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在家靠父母,出嫁靠小鹿/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住院的第二天,陆邵海跟简欣也匆匆忙忙从国外赶了回来。

在简宁打电话给他们,带着哽咽的声音告诉他们许格亦住院了,可能会成为植物人,陆邵海跟简欣当时就想立刻买机票回来,可惜昨天都没有飞回北淮的航班。

不过,他们也订了最快回北淮的机票。

许格亦见到陆邵海跟简欣的时候,也是惊讶。

“爸妈,其实我没事,你们不需要特地回来看我。”陆邵海跟简欣几乎全年都在忙,这点许格亦还是知道的。

“还说没事,能够让景言哭的事,那还能是小事吗?”

许格亦有点不好意思了。

怎么觉得现在全天下都知道陆景言为她哭了阿。可惜,就她没见到。不过,她也不希望陆景言为了她哭。

尤其是这种事情!

“就是,景言除了出生那一会哭过,我就没见过他哭。”陆邵海也补上了一句。

“爸,我就不信,你没为妈哭过。”

“你爸为我哭,多正常阿。你别看你爸整天一张生人勿进的脸,他知道我怀孕的时候,开心的都哭了,还有……我生下你的时候,你爸也是哭得比谁都厉害。”

陆邵海:“……”

许格亦别过脸,忍着笑,完全不敢看陆邵海。

陆邵海不好意思的咳了几声,仿佛是在跟简欣说,这种事我们夫妻俩说说就好,怎么在孩子面前也提起这事。

而且,他那么爱简欣,知道简欣怀孕了,能不开心吗!看到自己儿子,当然也是激动得不得了。

“对了,格子……宝宝没什么事吧。”

“没有,他们比我还坚强呢。”许格亦说的时候还挺心虚的,好在两个宝宝都没事,不然她就算醒过来,也会超级自责。

“真的是吓死我了,现在看到你跟宝宝都没事,真好。”

许格亦嘻嘻笑着,“我都能够嫁给小鹿,说明我的运气好得不得了,而且人家都说,宝宝是天使,我现在去哪都有两个天使陪着我,在倒霉的事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啦。”

简欣笑了起来,能巴拉巴拉说这么多,肯定是没事了。

……

医院附近的咖啡店。

刚刚在医院里,简欣其实有很多话想要跟陆景言说。

陆邵海也是。

“一直以为格子会连累你,没想到,现在是你连累格子。”陆邵海说着的时候,搅拌着咖啡杯里的咖啡。

陆景言叹了口气轻笑,“从大学时候开始,就已经是我在连累她了。”

“亲戚朋友应该不知道格子住院吧?”

陆景言摇头:“除了你跟小姨,其他人不知道。”

本来亲戚间除了节日的时候,出来攀比下,其他时间就算都在北淮生活,也是欸怎么联络。

“那,这个月的婚礼……”

“格子的身体情况没什么事了,目前也就是营养跟不上,我估计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婚礼会如期进行。”

“那就好,这期间也别再出什么事了。”

陆景言勾唇笑着:“一直针对我的人,都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说到这个,简欣不由得问起:“真的是程俊英?”

“我背上还有一些她送给我的伤痕,你要不要看?”在许格亦面前,陆景言不想让她担心,提都没提这事。

“还好当年简宁没嫁给程俊杰。”简欣对于程俊英也是讨厌得不得了。在知道她做出这些事情之后,心里的小人,简直将她骂上几百遍。

“现在不用担心了,姓程的都已经远离我们了。”

“有足够的证据控告她?”

“虽然有莫少谦一直在旁边指导着,他们也躲过很多闭路电视,不过…证据向来都是挑重要的。有他们在停车场掳走格子的视频,再加上食品公司的冰库门前也有他们推格子进去的画面。”

单单这两个视频作为证据就够了!

简欣听着都觉得心寒,任何正常一个人都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何况这个莫少谦还曾经是自己儿子高中时期的好朋友。

“他们怎么会有冰库的钥匙?”

“冰库的钥匙是一张卡,食品公司为了方便,所以在冰库铁门前放了张备用的,我不知道莫少谦怎么是知道的,总之现在他已经是过街老鼠了。”

“过街老鼠?”

“爸,你应该知道SANDU这个项目吧。”

“知道,这两天网络上都在传一份名单,说是名单上的人都有出资参与这个项目。可是这些名单里的人有不少是政治人员,出的资金也是不少。”

“这跟莫少谦有什么关系?”

陆景言轻笑:“莫少谦也有参与这个项目,但是这份名单上没有莫少谦的名字。”

“名单不会是你从莫少谦手中偷来的?”

