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终于领证啦/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见到自己老爸老妈因为陆景言的话,顿时愣住外加语塞的神情。

没忍住噗嗤的笑了起来!

许国栋跟何金枝两人确实是因为陆景言的愣住,不过这两人愣住的理由虽然跟许格亦想的一样,都是因为‘许格亦有陆景言护着!’

可他们的想法跟许格亦不一样。

自己女儿几两重,他们还不清楚吗?以前就是希望女儿要么不要嫁,要嫁就嫁给这种能够把她给宠坏的男人。

许国栋渐渐笑了起来:“我们吃早餐,吃早餐……我去给你们盛粥去。”

语闭许国栋站起身,往厨房走去。

这时,许格亦才发现许国栋穿了一身紧身衣……

确切的说,是一条略微偏紧的西裤搭配着一件韩版修身的衬衣。

“老爸穿成这样想干嘛?”

“什么想干嘛!不觉得你老爸这样穿,挺有范的吗?”

“我还挺有面呢!”

“欸,你说对了,你老爸就是希望你有面子,所以才那么穿的。”

许格亦:“……”

我去,她接得还挺顺的,真希望到时候他们婚礼当天,许国栋可别这么穿。

*

北淮民政局。

陆景言今天的穿着跟平时上班的穿着没什么差别,都是一日既往成熟稳重的西装。

这可不是他不重视今天跟许格亦领证的事。

他还特地给自己准备了件粉紫色的衬衫,跟许格亦昨天临时买的裙子还就那么巧的撞色了。

两人此时就算往街上那么一站,路过的人也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两人肯定有一腿。

这会,陆景言跟许格亦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来到摄影室拍结婚证上的照片。

许格亦笑得很甜,也很激动。虽然从工作人员接待他们开始,陆景言就紧牵着她的手,可还是没能消除她的紧张。

不过紧张归紧张,许格亦的小脑袋还是清醒的,懂得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画个淡妆。就算这样,她对于这次领证还是没有准备好。

就像现在,她明明知道自己比陆景言矮很多,还傻乎乎的穿了双平底鞋呢。敛下眼睑看了眼陆景言的鞋子,亏大了,亏大了。

这男士皮鞋后跟还带着些许的高度呢。

许格亦心想,要不要让陆景言把鞋子脱了呢……还是算了,那3公分她差不了哪里去。

“来……看我这里。”摄影师大哥准备开始拍了。

许格亦一听,抬头挺胸,使劲的踮起脚丫子。不仅如此,连小脑袋都伸的老长了。这样至少,看起来能高个5公分吧!

摄影师看着镜头里的两人,稍微调了调,然后又往两人看了过去。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朝摄影室的四周看了看,找了找。

“那个……大哥,其实你刚刚踩的小木板的高度差不多,那个就可以了。”许格亦指着刚刚摄影师踩在脚底下的一块小木板,笑嘻嘻说着。

摄影师:“……”

这会许格亦踩着足足有10公分高的小木板上,瞬间自信心爆棚。

这几年,她的身高还勉强有1米6。可跟1米8多的陆景言站一起,还是矮上一大截。这下好了,她抬头挺胸,跟陆景言这么一站,相当有CP感。

摄影师没了小木板,也是有些不太习惯。他调整了角度,开始喊:“来,看这里……微笑。拍啦……好!”

约十分钟之后,两人拿到照片。

许格亦看着照片,乐呵呵的笑着。

“哇哦,这绝对是我拍过最好看的证件照了。”

“可能因为旁边有我。”

许格亦:“……”

此时,两人填写了表格,递交了资料,就等待工作人员喊他们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许格亦紧张的一直靠深呼吸来缓解情绪。

“追我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现在领证,怎么紧张成这样。”牵着许格亦手的陆景言,很明确的感觉到手中的小手一直在颤抖。

“当然……我待领证如初恋阿。”

“我难道不是你的初恋?”

“真是笨,我的意思是……只要跟你有关系的第一次,我都会跟初恋一样紧张的。”

陆景言:“……”

这是什么逻辑。对于许格亦的小脑袋,他果然还是不能深究。

小房间里,两人宣读了誓言,现在就差了工作人员给他们的小本本上盖章了。

许格亦更加紧张了,她觉得她今天算是把这辈子的紧张都用在今天了。

陆景言其实也是很紧张,只是看到许格亦这么紧张,他更多是想笑。脑海中想起大学时候这小坏蛋穷追不舍的样子……

*

没一会,许格亦拿着红色小本本蹦跶蹦跶来到许国栋跟何金枝面前。

“哎哟,别乱跳……你可是孕妇阿。”

“老爸,老妈……你们看,我领证啦。吼吼吼!”

