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会分析事情的前提,是要有脑袋/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局。

胡旭阳气焰嚣张的坐在那,不发一语。

“别以为不说话,我们就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真是好笑,你们冲进我别墅里,强行把我带来,还胡乱给我盖上什么绑架他人,限制他人人身安全的罪?”

“在你的别墅里,解救出来的三个人,你怎么解释?”

“他们是莫少谦的朋友,说是想要来我别墅参观参观,我就带他们来了。”

“参观别墅?既然是参观别墅,你怎么还动手跟客人打起来。”

他们到现场的时候,胡旭阳正跟江猛,鹿浅扭打在一起呢。

胡旭阳不屑的翻了翻白眼,“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发神经打我?我才是受害者,你们难道连这个分析不出来?”

“在XX路口的视频,我们已经调出当时你的人强行将许格亦拉扯上的视频画面了。”

胡旭阳听到这个先是顿了顿之后切了声:“我要找律师,在我的律师还没来之前,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说到莫少谦,胡旭阳的唇角微微抽动着。

这该死的莫少谦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先走了,而他居然被扣上手铐坐警车来警察局!

……

另一边,以受害者录完口供的许格亦跟陆景言在外面等着还在里面录口供的江猛,鹿浅。

陆景言紧握着许格亦的手:“怕吗?”

“我说不怕,你信吗?”如果陆景言没有提前说,然后又没有江猛跟鹿浅在,许格亦绝对会怕的要死。

“格子,在我心中,你已经很勇敢了。”

“那当然,我要是勇敢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陆景言咯咯笑着。

“不过,你怎么知道胡旭阳会绑架我?”

“其实我不知道,我以为胡旭阳的目标会是我,但是莫少谦突然打电话给我,我就觉得,他们的目标有可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许格亦微微笑了起来:“所以你就想到我了?”

“嗯……不过,胡旭阳抓你跟江猛做什么?”

许格亦被绑架后,他并没有收到任何威胁电话。

许格亦抿着唇,胡旭阳要她跟江猛拍少儿不宜的小视频。

介个……要怎么开口呢。

陆景言正笑着等着答案。

“他……他……”

“嗯?”

许格亦呼了口气,“他让我跟江猛发生关系,然后拍成视频威胁你。”

陆景言对这个要求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答应了?”

“我为了稳住胡旭阳,我当然答应了,当时鹿浅也在,我就为了保护他们,就爽快的答应胡旭阳了。”

陆景言:“……”

她说得好像自己还是个女中豪杰的大英雄阿。

“那后来你们在房间里,待了20分钟?”

许格亦点头嗯了声:“对阿,一开始我们三个就是简单的待在房间里等你,谁知道胡旭阳那变态,居然在房间里还安装了闭路电视,他看到我们三个没做什么,就发火了,开始威胁我们。”

“威胁你们什么?”

“说我们三个要是不自己来的话,就会给我们吃药。”

“吃药?”

“对阿,你们来的时候没看到莫少谦吗?那个药应该是莫少谦拿给胡旭阳的。”

“没有,我们到的时候,客厅里只有胡旭阳的小弟。”

“这个莫少谦真是奸诈!”

“你忘记我说过的话吗。”

“可是他是耍手段了,但是没有被抓个现形。”

陆景言勾唇轻笑。“还记得颜欢欢吗?”

许格亦点头,当然记得了,她们虽然从上次莫斯科之后就没见过面了。但是她们有加微信阿,每天看着朋友圈的动态,都觉得就好像天天见面一样。

“去年年初有个叫秦羽娜的人,说是颜欢欢的朋友,给我发了一封邮件。内容是关于莫少谦身上所犯的事。”

“莫少谦知道吗?他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所以特地来北淮针对你?”

许格亦知道莫少谦一直针对陆景言,可是自从他去了莫斯科留学后,也就没有什么特别事情发生。

放在可以捞钱的打官司不打,偏偏来北淮弄些有的没的。

“他知道,所以他想利用胡旭阳来对付我。”

“那你要不要现在把这个邮件给警察局。”

陆景言轻笑,大掌抚着许格亦的小脸,“资料还不是很齐全,而且很多事,我都还没证实过,虽然有一份名单,但还不足以让莫少谦坐牢。”

许格亦似懂非懂点点头。

“那可以找莫少谦女朋友作证阿,他们两个现在是不是分手了。”

“秦羽娜出车祸已经去世了。”

许格亦愣住,完全找不到话接。

这时,录完口供的江猛跟鹿浅也出来了。

陆景言跟许格亦站了起来。

“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就照实说。”

“我问的是你们的身体都没事吧。”

江猛跟鹿浅同时摇头,这大概是第一次被绑架的人,没有受到任何一点暴力的案例吧。

“那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就在四人刚走出警察局的时候,莫少谦正意气风发的从车上下来。

莫少谦看到这四人没事走了出来,而胡旭阳在电话里又发脾气。

可想而知,目前胡旭阳这件事已经不是用钱就能解决的事了。

江猛朝莫少谦走了过去:“是不是男人,敢做不敢当?既然在这时候丢下自己的摇钱树跑了?”