“这份名单是莫少谦的女朋友发给我的,在我手上已经差不多有一年多了,本来不知道那份名单可以什么用得到,但是现在他既然喜欢玩,那我只能陪他玩玩。”

陆邵海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他很少管陆景言的事,但是这事,他觉得陆景言太大意了,万一被人知道那份名单是陆景言传出去的,那估计他也会有危险。

“爸,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你儿子还不至于会笨到让人知道我手上有这份名单。”

“别人不知道,可是莫少谦知道。他不会反咬你一口?”

“那也得有那个能力咬我!他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警局。就算让他保释出去,我想也没什么机会解释。”

陆邵海点头嗯了声,“像这种情况,最好是让他没有翻身的余地,不然的话,只会给自己留下麻烦。”

“这个我知道,莫少谦这次绝对不会有翻身的机会。”

现在他就算不特地去了解莫少谦的事,都能通过一些小道消息得知,已经有不少人愿意出重金要莫少谦的命。

哪怕要不到莫少谦的命,也有的想要让他半身不遂过下半辈子。

简欣微微笑着:“难得见你们父子俩能够这么默契的谈一个话题。”

陆绍海那少见笑容的冷颜也笑了起来:“你都说我们两个是父子了,父子间会没有默契吗?”

陆景言咯咯笑着,“爸……其实,我们两个只是臭味相投,对于那些违法的事都看不惯,默契这种东西一般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陆邵海:“……”

简欣则在一怕咯咯笑着:“我也没这么觉得。”

*

接下来的几天,许格亦是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亲情,友情了。

其实在许格亦住院的第五天,医生都允许许格亦出院了。

而且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到健康的标准,也算是个奇迹。

可,陆景言倒是希望许格亦能够在多留院观察几天,他可不想到时候许格亦落下什么病根子。

这一观察就连续住了10天的医院。

好在,每天来陪许格亦的人也够多,不然的话,她就算爬墙也要从这病房里爬出去。

出院这天,来接许格亦出院的阵势也很强大。

“夏天,你一个大肚子没事来接我做什么。”虽然过去几天里,都有跟夏天见面,不过许格亦每次看到夏天,就觉得这家伙的肚皮是一天比一天大。

“你少自作多情了,我等下要去妇科医院检查呢,就是顺便过来看看你。”

“我都要出院了,你看个P阿。”

碍于许国栋跟何金枝都在病房里,唐心如只能靠近许格亦轻声说。“夏天就是来看P的。”

许格亦:“……”

“格子,我的预产期是下个月月中。”

“我知道阿。所以在你坐月子之前,我跟小鹿举行婚礼。”

“你这时间挑的也太紧张了,万一夏天的宝宝突然早半个月出来,那估计会在你婚礼上出生。”

“唐心说的对,我最近觉得这小家伙一直在动……格子,陆景言请的宾客里有妇产科医生吗?”

介个……

“夏天,人家在飞机上突然生孩子,可以终身免费坐飞机,你这个在婚礼上生孩子的人,恐怕没什么便宜可占。”

“谁说没有,以后格子跟陆景言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就是我孩子生日之时!”

许格亦:“……”

听起来怎么觉得像是那部古装戏的台词。

“夏天,如果27号那天,你有感觉到胎动的话,我允许你缺席我的婚礼。”

夏天嫌弃的朝许格亦瞥了一眼过去,满脸的写着:友尽!

现场如果不是许国栋夫妇也在,唐心如绝对会哈哈大笑起来。

“对了,珊珊会回来参加你的婚礼吧。”

“她敢不回来?劳资废了她!”

“许格亦,都快当妈妈的人,怎么还老子老子的。你老爸都喊自己老子,你一个女孩子家喊什么老子。”

“老妈,你在绕口令阿!”

许格亦切了声,‘劳资’哪里算是脏话阿,那是一种自称,好不好。虽然不提倡,可在某句话的情况下,不用这种霸气的自称,怎么能体现出想要表达的语气呢。

“绕你个头阿,你再给我满嘴说脏话,小心我打你。”

“何金枝女士…现场可是有三个孕妇,你现在公然的想要施暴!你就不怕影响我们的情绪。”

许格亦双手叉腰,完全就是一副‘劳资’上身的样。

何金枝:“……”

怎么觉得自己挖坑自己跳呢。

唐心如跟夏天都不敢吭声,都默默的在一旁忍着笑。

虽然早就习惯许格亦跟许妈妈能够像朋友一样互损,可怎么说,她们现在也都长大了,对于这两人还能这么谈话,还是忍不住想要笑。

“格子……”

