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我好喜欢跟你接吻/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啦,什么急诊部?发生什么事了……”

夏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回答许格亦的是她那不由自主滑出的眼泪。

“你别哭阿,发生什么事了!”

“出事了,他们出事了,刚刚接电话的是警察,他…他说少军他们在华侨医院急诊部。”

夏天说着哽噎了起来。

这个时候,许格亦倒是比较冷静一点。她先是让唐心如安抚着夏天的情绪,毕竟夏天也是近8个月大的孕妇,这个时候情绪激动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宝宝变成早产儿。

结完账之后,三人忐忑不安的离开餐厅。

此时,许格亦搀扶着夏天,等唐心如开车过来。

等待的期间,她还拨打陆景言的电话号码,可惜都是那听着让人心酸的彩铃。

许格亦深吸一口气,尽量不让在眼眶里堆积的泪留下来。

……

三人焦虑不安的赶到华侨医院急诊部门后,现场还有警察在场。

夏天已经哭成泪人了,撑着腰快步朝警察走了过去。许格亦跟唐心如也快步跟了上去。

“你好,我是刚刚跟你们同事通过电话的那个柯少军的家属,我老公现在情况怎样?”

“目前所有伤者医生都在抢救。”

“所有伤者?你是说,所有人都伤的很严重吗?”

“基本上是,现场混乱不堪…又都是以酒瓶之类物品为武器。”

许格亦还是不愿意相信陆景言受重伤,她拿出手机,拨通陆景言的手机号码。

当她听到陆景言那铃声就在离自己不远处的传过来,许格亦愣在原地。

“现场太乱了,那里面都是伤者的手机。”

许格亦的泪猛地涌了出来。“我…我是陆景言的老婆。”

“现在也没办法确认所有伤者的信息资料,你们先在旁边等等,那边的人也都是在等。”

许格亦点了点头,跟唐心如夏天三人往旁边的座椅坐去。

“会没事,不要哭,他们肯定会没事的。”

许格亦虽然安慰着,可自己却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

唐心如掏出纸巾递许格亦跟夏天,“不准哭,他们没事的。”

许格亦吸了吸鼻子:“我不哭,不哭!”

说不哭,可眼泪还是一直不受控制滑出来。

夏天摸着肚子,“柯少军……你要是敢有事,我这辈子都不放过你。”

“夏天,医生还在抢救,他们三个不会出事的。”

夏天抿着唇,点头嗯了声。

几分钟的等待,让许格亦脑海中想了很多很多事。

想着想着,她咬着颤抖的下唇,双手更是紧握着。一直在心里祈祷着,陆景言他们不要出事,可眼泪却难以控制的一直涌出来。

就在这时,警察走了过来。

“哪位是柯少军的家属?”

“我是,我是他老婆。”

“许正东的家属呢?”

“我是他女朋友。”

“他们两个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现在在其他部门,你们跟我来。”

“那,那陆景言呢,跟他们在一起的陆景言呢?”

“清醒的伤者都已经做完笔录了,如果家属还没得到通知,那就是可能伤的比较严重。”

许格亦眼角夹泪的笑了起来:“那…那…那你们先去找少军跟我哥,我,继续……继续等陆景言出来。”

“格子……”

“我没事,你们快去吧。”许格亦笑着,笑得让人很心疼。

“那我们先过去,等下来找你。”

“嗯。”

看着唐心如跟夏天跟着警察离开的背影,许格亦再也不想控制自己难过的情绪,哽咽的哭了起来。

现场哭的那么多,也不差她一个了。

……

夏天见到柯少军的时候,直接啪的一掌打在柯少军肩膀上。

“你是想怎样,不知道我都快生了吗?还这么吓我。”

“老婆…下手这么重,我这没事都会被你打成重伤。”

“你看你都惹的些什么事。”

柯少军摸着夏天的肚子:“宝宝,妈妈生气咯。你千万不要被影响到阿。”

夏天直接拍掉柯少军的手。

“现在被影响到的是格子,这陆景言也不知道什么脱离危险。”

“脱离危险?”

“对阿,陆景言在急诊部,看到格子哭都那样,我都心疼了。”

“不会吧,他不可能出事阿。”

“到底怎么回事?”

“约我们见面的不是莫少谦,而是跟江猛一起合资开公司的胡旭阳。”

“那怎么打起来了呢。”

“这个胡旭阳是个社会人士,跟我们谈事情,还带了好多人。这……景言为了让他承认陷害我,特地找了个主播,帮忙把这件事播出来。”

“然后……你们就被打啦?”

