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你把我妹妹完全当废人宠着/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胡旭阳的事经过直播平台这么一直播,也瞬间成了第二天的新闻。

好在新闻被曝出也只是曝出胡旭阳诬陷柯少军的事。

对于人物描述也是用简单的字母概括。

比如陆景言,就拿L这个字母,于是内容里也出现不少L律师这个称呼。

发布的几张在直播画面上截图下来的照片,陆邵海一眼就看出那个模糊的身影跟L律师是自己儿子,陆景言。

他将新闻的页面按了下来,直接拨通陆景言的手机号码。

没人接。

“一大早的,打电话给谁阿?”

“景言。”

“这才几点阿,你就打电话过去,也不怕吵到他们休息。”

“也是……昨晚都闹到医院去了,应该还没睡醒。”

“你说什么?什么闹到医院去,不会是格子出什么事了吧。”

“是景言跟别人打架,看这照片,应该是受伤了。”

陆邵海将刚刚看过的照片再次按了出来,递给简欣:“你看看吧。”

简欣接过手机,看着略微模糊的照片,“这还真的是景言,旁边那个好像是东子。”

“这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打个电话给我们。”

简欣看着新闻,也担心得皱起眉头了。

*

公寓里,陆景言跟许格亦的确还没起床。

许格亦昨天经过那么一哭,隔天眼睛已经肿得有点睁不开眼了。

她赖床,自然也会缠着陆景言一起赖床了。

其实也不算赖床,现在也才不过是早上8点而已。

只是许格亦因为眼睛不容易睁开,所以只能继续闭着眼,依偎在陆景言的怀里。

陆景言倒是已经醒了,看着许格亦浮肿的眼皮,他知道,如果他起床的话,许格亦肯定也会跟着起床。

就连刚刚陆景言听到桌上的手机嗡嗡响着,他都没起身去接电话。

“呜呜……眼睛睁不开。”

陆景言忍着笑,他轻轻摸了摸许格亦的眼皮。“你再休息一会,昨天晚上可能是哭的太厉害了。所以,眼睛有点肿。”

许格亦蹙着眉头,昂起头,以眯眼方式看着陆景言:“那再睡一会,眼睛就会没事吗?”

“应该会没事……我先起床去给你弄早餐。”

“嗯。”

许格亦嗯了声之后,便从陆景言怀里离开。找个舒服的睡姿继续睡觉消除眼睛的浮肿。

陆景言走到桌前,拿起手机一看。

不止陆邵海一个人打过电话过来,还有昨晚一起在PUB出事的许正东他们。

陆景言先将手机放在一旁,走进浴室漱洗。

……

在给许格亦煮完早餐之后,陆景言就回房间喊许格亦起床。

“格子,该起床吃饭了。”

许格亦呢喃了两声,试着睁开眼睛,依旧有点沉重。

“我怎么觉得昨天晚上跟人打架的人是我阿。”

“知道哭完之后,隔天眼睛会肿了吧,以后别再哭了。”

许格亦切了声,她哭还不是因为你!

下床后,许格亦昂着头,几乎是借着眯眼小缝识路都进浴室的。

这时陆景言才拿起手机准备一一回电话。

第一通便是回给陆邵海。

他明白,能够这么早打电话来,陆邵海肯定是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了。

“喂,爸……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事情都上新闻了,你还问有事吗?”

“一件小事而已。”

“小事?你跟人在俱乐部打架是小事,那你受伤进医院也是小事?”

“只是擦伤一点,没什么事。”

“景言……虽然你做什么,我从来都不管,但是你现在也不想想看,你已经结婚了,你要是出事的话,格子怎么办?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有没想过?”

陆景言:“……”

这大概是陆景言听过陆邵海跟他说过最长的一句话,也是他听得最暖心的一句话。

“做男人不能这么不负责任。你小时候……我跟你妈因为工作忙对你没怎么用心照顾,你可不能这样。”

陆景言轻笑,“我知道了,爸!”

“那好好休息,去照顾格子吧。”

“嗯。”

挂断电话,陆景言莫名的咯咯笑了起来,看来格子在自己爸心目中的位置已经妥妥的上位了。

……

两人吃饭早餐之后,也没在家休息着。

本来就约好今天去错觉摄影工作室选精修照片跟相框相架。

一开始许格亦还打算让陆景言打电话给蕾哈娜,约下次选照片的时候好了。

可是陆景言在家也闲不住,他也只是手臂被酒瓶划伤而已。

开车什么并不影响。

到了错觉摄影工作室的时候,蕾哈娜外出拍摄了,接待他们的是鹿浅。

由于许格亦戴着墨镜,看着电脑屏幕显示的照片,她没办法看清楚,反正也没什么人,她直接将墨镜摘了下来。

她这一摘,鹿浅就看到她那还肿着的双眼。

这才几天没见,原本让人羡慕的一对新人怎么瞬间就变得……让人那么想笑了。

鹿浅是个很少笑的人,可看到许格亦的模样,他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听到鹿浅的笑声,许格亦直接瞥了一眼过去:“笑P阿,没见过眼睛肿的阿。”