许格亦激动的说着将结婚证在两人面前摊开,晃着。

何金枝拿过结婚证,突然眼眶泛红。

“老妈,我跟小鹿拍的漂亮吧。”

“嗯,漂亮……”

“怎么啦?怎么还哭了呢。”

“格子……老妈突然很舍不得你。”

何金枝这么一说,许国栋也突然眼眶泛红。许格亦是他们的心头肉,他们疼许格亦的程度远远就已经超过许正东了。

许正东从小就会懂得自己照顾自己,学习也比较好,这点他们从来都不费心,这点倒让他们两人觉得这父母当得有点闲了。

许格亦就不一样了,从小贪玩,虽然是女孩子……可在村里那简直就是‘村霸’!

女儿虽然贪玩,捣蛋!可许国栋跟何金枝还能‘镇得住’这个女儿。

许格亦看到这两人突然眼眶都红了,蹙着眉头看着他们。

“老爸老妈,你们干嘛阿。”

陆景言突然牵起许格亦的手:“爸妈,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格子跟宝宝的。”

“我们当然放心了,就是怕格子这孩子就算结婚了,还跟像个孩子一样。”

“对阿,就像刚刚还一蹦一跳的,你又不是麻雀。”

许格亦:“……”

她就知道,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喜极而泣。

“对了,小鹿……你爸妈呢?不是说你们领证的时候,会过来吗?”

“他们在酒店等我们,我们现在过去。”

许格亦一惊:“叔叔跟阿姨回来了?”

陆景言猝不及防的吻了下许格亦:“是爸妈回来了。”

*

XX酒店的包间里。

当陆景言牵着许格亦的手进入包间的时候,还真的看到陆邵海跟简欣,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刚下飞机的样子。

陆邵海跟简欣见到许国栋,何金枝的时候,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简欣更是热情的走了过去:“金枝,我们两个可总算见到面了。”

“是阿,简欣!我们真的是总算见面了。”

陆邵海则是向许国栋伸出友谊之手,“你好,许先生。”

许国栋看到西装笔挺的陆邵海,猛地挺直腰板收腹跟陆邵海握手:“你好,陆先生。”

“你们两个……怎么还许先生,陆先生的,孩子都领证了,都是一家人了呢。”

简欣直接瞥了一眼陆邵海。

“走,我们过去坐,别这么站着了。”

……

“爸妈,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呢。”许格亦是真的被陆邵海跟简欣突然回来给惊喜到呢。

“你跟景言领证,我们两个就算再忙,也得回来阿。”

“这倒是阿,我们四个人这四年来可都在等着这件事呢。”何金枝虽然第一次跟简欣见面,好在视频聊天过,两人也是很聊得来。

不然,突然在自家孩子领证的时候见面,那得多尴尬。

“格子,恭喜你。……这证领了,那婚礼什么时候办阿。”

“谢谢简老师,应该快了,我的婚纱都已经选好了,还在制作期。”

“真的阿,那定在哪天?”

“还不知道呢。”许格亦摇头,她还真的不知道呢。

简宁将视线投向陆景言身上:“真的还没定?”

“等喜帖出来了,我跟格子会亲自送到小姨手上的。”

“又玩惊喜,那今天是不是也打算告诉我们,你们几时怀孕呢?”

陆景言勾唇一笑,突然牵着许格亦的手站起来。

“其实我跟格子,今天除了领证要跟大家分享之外,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格子怀孕了,已经快3个月了。”

简欣听到激动的从椅子上起身走了过去,摸着许格亦的肚子:“真的阿?怀孕啦?”

许格亦甜甜笑着点头:“嗯,妈,是真的。虽然肚子还看不出来,但是我已经努力再补充营养了。”

“邵海,听到没有,你要当爷爷了。格子怀孕了呢。”

“听到了。”陆邵海相对于比较冷静,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当年陆景言跟许格亦同居,简欣一直以为许格亦会在大学还没毕业就把孩子生了呢。没想到,她等了4年呀……

许格亦见简欣这么开心,悄悄在她耳旁低语:“妈,我怀的是双胞胎。”

简欣简直快因为喜悦的消息,激动的要晕过去了。

“那……那……那你以后别去高翻院实习了。在家好好养着。”一向口齿伶俐的简欣都开始结巴了。

“小鹿已经替我请假了。”

“那就好,那就好。”

“说什么悄悄话,诺诺也要听。”这时霍明修怀里的诺诺奶声奶气喊着。

“诺诺,是格子姐姐肚子里,现在有两个小宝宝噢。”

