笑仿佛是在说,‘有我在,许格亦变不变聪明,都一样。’

“陆景言倒不是当年的陆景言了,比4年前我认识的陆景言,还要厉害。”

“你也是……比4年前的江猛要厉害的多。”

“我厉害什么…我也不只不过给人家打工。”

许格亦眼珠子一转,几个意思这是?她怎么没能在他们的对话里读懂意思呢。

许格亦缓缓靠近陆景言,轻声问着:“你们在聊什么?”

她完全是懵圈状态。

“知道我的律师所为什么叫明陆律师所吗?”

“知道阿,你跟明南晖一起合资开的律师所阿。”

“江湖公司也是。”江猛淡淡的说着。

许格亦:“……”

她不但没听明白,反而雪上加霜的状态了。

“江是江猛……湖是胡旭阳。”

“胡旭阳?好熟悉的名字阿,突然想不起来,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你老公我,第一起官司的的被告。”陆景言噙着笑明示着。

许格亦听到这话,也嘻嘻的笑着:“对对对,就是他。……我去!江猛,你跟这种人一起合资开公司?难怪你也变得这么卑鄙无耻。”

许格亦记得,当年陆景言跟明南晖的律师所刚成立,陆景言第一次打官司,就是替梦网打的……可惜,在准备开庭的时候,梦网突然撤诉,原因是这个胡旭阳私下赔了一笔钱给梦网。

多少钱就不知道了,胡旭阳的钱从哪里来的,那是更加不清楚了。

“我相信这次江湖公司控告梦网,是胡旭阳为了当年的事。”

“对,你说的都对。这次事情,的确是胡旭阳为了当年的事。”

许格亦蹙着眉头,呃……什么情况?

“少军跟黄自力喝酒当天,我刚好也在。他们的聊天内容,我也听到了……少军喝得很醉,说了很多他委屈夏天的事,黄自力就在一旁怂恿少军卖策划的事。”

许格亦难以置信的听着。

“第二天,公司的策划部,果然把原来的策划换掉了,我相信是少军把策划卖给了黄自力。我私人汇款给少军……”

“你的意思是,给少军的30W还不是你们公司的钱?是你私人的?”

“胡旭阳是个阴险的商人,东西得手了,他根本不会管你死活。不过,他给黄自力的50W,倒是挺让我惊讶的。”

许格亦听着,惊讶的嘴微微张开着。

“我……我怎么有点不明白了呢。”

“不明白什么?事情很清楚阿,你的老公,比我还清楚。”

许格亦皱着小脸看着陆景言,“我听得都乱了。”

“胡旭阳当年因为被梦网控告之后,就算私下解决这件事,在网游界也是待不下去了,所以他就找了江猛一起出国发展,还把公司全权交给江猛。”

许格亦似懂非懂的点头着……

“人呢,总会争一口气,尤其是在自己已经在权势方面赢过曾经的敌人上,他就更想要踩在对方的头上。”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其实是胡旭阳捣的鬼,少军是策划部的一员,刚好被胡旭阳盯上了,然后就被陷害,江猛无意间知道这件事……就顺势推舟,暗中保护少军?”

“可以这么说。”

许格亦:“……”

累积多年的脏话,许格亦又一下在心里狂飙脏话着!

MD!哇擦!……靠!FUCK……SHIT!……@¥%&*@¥

骂到最后,许格亦都找不到词了。

她缓缓转过脸,看着正在笑的江猛,有点小尴尬。

“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些了,我刚刚只是在试探你,是不是对我还有企图。”

江猛哈哈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许格亦更加尴尬了。

这时,陆景言看了看时间,“应该快来了。”

“还有谁要来?”

“等下你就知道了。”

江猛喝了口酒,心想……许格亦,其实我还是对你有企图的!

许格亦见江猛的酒杯空了,拿起旁边的酒瓶,给江猛倒上:“我刚刚语气重了点,那是因为我是演技派!你别放心里。”

许格亦说着,觉得好丢脸。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哪里特别,能让江猛做出这种事来。

“那我的演技呢?算不算演技派?”

“你何止演技派……哇靠,江猛,我真的被你吓死了!”

柯少军不知道在嘴上,心里诅咒,暗骂江猛几百回了,简直都骂到江猛祖宗几千代,估计都有了!

