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小坏蛋,别再撩我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挂着僵笑看着江猛,“江猛……我们,还是不要再做朋友了。”

“为什么?我没有做出什么让陆景言误会我们之间的事阿。”

许格亦叹了口气,总觉得江猛现在喝醉了,她就算说太多也没多大的意义。

“没事。”

“说好一辈子的朋友,你不能说话算不话。”

许格亦淡淡嗯了声。

江猛听到许格亦的回应,激动的上前搂着她。

许格亦没有马上推开他,而是静静的僵在那,就像那次校门口,江猛被流氓欺负,想要找个人抱抱一样。

他此时也是简单的想要搂着许格亦而已,这个女人,他不能拥有,看着她幸福,他也开心。

许国栋跟何金枝被江猛的举动吓到,尤其是许国栋更是想要上前推开江猛。

“唉呀,这臭小子吃我女儿豆腐。”

“你唉呀什么阿,年纪人的事,你还是少参合,你忘记你那时候害得小鹿差点抛弃格子的事阿。”

许国栋抿了下唇,怎么还记得那事阿!

“可是我不能让其他人搂着我女儿阿。”

“你瞎紧张什么,小鹿不是在旁边吗?”

也是,陆景言比他离得还近呢,要拉开也是陆景言拉开阿。不过,陆景言怎么看到自己老婆被人这样搂着,无动于衷阿。

江猛噙着笑搂着许格亦,在她耳旁轻声低语:“格子,我喜欢你,但是我不会破坏你跟陆景言,除非哪天……他不要你了,我会第一时间站出来拥抱你。”

许格亦不语,她的心却在一点一点被影响着。

也就数十秒的时间,江猛放开了许格亦,朝她伸出小拇指:“为了证明你不是在骗我,我们当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们拉拉勾。”

在其他人眼里,江猛这是喝醉了耍小孩脾气,可在许格亦眼里,她只能强颜欢笑也伸出小拇指跟江猛拉钩。

“嗯,我没骗你,我们当一辈子的朋友。”

完了之后,江猛开始朝许国栋走去,更是搂着许国栋,拿过他手中的麦克风开始随着此时正在播放的歌曲哼唱起来。

陆景言突然握着许格亦的手,握的有点紧。

许格亦感觉到他的力度,另一只手也握住陆景言的大掌上。“干嘛这么紧张,我又不会抛弃你。”

陆景言笑而不语。

“我们回去吧,让他们玩吧。”

许格亦不知道为什么,她此时真的没有什么心情继续待在这里了。

“嗯……”陆景言嗯了声之后,朝许正东看过去:“东子,我跟格子先回去了,一会爸妈交给你了,还有江猛跟沈蜜,一定要让他们平安到家。”

“嗯,我知道了,你们先走吧,我跟沈涛今天都没喝酒。一会我们会送他们回去的。”

陆景言点点头,牵着许格亦的手,悄无声息离开包厢。

*

公寓里,许格亦洗完澡就盘腿坐在床上。

她到现在满脑子都还在想沈蜜跟江猛的话。

原本打算吹头发的吹风机也没打开,一直就这么拿在手上。

在她思绪飘远时,陆景言也从浴室里出来了。

看到许格亦一副失魂落魄的样,他多多少少猜到些许。

陆景言走了过去,从许格亦手中将吹风机拿了过来,也盘腿坐了下来。

当吹风机在许格亦耳边嗡嗡响起的时候,她这时才意识到陆景言坐在自己旁边。

陆景言轻轻地,揉揉地撩拨着许格亦的长发。

许格亦也静静的坐在那让他吹。

几分钟之后,许格亦这长发终于被陆景言吹干了。

他将吹风机收了起来之后,又回到许格亦旁边:“我的服务怎样?”

许格亦看着满脸笑容的陆景言,勉强也跟着微微笑着。

“江猛搂着我的时候,你真的不介意吗?”

“很介意。”

“那为什么你不推开江猛?”

“江猛对你的喜欢,跟我对你的喜欢一样,都会尊重你的想法。”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对江猛动了心,你会选择放弃我?”

“不会!”

许格亦在心里呼了口气,还真担心陆景言会冷冰冰的回:“会!”

“你不是说你会尊重我的想法?”

“那你是对江猛动了心?”

许格亦:“……”

她本来还想‘捉弄’下陆景言的,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如果我说,有那么一点动心呢?”

