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程心语不可能是我女儿/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许格亦睡得有点沉。

9点多才自然醒。

许格亦揉着惺忪双眼,打了个哈欠。

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声音,不用想,肯定是她老爸老妈在给她煮早餐。

下床之后,走进浴室洗漱着。

随意的将头发绑了起来,也随意的穿了身家居服走出房间。

她想的没错,就是这二老在忙着她的早餐。

“老爸老妈……你们这么早就来了阿。”

“都快10点了,还早阿!”

“我现在无所事事,一般都这个点醒来阿。”昨天晚上没怎么睡,她其实现在还是有点困呢。

要不是听到客厅的声音,她肯定还会继续再睡会。

“是小鹿的爸爸妈妈送你们过来的吗?”

“对,他们今天一早去法院了。”

许格亦嗯了声,开始吃早餐。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诺诺站了起来:“格子姐姐是大懒猪,现在才起床。”

“诺诺?你也在阿。”

“对阿,诺诺早上就来了,可是你在睡觉,没人陪我玩,我看动画片都快睡着了,你看……许爷爷都无聊的睡着了。”

许格亦嘻嘻笑着,这个许爷爷说的应该是自己的老爸。

看来也是躺在那边看动画片的。

10分钟的时间,吃完早餐,她往客厅的沙发移动。

“诺诺,格子姐姐来陪你看动画片啦。”

“我不要看动画片,我们玩游戏好不好。”

“玩游戏?可是格子姐姐现在刚吃饱,不能玩游戏。”

“来来,奶奶陪你玩。”

何金枝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捆毛线,在诺诺面前晃了晃。

“来,诺诺把手手伸出来。”

诺诺很听话,直接将圆乎乎的小手举着,一副还很期待的可爱模样。

何金枝拉开毛线让诺诺抓着,然后就这么一直绕着诺诺的小手这样一圈一圈的缠着。

“好玩吗?诺诺。”

“嗯,好玩。”

许格亦:“……”

她突然好想告诉诺诺,许奶奶那是骗你呢,哪里好玩了。就是被骗着一起缠毛线!她小时候就被骗过很多次。

许格亦抱着抱枕,拿着遥控器开始找节目看。

看了一会电视之后,她突然发现平时比自己老妈还要唧唧喳喳的许国栋这会很安静且面无表情的躺在沙发上。

许格亦往何金枝身旁靠过去:“老爸怎么啦?”

“昨晚受打击了!”

许格亦双眼一大:“受打击?多大的打击阿。”

“你看你老爸现在这样,你评估下。”

许格亦蹙着眉头,这两人昨天跟陆邵海,简欣相处一晚之后,一个变得沉默寡言,一个变得幸灾乐祸。

会发生什么事!

“我评估不出来……说吧,什么事。”

何金枝想起昨晚的事就咯咯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许国栋就瞥了一眼过来:“你还笑,金枝阿……昨晚最后一局,你就应该抢地主。”

“我是准备抢的,谁让你非要抢过去。我都给你使眼色了,说我牌很好,你以为你有一对王就稳赢阿。”

许格亦:“……”

老爸老妈还跟小鹿的爸爸妈妈斗地主了!那是什么画面,囧。

“你们昨天晚上斗地主了?”

“对阿,商量完你跟小鹿的婚事,我们四个就开始斗地主了。”

“玩钱了吗?”

“那倒没有,就是玩你跟小鹿结婚时候的聘礼跟嫁妆。”

“聘礼跟嫁妆?这个也能玩?”

“对阿,你老爸本来是想给你多赢点聘礼的,可是输的惨不忍睹。不过么……虽败犹荣,你的嫁妆倒是翻了3倍。”

何金枝说着还边绕着毛线。

许格亦听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老爸…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是小鹿的爸爸妈妈吗?”

“我以为外交官跟翻译官,肯定在玩牌这方面不如我,而且……他们也说了,不怎么会玩斗地主,谁知道那么厉害。”

许国栋说的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老爸,他们可是小鹿的把爸爸妈妈!小鹿都那么聪明,他们肯定也不笨。”

许格亦一直咯咯笑着。

“那怎么一样,你看我跟你老妈也不见得笨,都把你生的这么笨。”

许格亦瞥了一眼过去。“你继续受打击去吧。”

这时,许国栋坐了起来呼了口气。

“格子阿……昨天晚上,我跟亲家把你跟小鹿的婚期定下来了。”

“什么时候?”

“下个月27号。”

“5月27号?怎么不选5月20阿。”

“5月20号结婚的人都扎堆了,你凑什么热闹。”

“那怎么选27了呢。”

“27好阿,527,我爱妻……对不对。”

许格亦咯咯笑了起来,这绝对是她家小鹿定的时间。这四个人哪里会懂这个呀。

……

庭审结束的时候,莫少谦一副趾高气扬的样看着陆景言。

“看不出来,陆律师也会使用卑鄙的手段赢官司。”

“卑鄙?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别以为这样你就稳赢了,这才刚开始呢。”

“如果你还想继续跟我玩手段的话,最好想想,你自己是否有把柄在我手上?”

“把柄?”莫少谦哈哈大笑起来:“我莫少谦在你手上的把柄不就是当初高考时候买考题的证据嘛……这没什么大不了。我又不是云锦大学的学生!”

陆景言冷笑:“是吗?”

