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都是私人恩怨/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一假期,陆景言跟许格亦也没计划去哪玩,倒是利用这几天时间带着许国栋跟何金枝将北淮一些值得旅行的地方逛了个遍。

北淮是个一线城市,能逛的也基本上都是什么明星蜡像馆,还有就是博物馆跟海底世界了。

去哪几乎都需要排队,人挤人的画面,许国咚夫妇看完明星蜡像馆跟博物馆之后,都很有默契的不想再去人挤人了。

“小鹿,今天不用带我们去哪玩了。”

“老爸,我们今天是去海底世界呢,看很多我们都不认识的海洋生物。”

许格亦说的时候,表情极其期待。她就喜欢看各种漂亮的小鱼儿在水里游的画面。

“你要看海洋生物阿,哪天跟你老爸我5点起床,去菜市场的鱼摊看看。”

许格亦:“……”

“那爸妈想去哪里?”

其实许国栋跟何金枝对这个还真没什么想法。他们两个现在比较多心思倒是在许正东跟许格亦身上。

虽然这对儿女都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也都快家了。可他们比较多的心思还是在他们身上。

“东子的公司是不是快开业了。”

“嗯,明天。”

“这都好几天了,我们还没去过东子的公司,要不今天就去东子的公司吧。”

“老爸,哥的公司还有其他人一起合资开的呢,你老是东子公司,东子公司的,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阿。”

“江猛跟少军,我又不是不知道。”

许格亦嘻嘻笑着,“还有我噢。”

“你什么?”

“我也是这间公司的投资人阿。”

“格子……东子开公司呢,是打算赚钱娶唐心,你怎么去瞎捣乱阿。”

“爸,其实投资东子公司是我擅作做主的。现在东子他们公司刚起步,需要多一点资金。”

陆景言的话让许国栋听得就是那么顺耳。

“小鹿,当初东子说要在北淮发展,其实我也不同意,你说河阳虽然比不上北淮,可是河阳毕竟也是个值得发展的二线城市。”

“老爸,难道你忘记唐心的爸爸在河阳是个有钱人吗?哥不想在河阳发展,就是因为不想靠唐心的爸爸上位。”

许国栋给了个假笑:“格子阿,你是暗示你老爸我没钱吗?”

“老爸,我不是暗示,我是说实话。”

许国栋:“……”

何金枝咯咯笑着,“好啦,一大早的,跟自己女儿较什么劲。”

“就是!”

“你也是……怎么可以说实话呢,你老爸也是有自尊心的。”

许国栋:“……”

这次轮到许格亦哈哈大笑了。

*

许正东在这假期期间完全是将自己的时间都华仔这个公司上了。

江猛也是,唯独柯少军因为夏天怀孕的关系,这这个假期期间比较少出现在公司里。

像现在,公司里也就许正东跟江猛两人。

陆景言带着许国栋,何金枝来的时候,让许正东有点意外。

“老爸,老妈,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参观你的公司啦,现在还是假期期间,去哪人都多到不行。还是你这里好,够清静。”

从透明玻璃窗户看到许格亦父母来了,江猛立刻从办公椅上起来,走了出来。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江猛。”

许国栋看着这个那天在KTV对自己女儿搂搂抱抱的江猛。不醉不闹的情况下,这孩子看起来也是一表人才阿。

“江猛是吧!”

江猛点头:“对,江猛。”

许国栋走了过去,“名字听起来挺猛烈的阿,不过……你就算再喜欢我女儿,也不能像你名字这么猛烈的追求了,你应该也知道,我女儿都这样了,是不可能喜欢你。”

许国栋说着还比出了一个大肚子的模样,像是在说,许格亦都怀孕了,怎么会喜欢你呢。

“叔叔……其实我不介意。”

许国栋:“……”

他女儿真的有那么好?

江猛看到许国栋因为自己的话,而愣住,他轻轻一笑:“叔叔,我开玩笑的,我跟格子是好朋友。”

嗯,一辈子的好朋友。

许国栋这时也咯咯笑了起来。

“怎样,公司还顺利吧。”

“一切顺利,明天三国联盟这款游戏就可以测试了。”

“明天是假期刚结束,玩的人估计会不多。……不过,网游一开始都不是赚钱,所以这点倒不是担心的地方。”

“这个我们都知道。”

“嗯,那爸妈就放你公司啦?”陆景言说的时候声量比较低。

“放我公司?”

“嗯,本来今天是打算带他们去海底世界的,可惜爸妈不想去,但是你那个对海洋生物有莫名情愫的妹妹很喜欢。”

许正东切了声,难怪没看到许格亦。

“那她人呢?”