莫少谦哼声笑着:“我们好像没有熟到可以谈话的程度吧。”

“我是在跟你谈话吗?我只是在训你这条乱咬的疯狗。”

莫少谦依旧是那抹笑看着江猛,他此时就算心里有多想要动手打江猛,也只能忍下来。

陆景言走了过来,拍了拍江猛的肩膀,不发一语。

江猛也很明白陆景言这简单举动是什么意思。跟这种人还真的不需要说太多,陆景言转身那一刻,江猛瞪了眼莫少谦,也转身回到陆景言车上。

……

车里安静了许久之后,江猛开口说话了。

“陆景言,其实这件事是莫少谦怂恿胡旭阳的,现在莫少谦没在现场被抓住,你还是要小心点。”

“江猛,这个我家小鹿早就知道了。”许格亦抢着回答。

江猛其实也很好奇,真的是陆景言因为他的电话察觉到会有事情发生?

“真的是因为的电话?”

“一个人没有急事,不会连续打两通电话。既然连续打两通,那就更加不会关机了,因为你肯定也在等我回电话给你。”

陆景言将自己想到的事,简单的说明。

江猛轻笑起来,“不愧是学霸阿,这分析事情的逻辑,真的是头头是道。”

“那当然,不然的话,我会那么勇敢的保护你们吗?”

她就算再勇敢,也不可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跟能够在大街上随便绑架别人的胡旭阳谈条件?

“你的意思是,你也早就知道胡旭阳会让你跟我拍小视频?”

“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只是知道小鹿说你突然关机,肯定有问题。然后我又莫名其妙被胡旭阳抓走。我要做的就是保护你们阿。”

“那还真的谢谢你的保护阿。”

江猛说着想起了就在不久前所发生的事,许格亦那股主动要拍小视频的举动,让人觉得很可爱。

一旁纯属因为只是担心自己好朋友而陷入绑架的鹿浅,听完他们的对话,咯咯笑了起来。

“格子…你这种想要保护我们的想法,你就不怕我跟江猛兽性大发?”

“就是阿,我可是对你有意思的,你真的不怕我兽性大发真的跟你拍小视频?”

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我相信我许格亦认识的人都不是人渣。”

江猛跟鹿浅听着,也挂着笑容笑了起来。

那当然,他们两个可是有血有肉有良心的好人。

*

同一时间,警察局。

莫少谦以律师身份来见胡旭阳的时候,在他的要求下,两人被安排在一间没有任何记录仪器的房间。

当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的时候,胡旭阳直接上前拽着莫少谦的衣领。

“窝囊废,你跑什么跑?”

“胡总,我早就跟你说了,我有急事阿。”

胡旭阳哼声:“急事?你当我胡旭阳没长脑子?我TM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就算被胡旭阳这样拽着衣领,莫少谦还是一副讨好的笑,“胡总,你什么时候也会胡思乱想了,对我这么没信心?”

胡旭阳甩开莫少谦:“信心?……你算个什么东西,要我给你信心?”

莫少谦听着,也从原来殷勤的笑渐渐转成不屑的笑。

“那你胡旭阳又算个什么东西?”

“哟呵,你还是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了。”

莫少谦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跟你这种人合作,是我莫少谦做的最坏的决定。……你说没错,我是窝囊废,所以也没那个能力,替你保释出去。”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都听不出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胡旭阳的底子吗?你现在笨得惹到一身麻烦,已经没有什么价值值得我利用了。”

“莫少谦,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律师?”

“全世界当然不止我一个律师了,可是全世界大概也就只有我掌握你所有的罪名。”

“莫少谦,你……”

“我早就看你不爽了,你以为我是真的会为你卖命?你算个什么东西!”

