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浴室已经不适合缠绵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进房间,许格亦就跟‘饿狼扑食’一样将陆景言抵在墙与她小身板之间,啃了过去。

Pong,Pang…的声音,直接引起客厅里许国栋跟何金枝的注意。

“什么声音?”

“好像是打架的声音。”

“打架?”

二老立刻从客厅走到他们房门前,耳朵贴着房门想要细听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

房间里,许格亦一直吻着陆景言,人家是女人四十才如虎,她这二十初就已经如虎得不得了。

吻着陆景言,显然已经不能够满足许格亦此时的亢奋了。

许格亦的小手开始撩起陆景言的上衣了。

她这一撩,陆景言立刻就阻止她。

“怎么啦?不愿意阿……”

陆景言轻笑,他都已经浑身燥热了,脸也红了起来。像是在不愿意吗?

“我先给你放水洗澡吧。”

许格亦嘻嘻笑着,“好阿。”

陆景言在许格亦的双唇上轻轻一吻之后,走进浴室放水。

许格亦住院期间还真的没舒舒服服洗过澡呢!

房门口的许国栋见房里没了动静,“没声了?”

“没声那就是洗澡去了。”

“这洗澡之前还能打架?”

何金枝站直身子:“年轻人的世界你懂什么,走走…我们还是回沙发上等东子打电话来。”

话音刚落,许正东的电话就来了。

简单几句的谈话之后,“东子快到楼下了,你去吧行李箱推出来,我去跟小鹿格子说一声。”

语闭,许国栋便回房将前天就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从衣柜里拉了出来,然后在检查下,有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忘记收起来。

而,何金枝走到房门口,轻轻的叩叩的敲着房门。

没一会房门就被许格亦打开了。

“老妈……怎么啦?”

“你哥打电话过来,他已经快到楼下,我们也要下楼了。”

“不是晚上才吃饭吗,怎么这么早就过去。”

“对阿,可是明天就要回河阳了,我们先把行李搬过去。”

何金枝见许格亦没说话,而且神情还是一种依依不舍的样。

何金枝也马上露出那种依依不舍的神情,就在她准备安慰下自己女儿的时候。

许格亦的神情突然变了,变成一张贼兮兮的笑:“终于要回河阳了,心情应该很开心吧。”

何金枝:“……”

这画风转的也太快了吧!刚刚被许格亦那依依不舍的神情感动到,绝对是幻觉。

这时,许国栋一手推着一个行李箱走出房间。

“金枝,走吧……东子应该在楼下了。”

“那我跟小鹿不送你们下楼啦,反正晚上还要在哥家里见面。”

许格亦笑嘻嘻的说着。

好在许国栋跟何金枝也早习惯许格亦这种‘没有良心’的风格。

……

回到房里的许格亦立刻走到阳台上往公寓楼下望。

看到许正东正在替老爸老妈将行李箱往车后箱放,许格亦笑着回到了房间里。

这时,浴室里的浴池也放满了水。

许格亦依靠在浴室的门板上:“老爸老妈去我哥家了。”

“明天一早坐飞机,现在把行李搬过去,也是比较省时间。”

许格亦伸了伸懒腰,还说自己是学霸,脑子转的快得不得了。她在暗示什么都不知道。

“你过来试试水温。”

陆景言说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上衣脱掉。

许格亦看得双眼突地睁大,她坏笑着,也将自己的上衣脱掉。

要脱一起脱!

陆景言见许格亦也将上衣脱掉的时候,他也是噙着笑看着她。

“格子……过来。”

许格亦一脸的嘻嘻笑走了过去,慢吞吞解决这皮带……

从许格亦慢吞吞的程度来看,她并非生疏,而是故意在慢悠悠。许格亦的想法是……要让陆景言有种‘撩拨难耐’的亢奋。

可陆景言一下就看穿许格亦的想法,他倒不介意一直被许格亦这么撩拨着。只是浴池里的水经不起两人这么磨蹭阿。

“格子…你再这么慢吞吞下去,等下浴池的水会凉掉。”

许格亦深呼吸:“我现在身子烫的很,我不介意泡个冷水澡。”

陆景言依旧是噙着那抹无奈的笑,他迅速的将自己身上仅有的小裤裤脱掉。

下秒,便是许格亦身上还穿着的罩罩,裤裤了。

……

还好陆景言知道许格亦这小坏蛋肯定会逗他一会,才肯进浴池。

刚刚放水的时候,故意将水温调高。

这会,两人躺进来的时候,水温也刚刚好。

许格亦弄了满满一浴池的泡沫,还开始闹了起来。一会在陆景言下巴弄个白色小胡子:“圣诞老爷爷。”

陆景言将许格亦一揽,让她整个人趴在自己身上。

许格亦这下也不客气,双臂圈着陆景言的颈项,整个人也是舒舒服服的压在他身上,然后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他的耳垂:“我们好久没有一起泡澡了。”

陆景言没有回话,而是大掌在许格亦后背游走。

趴了一会,许格亦坐了起来,看着陆景言:“不知道……泡完澡之后,陆先生有什么打算?”

