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看完你的睡姿,我没有任何邪念/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天夜里,许格亦突然想起第一次去陆景言家,厚着脸皮以怕生睡不着作为理由,几乎是威逼陆景言跟自己同床的。

“小鹿……”

“嗯。”

“我们第一次同床的时候,你对我真的没有任何想法吗?”

陆景言:“……”

这让他怎么回答?

“实话实说喔,我才不要听到你为了哄骗我说有。”

陆景言微微笑着:“一开始,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主动留下来过夜,然后……”

“然后什么,是不是看到我当时摆的性感姿势了,你春心荡漾啦。”

陆景言忍着笑,许格亦很多东西都记不住,这个倒是记得蛮清楚的。

不过,那时候他还真看不出来许格亦是在摆性感的姿势。

“格子…我记得你那时候是说,你在练瑜伽。”

许格亦:“……”

“是嘛,我当时说我在练瑜伽吗,我忘记了。唉呀,我不打断你,你继续说,我主动留下来过夜,然后呢……”

对付记忆力好的学霸,装失忆是最好的选择。

“然后你信誓旦旦的说,你不会对我做什么下流的事。我想知道,当时你真的不会对我做出下流的事?”

“呃……”许格亦蹙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脸红着回答:“我其实当时是有想过跟你颇阿啪,啪啪的!也就是越狱……”

陆景言听着咯咯笑着。

“你呢,你当时有没想要跟我啪啪的想法阿。”

“没有。”

许格亦:“……”

哇靠,这回答真是神速。连一秒的犹豫都没。就算让你说实话,你也用不着说这么实在的实话吧!

陆景言噙着笑,“因为那时候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所以没有这种想法很正常。”

“哪里正常了阿,我都追到你家去了,还厚着脸皮跟你躺一起了,你还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你!你这学霸也有失算的时候阿。”

“那如果我当时就跟你越狱了,你会怎样。”

“当然是更加喜欢你了。”许格亦说着挪动小身板,更加贴近陆景言。她将小短腿横跨到陆景言腰间。

“你这是干嘛?”

“孕妇睡觉就是要找寻舒服的睡姿,我觉得这样挺舒服的。”

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完全笑出声来。

许格亦虽然喜欢看陆景言笑,可是她现在只不过是做了一件平时都会做的事,他怎么也笑得这么开心。

“什么事这么开心阿。”

“知道当时为什么我没有想要跟你啪啪的想法吗?”

“知道阿,你不是说了嘛…是因为你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陆景言唇角弯起的笑纹加深了,“这是一方面。”

“那另一方面呢。”

“另一方面就是看到你当时的睡姿,我完全没有任何邪念。”

许格亦:“……”

许格亦知道自己睡觉的时候向来都不老实,不是挤人就是压人。至于当时的睡姿是什么样,她完全没有印象。

陆景言大掌顺着许格亦横跨在他腰间的小短腿摸了上去,直到小PP上才停了下来。

他这么一放,许格亦就觉得,他这是在暗示啪啪的节奏。

于是,原本就已经够贴近陆景言的小身板更加贴近了,一脸笑嘻嘻:“白天才缠绵过,你现在是不是又想再重温一次阿。”

“格子,我的意思是,你当时的睡姿就是这样,所以我对你没有任何邪念。”

许格亦:“……”

原本那已经伸进陆景言衣服里,在许格亦那自认为是在撩拨,其实是在陆景言后背以点穴方式戳戳戳的小手,顿时僵在那。

“我,我第一天就对你这样啦?”

陆景言简单嗯了声,心想,何止这样,整双腿几乎要挂在他脸上才罢休。

“我都这样对你了,你还没有任何邪念?”

许格亦不解,她如果当时都这样了,陆景言还能坐怀不乱,对她没有任何邪念!这不科学阿…

对于许格亦这么惊讶的神情,陆景言脸上又是那抹宠溺的笑容。

他缓缓靠近许格亦,轻轻的一点一点的吮吸着她的双唇。

被陆景言这么温柔的吻着,许格亦马上就进入状态也以轻轻的,柔柔的吻回应着。

许格亦发现,不管是狂热索取的舌吻,还是这种青涩般的接吻。

她都喜欢的不得了。

*

第二天,北淮市机场。

许正东将行李都拿去托运之后,几人在机场内的星巴克坐下来等时间去候机室。

“老爸,你怎么啦,怎么突然发抖阿。”

“有,有吗?……我,我有,发抖吗?”