“在车上等我,我先走了。”

离开之前,陆景言也跟许国栋跟何金枝打了声招呼。

当他回到这栋大楼的停车场时,发现自己的车不见了。偌大的停车场总共就停了三辆车,一辆是许正东的,一辆是江猛的。

还有一辆便是他刚刚大概十多分钟之前停在这边的车。

许格亦不会开车,不可能是开着车去其他地方了。

陆景言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给许格亦。

就在准备按通接通键的时候,许格亦的号码倒是先打过来,他焦急的接起电话。

“喂,格子……”

“许格亦的号码,难道就是许格亦打的?”

“程俊英?”听到程俊英的声音,陆景言心里顿了顿。这个原以为早就在他们生活圈子消失的人,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

“4年了,你还记得我阿,哈哈。”

“你想怎样?”

“不想怎样,就是想要告诉你,你害我女儿疯掉,也害的俊杰跟我翻脸,我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可你呢……你却准备结婚了,还要当爸爸了是吧。”

陆景言握紧手机,“所以呢?”

尽管他现在很是心急,可对于程俊英,他还是忍了下来,尽量不要惹怒对方。

“看来许格亦也不见得是你最爱的女人阿,知道她在我们手上,你居然还能问,所以呢?”

是莫少谦的声音。

陆景言整张脸都写满了阴沉。

“莫少谦,为了我,失去你律师的生涯,值得吗?”

莫少谦哼哼一声:“是不值得,但是你以为,看你陆景言不爽的人,只有我莫少谦吗?你陆景言的仇家可多的去了。”

“格子呢?”

“她阿,她没事,程俊英刚刚已经让她安静的睡着了。”

陆景言握紧了拳头,故作镇定的语气:“你们到底想怎样。”

“你不是喜欢在许格亦身上放追踪器吗,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在哪。一个人来,如果让我发现,有其他人在,或者你报警了。陆景言……那你就别怪程俊英为了程心语,做出什么伤害你家格子的事了。”

“好,我一个人去。”

“我知道你的电话有录音了,别忘记,我也是律师。你会的,我也会。所以……要想许格亦没事,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

“莫少谦,如果格子出事,我绝对会宰了你。”

“哟哟,我好怕阿,你堂堂一个这么正义的大律师也会威胁人阿。不过,我答应你也没用阿,程俊英可是恨不得宰了你家许格亦。”

他现在也恨不得宰了程俊英!

“好了,我不跟你说废话了,你得去帮你看看程俊英现在是不是在虐待你家许格亦呢。”

通话被挂断之后,陆景言愤怒的吼了句脏话。

他知道莫少谦在胡旭阳事件里,安全脱身,肯定还会找他麻烦。只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还是跟程俊英合伙一起!

陆景言利用APP软件看着许格亦目前的位置。

在此期间,他打电话给许正东,让他送车钥匙下来。

“怎么回事,车坏了吗?怎么打算要用我的车。……你没事吧。”许正东看到陆景言的脸色很是不对劲。

这种阴沉神情,是许正东在陆景言脸上从没见过的神情。

“格子被绑架了。”

“什么?你又拿格子当诱饵?”

上次是为了江猛,陆景言才忍心让许格亦就算遇到事情,不要慌。

可这次,哪是当什么诱饵!

“程俊英跟莫少谦带走格子。”

“程俊英?哇靠!这个女人阴魂不散阿……当初就不应该那么轻易的放她走!……你报警了吗?”

陆景言摇头:“我打算让一切在今天全部解决。”

陆景言说的时候,从许正东手中将车钥匙拿了过来。

“我陪你一起去,解决他们。”

“莫少谦说了,让我一个人去,如果多一个人的话,他就会让程俊英对格子不客气。”

“CAO!”许正东现在真的觉得,莫少谦就是个卑鄙小人。

陆景言坐上驾驶坐的时候,还一直看着手机上许格亦的位置。

“景言,真的不报警?”

陆景言轻笑,“说不定,我等下也会做犯法的事。”

是阿,说不定他等下为了保护许格亦,也会做出犯法的事。

“东子,不要让太多人知道,我可以解决这件事。”

语闭,陆景言已经打转方向盘,将许正东的车子开走。

许正东站在原地,看着车子朝出口驶出。

他的心此时也不能平静下来。

*

“你确定,陆景言会一个人过来?”

“男人嘛,要么为了钱,要么为了女人,我莫少谦是前者,这陆景言就是后者了,他那么喜欢许格亦,会不来?”驾着陆景言车的莫少谦噙着笑回答。

副驾驶上的程俊英却不这么觉得,“既然你知道他那么在乎许格亦,为什么不把许格亦带上身上?”

