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虐渣除渣!/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景言往正在敞开着铁门的废弃汽车场走了进去。

现场真的就只有莫少谦跟程俊英。

“格子呢?”

莫少谦看到陆景言一个人过来,很是佩服,居然还真的一个人过来了。

“把手机拿出来。”

陆景言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我既然说一个人来,就不会带任何跟外界联系的工具。”

莫少谦不信,拿出许格亦的手机拨打了陆景言的号码。

果然,厂内并没有想起任何铃声,陆景言的身上也没有发出震动声。

看到莫少谦正在使用许格亦的手机,陆景言冷着一张脸,再次问:“格子呢?”

“想见许格亦?哼……你以为我们大费周章的把你约来这里,会那么容易让你带走许格亦?”

“你们想怎样?”

陆景言其实很清楚这两人想怎样,程俊英无非就是为了程心语,而莫少谦,就纯属因为觉得自己一直被陆景言踩在脚下,想要证明他并非没有能力将陆景言踩在脚下。

“你想见许格亦,不难。”

程俊英朝陆景言走了过去,啪的一声在陆景言脸上扇了一巴掌过去。

“这巴掌,是替我女儿打的。”语闭,又是啪的一声,“这巴掌是替我打的……”

当程俊英扬手准备扇第三巴掌的时候,陆景言握住了她的手腕,冷冷的语气:“我问你,许格亦在哪里?”

“我说了,想见许格亦,不难!我打够了,自然会告诉你。”

陆景言甩开程俊英的手,“见不到许格亦,谁的话都是废话。”

见陆景言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了,程俊英气愤的看着莫少谦,当时她很反对莫少谦的提议,把许格亦关在许正东公司那栋大楼的对面大楼地下室的冰库里。

莫少谦并不担心,他对陆景言很了解。陆景言越是表现的越不在乎,说明他越在乎。

“你走阿,你走了,说不定,明天许格亦各种版本的视频就会出来了。”

陆景言果然停下脚步。

“你家许格亦不是说需要好的一个环境才想要做那种事,这里是个废弃场,在这里拍小视频的话,她肯定会跟我闹脾气的。我已经安排好一个很好的环境给她了,你要不要看看?”

莫少谦说着,假装真的想要给陆景言看许格亦现在的情况。

陆景言冷着眼眸看这莫少谦,“莫少谦,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秦羽娜给我发来什么吗?”

“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那些我收钱办事的事。”

陆景言勾唇轻笑:“SANDU的项目,应该进行到一半了吧。”

提到这个项目,莫少谦果然脸沉了。

那是莫少谦几乎将他这几年所赚的黑心钱全部投入的一个项目,而这个项目刚好也在北淮这个一线城市进行中。

一旦这个项目完成,他得到的钱可能会是原本投资的十倍之多,甚至更多。

陆景言向来不喜欢多管闲事,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当初收到秦羽娜的邮件,他很是吃惊。期间他也去求证证实她所说的是否属实。

可大概牵扯到太多名人了,这事完全就被保护的密不透风。

秦羽娜拥有这份名单,大概也是莫少谦自己为了保身,所以弄了这份一份名单。

当然,陆景言也并非铁石心肠,对于身边值得珍惜的人,他也会尽自己所能,给予帮助。

就像柯少军跟江猛的事。

见莫少谦情绪被这个项目影响到,陆景言继续开口:“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来北淮,是真的想要让我身败名裂吗?”

莫少谦沉默不语,他的确不是单单为了陆景言而来北淮的。

程俊英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她看到莫少谦因为陆景言的话,而愣在原地,她马上上前推了推莫少谦:“你干什么?”

“你是不是很恨陆景言?”

“莫少谦,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想放弃。”

莫少谦沉着双眸直直看着陆景言,他本来只是想要通过程俊英给陆景言一点教训而已。

现在,恐怕已经不能只是教训这么简单了。

“我怎么放弃,我问你,你对陆景言有多大的仇恨?”