他这一冷笑,莫少谦猛地很不安。

毕竟,他从事律师事件开始,在处理事情的时候,还真的没有干净过,几乎都是贪财图利。

不过,那些事都是他跟当事人之间,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秘密。

陆景言怎么会知道?比如早上他一副信心准备直接一记击跨陆景言的时候,却收到他跟丝琳娜的视频。

丝琳娜是当时一个他官司的当事人介绍给他的。

前天晚上他刚好跟丝琳娜也在酒吧里喝酒,看到霍明修也在,就让丝琳娜去勾搭了下霍明修。

他也知道丝琳娜是个爱玩的人,没想到她居然会把他跟她的视频外泄。

“要玩手段,我奉陪。只是输到最后,你可要沉受得住。”

陆景言说完直接绕过莫少谦往大门走去。

别的不说,陆景言手上还真的有可以扳倒莫少谦的证据,只是这证据还会牵扯到别人,所以他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将它公诸于世。

莫少谦抽动着唇角,愤恨的看着陆景言。

陆景言,走着瞧!

……

大门外,程俊杰跟霍明修也是四眼相对。

只是阵势来看,程俊杰完全处于劣势,因为陆邵海跟简欣也在。

“俊杰,你看到了,现在简宁很幸福,你想要这个时候带走诺诺,是不可能的。”

“幸福?简宁一点也不幸福,霍明修前天还去酒吧找女人,这也叫很幸福?”

听到这个,简宁瞬间火大,她走到程俊杰面前:“你自己蠢,就够了,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请的律师是个什么德行?”

“莫律师是国际大律师,陆景言不是他对手。”

一旁的陆邵海倒显得淡定,本来这种言语上的挑衅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小宁,不要跟这种人说话。我们走吧。”

陆邵海的冷气息也足够镇得住场面,简宁听到自己姐夫的话,的确不想跟程俊杰吵了。

昨天一早,霍明修回来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了。

后来一封匿名邮件发了个视频给她,她看完之后没有大吵大闹,而是耐心等着霍明修主动跟她说昨晚,他为什么没有回家。

霍明修对她的好,她相信那是装不出来的。

“把诺诺还给我,再走。”

“凭什么?”这时出来的陆景言直接怼过去。

“我是诺诺的爸爸!”

“所以呢?”

“诺诺必须跟着我!”

陆景言轻笑,小时候他对程俊杰,也很尊重,因为那时候他知道这个叔叔可能会成为小姨的丈夫。

后来当他知道他跟程俊英之间的事之后,为了小姨,他没说穿。但对程俊杰的态度完全变样。

“诺诺还没出生的时候,你跟程俊英比小姨打掉诺诺,那时候你怎么不站出来,跟程俊英叫嚣,你是诺诺的爸爸?”

陆景言这么一说,程俊杰愣了愣,可下一秒,他又开始朝陆景言发脾气:“过去我不懂,现在我懂了。”

“过去你不懂?现在你懂了!……你现在懂什么?”

“懂得怎么争取。”

陆景言冷笑,一直以为程俊杰是个没脾气又胆小的男人。

但从现在看,这个男人不是没脾气,而是愚蠢至极。

“官司还在打,你现在这样做,我会向法院申请给你做一份精神评估。”

“陆景言!你简直没人性,小语因为你,现在还在莫斯科精神病院住着,你倒好……处处针对我?”

既然提到程心语,那陆景言也没有什么顾忌。

“针对你?……诺诺不都不知道你的存在,谈什么针对。”

“我只想表现一下我对诺诺的父爱。”

“是吗?可是你不止诺诺一个孩子。”

简宁听到陆景言准备把放在心里十几年的秘密准备说出来的时候,她出声想要试图阻止:“景言。”

“小姨,其实这件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既然程俊杰这么想要表现父爱,为什么不告诉他!”

“什么意思?你到底生了几个孩子?”

程俊杰说着往简宁走了过去,霍明修直接将简宁护在身后。

陆景言也挡在程俊杰前面:“谁告诉你,你的孩子就是小姨生的?”

程俊杰哈哈大笑起来:“陆景言,我都不怕告诉你,程俊杰这辈子唯一碰过的女人就只有简宁。除了她,还有谁会怀上我的孩子?”

“程俊英。”

陆景言冷飕飕的三个字直接让程俊杰的笑僵住,整个人也顿在那:“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她是我姐,我不准你胡说八道。”

“你只不过是程家领养的养子而已,她可从来没当你是她弟弟……”

陆景言轻笑,见到程俊杰精神状态开始有点崩溃的边缘。

他继续开口:“你程俊杰谈过的恋爱应该不止一次吧,是不是都是没谈多久就被对方抛弃了?”

程俊杰听着吃了一惊。

“就只有我家小姨心地善良,忍下一切。为的就是因为喜欢你,可你呢……为了你那伟大的姐姐,居然逼小姨打掉孩子?你现在凭什么,要回诺诺。”

程俊杰一直摇头,不想听。

“程心语是你女儿,如果你很想发挥你的父爱,你应该是莫斯科好好照顾她。”

终于,程俊杰开始吼了起来:“你胡说,小语怎么会是我女儿!”

“我是不是胡说,你应该去问程俊英。”

程俊杰就一直摇头,嘴里嘀咕着:“不可能,不可能,小语是我侄女,怎么会是我女儿……不可能,不可能。”

陆景言见状,冷眼无视之。

“我们走吧。”

等几人走远了,隐隐约约听到程俊杰在身后嘶吼:“不可能……小语不可能是我女儿。陆景言,你骗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