“我要是不那么做,你是真的会被吓死。”

江猛说的一点都不夸张,胡旭阳这几年虽然什么都不管,可是他背着江猛,做了很多勾当。江猛睁一眼闭一眼,但是柯少军这事,他就不能不管了。

在他知道柯少军可能会因为一时糊涂,惹上官司的时候,他先是把自己当坏人跳出来跟柯少军周旋。

这样陆景言才会去了解更多,而他也刚好可以替柯少军减去跟江湖公司的冲突。

“你说你要保护我,也提前跟我说声,我可是真的骂你是畜牲来着。”

“这又什么,人本来就是大猩猩变得,属于高级畜牲。”

柯少军笑了起来,拍了拍江猛的肩膀:“谢谢你。”

“要谢的话,谢谢格子吧,如果不是她,我可能这出戏还真的演不下去,找不到理由陷害你阿。”

江猛说着,自己都哈哈大笑起来。

许格亦则在一旁,僵笑着。“是,是应该谢谢我。”

这时以前大学一起玩得比较好的几人也一一都出现在江猛眼前。

许正东,唐心如,孙宇,许静琳,沈涛,就连江猛出国前谈了几个月恋爱的沈蜜也来了。

“江猛,原来你也来啦,果然还是陆景言有面子,能够吧把你这个隐藏4年的人给呼唤出来了。”许静琳见到江猛也是开玩笑着。

江猛听着只是轻轻一笑,当他跟沈蜜对上眼的时候,他缓缓开口:“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沈蜜跟江猛分手后,两人也就不少用微信聊天了。偶尔沈蜜倒是会发一些祝福过去。

“江猛,你这个混蛋,当初一句分手,就把我妹妹给撇下了,怎样,现在是找了个外国妞?”沈涛说着还四处张望了下。

“我也想阿,可是找不到喜欢的。”江猛开玩笑着,眼神有一下没一下的瞄着许格亦。

这个小动作,沈蜜都看在眼里。

“服务生,麻烦给我们换个大桌的,然后再来一些啤酒,烧烤。”江猛直接喊上服务生。

当服务生将从小桌换成大桌,也将啤酒,烧烤端上来的时候,

许格亦对于许正东他们突然到来,还是一头雾水。刚刚她看到这波人出现,都懵了。

她以为自己今天会跟江猛翻脸,然后回家呢。

当陆景言来的时候,她就有点懵了,好不容易才弄清楚江猛的事,现在又来这些人,她是彻底的觉得脑子够用了。

她身子慢慢向坐在她旁边的唐心如倾斜着问:“你们怎么来了?”

“聚会阿,能不来吗?”唐心如随意回答着。

“聚会?哪门子的聚会阿。”

“你家小鹿组织的云大聚会阿!”

“我怎么不知道呢。”

“还不是因为你单独约江猛来这里摊牌。”

许格亦蹙着眉头,开始自言自语:“我是有告诉小鹿,我约了江猛摊牌,可我没说在这里阿,而且这里小鹿都没有来过这里,他是怎么知道。”

唐心如瞥了一眼许格亦:“那我怎么知道!”

“那你是不是也已经知道少军是被人怂恿的,而江猛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坏人。”

唐心如点头:“嗯,知道阿,下午你离开没多久,夏天就睡着了,然后你哥就打电话给我了。”

“我去……那夏天呢,她知道了吗?”许格亦可是听了半天,才知道整件事,怎么感觉所有人都比她知道的早。

“她当时在睡觉,我没告诉她。”

“我现在打电话告诉夏天,不然的话,她会胡思乱想的,晚上又要哭一晚上。”许格亦说着,伸进包里摸索着手机。

“别打,我估计夏天现在还在睡,等下……少军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惊喜?”

“对阿,这件事少军才是受害者。你没看少军现在笑得多贱。”

许格亦听着,眼神朝柯少军看过去,还真的是笑得很贱。

“什么惊喜?”

“他定了束花,等下我们差不多10点左右去拿。”

“切,这算什么惊喜。”

这时,陆景言突然站了起来:“我今天约你们出来,是想告诉大家……我跟格子准备结婚了。”

陆景言话音一落,许格亦很自觉的也站了起来,依偎在陆景言身旁。

孙宇,沈涛也开始起哄拍着桌子。紧接着,也是一阵鼓掌欢呼声。

“你们几个是我跟格子在谈恋爱的时候,帮了我们不少忙,也是我跟格子在大学期间能够在毕业之后,还能联系的人。”

“哟,学霸说这种煽情的话,让人好不习惯阿。”

“就是!大家都在一个城市,毕业之后还有联系多正常阿。倒是……江猛,你怎么突然回国了?”

