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陆景言最在乎的是他的女人/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段拥吻之后,唐心如甜甜笑着依偎在许正东怀里。

“不是说……会等格子跟陆景言结婚之后才求婚的吗?”

许正东:“……”

“你突然跟我求婚,害我都没准备好。”

“你想要准备什么?”

“当然是穿得漂漂亮亮的。”

许正东微微一笑,“现在也很漂亮阿。”

“现在?哪漂亮啦,我今天快忙死了。”

许正东看着唐心如,“你现在怀孕了,要注意休息,尤其是前三个月。”

说到怀孕的事,唐心如只告诉过许格亦。

“你怎么知道我怀孕的事,是格子告诉你的?”

“如果我说,我是从你上网查资料的痕迹分析出来的,你会信吗?”

信,当然信了。许正东是计算机系毕业的,对网络这东西了解的很。她能不信吗!

“我还以为是格子告诉你的。”

“那我准备求婚的事,是格子告诉你的吗?”

唐心如犹豫了会,还是微微点头。

许正东轻笑:“我就知道她是个不靠谱的人,所以给了个假消息。”

“假消息?”

“对阿,其实我很早就想跟你求婚了,可是后来除了少军这件事,我在梦网公司算是等着被辞退了。”

“其实你的事业,我真的不介意,就算你让我养你,我也愿意。”

“让你养我的话,你爸爸估计不会同意你嫁给我。”

“现在你自己成立公司,我爸爸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女儿嫁给你,而且……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外孙。”

许正东听着又将唐心如搂进怀里。

其实当他看到唐心如上网搜寻怀孕初期应应该注意的事项时,一开始许正东并没有多心,只是后来连续两天看到同样的搜寻记录。

许正东开始留意唐心如的举动,那两天他也向唐心如暗示过缠绵,可是都被唐心如以太累拒绝掉。

综合这些情况,许正东大胆猜测,唐心如应该是怀孕了。

*

酒店里,莫少谦一直在想,秦羽娜怎么会认识陆景言,而且怎么会给他发邮件。

陆景言特别强调,是秦羽娜去世之前发邮件给他。

过去4年,他为了能够在律政界站稳,的确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而清楚这一切的人,除了他自己本身,那就是秦羽娜了。

想着,莫少谦气愤得狠狠的踢了一下眼前的茶几。

如果秦羽娜真的把他所做过的事,全部告诉陆景言的话,那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将陆景言踩到脚底。

“陆景言,既然你手上有我的把柄,那我也要让你知道,我莫少谦是最喜欢跟人玩威胁的游戏。”

莫少谦勾唇阴险的笑着。

他拨通胡旭阳的电话:“喂,胡总。”

“莫少谦,你这个废物,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还觉得我最近的曝光率不够大?”

“胡总,我知道你被陆景言给整的咽不下这口气。我也是,我现在也是被他踩得死死的。”

“你被他踩得死死的,关我P事。”

“胡总,你难道不想出这口气。”

“出气?那天在PUB,你就说会给我出气,结果呢?我是去医院又去警局的,现在还被梦网跟那个什么柯少军反过来咬我!”

“胡总,那天的事,是我的错,不过接下来这件事,我肯定替你出这口气。”

胡旭阳犹豫了,他原来是欣赏陆景言,确实想要让为自己做事,钻法律漏洞。可是,没想到,这个世界还真的有人为了什么狗屁友谊,居然不为钱所动。

“胡总,陆景言最怕不是自己出事,而是他的女人,许格亦。”

见胡旭阳没有开口说话,莫少谦继续怂恿着。

“他的女人?”

“没错,一个陆景言喜欢了4年多的女人。”

“你的计划是什么?”

“很简单,只要毁掉这个女人,有把柄在我们手上,你还怕陆景言不听话?”

“毁掉?”

“对,毁掉…胡总这么聪明,应该不需要我明说了吧。”

“莫少谦,我不喜欢打哑谜!你他妈给我说清楚。你现在是让我杀人?”胡旭阳直接爆出口,他现在的心情还真的很不喜欢莫少谦这种温温柔柔的去揣测。

莫少谦在无声爆了句脏话,真是蠢。

“胡总,我的意思是,你找几个兄弟陪陆景言的女人玩玩,然后拍段录像给陆景言。”

虽然这种烂招真的是烂大街了,但是就是这种烂招才会是陆景言的致命伤。

“莫少谦,我告诉你,如果这件事没替我出口气,你就玩完了。”

“胡总,你放心,你玩了陆景言的女人,已经足够出这口气了,何况你还能利用这件事威胁陆景言。一箭双雕的事,何乐而不为?”