许格亦没说谎,她很爱陆景言,这是她很确定的事。可是对于江猛,她其实没想象中那么讨厌他。

在KTV,江猛搂着她说了那番话的时候,她是真的有那么一点动心。

当初他借钱给她,买飞机票去莫斯科找陆景言。这些事,许格亦都记到现在。

4年来之所以没跟江猛联络,就是怕江猛会误会她对他有什么暗示,所以……江猛不联络她,那她也不给江猛发任何消息。

陆景言大掌抚上许格亦的小脸:“那你忍心看到我吃醋吗?”

陆景言一脸委屈的神情,直接让许格亦噗嗤笑了起来,她以为,陆景言会跟她闹情绪,然后说不定两人就会像一般情侣那样,开始大吵大闹。

许格亦这一笑,直接把陆景言给弄懵圈了。

陆景言此时由一张委屈的神情转换成一个‘一丝Q斯密’的问号脸。

“你就不能跟我吵一次架吗?”

“吵架?”

“对阿,想一般情侣那样,因为误会大吵一架。”

“可是我们不是情侣!我们是新婚夫妻,没必要吵架吧。”

许格亦:“……”

她突然想要给陆景言竖起大拇指!

“新婚夫妻也会吵架的阿,而且……你发现没,我们两个人好像真的没吵过架。”

的确是,两人有闹过小情绪,可还真的没有红着脸吵架呢。

陆景言语塞,那久违的想要胸口碎大石的感觉突然袭上胸口。

相互喜欢的两个人没吵过架,那是一件不正常的事吗?

“来,我们试一下吵架!”

陆景言:“……”

要说吵架,他还真的吵不起来。

“试试看嘛!”

许格亦开始拉着陆景言撒娇说着。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吵?”

许格亦深吸一口气:“好吧,那我跟你说实话,其实江猛并没有喝醉,他搂着我的时候,我……也有那么一点动心。”

陆景言:“……”

“而且,我刚刚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先遇到的是江猛,我还会不会喜欢你。”

“其实说实话,江猛长得挺帅的,持久力……不对,是毅力也很强大,居然可以喜欢我4年!”

陆景言依旧是语塞,找不到话接下去。

“我觉得喜欢我的人,都是瞎了。江猛喜欢我4年,也算是瞎了4年!”

噗……

陆景言觉得自己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许格亦挂着傻笑等着陆景言开始跟她吵架。

“格子…江猛喜欢你,瞎了4年,那我准备瞎一辈子。”

“干嘛阿你!不是说了嘛……我们试一下我们两个人直接吵架会怎样的嘛。”

许格亦努着鼻子,开始闹小情绪了。

陆景言突然勾唇笑了起来,身子直接往前一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许格亦撅着的小嘴轻轻啄了下。

许格亦忍着笑,“说好的吵架呢!”

陆景言带着好看的笑容看着许格亦:“我都准备瞎一辈子了,你还忍心跟我吵架?”

“我就是想要试试,我们两个吵起架来,会不会动手打起来。”

陆景言:“……”

这哪是试试吵架,这是试他是否存在家庭暴力是吧!

“可是,江猛喜欢你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那我对江猛也有点喜欢呢?”

陆景言想了想,介个……

许格亦看着陆景言正在思考的神情,一直深呼吸着。虽然很想知道两人吵架是什么样子,可她还是有点害怕。

因为每次陆景言不说话的时候,他肯定是在想着什么‘阴险狡诈’的事。

“江猛现在有房有车,而且长得也不错,有人喜欢很正常。”

许格亦:“……”

我去,她怎么有种……‘我衣服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的感觉!

“陆景言,你能不能认真点。”许格亦有点生气了。

“我已经很认真了。”

对于一个男人的评价,难道他还不够认真吗?

“你认真个毛球!”

“每个女孩子心中有那么几个喜欢的人,这个我能理解。”

哪个少女心中不装着几个高颜值的男生?虽然他知道许格亦是喜欢他的,可她心中有那么几个动心的男生,很正常。

毕竟喜欢归喜欢,跟爱一点都扯不上关系。

“可是现在是你老婆对大学时候的追求者心动了呢,这个你也能理解。”

“那没办法,我老婆这么天真无邪,有人喜欢,我也拦不住。”

许格亦在心里切了声,搞什么嘛…难道陆景言就不会吃醋然后两人闹闹小情绪,吵吵架嘛。

见许格亦的小脸皱巴巴的很,陆景言勾唇笑了起来。

看来这次不跟她吵点小架,她今晚绝对会跟他‘闹’一晚上。

陆景言缓了缓心里的情绪,调整了下面目神情:“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江猛动心?”