“这还用得着说嘛,我估计就是为了我妹妹,沈蜜!江猛,我妹妹跟你分手之后,也是没交过男朋友。她可是等了你4年阿……你说,你感不感动?是不是应该跟我妹妹复合?”

沈涛说着就将视线放在江猛身上,他倒是很希望两人能够符合,当初江猛喝醉,沈蜜要求留在他身边照顾他的时候,沈涛就觉得自己妹妹肯定对江猛有意思。

后来虽然在一起了,可好景不长,没多久就分手了。

这时,江猛看了眼沈蜜,眼神充满了愧疚。

他知道沈蜜是真的喜欢他,而他也曾经试过去喜欢沈蜜。可是……他欺骗不了自己,也不想耽误她。

“哥……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是眼光高,什么叫我等江猛4年!”沈蜜觉得自己不开口说话,这气氛绝对会被自己哥哥搞砸。

“就是,陆景言正在通知大家他跟格子准备结婚呢,你们扯到我跟沈蜜身上做什么?”江猛也以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呵呵,我其实跟东子一样,很关心自己妹妹呢,来,学霸你……继续说,继续说。”

“没事,我想说的已经说完了,就是你们收到我跟格子喜帖的时候,别太惊讶。”

陆景言说着一脸的幸福。许格亦在旁边也是嘻嘻笑着。

“我们能惊讶什么,你跟格子到现在才结婚,我们才惊讶。”

“就是,一直以为你们毕业了就会结婚呢。”

许格亦没接话,而是给了个笑容。

其实她自己也以为是呢,但是那时候陆景言确实很忙,而她也是。

两人忙到都没时间缠绵了呢。

不过,对许格亦来说,她现在跟陆景言,就是差个结婚证,跟摆喜酒,其他跟已经结婚的人没差。

“来来,我们今天不醉不归阿。”

“我开车来的,刚刚已经喝了一杯,就不喝了。”

“我也是。”许正东确实也是开车来的。

“我等下还有重要的事,我就陪大家意思意思,喝一杯。”

陆景言,许正东,柯少军这三人集体罢酒直接让其他人有点不悦了。

大学毕业之后,大家也都忙,平时一个月估计也就聚会一次,有时候甚至都没有。

好在网络这东西,还能让大家保持着联系。

“这好不容易出来聚一次,居然都不喝酒。”

江猛拿起酒杯:“我没开车来,我陪你们喝,不过……今晚谁要是把我灌醉了,谁就得带我回家。”

沈蜜听着立刻跟江猛碰了碰杯子:“喝吧,你要是喝醉了,我肯定带你回家。”

江猛哈哈笑了起来:“好阿。”

“来来,我们喝……这三个人让他们干啃烧烤去。”

“干杯!”

……

喝到差不多的时候,陆景言跟许格亦几人便先离开了。

这时也晚上10点多了,柯少军因为准备给夏天道歉,还真的没喝多少酒,也只是意思意思的喝了一杯。

在去夏天家的路上,许格亦坐在副驾驶上一直傻笑……

“这么开心!”

“我以为江猛是真的为了我,故意陷害少军呢。你没来之前,我还跟他说了一大堆废话。……唉,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个好人。”

许格亦只要一想到刚刚自己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在骂江猛的时候,就超级想笑。

“嗯,将来打官司的时候,江猛是个重要的证人。”

“打官司?事情不是已经弄明白了嘛?这官司完全就是江湖跟梦网打阿,关少军什么事?”

“虽然少军是在被喝醉的情况下被怂恿,但是他把策划方案买给江湖公司,这是事实。”

“少军不是受害者嘛。”许格亦又开始懵圈了。

“没错,他是受害者,但是在对方的怂恿下,他还是做了这件事,现在江湖控告梦网抄袭,可是梦网会以泄密机构去控告少军,而少军肯定会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如果胡旭阳将此事全部推给少军的话,少军很有可能会被梦网跟江湖两家公司控告。”

“不会吧!怎么刚刚还觉得皆大欢喜了呢!现在少军又卷进去了。”

陆景言轻笑,他都不知道怎么跟许格亦解释了。柯少军是受害者没错,可是他也是确实把策划方案卖给了江湖。

“不用担心,如果少军真的被告,还有我呢。”

许格亦嘻嘻笑着,“嗯,有你在,我觉得什么事都是小事,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阿?”

“我是律师阿,很多小道消息都来的快。”

“小道消息不是都是狗仔队那来的比较快嘛!……噢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约了江猛来这里?”