陆景言搂着许格亦,“陆太太有什么建议呢?”

“我的建议阿……”许格亦说着,嗲嗲的拉了个长音。

“陆太太什么时候多了这项技能?”

“嗯,什么技能?”

“你脑袋在想事情的时候,小手能不能不要这么折磨我。”

许格亦听着噗嗤的笑了起来。“我哪是折磨你阿,我只是好奇,我好久没这么摸你了,你还会不会有反应。”

陆景言:“……”

他可是个正常男人,被自己喜欢的女人这么撩拨着,会没反应吗?

“不过,事实证明,我的小手还是挺厉害的。”许格亦说着的时候,脸上那抹得意的坏笑,看得让陆景言很想捏她的小脸。

不过,他的大掌此时可空闲不出来去捏她的小脸。

因为他的大掌正抱着她的小PP。

“小鹿……”

“嗯?”

“你难受吗?”

陆景言:“……”

他其实还挺享受许格亦撩拨他的时候,那种让他酥酥麻麻的一种渴望的感觉。

不过碍于,许格亦现在怀孕了,还刚刚出院,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要是换做以前,陆景言在这个时候,早就捏着她的小PP该干嘛干嘛了!

许格亦的小手又开始玩泡泡了,这次玩的目标是陆景言那白皙的颈项,分明的锁骨。

在许格亦眼里,女人有锁骨叫性感,而陆景言有锁骨……那就是她堆泡泡的锁骨沟。

陆景言真的是败给许格亦了。

上一秒,还在跟他调情,这会又跟小孩子似的玩起了泡泡。

陆景言轻笑,看来许坏蛋得改名叫许捣蛋。

不过,许捣蛋这个外号并没有维持太久,又得叫回许坏蛋了。

当陆景言锁骨那一片都是白色泡泡的时候,许格亦的小手又开始去撩拨陆景言的某处了。

小手在撩拨,双唇也没闲着,直接吻上陆景言……

她这一吻,直接点燃陆景言那一直控制的情欲。

陆景言以被动为主动,搂着许格亦渐渐从浴池里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搂着她走到花洒下面。

两人身体现在几乎都是白色的泡沫,陆景言捧着许格亦的小脸,尽情的吻着。

就连因为他手上的泡沫,许格亦小脸也沾了不少。

此时,陆景言长臂一伸,将热水器的水阀一转,温度适中的水温立刻洒在两人身上,冲刷掉他们身上的泡沫。

许格亦垫着脚,双手攀着陆景言。她平时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往陆景言身上扑过去。

可这时,她才刚刚更加贴近陆景言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蹦不起来,不单单是他身上因为刚刚冲刷完的身体太滑了,还有就是许格亦也顾及到自己那微凸起的小肚子。

陆景言抹掉许格亦脸上的水,轻声唤着:“格子……”

听到陆景言那勾着她心跳的轻柔声,许格亦小手开始在陆景言身上忙活着,她并不是要挑起陆景言的各种情欲。

而是想要快点洗完澡,转移地方。

浴室这个地方已经不适合两人缠绵了。

她只能趁两人还有想要彼此的情况下,抓紧时间洗完澡,去床上缠绵。

不过,陆景言对于许格亦这时特殊的‘撩拨的方式’有点不解。

见陆景言不解,许格亦立刻笑嘻嘻说着:“我们快点洗完澡,去床上。”

听到许格亦的解释,陆景言真的是哭笑不得。

……

冲完澡之后,许格亦发现,这铁还真的是要趁热打!

因为她现在有种大白天不适合缠绵的感觉。

陆景言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许格亦一脸皱巴巴裹着浴巾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他走了过去,一下从后面抱住了许格亦,头更是依偎在她的颈项间,开始慢慢亲吻着她的颈项…

许格亦被他这么一闹,内心那股想要上他的……不对,是想要跟他缠绵的欲望再次被撩起。

两人踉踉跄跄往床上一倒,陆景言就开启了强烈的攻势了。

直接除去许格亦身上的浴巾,刚刚在浴室里,两人已经有足够的前戏了,这会已经不需要这个了。

许格亦这会被吻得已经轻飘飘的,她也已经做好迎合陆景言了。

得到许格亦的回应,陆景言也开始轻轻的慢慢的开始……

*

许正东小洋房里,许国栋系着围裙正在厨房忙活着,何金枝则是在旁边做个切菜小能手。

许格亦时不时的往厨房溜达一圈。

直到她又来厨房溜达的时候,何金枝开始禁制令了:“格子,你就不能乖乖的坐沙发上看电视吗?”