“我巴不得他死!”

“好,我帮你。”

莫少谦跟程俊英细声交谈之后,他冲陆景言说:“看来你真的不在乎许格亦了。”

说着,他假装要打电话的样子。

“莫少谦!”

“怎样?是心甘情愿让程俊英出气呢,还是打算看到几个男人围着你家许格亦转呢?喔~我差点忘记,许格亦怀孕了,你放心,我会让他们注意点。”

陆景言其实此时的心慌的很,他真的太大意了。

怎么可以让许格亦一个人待在停车场。

“怎样?不过是挨打几下,让她出出气而已。你连这点都不肯为许格亦牺牲?”

“让你们出气,不是不可能,但是我要跟我老婆通电话,不然,我怎么知道我老婆你们是不是手上?”

陆景言说着,将衬衫袖子袖口解开,往上撩起。

衬衫的领口扣子也解开两个,一副就是准备干架的样子。

莫少谦听着并没有马上拨打任何电话。

“怎么?办不到?还是我老婆根本不在你手上?”

陆景言问的同时,观察着程俊英脸上的神情。

从她那闪过一丝后怕的神情,陆景言大胆猜测,或许许格亦真的不在他们手上,他们只不过是抢了他的车,抢了许格亦的手机。

陆景言突然自嘲笑了起来,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也会有转不过来的时候。

说不定,许格亦这个小人精在某个地方躲了起来。

而自己糊涂到被眼前这两个人耍的团团转。

“还想玩吗?”

“陆景言……许格亦确实不在我们手上,但是,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她在哪。”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们的话?”

“信不信随便你,你大可以走出这里。你应该知道……我们两个人的目标是你,不过,许格亦因为你而没了小命,那真的好可怜喔,不对,许格亦还怀着双胞胎对不对。”

陆景言暗沉着一张脸看着莫少谦。

“那要是许格亦没了小命,那是不是一尸三命?”

“莫少谦!你的目标是我,有本事冲我来。”

莫少谦耸耸肩,“我就是没本事,所以才会借用你的老婆,教训你咯。”

话音刚落,就见莫少谦拿着木棍朝陆景言的双腿挥棍过去。

嗷……呃……

连续两棍,陆景言整个人直接跪了下来。

莫少谦拿着木棍朝程俊英指去:“怎么,还愣在那边做什么?不想替你女儿出气?”

程俊英二话不说走了过去,接过莫少谦手中的木棍,拿到木棍那一刻,直接朝陆景言的背上挥棍过去。

陆景言闷声一声。

“你陆景言算个什么东西!害我女儿疯掉,你知不知道我对小语有多用心,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逼疯她!”

程俊英边说边朝陆景言身上挥棍。

一旁的莫少谦就这么看着,不打算帮忙,也不打算阻止。

当他一想到陆景言知道那份名单,就觉得,不能让陆景言有命离开这里。

看着程俊英不断的朝陆景言身上挥棍,莫少谦轻笑,打的都是背部,力度就算再大,也不能让陆景言有什么意外。

不过看着陆景言此时任人宰割的画面,真是爽快。

莫少谦随手拿起旁边的铁棍,朝陆景言走了过去,准备朝他头部挥棍。

就在此时,许正东跟江猛来了。

“CAO!莫少谦,你TM找死!”江猛说着,直接朝莫少谦走过去。

在要靠近莫少谦的时候,现场多的是打架工具,他随手拿了样工具。

许正东也利索的朝程俊英走去,程俊英看到许正东走过来,挥着木棍:“别过来,别过来。”

在程俊英防着许正东,已经浑身疼痛的陆景言站了起来,从她手中将木棍夺了过来。

这下手中没了任何防身的武器,程俊英立刻朝莫少谦走过去,试图想要躲在他后面。

可惜,莫少谦也不见得跟她关系很好,完全不理会。

觉得自己处于劣势状态,莫少谦马上吼了起来:“陆景言,说好你一个人来,你现在还喊了两个帮手!哼,看来,许格亦是死是活,在你心目中完全不重要了!”