“你忘记你手机里的APP已经传输跟电脑里了吗?”

“你是说,我跟江猛发消息的时候,你都看到啦?”

“嗯。”

许格亦:“……”

她发现,她跟陆景言在一起,完全就是个属于那种会被卖掉的角色,还好陆景言舍不得。

“难怪我跟你说我要去找江猛摊牌的时候,你这么淡定了。原来你早就了解情况了。”

陆景言微微一笑。

他还没有厉害到那种程度,只是他在知道柯少军去医院找过夏天之后,又见许格亦觉得夏天不对劲。

他才开始分析整件事,一开始也只是猜测。

直到今天下午,柯少军找上他的时候,他才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

到了夏天家的时候,夏天果然还在睡觉。

柯少军捧着鲜花,刚刚去酒馆的休想装也被换成西装了。

“我现在去叫醒夏天,你准备好。”

柯少军嗯了声,说真的,他突然莫名的紧张起来了。当初得知夏天怀孕,他就直接说:‘我们结婚吧。’

然后两人就结婚了,什么鲜花,什么求婚完全没有。结婚的时候不被两家的长辈看好,婚礼也没办的多好。

有时候看到电视剧里面演的,夏天都会嘀咕上一两句。

柯少军摸了摸口袋里的小盒子,希望这次求夏天原谅,能够弥补她心目中的求婚。

卧室里,许格亦轻轻唤着床上的夏天,“夏天……夏天……”

夏天迷糊睁开双眼看着许格亦:“格子?你怎么在这里,我这是在做梦?”

“当然不是做梦,我是真的。”

“不是做梦,那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我锁门了阿。”夏天睡得有点迷糊。

许格亦嘻嘻笑着,“跟我去下客厅,有人有话要跟你说。”

“谁阿。”

“去了你就知道,走吧。”

夏天缓缓下床,许格亦扶着她,两人一起走出卧室。

本来还想突然蹦出来给夏天个惊喜的,可是看在夏天是孕妇,情绪又不太好的情况下,就怕这个惊喜变成惊吓。

此时,柯少军就直接捧着鲜花站在那。

所以,夏天一出卧室就看到了捧着鲜花,西装笔挺的柯少军。

夏天静静的看着他,不言不语。

“夏天……其实少军才是个受害者,他是在喝醉的情况下,被人怂恿才把策划卖给江湖公司,江猛给他的30w,不是因为少军卖策划给他,而是对少军的弥补。”

许格亦尽可能的以最简单的方式解释着,虽然她对这中间的事也是有点懵。

柯少军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在夏天面前单膝下跪,将鲜花高高举起。

许格亦见状,立刻从夏天旁边走开,跟陆景言他们站到一起。

柯少军昂头看着夏天:“老婆……我错了,我不应该有压力不跟你诉苦,反而跑去喝酒,更加不应该让你受委屈。”

夏天眼眶泛红看着他,依旧是不说一语。

一旁的许格亦跟唐心如看得都开始着急了。夏天的脾气在她们四人里,其实是最好哄的,以前只要夏天生气,许格亦她们随随便便买点吃的,就能哄夏天消气。

现在发生这事,估计是有点难了。

“你说你是因为怀孕才嫁给我,是我的错!我欠你一个求婚。”柯少军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小盒子,打开。

“其实这枚戒指,我买了有段时间了,我其实是准备在你生日的时候,我打算送给你的,可是那时候你说要省钱,养宝宝……我怕你说我浪费钱,我就先留着。”

柯少军说到这的时候,夏天眼里堆积的泪已经不由自主的滑了下来,想起两个月前她过生日时候的情景,但是柯少军的确有点古怪。

许格亦跟唐心如看得也眼眶泛红,尤其是许格亦……为了不让他们看到她也哭了,微微低着头,擦拭着眼泪。

陆景言见状,将许格亦搂进怀里。

“老婆,原谅我,好不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当个好丈夫,好爸爸。”柯少军虽然平时对夏天不太会表现出爱她的行为,可是跟夏天从谈恋爱到结婚,他确实也都喜欢夏天一个人。

此时,夏天已经泣不成声了,她抬头看了眼也已经哭了的许格亦跟唐心如。

“你们都知道这件事?”

许格亦吸了吸鼻子:“少军被陷害的事,我们也是刚知道不久,至于他要还给你一个求婚的事,我们也是现在才知道。”

唐心如在一旁也点着头。

本来给夏天的惊喜,只是告诉夏天,整件事柯少军才是受害者。

至于柯少军准备给夏天弥补求婚的事,她们还真的不知道。

夏天看着柯少军,“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喝酒?”