许格亦被陆景言这突然转换的情绪吓到,她瞥眼看着陆景言,入戏得也太晚了吧!

“说吧,我们今天就说清楚。”

“其实我也是一时的动心而已,而且江猛都喜欢我4年了,我就突然只是对他有一点点动心而已。”

每次来‘实战’的,许格亦都会没了原来的气势,怂了起来!

“一点点都不行!我的心里可是一直都是只有你,你呢,你现在跟我说你对江猛动心了?”

“呃……”

“除了江猛还有谁?”

“没有啦。不过……你别往心里去,我对江猛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情才动心的呢。”许格亦现在可以确定,她的确是怂了。

“那我呢?对我也是吗?”

“当然不是,我见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第一眼就喜欢我,现在在一起4年了,你突然喜欢大学时候的追求者了,刚刚还在那么多人面前任由他抱着。”

在KTV江猛搂着许格亦的时候,他能不介意吗!只是那种场合,他不想闹僵,毕竟江猛当时还‘喝醉’了。

许格亦双眼一大,有点接不下话。

“下个月就结婚了,你是打算说清楚还是分清楚。”

许格亦:“……”

哇擦,她发现,陆景言要是介意起来,还真的是阔怕。

“怎样……你是打算跟我说清楚,还是分清楚。”陆景言再次重复了那句话。

他认真的样让许格亦有点慌了。

“分清楚是什么意思?”许格亦觉得装傻是终止吵架的最好方式了。

“我们之间分的干干净净,清清楚楚。”

许格亦咽了咽口水,被陆景言这八个字吓得不轻。

但是,她此时只能故作镇定:“喔!那我们还是说清楚好了。”

陆景言:“……”

这架能吵得起来?他都这么认真‘吵架’了。这小坏蛋却怂了!

“不过…如果当初我先遇到江猛的话,我很有可能也会喜欢他吧。”

陆景言:“……”

“是喔~”

“嗯,毕竟江猛在认识我之后,确实也没以前那么花心,我遇到事情的时候,他也第一时间出来帮我。”

陆景言呼了口气,还是那两个字:“是喔~”

傻乎乎的许格亦还没听出来他这语气里的醋意,还认真的回答起来了!

“你说,我这算是有外遇吗?我可是个刚领证的人阿,怎么办……我居然在这个时候会其他男人动了心。”

陆景言:“……”

“太让人揪心了。”

“一点也不揪心,你要是真的喜欢江猛,我会考虑放弃你。”

呃……

“考虑放弃我?你不是说,你这辈子都不会放弃我的吗!”

“我从来不想勉强你做任何事,如果你真的喜欢江猛,就算跟我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哇擦,她只是想要试一下两个人吵架是什么感觉,怎么还真的要吵起来了呢。

许格亦突然傻兮兮的笑着:“我们还是好好的睡觉吧。”

“这架还没吵完呢。”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跟我较劲了呢。”

陆景言欲哭无泪,是谁拉着他非要‘吵个架’的呢!

“我突然不喜欢你了。”

“不可以!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我了呢。”

陆景言两手捏着许格亦的小脸:“怎样,还想跟我吵架吗?”

“不想了。”许格亦说的十分委屈。

“真的?”

许格亦点头嗯了声。

“好吧,今天就放过你,睡觉吧。”其实陆景言也不忍心再继续跟她‘吵’下去了,毕竟现在也很晚了,她一个孕妇也该休息了。

“那我睡觉啦!”

“嗯。”

许格亦嗯了声之后,敏捷的钻进被窝里,直接带着笑容,闭上双眼准备入眠。

大概也就三秒的时间,她又睁开双眼,贼眉鼠眼般的看着似乎还不打算睡觉的陆景言。

眨巴眨巴着双眼,开口问:“你还不睡吗?”

“我等下要打个电话给东子,你先睡吧。”

“喔!……小鹿,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问吧。”

“睡醒之后你还会喜欢我吗?”

“不喜欢了。”

许格亦一听,立刻坐起身子:“那我不睡了。”

陆景言:“……”

他也不过是顺口开个玩笑而已,这小坏蛋还当真了,囧!