鹿浅噙着笑:“还好你不是今天拍婚纱照,不然,我就算再厉害,也没办法把你的金鱼眼瞬间变没。”

许格亦:“……”

选了照片之后,又选了相框,相架。

总算是又将婚礼的事进行了一步。

“鹿浅……其实我发现,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以后还是多笑一点。这样朋友才会多。”

“我不需要朋友。”

许格亦切了声,这家伙还真的有当年陆景言应付那些告白着的冷气息。

也不知道哪个女孩会像自己这么幸运,能够遇到像陆景言这样的男人。

对自己喜欢的人,热情如火,对别人,冷如冰山。

“不过,我倒是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哟呵……这么看得起我阿,不过,你放心,有我这个朋友,也不是件丢人的事,我身边的人可都是比我聪明。”

鹿浅:“……”

他突然想要收回那句话。

“你该不会也是因为觉得你比我聪明,所以打算跟我交朋友吧。”

鹿浅瞥了一眼许格亦:“我收回刚刚那句话。”

“不行!说好交朋友的话,你说收回就收回阿,那我多没面子。”

鹿浅渐渐将视线飘向陆景言,仿佛是在问:他要是执意收回那句话,她会怎样?

陆景言轻笑,指着自己额头上贴着纱布的伤口。

鹿浅:“……”

“鹿浅,你放心……我对待朋友,都超级好的。”

鹿浅僵笑着,呵呵点头。

*

忙完婚纱照的事,陆景言就跟许正东通了电话。

许正东告诉陆景言,让他去他家一趟。

于是两人忙完事,就往许正东的小洋房去。

刚好也可以蹭顿午餐。

当许国栋跟何金枝看到陆景言脸上也贴着纱布,手臂也缠着纱布。

立刻关心起来:“小鹿……这是回事,你怎么也受伤了。”

一旁的许正东在他们两个背后比手比脚的。他今天一早也是被自己老爸老妈缠着问了半天。

不过缠着是缠着,但是问的问题可不一样。

对陆景言完全是关心的语气,对他……说出来都会让人替他难过。

“没事,皮外伤而已。”

“这都缠着纱布了,还皮外伤。”

“今天晚上……我们两个还是去你那住,顺便照顾你们两个,你现在受伤了,格子这不会煮饭的孩子,肯定也不能照顾你。”

“老爸,你别小看小鹿,今天早上的早餐还是小鹿煮的。”

许格亦一脸笑嘻嘻说着。

可许国栋听着却没跟着笑,而是瞥了一眼过去。“你说你都嫁人了,还让伤者照顾你。”

“老爸,我可是孕妇阿。”

“小鹿还是伤者呢。”

许格亦眯眼看着许国栋:“老爸,你难道没发现我的眼睛肿了吗?”

“昨天晚上肯定通宵看偶像剧了吧,你现在可是孕妇,不能这么任性了。”

许格亦:“……”

她已经找不到词接话了。

许正东有点不忍心看到自己妹妹‘受罪’。他走了过去,在许格亦耳旁轻声:“格子,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挣扎了,不然的话,你等下会更难过。”

许格亦抬头瞪了眼许正东。

她这一瞪眼,立刻让许正东笑出声。“你这眼睛是怎么回事阿。”

“昨天晚上担心小鹿哭的阿。”

“唐心也哭了,怎么没变成你这样。”

许格亦抿着拍了拍许正东的肩膀:“那是因为唐心不够爱你。”

唐心如:“……”

心里呐喊,我什么都没做,怎么也中招了!

闲聊几句之后,许国栋跟何金枝就开始去准备午餐了。

陆景言跟许格亦他们四人则坐在沙发上看午间新闻。

“我就纳闷了,你的眼睛还真的一点都没肿。”

唐心如忍着笑看着许格亦:“你是不是在我跟夏天离开之后,猛哭阿。”

“一开始没有,可是看到其他人都通知了,就我没有,我越想就哭得越厉害了。”

许格亦说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昨天晚上出事之后,她可是一直在安慰夏天跟唐心如的。

“其实我也没怎么哭,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会肿。”

“我的错,我以后都不会让你哭了。”

许正东切了声:“景言,你也不怕你说这话影响我这个伤者阿。”

唐心如往许格亦身上微微靠着:“格子,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

“什么事?”