简欣这话,无疑又是让未知许格亦怀双胞胎的简宁惊讶了翻。

“唉呀,看来我可以不着急替诺诺生个妹妹了。”简宁是真的一脸的祝福。

“爸爸,格子姐姐肚子里面有两个宝宝阿。”诺诺眨巴眨巴着眼睛问霍明修。

一副心事重重的霍明修的挤出笑容回着:“对阿,以后诺诺就有弟弟妹妹了。”

“好棒噢,格子姐姐,弟弟妹妹什么时候能陪我玩阿。”

“等诺诺小学的时候,弟弟妹妹就可以跟诺诺玩了。”许格亦回着,还不忘记加上嗲嗲的声音。

虽然气氛不错,大家也都在祝福着陆景言跟许格亦领证跟怀孕的事。

但霍明修不安的神情很快被陆景言看到了。

“明修叔叔是在紧张明天开庭的事?”陆景言小声问着。

“有点。”

“不用担心,资料什么的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切顺利的话,也就明天之后多等一星期,就有结果了。”

霍明修没有多说,只是苦笑着:“今天是你跟格子的事,不讨论一些不开心的事。”

陆景言点头嗯了声。

*

中午的饭局一结束,陆邵海跟简欣自然是带着许国栋跟何金枝‘四处玩’。

而陆景言也在刚刚跟他们分开之前,跟陆邵海说了,婚期他已经定了。但是还没落实下来,毕竟喜帖还没打印。

让他跟简欣好好跟许国栋夫妇谈谈。

要是都同意那天,那他就可以将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全部落实下来。

一旦落实,就等着许格亦的婚纱出来。

而他们两个也得抓紧时间去拍婚纱照,其实陆景言对这个还真的不是很在乎,也不想累到许格亦。

但毕竟婚礼当天也要布置婚房,跟婚礼现场,总不能一张婚纱照都没有。

下午三点,陆景言又回到律师所工作。

许格亦则也跟了过来,此时就坐在陆景言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躺着。

“小鹿……我怎么觉得,领完证,就没什么事了。”

“怎么啦?是因为我突然下午回律师所?”

许格亦坐起身子,撅着小嘴:“对,就是因为你。”

“等我一会,我把这个文件传送过去,我们就可以走了。”

“什么文件这么重要,需要你特地回来传送。”

“明天诺诺抚养权的文件。”

许格亦这时才恍然大悟,对对对……明天是诺诺抚养权开庭的日子。

许格亦突然一脸的认真,走到陆景言身后,给陆景言按着肩膀:“明天加油噢。”

陆景言:“……”

这大概是许格亦第一次给他按肩膀吧?!

“格子……”

“嗯?”

“诺诺的魅力这么大阿。”

“阿?”

陆景言拉着许格亦的小手,站了起来:“我认识你快5年了,你从来没有给我按过肩膀。现在是为了诺诺,给我按肩膀……”

许格亦蹙着眉头:“你今天是幸福过头了吗?我哪里没有给你按摩过阿。”

“有吗?”陆景言噙着笑看着许格亦,论记忆……他会记错?

“没有吗?”许格亦其实还真的记不住自己有没有,要问她有没有往陆景言身上蹦,她倒是记得有!

“当然没有了!”

陆景言觉得自己不给肯定的答案,许格亦绝对会跟他装糊涂。

“好吧,没有就没有。”

陆景言就知道她耍起无赖那是理直气壮呀。

“老婆……”

“老公……”

这称呼许格亦不是没喊过,但是都是开玩笑的喊。

“记得有次你听到我喊程心语小语的时候,你跟我也要个小名。”

许格亦上前贴着陆景言,一脸的傻笑:“当然记得了,你那时候还说,这个小名要等到我大学毕业。”

陆景言微微笑起:“可是你大学毕业之后,还让你多等了一年。”

“你现在打算给我取个特殊的小名啦?”

“刚刚已经喊啦!”

“刚刚?有吗?你喊我什么了。”

陆景言:“……”

这笨蛋是真的笨还是故意要气他?

“嗯?喊我什么啦?”许格亦忍着坏笑看着陆景言。

陆景言捏了捏许格亦的小脸:“你阿……还真的是个小坏蛋。”

“什么小坏蛋,我现在可是准新娘外加准妈咪噢。”

陆景言笑而不语,只是静静的将许格亦搂进怀里。

这时,桌上的手机嗡嗡的开始盘旋震动着。

陆景言轻轻放开许格亦,看着手机上面的未知号码。

这个时候,就算是无知号码,他也能猜得出来是谁打给他的。

陆景言很不悦的接起:“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打算告诉我,官司不用打了?”

“陆景言,看来你还不知道阿。”

“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一段视频而已。我发给你吧。这种视频,本来就该分享。”

陆景言皱着眉头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