“好。”胡旭阳现在也是很想弄死陆景言。

“那晚点我把许格亦的资料发给你。”

“行。不过你确定,这样就能让陆景言听我的话?”

“当然,陆景言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女人了,怎么可能舍得她受伤?而且,到时候你有视频在手,陆景言不可能不听你的话。”

“莫少谦,如果这件事办成了,你还是可以赚我的钱,如果砸了,你的命,可要小心了。”

“我知道了,胡总。”

结束通话,莫少谦点了跟烟抽了起来。

原以为,他在莫斯科无意间遇到程俊英,想要利用程俊杰争夺抚养权的事,打败陆景言。没想到,程俊杰那没出息的人,居然放弃!

现在遇到柯少军的官司,虽然不是陆景言亲自打的,可他相信明南晖所准备的资料肯定也是陆景言提供的。

可现在也被踩得死死的。

莫少谦吐了口烟圈,呵!许格亦是你宝,那就别怪我摧毁她。

*

回到公寓之后,许格亦换了家居服,直接窝在沙发里看手机。

“都说了,回来吃饭,你们两个怎么又在外面吃饭了才回来。”

“格子突然想要吃北淮菜,所以我就带她去吃了。”

“格子,这孩子就是不好养,时不时想吃一些奇怪的东西。”

许格亦:“……”

难道老爸老妈已经忘记小鹿是北淮人啦,她突然‘任性’想要吃北淮菜,完全就是因为他呢。

这二老才是最任性的。

之前因为陆景言受伤,她跟陆景言才会答应午餐,晚餐都回来吃饭。

可是现在陆景言之前的受伤缠的着纱布都已经变成普通的绷带了。这二老还是继续‘逼’他们回来吃饭。

“老爸,我跟小鹿吃的北淮菜,怎么会是奇怪的东西。而且,难道你们忘记,小鹿是北淮人吗?你们把北淮菜说是奇怪的东西……小鹿可是会生气的。”

许格亦说话的态度很欠打,语调也是让人鸡皮疙瘩。

好在陆景言早就习惯这种许格亦这种‘笑里藏刀’的笑。

许国栋也早习惯了,不过,以前他很是欣赏多变化的女儿,今天怎么突然想要掐死她呢。

许国栋尴尬呵呵笑着,“小鹿……其实爸的意思是……是……”

“唉哟,小鹿,其实老爸的意思是,他的厨艺很好,只有他煮的东西不是奇怪的东西。”

许国栋:“……”

他对这个女儿真的是‘又爱又恨’阿!

跟许格亦看了一会电视之后,许国栋便和何金枝下楼三步去。他们两个其实也是无聊,毕竟在北淮,他们两个认识的人不多。

如果不是因为要照顾怀孕的许格亦,跟打算出席陆景言跟许格亦的婚礼。他们两个估计早就回河阳了。

这来北淮也都半个月了,果园里的事,也都是每天通过电话了解。

……

“格子,你说我要是给老爸老妈突然买机票回河阳,他们会回去吗?”

听到让他们回河阳,许格亦有点小激动:“如果是你主意的话,他们肯定会回去。”

“爸临时要出国一趟,妈也是。所以我想让老爸老妈回河阳一趟,等到了我们结婚的时候,再让他们过来。”

许格亦听着猛点头,这个提议不错!

其实她也是觉得自己老爸老妈在这里太无聊了。

“奇怪,居然还没有发朋友圈!这太不符合唐心的个性了,就算哭得妆都花了,她应该也会炫个戒指阿。”

许格亦蹙着眉头,拿着手机嘀咕着。

“你是打算给东子跟唐心点个赞?”

“当然不是,我是想看我哥是不是真的求婚了。”

“百分99是。”陆景言噙着笑确定回答。

“那我还是等等看,等下唐心一发说说,我就打电话给许正东。”

陆景言咯咯笑着:“你是怕东子在我们前面结婚?”

“你猜对了,陆蛔虫!”

陆景言:“……”

他怎么又成蛔虫了。

“你放心,5月份是结婚的旺季,北淮三星级以上的酒店,基本上都满了。所以如果没有提前半年的话,是不可能订得到酒店。”

哇塞,看来小鹿是真的很早之前就已经打算娶了。起码,至少有半年了,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订得到酒店呢。

想着,许格亦开始嘻嘻傻笑着。“原来,你一直在打我的主意阿,居然半年前都已经订好酒店了。”

“酒店是在我们领完证,才订的。”

“你不是说没有提前半年,是不可能订到酒店的吗?”

“其他是不可能,但是我是那个有可能的人。”

许格亦眯眼看着陆景言:“你出卖色相啦?”