莫少谦说着,在胡旭阳脸上拍了拍,十足的挑衅。

他来北淮,那当然会了解在北淮跟陆景言有关系的人物链,胡旭阳只不过是个可以顺手赚点钱的人,现在惹得一身麻烦,他刚好也可以出一口气。

他预料,胡旭阳绝对会沉不住气,对他使用武力。

果然,莫少谦的手还没完全收回来,胡旭阳就直接拽着莫少谦的衣领,挥拳揍了过去。

这力度还不轻,直接让莫少谦唇角流血。

一拳并没有让胡旭阳停下来,而是再次挥拳上去。莫少谦见状立刻开门出去喊救命。

他这一喊,直接引起在门口等的警察了。

见到胡旭阳正在追打莫少谦,警察也立刻上前控制住胡旭阳。

莫少谦看到胡旭阳被警察控制起来,在那么一瞬间偷偷露出笑容后,又开始装受害者在那边捂着脸颊唉唉喊痛。

*

陆景言送江猛跟鹿浅回去之后,直接带着许格亦去诊所检查。

确保宝宝没事的情况下,两人才一起回公寓。

回到公寓的时候,许正东跟唐心如也在了。

“格子,见到你太好了。吓shi我了!”

唐心如也是担心了半天,对于3小时前发生的事,她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你呢,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许格亦问的时候,摸了摸唐心如的肚子。

唐心如微微笑着摇头:“没有,医生说宝宝没事。”

“没事就好,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这刚怀孕,就摔倒,我好怕……”许格亦直接把后面的话咽进肚子里。

“我的宝宝可是紧紧的抓着我呢,怎么可能一摔就摔没了呢。”唐心如其实自己当时也怕的不得了。

这时,许格亦才发现许正东的脸色很不好看。

“唐心都没事了,你怎么还摆着臭脸阿。”

唐心如在许格亦耳旁轻声:“你哥不是担心我,摆臭脸……而是因为你。”

“我?”

“对阿,你被绑架了,你哥觉得陆景言太过于淡定了,完全把你当诱饵。”

许格亦看着许正东,傻兮兮的笑了起来走了过去。

“许正东,看不出来,你这么疼你妹妹阿。”

许正东瞥着许格亦,废话!

他这瞥眼的眼神,让许格亦笑得更加乐呵了。

“你怎么就这么看不起我呢,小鹿不是把我当诱饵,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会被胡旭阳绑架,所以……我跟小鹿这是在‘为民除害’!”

许正东依旧不语。许格亦这话完全一听就知道是在替陆景言说话。

“怎么还是这张臭脸阿?……其实你妹妹我,也是会分析事情的,懂得如何对付坏人。”

“会分析事情的前提,是要有脑袋,你有吗?”

许格亦:“……”

许格亦鼓着脸颊在许正东面前晃来晃去,带着嘻嘻笑容:“看到没,看到没!这么大一颗脑袋,你看不到吗?”

“东子,我知道我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忽略了格子的智商。现在格子也没事,你就不能不要再摆出这张吃了shi的脸吗?”

许格亦:“……”

许正东:“……”

唐心如则在一旁忍着笑,怎么有种,两个小角色直接被大boss给秒杀了呢。

*

这天夜里,许格亦对于今天白天一天所发生的事,觉得很不可思议。

绑架这种东西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好绑架他们的人,也不见得很聪明。

虽然自己那时候也只是试着去跟胡旭阳提出要求而已,没想到胡旭阳居然还真的答应了。

许格亦叹了口气,盘腿坐在床上。

“怎么啦,突然唉声叹气的。”

“我只是觉得……我这种平凡的人,居然也会有被人绑架的经验。”

陆景言轻笑:“你就当这是体验下被绑架的经历。”

许格亦切了声,今天早上那都是真人真事阿。

“格子,你过来。”

许格亦从床上下来朝陆景言走了过去。

“怎么啦?”

“记住这份名单,还有这些事。”

许格亦看着电脑屏幕上陆景言说的名单跟她要注意的事情。

“全是俄语阿!”

许格亦这个人有个优点,那就是一旦不需要用到的东西,那都会立刻忘记。

俄语她都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很有接触了,几乎都已经快被忘记了。

“这是什么名单阿。”

“秦羽娜发给我的名单。”

陆景言这么一说,许格亦就明白了。

明白之余,她又莫名紧张起来:“你让我记住这些,是在暗示,莫少谦也会绑架我吗?”

陆景言轻轻笑了起来。“不愧是我的陆景言的女人。”

许格亦:“……”

我去,我才不要再经历一次被绑架,这种体验的经验一次就够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