“不敢了,老婆……以后我只陪你一起看电影,吃爆米花,缓解压力,绝不出去喝酒。”柯少军一脸的求原谅,他是真的知道错了。

“如果遇到这种事,还会不会做出损人利己的事。”

柯少军明白,夏天是在说,他之前想要让夏天帮他约许格亦出来,好让江猛能够平息这件事。

“我发誓,我柯少军以后一定脚踏实地工作,绝对不做出出卖朋友的事。”

其实当时柯少军也是被逼急了,随便讲讲而已,就算夏天答应,他怎么会不怕陆景言找他麻烦呢。

夏天喜极而泣,将左手伸了出来。

柯少军一喜,立刻将钻戒戴了上去。这枚钻戒确实比原本他们结婚的戒指要耀眼的多。

“你起来吧。”夏天从柯少军手中将鲜花拿了过来。

“谢谢……老婆。”

柯少军一站起来,就用手掌擦拭掉夏天脸上的泪:“老婆,别哭了。我向你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去喝酒了。”

“这可不行,等我结婚的时候,你还得替我家小鹿挡酒呢。”许格亦突然‘抗议’着。

“那你跟我老婆申请下,她同意的话,我就替景言挡酒。”

夏天听得微微笑了起来。

许格亦跟唐心如他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

许格亦他们四人离开后。

柯少军还煮了点东西给夏天吃。

“老婆…我知道嫁给我,委屈你了!可是,你以后能不能不提离婚,我可从来没想过,要跟你离婚。”

“好阿。”

“嘻嘻,还是老婆好。”

“那以后,你要是再犯错,我就打死你。”

柯少军:“……”

怎么就不感受不到他的爱呢。

“老婆,你是我的初恋,我是真的很用心在对待我们的婚姻。”

夏天呼了口气,她何尝不是呢?

当初不仅自己妈妈反对,就连柯少军的妈妈也反对两人。

估计那时候要不是夏天怀孕了,两家人根本不会成为亲家。

*

回到公寓的许格亦,冲完凉,还没吹头发,只是穿着小内内就直接往床上一躺。

这时,陆景言也从浴室出来,回家回的晚,两人刚刚索性一起洗澡了。

说是洗澡,其实两个人是在浴池里一起泡了个澡。

当初许格亦快毕业的时候,简欣就开始翻新这个早就买好的公寓了。

陆景言那时候也开始设计着家里的摆设,尤其是对浴室里的浴池要求,一定要大到两个人可以舒服躺着的。

原来小洋房里的浴池,有点小。导致之前两人缠绵的时候,每次都不能一起躺着。

不过,现在就算两人在浴池里躺一起了,也不能做什么。

陆景言看着只穿着小内内的许格亦就这么躺着,他深吸一口气。

他已经有3天没碰许格亦了吧。

陆景言走了过去,柔声问:“格子,你就打算这样睡?”

许格亦确实现在已经都闭上眼睛了,只是还没有熟睡,不过她听到陆景言的声音,误会以为自己躺在床中间,陆景言不能躺着,她呢喃着翻了个身,往一边躺去。

此时许格亦的睡姿比刚刚大字躺着的睡姿更加牵引着陆景言的心了。

整个人侧躺着,这几年还算有点‘长进’的小匈。瘦瘦的小腰也勾勒出一个迷人的形体出来。

陆景言又深吸一口气,突然想起一句话,心静自然凉,心静那儿自然也会凉。

在自我催眠数十秒之后,陆景言发现,这话根本是自欺欺人。

因为他不但没凉,反而愈发愈强的一股想要许格亦的冲动。

他先是拿了一件自己的上衣,将许格亦扶起来,勉强给她穿上。

这时,看到许格亦还没吹干的头发。

陆景言开始轻轻唤着许格亦,“格子,起来吹下头发好不好?”

可惜,她最近是真的累了,完全没有反应。

陆景言将吹风机拿到床头,将许格亦的小脑袋放在自己大腿上,将吹风机调到适中的温度跟声音,慢慢将许格亦的长发吹干。

只是这小坏蛋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她也想他。

小手很不安分的四处乱来……

陆景言现在只想快点给许格亦吹完头发,然后再去冲个冷水澡!

------题外话------

愚人节。(づ ̄3 ̄)づ。祝妞们节日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