陆景言:“……”

他可是个律师阿,接触的客户都是各行各业的。认识五星级酒店的经理,不是什么稀奇事。

虽然陆景言很反对走关系这种事,但是,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

何况,他做的也不是什么坏事,而是给自己女人一个婚礼。

“酒店经理是个男的。”

“这不奇怪阿,除了鹿浅,你在心目中也很漂亮。”

陆景言只觉得一直乌鸦在他头顶上嘎嘎嘎的飞过。

许格亦抿着唇刷了下朋友圈,瞬间来精神了:“哇哇,小鹿!发了,发了,唐心发戒指照片了。……我估计她肯定哭得比我还丑,所以不敢放自拍。”

陆景言咯咯笑着,这话要是唐心如听到,估计会用眼神瞥死格子吧。

虽然说不会点赞,可许格亦还是点了个赞。而后她直接拨通唐心如的电话号码。

这家伙果然没多久就接电话了,肯定是在刷朋友圈。

“喂……”

“哎哟哟,有人要结婚啦,这接电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

“幸福的女人都这样阿。”

“切!你敢不敢发自拍照,都求婚了,还只是放戒指的照片。”

“我至少还有放戒指的照片,不像某人,连戒指都没有发。”

“我,我没发是因为低调。”

其实那时候许格亦早就忘记发朋友圈晒幸福的事了。那时候,倒霉事那么多,她还真的没有想要晒照片的事。

“不过格子,你哥已经知道我怀孕的事了。”

“我发四,我没说。”

“我也相信你没说。”

“那是你自己说的?”

“当然不是,是你哥自己发现的。”唐心如说着甜甜笑着。

“那你们求婚成功了,打算几时结婚。”

“我们先领证阿,婚礼可能得过几个月。”

“为什么?”

“因为现在酒店都满了,除非在餐馆里摆喜酒。”

许格亦听着咯咯笑着,还真的被陆景言说中了。

“好啦,不跟你说了,我继续看电视去。”

“嗯,拜拜。”

“嗯,恭喜你噢,唐心!”

说完许格亦直接挂断电话。她突然觉得,现在真的除了还在外国求学的宋珊珊外,他们三个人现在都是准妈妈啦。

想着,许格亦缓缓躺在陆景言的大腿上,看着他。

看了一会之后,小手开始不老实的从腹部嗒嗒嗒的,以食指跟中指走路的方式爬到陆景言的胸前。

单单这么爬,似乎还不能够让许格亦尽兴,她的另外一直小手也开始以同样的模式开始爬了。

陆景言:“……”

两只小手都爬了上去之后,许格亦就开始坏笑的解开衬衫上的口子。

原本就已经想要抓住许格亦这小手的大掌,这时还是忍不住出动了。

一掌就将许格亦的两只小手窝在掌里。

“干嘛!你是想要家庭暴力啦。”

“格子,现在是大白天。”

“大白天怎么啦,大白天就可以使用家庭暴力啦?”

陆景言:“……”

他感觉许坏蛋又开始耍无赖了,而且等级还上升了。

“你解开我的扣子,我阻止你……我反而成了家庭暴力的那个人。”

“对阿,难道你不知道孕妇最大吗?只要是孕妇想要做的事,都被阻止了,那就是家庭暴力。”

呃,这是什么逻辑,他这个学霸都有点分析不过来。

“还不松开我的手?”

陆景言无耐,还是松开了许格亦的小手。

反正这个时候公寓里也就只有他们两个,随便她来吧。解开几个扣子,也没什么事。

就怕这许坏蛋‘犯贱’,除了解开扣子意外,还会做些其他少儿不宜的事。

果然,陆景言的担心不是瞎担心的。

这扣子才被解开三个,她的小手就开始画圈圈了。

陆景言敛下眼睑,微微低着头看着许格亦。

既然她先动手了,那他也就不用客气了。

大掌直接抚在许格亦的小肚子上,“肚子大的挺快的阿,这也才3个多月吧。”

许格亦瞥了一眼陆景言:“你确实你摸得是我的肚子?”

陆景言噗嗤笑了起来,他现在手掌的位置还真的已经移动位置了。

许格亦憋着小嘴,“好啦,不玩了,再玩下去,等下绝对是我扑你。”

陆景言轻笑,那可不!他隐忍的程度可是很强的。

这时,许格亦也渐渐将陆景言的扣子扣上,其实她也就无聊,小手就那么随意的想要使坏而已。

不像平时她想要他的时候,那种死命在陆景言身上撩火,何止现在这种蜻蜓点水般的画圈圈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