“广告时间,我就来厨房学艺。”

何金枝嫌弃的瞥了一眼过去:“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话听过没?”

“我可是大学生阿,当然听过了。”

“既然听过,那也知道这话的意思吧。”

“老妈…你这是打算挑战我的智商?”

“格子,你老妈的意思是想让你赶紧出去。”许国栋炒着锅里的菜说着。

许格亦后退几步,伸长脖子往墙上电视剧的画面看着,还是在广告。

“广告还没完呢!”

何金枝:“……”

她还以为许格亦已经被‘打发’走了!

就在何金枝准备继续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许格亦听到电视机里传来刚刚看的那部偶像剧的男主声音,立刻撒腿就往客厅走去。

“格子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阿。”

许国栋咯咯笑着:“她要是长大了,那就不是我们的女儿了。”

“有时候觉得我们以前那么宠着格子是好还是坏。你看……唐心,把东子照顾的好好的。”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小鹿那么喜欢格子,他父母肯定也喜欢格子。结婚后不会让我们女儿受苦的。”

“还没结婚的时候,希望他们快点结婚,现在快结婚了,我却又在瞎担心。”

“你都说自己瞎操心了,你这是犯了全天下闺女待嫁的疑虑。”

何金枝笑着,“我大概这是提前更年期了,想的事情也多。”

许国栋笑而不语,本来嘛……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儿子要穷养,女儿要富养。这样才不会担心女儿会被坏人骗。

客厅里,唐心如明天就回河阳了,一回河阳就意味着要领证了。领证了……那就是要成为人妻了。

哈哈,想着…唐心如笑了起来。

坐在她旁边的许格亦将视线飘了过去,“这哭戏你看着都能笑阿!……你这笑点是越来越没同情心了。”

唐心如:“……”

她的心思都不在这偶像剧里的情节呢。

“莫少谦的事,怎样了?”

“就快过去的事情了,已经不值得作为话题来谈了。”

“莫少谦是不值得,但是还有那些参与项目的人。”

“他们也应该会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好了,不谈那些黑心人的事……我明天就跟唐心回河阳一星期,到时候回来参加你跟格子婚礼刚刚好。”

陆景言嗯了声。

“公司现在也刚起步,游戏目前还在测试,过段时间就开始收费了。”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每款游戏都是测试之后,就开始收费的。”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夏天的预产期快到了,最近少军也常常陪着她,我在这个时候又要离开公司,我怕江猛一个人搞不定。”

陆景言切了声:“我可没时间替你管理公司的事。”

“你现在在休假,会没时间?”

“过两天我跟格子要去莫斯科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

“欢欢……欢欢要结婚啦?是跟白得利吧?”许格亦突然插话进来。

陆景言微微点着头。“嗯,在你住院期间我收到他们的邀请。”

“哇塞,这两个人终于结婚了,居然还赶在我前面。”

“想去吗?”

“想,当然想了,我们这些人,我就参加过少军跟夏天的婚礼。而且…我还没见过那种礼堂的婚礼。”

许格亦说的时候,激动不已。那种教堂婚礼,她都是在电视上看过,还没亲身经历过呢。

陆景言看着许格亦开心的模样,就知道她肯定想要去参加。

在此期间他也将两人的旅游准证办下来了。现在就是买张机票就可以飞去莫斯科了。

“对了,格子…你婚纱已经做好了。”

“在哪,在哪!”

“在我婚纱店里阿,你明天看看有时间去试试,要是不合身,现在改还来得及。”

许格亦比了个OK的手势。

“景言,真的不打算替我管理下公司?不贵,应该是替你老婆管理吧。”

陆景言才没那么好骗,他现在接下来的时间都要花在许格亦身上呢,两人婚期那么近了,哪有什么时间去管理公司。

“你放心,当初江猛跟胡旭阳合作的时候,胡旭阳也是什么都不管,江猛照样一个人把江湖公司管理的那么好。”

“就是,你就放心去领证,江猛搞得定的,你别小看江猛。”

“景言,你老婆在夸别的男人,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没事,她夸的男人,刚好也是我欣赏的男人。”

许正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