“一开始是,可是没多久,警察就进来了。然后……我们就全部来医院了。”

夏天蹙着眉头,怎么听得糊里糊涂的。

不过,不管怎样,自己老公没事,她已经放心了。只是她现在有点担心许格亦。

另一边的许正东跟唐心如也是如此。

唐心如一见到许正东,也是用小拳捶打了下许正东。

“我都受伤了,你还打我阿。”

唐心如喜极而泣的看着许正东,额头上贴着纱布,手臂上也有缠着绷带。

“我能不打你嘛!你还没跟我求婚呢,我还没穿婚纱给你看呢,如果你出事的话,我该怎么办。”

唐心如说着,泪也流出来了。

许正东一下就将唐心如揽进怀里:“你都说,我还没跟你求婚,也还没看你穿婚纱,我怎么可能会出事。”

唐心如也搂紧了许正东。

许久之后,两人放开了彼此。

“格子?”

“她还在急诊部门等陆景言。”

“急诊部门?”

“对阿,哭得最厉害的就是她了,希望陆景言没事。”

这时原本拉着的白色帘子被人撩开,一记低沉沙哑声响起:“还没好吗?”

“陆,陆景言……你怎么在这里?”

“有点擦伤,刚包扎完。”

“可是…警察不是说你受了重伤,在急诊部门的手术室吗?”

陆景言轻笑起来:“我要是去急诊部门的,那东子也应该要去。”

他的伤跟许正东差不多。都是额头上贴着纱布以及手臂上缠着两层纱布。

“那……那你快去急诊部门的走廊走格子,她以为你在手术室里,哭得让人心疼。”

陆景言一听,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打架的人很多吗?”

“应该是对方准备群殴我们…可惜,刚开始动手没多久,就有警察进来了,好像是外面也有一些社会人士在打群架。”

“难怪会有那么多人在手术室那边等着。”

“景言运气一向都不会太差,我跟少军都没事,他怎么会出事。”

唐心如听着直接又给了许正东一掌:“谁都不准出事。”

许正东轻笑,点头。对,谁都不准出事。

……

急诊部门走廊的座椅上,许格亦双目无神,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十分的不好。

看着其他人一个个都得到警察的通知了,许格亦的心更慌了。

她不断的互搓着双手,也一直不断的安慰自己。

等下警察就会来通知她,陆景言没事了,陆景言没事了……

等得越久,她这种自欺欺人的意志力也越消沉。

“老婆……”

当她听到熟悉的声音喊着她喜欢的昵称,许格亦缓缓抬起头,往声源望去。

陆景言面带微笑,正迈着长腿,往她这边走来。

许格亦抹掉脸上的泪,站了起来。一开始因为腿麻,没站稳,整个人就这么狼狈的摔倒了。

陆景言见状,加快了脚步走过去。

许格亦也忍着双腿传来的麻木,站了起来,朝陆景言小跑过去。

也就几秒的时间,许格亦整个人往陆景言身上扑上去,小身板直接挂在他身上。

“你太坏了……你把我弄哭了,也让我难过了。你太坏了……”许格亦双臂紧紧圈着陆景言的颈项,双腿也夹着他。

哭泣哽咽的声音,让陆景言也皱起了眉头。

他抱着许格亦:“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让你哭了。”

“吓shi我了,我以为…我以为,你就这么忍心的丢下我。”

“笨蛋,想什么呢!我也是有狗shi运大神眷顾的。”

这时,许格亦才笑了起来,她吸了吸鼻子,圈紧了双臂。

陆景言虽然也很喜欢这样抱着许格亦,但是此时是在医院里。

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两个。

陆景言在许格亦耳边轻语:“格子…要下来吗?”

“不要,我才不要下去,我还没抱够。”

陆景言微微一笑,好!不下来就不下来。反正他也不在乎,这些人看就看。

只要他身上的许格亦开心,想要在他身上挂多久就挂多久。

不过,他的手臂刚刚因为打架被划伤了。抱着现在快三位数字体重的许格亦还是有点吃力。

当陆景言感觉到手臂上的伤口传来隐隐作痛的感觉,他皱起了眉头。

挂在陆景言身上的许格亦猛地察觉到原本hold住她臀部的手臂似乎没有什么力气了。

许格亦马上就想到了他还是伤者。

“小鹿,你放我下来。”

许格亦被陆景言一放下来就查看陆景言的伤势。

果然,他那原本缠着手臂的纱布都已经晕染上血了。

“我……我真是……太混蛋了!怎么会忘记你手上了。”

“没事,应该是伤口裂开了。”

听到伤口裂开这四个字,许格亦浑身不舒服,更多是心疼。

“走……我们去找医生。”

陆景言牵起许格亦的手:“嗯,走吧……少军跟东子应该还在。”

……

陆景言手臂上的伤口被酒瓶划的还蛮深的,这才刚处理完伤口就裂开了,护士也是不解。

“怎么那么不小心,这伤口才刚给你处理好。本来可能都不会留下太明显的疤痕,现在恐怕是不留都不行了。”

陆景言没有接话,而是对着护士大姐浅浅一笑。

倒是许格亦在一旁顶着一张自责的神情不敢吭声。

护士看了眼许格亦:“女朋友?”