“莫少谦!我妹妹要是出事,劳资绝对扒了你的皮。”

许正东向来很少说脏话,可此时,他就算再拥有良好的教育,也会被莫少谦给逼急了。

“许正东,你应该替你妹妹感到悲哀,你看看你旁边这个男人,他一点也不担心你妹妹。”

陆景言拿着木棍,一步一步逼近莫少谦,他那从未在脸上出现过的可怕神情,此时也挂在脸上,冷冷的一字一字问:“格子在哪里?”

“现在估计已经死了吧。”

十几度的冰库,待上近两小时的时间,就算不冻死,也冻晕了吧,不过……她也有可能还是在昏迷的状态下冻死的。

陆景言不语,他就知道他很有可能会做出违法的事,既然莫少谦这么喜欢惹怒他。

那他就让莫少谦看看,他陆景言要是被惹怒,那会是怎样的一个陆景言。

“吓傻啦?哈哈哈……嗷!”

陆景言直接朝莫少谦挥棍过去,这一棍直接落在莫少谦头部。

让莫少谦整个人眼前冒金星。

一旁的程俊英见莫少谦被打,立刻看看旁边有没有什么武器可以使用的。

当她看到离自己最近的不知名的工具,直接拿起准备朝陆景言砸过去。

江猛见状,直接用手中的工具朝程俊英挥过去。

他控制着力度,毕竟程俊英也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女人。

可就算江猛控制好力度,程俊英还是被江猛打倒在地。

许正东哼声,拍了拍江猛的肩膀:“好男人从来不打女人的。”

江猛:“……”

他都已经控制挥棍的力度了!

“不过,像这种女人,不打才不是好男人。”

许正东说着也恶狠狠的踹了一脚程俊英。

江猛临时打程俊英是因为义气,而许正东这一脚是为了许家!

这个女人四年前不仅差点害得自己妹妹跟陆景言分手,还请人到许家捣乱!这个仇,许正东就是这么死心眼记到现在!

原以为,他们不会再跟程俊英有任何交集,没想到,四年后,他还能出这口气!

这时,另一边的陆景言跟莫少谦,也是打得不分上下。

与其说是分不出胜负,倒不如是说莫少谦那卑鄙小人只会躲闪。

“有意思吗?不是一直想要跟我好好较量较量?我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

陆景言将手中的木棍丢在一旁,冷眸直直看着莫少谦。

“你当我白痴?你们现在三个人,我要是把这个棍子丢掉,你们三个一起打我,那我不太吃亏了。”

“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怎么跟我玩?”

“陆景言,别太嚣张,你难道忘记,只有我知道许格亦在哪里!”

提到这个,陆景言朝许正东看了看,那眼神就是在传达,让程俊英说出格子在哪。

许正东也马上读懂他的意思,立刻蹲了下来:“我妹妹在哪里?”

程俊英呵呵笑着,“不知道。”

莫少谦哈哈大笑起来,他就知道程俊英不可能会告诉许正东他们的。

这个女人那么恨许格亦,怎么可能会说。

“看来,你是觉得你自己的命也不值钱了是吧,恐怕程心语要这样在疯人院住一辈子了。”

许正东站了起来,他从江猛手中拿过棍子,朝陆景言走过去:“反正这里偏僻,就算出人命,应该也不会有人知道。”

“许正东,你真的不担心你妹妹?”

莫少谦还真的有点慌了。因为他从陆景言跟许正东的脸上看到都是冷气息的杀气。

“我妹妹没那么容易死!”语闭,许正东直接朝莫少谦挥棍过去。

莫少谦也用手中铁棍挡着。

陆景言轻笑,“你既然放弃我们两个人单挑的机会,喜欢有挑战性的1V2,那我跟东子只能满足你了。”

话音一落,陆景言也弯腰拣起木棍,加入了许正东一起将莫少谦逼的连连后退。

江猛看了着陆景言他们,两人配合的也挺好的,而且跟莫少谦打得也挺‘和谐’的,不需要他加入了!