“格子,你老爸是怕坐飞机,从今天早上就开始一直这样抖阿抖。”

何金枝说着的时候,还模仿着许国栋紧张颤抖的模样。

许格亦咯咯笑了起来。“老爸,别怕,等下一坐上飞机,你就扣好安全带,然后闭上眼睛睡觉就行啦。”

“这招对你老爸来说没用,飞机刚起飞的时候,你老爸就一直看着小窗户外面的景物。”

“害怕又要看,老爸,你这完全就是犯贱阿。”

许国栋:“……”

“等你跟小鹿婚礼的时候,我还是陪你老爸坐动车去,也就8小时的时间。”

“才8小时吗?我怎么觉得有十几个小时阿。”

何金枝平时都没怎么坐动车,都懂这个,这个大学四年在北淮读大学的人居然不知道。“格子,你千万别跟别人说你是我女儿。”

许格亦:“……”

“格子,你婚纱的事,我已经交代好店里的人了,你等下有空就过去试一下。”

唐心如看了下时间,继续开口:“现在才7点半,婚纱店10点才开始营业。”

“没事,我到时候可以带个朋友过去吗?”

“鹿浅?”

“你怎么知道?”

“能够一起去试婚纱的朋友,除了鹿浅还会有谁阿?”

许格亦嘻嘻笑着,果然是那种一个眼神就知道你要干嘛的好朋友。

“他是我婚礼当天的化妆师,我的婚纱肯定得穿给他看阿。……对了,我哥知道你订了7套婚纱照吗?”

唐心如视线慢慢飘向正在跟陆景言聊天的许正东,缓缓摇头。

“哇塞,你订了7套婚纱照,许正东居然都不知道。”

对于许格亦这种故意大声好像不小心说出口的话,唐心如直接瞥了一眼过去。

“什么7套婚纱照?”

“你们都打算领证了,难道不打算结婚阿,我估计唐心是怕你不想办婚礼,所以先下手为强,说不定,酒店的定金都已经给了。”

许正东:“……”

唐心如:“……”

许正东其实也在计划这些事了,不过他办婚礼的地方会在河阳,绝对不是在北淮。

一开始是有打算跟唐心如领完证,然后在河阳的一些四星酒店定日期,要不是许格亦出事,说不定还真的会在她跟陆景言婚礼前,把婚礼给办了。

反正他跟唐心如在一起4年了,就算突然通知结婚,也不算闪婚。

……

送走许国栋他们之后,许格亦就直接让陆景言开车送她去错觉摄影工作室找鹿浅。

从上次一起被绑架之后,她就没跟鹿浅见面了。

这次过去陆景言刚好也有婚纱照的事要问,毕竟还有10天,就是他跟许格亦的婚期了。

而且明天,他就要跟许格亦飞去莫斯科参加颜欢欢跟bainily的婚礼。

回来的时候,就差不多要准备婚礼上的事了,也没什么时间来问相册相架的事了。

在工作室的接待处,鹿浅一见到许格亦,心情就格外的好。

“格子,好久不见。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我婚礼当天婚纱做好了,我等下就要去试穿,你有空吗?可以跟我一起去吗?”

“有空。”

鹿浅其实今天来错觉工作室,可以用溜达来形容。

蕾哈娜在前段时间已经聘请到新的化妆师了,鹿浅目前还待在北淮,完全是因为他要在许格亦的婚礼上给许格亦当化妆师,所以才多待几天。

这时,跟蕾哈娜谈完相册的事的陆景言也来到了接待处。

许格亦看到他下楼了,站了起来:“谈完啦?”

“嗯,可能要过几天相册跟相框才寄过来,等我们从莫斯科回来,差不多。”

“你们要去莫斯科?”

“对阿,我们的一个朋友大后天结婚,我们明天就要出发去参加她的婚礼。”

“介不介意我一起去?”

“你不用工作吗?”

鹿浅微微一笑摇头:“我只是帮忙而已,而且现在有固定化妆师了,我也没什么事。”

“那你也办好签证了?”

“我拿的是国外护照,去莫斯科不需要签证。”

许格亦这下也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来阻止鹿浅了,她往陆景言看过去。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站出来说:你要跟我们一起去,绝对不可以!

可惜,许格亦觉得自己想太多了。因为陆景言似乎没有想要阻止鹿浅一起去莫斯科的打算。

而且好像还挺喜欢鹿浅跟他们一起去的,难道他不吃醋?

面对鹿浅这种小鲜肉,他难道对她放心,觉得她不会因为一时贪新鲜,看上鹿浅?

哇靠,许格亦切了声,在乱想什么鬼东西阿。

“陆律师,应该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了。”

许格亦一惊,还真的不介意阿!

“鹿浅,我们是去参加朋友的婚礼,你也去的话,是不是有点说不过阿。”

许格亦总觉得,陆景言这是在考验她。

“你们去参加婚礼,我去散心。”

好吧,许格亦已经真的找不到理由拒绝了。总不能说,我家小鹿是个醋坛子,你这样会影响我们两个人的关系!