“你紧张什么,让他看不到许格亦,我们才能随心所欲的想干嘛就干嘛。”

“最好是,如果不是的话,莫少谦……你也是废人一个。”

“程俊英,废人这个词比较适合用在你那个没出息的弟弟身上。”

说到程俊杰,程俊英立刻想起,他跟自己吵架的画面。女人疯了,这个男人也骂自己是疯子,她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莫少谦勾唇笑着,本来他想从陆景言身上套出秦羽娜到底将他哪件事告诉了他,可是程俊英提前找上他了。

既然有帮手了,那整垮陆景言这件事何必一拖再拖呢。

而且,有个比自己还要讨厌陆景言的人,不对,程俊英对陆景言那已经不是叫讨厌了,而是叫恨。

从她刚刚弄晕许格亦之后,又用力扇了许格亦两个巴掌的程度来看,她是真的为了仇恨而回来的。

“我知道,你其实最恨的还是许格亦,对不对。”

程俊英不语。

“虽然说现在五月份了,北淮的天气也在转变,但是零下十几度的冰库,你觉得只穿短袖短裤的许格亦能熬多久?”

“如果那个冰库,有人替她开门呢?”

莫少谦嘲讽的笑了起来:“你难道忘记现在是假期期间吗?这个冰库至少要等后天才会有人去运作。……两天的时间,在一个又冷又饿的环境下,我就不信,许格亦熬得过去。”

程俊英朝莫少谦看了过去:“你早就计划好了?”

莫少谦笑而不语,可以这么说吧。他在北淮的每一天,满脑子就是在想如何让陆景言身败名裂,如果将他踩在脚底下。

可是,一切都不是那么如意。

既然堂堂正正不能把陆景言怎样,那只能在背后做些手段了。

而且,旁边不还有个随便一怂恿,就会替他完成这一切的吗?

莫少谦想着,笑着瞄了一眼程俊英。刚刚弄晕许格亦的人是她,把许格亦用货运推车推到冰库的人也是她。

就算事后失败,陆景言也不能拿他怎样。程俊英跟他才是有过节的人。

……

陆景言驾着车,虽说这假期快结束了,可这时还是塞车。

他就算将车速加到最大,也没办法行驶,当他看到手机上显示的位置在北淮西郊区的某个地方停了下来。

他也算是有点放心了,至少目的地有了。

不过,这个地方陆景言虽然知道,可没去过那里。

开出市区之后,陆景言的车速几乎就是用狂飙来形容了。

行驶了好长一段路程之后,他在不远处看到自己的车停在那。

陆景言下车前,给许正东打了通电话。

许正东在嘟完一声就接起电话:“景言,怎样?”

“这么担心你的车阿,你可以开GPS看,它在哪。”

许正东切了声,都这么紧张了,还跟他开玩笑!

他哪是担心自己的车,他担心是他的妹妹,好不好!

“莫少谦人多吗?”

“应该只有莫少谦跟程俊英而已。”

这偏僻的地方就停着他跟许正东的车。

“那你先撑着,我跟江猛晚一点到。”

“东子,还是别让爸妈知道这件事。”

“我知道!我现在让唐心陪他们出去走走。”

“嗯!”

挂断电话,陆景言将位置分享给许正东之后,将手机放在车内,朝前面的一间看似像是汽车废弃场走过去。

……

“怎样?格子没事吧。”知道许格亦又被绑架了,江猛一脸的担心。

“景言还没见到格子,不过…应该会没事,他们的目标是景言,格子只是被他们用来威胁景言的人。”

江猛叹了口气,“我怎么觉得,格子也会出事呢。”

“那就要看景言能不能保护我好妹妹了。”

江猛嗯了声,他现在是跟江湖公司脱离关系了,胡旭阳目前也被调查,很多公司的账目肯定也会被查。

唯一想不通的是,莫少谦怎么会不替胡旭阳洗脱罪名。

“东子,莫少谦,你最了解了,你觉得他会那么傻,不顾自己的前程绑架格子威胁陆景言?”

“跟莫少谦一起绑架格子的人,还有个叫程俊英的,她女儿曾经喜欢景言。”

“你说的是程心语?”

许正东嗯了声。

江猛哼声,看来……都是私人恩怨。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盛世婚宠之娶妻送宝》简牍

七年前,她年少轻狂,被人利用尚不自知,当着众人的面,一碗汤汁将刚回国的顾氏接班人从头到脚淋成了落汤鸡;

五年前,她零落成泥,生母亲姐为了利益将她送上他人床榻,她侥幸逃脱却跌入他的魔爪,沦为玩物;

一场大火,大家都以为她香消玉殒,他更是几度痴狂。

再见面,她却手拉着一个玉雕粉琢的的四岁女童,他一口银牙咬碎,该死的女人,自己这么多年的痛,该怎么让她知道才好?

本文17号~20号pk,期间会有活动哦,欢迎来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