他蹲了下来,看着还在地上躺着的程俊英,“我虽然不认识你,可你的事,我也知道不少,你把女儿逼疯,现在还想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你也真厉害!”

“逼疯我女儿的是陆景言跟许格亦,不是我!”

“你看你,这么多年了,陪在自己女儿身边多好,非要来报什么仇?你以为莫少谦是好人?他都是在利用你。这样吧……你告诉我许格亦在哪里,我马上送你去医院,然后我让陆景言不追究此事。”

程俊英瞪了眼江猛:“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江猛真的是对眼前这个中年女人,很想挥拳过去。

*

地下层冰库里,许格亦被冻得卷曲着身体,不断的摩擦着手臂。

当她完全睁开双眼,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在冰库里。

她想着自己昏迷前的事情,自己在停车场看着手机等着陆景言,可没想到,莫少谦直接坐在驾驶座上,而没一会,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后座的人弄晕了。

她冷得想要找点东西来暖和暖和。可惜……整个冰库里,就只有装有冰淇淋的特殊箱子外,没见其他东西。

许格亦颤抖着双唇,已经被冻得快没思考能力了。

她让自己先冷静下来,不断的朝手掌心呼气。

许格亦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冰库的门口:“有,人,吗?救命……救,命……”

冷,实在是太冷了。

许格亦这时也才发现,这冰库的温度零下25度!

许格亦舔了舔都快被冻得裂开的双唇,颤抖着小手想要将温度计上上的温度按高。

可惜,她这一按,那温度计就显示,无效!

许格亦看得急得都快出来了,颤抖着小手又试了下。说不定这温度不能马上调得太高,要慢慢来才行。

可惜,她只是想要调高一点温度而已,这温度计还是无情的显示,无效!

*

打架的结果,不是胜就是败。

当陆景言跟许正东以居高临下的视觉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莫少谦时,莫少谦突然呵呵笑了起来。

“有本事打死我!我反正有许格亦陪我一起。我死的也值得阿,哈哈哈。”

陆景言擦拭着唇角的淤血,他在莫少谦旁边蹲了下来,我再问你一次:“格子在哪里?”

莫少谦依旧是呵呵笑着:“我凭什么告诉你?”

许正东这时也蹲了下来,“少谦,你觉得这样值得吗?”

“哼!值不值得,那要看陆景言爱不爱许格亦了。”

莫少谦说着,还用一种挑衅的笑看着陆景言。

“你TM给脸不要脸阿!”许正东站了起来,直接踩在莫少谦身上:“说!我妹妹在哪里。”

“陆景言……你看看,东子这才是担心许格亦的样子,有本事你也踩我阿,哈哈。”

“你还真是犯贱!”许正东真是对莫少谦的想法无法理解。

陆景言不是不担心许格亦,而是他觉得他要是像许正东这样,莫少谦就算在局势上处于劣势,也会让他自己觉得他才是赢家。

何况,陆景言清楚,他还有一样东西可以让莫少谦说出许格亦在哪。

“我跟东子不会对你怎样,但是你说,如果我把那份名单以你的名义散播出去,你说会有多少人想要你死?”

莫少谦渐渐收起笑容,怒瞪着陆景言。

心里一直咒骂,凭什么,凭什么陆景言能够一直威胁到他!

“手机给我。”

许正东拿出手机递了上去。“你要干嘛?报警?”

“报警太便宜他了,我知道想要通知名单上的第一个人,是不是愿意替莫少谦求情。”

陆景言说着,已经开始用许正东的手机拨打国际电话。

许正东蹙着眉头:“什么名单,你打的是国际电话?”

“嗯!”

莫少谦此时还是沉住气,他对陆景言的了解,那就是这个人阴险的很,何况名单上的人,是他随便说打电话就能打的?