唐心如笑而不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许格亦也跟着站了起来。

两人来到卧室里,唐心如就将房门锁上了。

“你该不会是找到我哥出轨的证据,想要给我看吧。……你放心,我觉对站在你这边,对许正东大义灭亲。”

“灭你个头!我是想告诉你,我可能怀孕了。”

“哇塞,真的假的。验了吗?”

“早上实在是反胃的难受,就是验了,但是很浅,浅到我都看不清楚。”

“浅就对了,那是因为刚怀孕,我那时候也是浅的。”

唐心如听着露出笑容。“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等着我哥求婚。”

“怀孕的事,不告诉他吗?”

“当然不告诉了,你等他跟你求婚的时候,你再告诉他。”

唐心如抿着唇,“你说,我现在告诉东子的话,他会不会马上跟我求婚。”

“万一我哥戒指还没买呢,那你这不是成了逼婚嘛。”

欸,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反正下个月就求婚了,到时候你应该差不多两个多月,时间刚刚好。”

唐心如嘿嘿笑着。

客厅里。

陆景言跟许正东也没闲着。

“少军的事,你这闹得也是让人‘惊心动魄’阿。”

“不闹点事出来,胡旭阳一直躲在后面,我们根本拿他没辙。”

“不过,你还真是阴险,居然想到当场直播!”

“其实应该谢谢江猛。”

“江猛?”

陆景言点头:“他给我打过电话,说胡旭阳转了一笔钱给莫少谦,隔天,刚好莫少谦又突然约少军出去……你又那么巧,被开除了。”

“我去,这你也能想到一起?”

“发生这些事不奇怪,但是在同一时间发生,我不想想到一起都难。……不过,我当时还是欠缺考虑,不应该当场把直播的事告诉胡旭阳。”

“行了,我跟少军又被怪你。不过,挨了揍,换来少军的清白,也算值得。”

陆景言哼声笑了起来:“那公司的事,准备的怎样。”

“准备的差不多,现在我算是可以全心投入自己的公司了。”

“我想投资一份。”

“投资?”

“格子现在辞去高翻院的工作,想要当家庭主妇。”

许正东不解的看着陆景言,等着下文。

“你们公司应该会缺一个闲人。”

“你的意思是你投资给格子在我公司里安排一个闲人的职位?”

“嗯。”

许正东无语的笑了起来。“你这是完全把我妹妹当成废人宠着阿。”

“那你觉得她能够胜任家庭主妇这一职吗?”

许正东摇头。先不说许格亦在一个人的时候,绝对是待不住。对于她对柴米油盐,家务活的零碎,领悟性那简直是零!

“那我公司怎么就需要这个闲人了呢。”

“我只是以防万一,如果格子想要去你公司谋个职位的话,可以以投资人的身份。”

许正东默默朝陆景言竖起大拇指,“景言……我对你没什么要求,我只希望你能够活得比我妹妹久。”

陆景言:“……”

“我这个傻妹妹,我还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吸引你的。能够让你这么的宠着。”

“爱情不需要理由,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宠着她。何况……老爸老妈不也是很宠着格子的吗?”

“他们现在都宠着你,我跟格子都双双打入冷宫了。”

陆景言勾唇一笑,“你还吃醋阿。”

许正东也是勾唇笑着。

这时,许格亦跟唐心如也从卧室里出来。

这一出来,许格亦就一直挂着在许正东眼里纯属贱笑的那抹笑盯着他看。

许正东也一直看着许格亦,本来他跟陆景言谈事的气氛还算正常。

这许格亦一出来,许正东马上就想笑了。

“笑P阿!”

“你确定你这眼睛是哭肿的?不是自残?”

许格亦:“……”

见许格亦一脸懵,许正东开始哈哈大笑了。

许格亦瞥了一眼过去,嘴里小声嘀咕:“真是的,横看竖看都不像是要当爸爸的料!”

“你说什么?”

“我说你…唔……”

许格亦一时激动都快将唐心如怀孕的事说出口,还好被唐心如及时的捂住。

“呵呵……格子的意思是,她觉得你是个好哥哥。”

许格亦:“……”

以许正东对许格亦的了解,她绝对不会是那句话的人。

见许国栋已经开始往餐桌上端菜了,陆景言拍了拍许正东的肩膀:“走吧,我们去帮忙。”

许格亦唔唔的提醒唐心如,快松手!

唐心如见陆景言跟许正东都往厨房走去了,这才松开。

“许格亦,我发现你一点都不靠谱!”

许格亦嘻嘻笑着,“我也厨房帮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