许格亦突然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跪在那,陆景言看得都笑了起来。

“好了,早点睡觉吧!你再闹下去,我是真的不喜欢你了。”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乖乖去睡觉。”许格亦说着昂起头,撅着小嘴等着。

陆景言真的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不过他偏偏却很喜欢许格亦这种撒娇的模式。

不过蜻蜓点水般的亲,他可办不到,要吻就吻得深一点。

许格亦此时是跪着的,而陆景言也是跪在那。他长臂一伸,就将许格亦抱起,然后他整个人这么顺势往后一到,许格亦也整个人压在他身上。

许格亦一惊。

等不及她惊呼缓过神,陆景言就已经吻上她了。

许格亦此时也很‘贪婪’的趴在陆景言身上,她有多久没有跟陆景言亲热啦。

她记不清了,只知道很久很久了。

陆景言的大掌很久没有在她身上游走了,她也很久没有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了。

就在许格亦被陆景言吻得只能软塌塌的趴在陆景言身上时。

他却停止了这个吻。

大掌捧着许格亦的小脸:“好了,老婆。你该睡觉了。”

许格亦涨红着小脸看着陆景言:“你确定我该睡觉啦?”

“放心,你睡醒之后,我还会喜欢你。”

她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她都有感觉了,难道陆景言没有感觉?

“欸……我的意思是,你不想继续吗?”

陆景言一下就秒懂她的意思,“继续?继续什么?”

许格亦依靠在陆景言的颈项间,想要学一些挑逗的方式暗示他,在他耳边吹了吹气。

陆景言被吹的耳后痒痒的,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许格亦嫌弃的皱起小脸:“怎么一点都不懂情趣呢!”

“格子,你现在怀孕还没满3个月,为了宝宝,你就不能忍忍?”

许格亦:“……”

哎哟喂!她就不信,陆景言不想要。

于是许格亦猛地从陆景言身上爬了起来,小手开始无耻的对陆景言上下其手。

尤其猛攻陆景言的某个部位。

许格亦突然觉得很有成就感,因为她成功的将陆景言的某个部位撩起了。

此时房间里,静的除了听到陆景言重重的呼吸声外,那就是许格亦的‘嘿嘿嘿’声了。

陆景言猛地抓住了许格亦的小手,然后以不伤害到许格亦为主,将她压倒在身子底下。

许格亦的笑灿烂到不行,神情更是得意的看着陆景言。

哼!还不能让你就范!小看我了吧!

只可惜,陆景言并没有让许格亦如愿,只是在她鼻尖蹭了蹭:“小坏蛋,别再撩火了,我怕今晚睡不着的人是你。”

“我怕不撩你的话,我们两个人今晚都睡不着。”

“只要你乖乖睡觉,我当然也能睡得着了。”

许格亦双臂攀上陆景言的颈项,小脑袋这么稍微一抬……重重吮吸了下陆景言的双唇。

算是得到了福利,许格亦微微笑着,“老公,晚安。”

陆景言噙着笑,“晚安,老婆。”

语闭,许格亦倒是很乖顺的放开了陆景言,盖上被子,缓缓闭上双眼睡觉。

其实她也是困了,只是刚刚被陆景言这么一闹,她是真的想要陆景言了呢。

不过……陆景言说得对,她还没过了3个月危险期呢。

还是老实本分一点比较好,免得真的对宝宝有影响。

没一会,许格亦就入眠了,发出轻轻的鼾声。

陆景言这时才松了口气,看着许格亦睡着的可爱模样,他勾起唇角笑着,真是个小坏蛋一个。

等许格亦熟睡了,陆景言才下床拿起手机准备给许正东打电话过去。

------题外话------

《病宠暖妻之夫色难囚》北堇(PK求收)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意思是住进他家,活成他妈,睡了他身,夺取他心。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思是偷到钱包被抓,不仅要还赃款,还得贴身伺候。

他没妈,她也没妈,没关系,刚好凑一家。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没关系,可以再来一只小老虎。

【情话篇】

她问:你的缺点是什么?

他答:缺点你!

【斗嘴篇】

他说:媳妇儿,我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今生才能娶你为妻。

她答:不是你修的福,是我做的孽。

男女双处双洁,身心健康,盛宠小虐,欢迎来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