不过,陆景言看起来完全没有怒意,似乎早就知道鹿浅会跟他们一起去莫斯科似的。

去爱纱婚纱店的路上,三个人都挺安静的。

副驾驶上的许格亦可不是因为怕陆景言吃醋而不跟鹿浅说话,而是因为此时她刚好在跟宋珊珊聊微信。

之前她也有发过消息给宋珊珊,不过这个家伙是真的忙到都没时间看她发给她的消息。

好不容易刚刚收到宋珊珊回的微信,许格亦得抓住机会。

许格亦:‘几号回北淮?’

宋珊珊:‘25号,机票都已经买好了。够义气吧,提前两天回去。’

许格亦切了声,发了个瞪眼的表情过去:‘有义气你就不会抛弃我们三溜出国了。’

宋珊珊:‘我家人都不知道我回来呢,你还嫌弃我的义气,信不信我马上取消机票。’

许格亦:‘……’

哇擦,才出国一年,怎么宋珊珊变成宋彪悍了。居然还玩起了威胁!

不过许格亦自认为在威胁这方面,她在这四人里面,那绝对是佼佼者。

于是许格亦看到这条消息,就给宋珊珊回:‘那你信不信,我派人去米国把你抓回来呢?’

宋珊珊:‘……’

宋珊珊绝对相信!这货身边有陆景言这么一个能人呢。而且她留学的这个学校也是所名校,估计陆景言只要稍微一打听,就能清楚到她的课程了。

看到宋珊珊无语的点点点,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马上回:‘买单程的机票,说不定,我哥跟唐心会在下个月结婚,你到时候可以一起参加。’

宋珊珊:‘哇塞,唐心也要结婚了,看来我要成剩女了。’

许格亦发了个笑脸表情过去。

以前在她们四人里,都以为宋珊珊这么漂亮,绝对是她们四个人最早结婚的,然后就是唐心如,在然后是许格亦,最后才是夏天。

没想到,现在反而颠倒过来了。

看来,以貌取人是不对的,而且,结婚早晚跟颜值几乎没有一毛钱关系。

*

到了爱纱婚纱店,平时替唐心如管理婚纱店的店长亲自要给许格亦试婚纱。

不过,许格亦对于那种超级有礼貌的服务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于是,在店长替她拿出婚纱之后,她就跟店长说了,让她去忙其他的。她可以自己搞定。

可是有了唐心如特别的吩咐,店长也不敢不招呼许格亦阿。

最后还是许格亦以打电话麻烦唐心如为由,店长才答应。

抱着婚纱走到之前试过婚纱的大镜子前,陆景言拿着遥控器,按了按钮。布帘立刻自动围了起来。

而鹿浅就坐在沙发上等着。

试纱的布帘里,许格亦将婚纱交给陆景言,自己则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准备试婚纱。

因为许格亦选的这款婚纱是从视觉上就是一件镂空的蕾丝婚纱。

所以,上半身完全不需要穿任何东西,就连隐形Bra都不想要。

毕竟婚纱在抹胸的这个部位特地设计了烘托,像许格亦这种普通罩杯的上围,穿起来hold的住,而且也非常好看。

在此期间,陆景言也没闲着,他将婚纱摆放好,只要许格亦一站进来,他就能替她穿上婚纱了。

许格亦这款婚纱不是绑带的,内衬是一层拉链,外面的蕾丝则是用白色纽扣成一排。

好在,陆景言也是个细心的人,能够一个一个的将小扣子扣上。

替许格亦扣完扣子,陆景言弯腰又将她婚纱的拖尾摆放好。

“很漂亮。”

许格亦嘻嘻一笑:“我都还没问你呢。”

“那你问吧。”

“我……漂亮吗?”许格亦问着的时候,自己觉得好笑。

“很漂亮。”陆景言还是那三个字。

确认婚纱穿好之后,陆景言拿起放在一旁的遥控器将布拉开。

鹿浅听到布帘拉开的声音,他立刻站了起来,朝穿着婚纱的许格亦看过去。

“很漂亮,很适合你。”

陆景言轻笑,他的女人当然漂亮了。

“那到时候,造型跟妆容就麻烦你了。”

“嗯,婚礼当天就这一套婚纱吗?”

“四套。”陆景言回答了鹿浅的话。

许格亦对于陆景言的回答有点惊讶。她这个准新娘,怎么不知道婚礼当天有四套衣服。

“格子身上穿的这套是仪式时候穿的,婚礼当天,她还有一套秀禾服,然后仪式完了之后,还有一套敬酒服,最后是送宾客的礼服。”

许格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