“欸,什么事老爸。”许格亦笑嘻嘻的,她感觉许国栋要发大招的样子。

“你老妈如果对你使用暴力的话,我相信她在以一抵三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输。”

“老爸,你这话说的也太偏心了吧,我跟老妈要是打起来,你还觉得我欺负老妈了是吧!我可是孕妇阿。”

“你这精神抖擞的孕妇要是凶悍起来也很可怕。”

许格亦:“……”

哇擦!看来嫁出去的女儿真的是泼出去的水阿。

这时,替许格亦办理好出院手续的陆景言跟许正东也回到病房。

看到许格亦趾高气扬的跟许国栋四眼相对,陆景言看得一头雾水。

许正东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他拍了拍陆景言:“没事,肯定是你老婆被人嫌弃了,在替自己撑腰。”

陆景言咯咯笑着,他差点忘记,许格亦的性格是不分年龄的,要是‘无赖’起来,估计到了80岁,她还会这样。

“格子。”

许格亦听到陆景言喊自己,马上心花怒放的朝他搂了过去,撒娇着:“办理好出院手续啦?”

陆景言点头嗯了声。

“终于可以回家啦。”

“是阿,终于可以让我对你放心了。”

许格亦住院的这段时间,陆景言没有一天不在担心的,现在能够健健康康出院,他的心情真的是比谁都还要开心。

*

公寓里。

“回到家的感觉真好……”许格亦一回到公寓,就直接往沙发上一躺。

“那当然,医院怎么可能比得上家里好。”

许国栋说着也朝沙发走去,坐了下来。

“格子,明天我跟你老爸回河阳,你哥跟唐心过两天就领证了。”

许格亦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你们放心回去吧,我可以照顾我自己的。”

“你?我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会相信你会照顾自己。”许国栋不是在损,而是在说实话。

许格亦从小到现在,衣食住行完全就是在家靠父母,出嫁靠小鹿!

许格亦切了声,“老爸,我在照顾自己这方面没有进步,完全是因为你们……你跟老妈经常有事没事把我当‘废人’一样养着,我能进步吗!”

许国栋瞥了一眼过来,“你的意思是我们多管闲事啦?”

“呵呵,当然不是啦,老爸……其实我是想让你们回河阳之前,教我几道简单易学的小菜。”

“简单易学?”

“对阿,就是那种你示范一遍,我就能上手的。”许格亦献殷勤的给许国栋按着肩膀。

“格子,我觉得你现在去睡一觉会比较好。”何金枝回。

“老妈,我不困。”

“格子,妈的意思是,大白天睡觉做白日梦,学做菜比较快。”陆景言在一旁听着都忍不住替何金枝说白话。

许格亦:“……”

“你看你,这么简单的话,你都需要经过小鹿翻译,你还想学做菜。明天我们就回河阳了,今天就想学会,真的还不入去睡一觉。”

“老妈,你这是……瞧不起我阿!”许格亦差点就把‘狗眼看人低’说出口了!

“格子,我养你不好吗?”

陆景言这突然冒出来的话让许国栋跟何金枝听起来超级顺耳。

当父母的无非就是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能够嫁个也像自己这么宠女儿那样宠着她。

陆景言对许格亦的宠,已经远远超过他们希望的程度了。

许格亦腼腆的笑着,如果老爸老妈不在的话,她绝对会油腻腻的回一句:‘养我当然不好了,喂我还差不多!’

不过,在这二老面前,她还是得装出一副有骨气的样子。

“当然不好了!我不能再继续当‘废人’了!我要崛起!”许格亦说着,激动的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许国栋跟何金枝不约而同的朝许格亦甩去一记嫌弃的眼神。

“崛起?你怎么不上天,跟太阳肩并肩?”

“就是,你要是不想当这个‘废人’…也没关系,以小鹿的条件阿,还怕没人抢着当?”

许格亦:“……”

我去!这两人还是当初那两个在她病床前红着眼眶,哭得让人揪心的许爸爸许妈妈吗!

陆景言微微一笑,朝许格亦走了过去。二话不说将她揽进怀里:“就这么嫌弃我吗?”

许格亦抿着唇,她哪是嫌弃!她也想有一技之长阿。

不过,被陆景言这么搂着,她就想对陆景言做坏事!

陆景言对许格亦的面部表情,也算‘了如指掌’。

“爸妈,格子刚回来,我先让她回房休息。”

“去吧,顺便洗个澡,在医院里肯定没好好洗过澡。”

陆景言笑着点头嗯了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