可笑!

当陆景言一连串俄语说出口的时候,莫少谦瞪大了双眼。

“怎样?说还是不说?”

莫少谦冷哼一声:“装模作样,谁不会?”

陆景言直接将手机按了免提,手机里立刻传来一记中年男人的声音,并用俄语说着:“你是谁?你胡说八道什么?”

莫少谦认得这个声音,他是那个项目的投资人之一。

陆景言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将手机挂断。“或许这个人离你太远了,不能马上跟你见面谈话,我应该打一个名单上唯一一个在北淮的人。”

语闭,陆景言将许正东的手机还了回去,从莫少谦身上掏出他的手机,直接用他的手指解锁。

“陆景言,你干什么?”就算反抗,可手机还是被夺,也被解锁打开。

“连合作的号码都没存,你真的很小心阿。”陆景言当着莫少谦的面,再次按了几个号码。

当莫少谦听到嘟嘟声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要先稳住陆景言:“我说!”

“在哪里?”

“其实我根本就没抓住许格亦,她已经跑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

“我CAO!你当我们白痴吗?”

一旁一直静观其变的程俊英倒是很配合的开口了:“莫少谦!你闭嘴!”

“我本来是想抓着许格亦威胁你,可是……被她跑了,我们两个没办法,只能开车走,拿走许格亦的手机,来骗你。”

陆景言勾唇一笑:“看来你很不珍惜我给你的机会。”

语闭,陆景言再次拨通刚刚的那通号码。

“喂,林议员。”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老板,莫先生让我告诉你,SANDU这个项目……”

莫少谦猛地起身,从陆景言手中抢过手机,直接挂掉通话。

“陆景言,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

“在替你铺路……”

莫少谦嘲讽的笑了起来:“替我铺路,我看你是替许格亦铺路。从许格亦被关到现在也有4小时了,你说她会不会已经死掉了。”

许正东听着,直接拽着莫少谦的衣领:“你这个疯子,说!我妹妹在哪里?”

“你都说我是疯子了,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你,你妹妹在哪里?”

在程俊英旁边的江猛倒想从她这边下手:“你呢,你也打算让我们替你铺路?不过,我突然很同情程心语,身边什么人都没有。”

“我女儿不需要你同情,她有我这个妈!”

“你马上都要坐牢了,她有你也等于没有。”江猛继续嘲讽着。

“哼,你想刺激我?好套出许格亦在哪里?我告诉你,我程俊英不是那么好骗的。”

“唉呀……你!”江猛发誓,程俊英要是是个男的,他绝对往死里打!

陆景言再次从许正东那拿手机,这次他是真的报警了。

不过他报警之前,他在许正东手机登录了邮箱,并将秦羽娜发给他的邮件以黑客模式在网络上散布。

“真的报警啦?”

“我像是那种会随便演戏的人吗?”陆景言说着,将手机还给许正东。

“可是他还没说出格子在哪里?”

莫少谦听着哈哈大笑起来:“陆景言,我是个律师,你以为报警我就会有事吗?你要不要这么天真。”

“那份名单,我已经公开了,我相信,不管你在哪里,坐牢也好,回莫斯科也好,或许继续待在北淮……应该会有不少人想要见你。”

莫少谦这时是真的慌了,“你说什么?”

“这份名单你应该原来是拿来自保的对不对?现在反而成了毁掉你利器,你应该会觉得很不可思议吧。”

“陆景言!你……”

莫少谦说着朝陆景言挥拳过去,许正东见状一把就将他往后扯,莫少谦整个人往后倒。

“你跟江猛在这儿等警察来,我去找格子。”

陆景言说着从刚刚跟莫少谦打群架时候,将莫少谦掉在地上许格亦的手机捡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哈哈,陆景言,快去,许格亦等着你给她收尸呢,哈哈。”

许正东听着,又是给了莫少谦一拳。

他觉得,警察要是再不来,莫少钱绝对会被他打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