“我老婆。”

“去外面等吧,等下处理好伤口,你再进来。”

许格亦嗯了声便起身走出白色帘子。

外面许正东跟唐心如他们也在等着。

“怎么回事阿,刚刚不是才包扎完伤口,怎么会伤口裂开。”

“我……刚刚太激动了,往小鹿身上蹦过去了。”

“撞到他伤口啦?”

许格亦僵笑着摇头。“不是。”

“那是怎么会弄到伤口的。”

“我跳到他身上去啦,可能我太重了,他抱着我的时候,需要力气,然后伤口可能就这样重新裂开了。”

许正东等人:“……”

*

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了。

许格亦跟陆景言躺在床上,都没有睡意。

“还说会没事,现在还带了伤回来。”

陆景言噙着笑,伸出大掌摸了摸许格亦的小脸:“至少把少军的事情给解决了。”

“你们到底在PUB发生了什么事?莫少谦有被你们打残吗?”

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没有。”

“那是谁打你们的。”

“莫少谦除了特别在意我以外,他还特别在乎钱。梦网公司的代表律师原本不是莫少谦,但是他居然自愿找上梦网,肯定有问题。”

“不明白……”

“他为了赚胡旭阳的钱,故意接下少军的官司。今天晚上也是因为胡旭阳的关系,他才约我们出去的。”

“然后你们就跟胡旭阳打起来啦。”

“嗯,胡旭阳承认他是故意陷害少军之后,就开始动手了。”

“我还是不明白,胡旭阳跟莫少谦顶多也是两个人,你们有四个人,怎么会打不过他们。”

“胡旭阳是个社会人士,昨天晚上带了不少人。……其实昨天晚上我也只是猜测胡旭阳可能会出现,没想到还真的出现了,所以那时候准备的一切也都用得上。”

“你准备了什么?”

“大学认识的一个学弟在当主播,我找他帮忙直播了昨晚在包厢里的一切。胡旭阳知道自己的一切在平台被直播出来,就恼火了。”

许格亦听着小嘴微微张开。

“那你是一开始就知道会出事,所以说什么都不让我去。”

“一开始不知道,只是猜测而已。但是……就算没发生这些事,我也不会让你去的,那里真的不适合孕妇。”

“陆景言!”

“嗯?”

“以后不管是猜测还是真的会发生这种事,你都要提前跟我说,至少如果在今天这种情况下,你要是没有及时给打电话,我可以替你报警。”

“知道了,老婆。以后……不管什么事,我都不会瞒着你。”

许格亦甜甜笑着,她那股对陆景言的爱慕,又顿时涌起。她挪动身子,往前一凑,轻轻将自己双唇碰在陆景言的双唇上。

两人没有加深这个懵懵的吻。

许格亦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我好喜欢跟你接吻。”

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喜欢就多吻一点。”

就在陆景言贴近许格亦,准备来个深吻,许格亦却拒绝了。

“你还受着伤呢,这个伤口一个月能恢复吧。”

不到一个月的婚期,许格亦莫名的又紧张了。

“我恢复能力强。”

许格亦抿着唇,“虽然这次受伤不是因为我,但是我还是好心疼。”

陆景言听着,在许格亦双唇轻轻一啄。

“看到你哭,我更心疼。”

“那以后你可不要再让我哭了。”许格亦真的不想再经历在医院等待的那种揪心的感觉。

陆景言轻声嗯了声。“睡觉吧,晚安。”

“晚安。”许格亦噙着笑,缓缓闭上眼睛,她的眼睛也哭得酸疼酸疼的。

估计一会就睡着了。

其实陆景言觉得他跟许正东,柯少军,明南晖他们三人已经很幸运了。

对方都是肌肉发达的壮汉,他们只不过是靠脑袋的人,动手打起来的话,绝对是会输。

要不是当时PUB外面已经有人在打架了,警察来得及时,他们四个估计还真的会去手术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