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提前享受下婚前狂欢夜/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陆景言也只是想要简单的给许格亦一个婚礼。

不想让她在婚礼当天因为婚礼的流程累到。

但是,他偏偏又很读懂许格亦的心,每次许格亦看到古装戏里有大婚的场景,她不是对场景或者情节特别在乎,而是对女演员身上穿的凤冠霞帔赞不绝口。

再加上北淮的婚礼习俗可以让许格亦穿一回凤冠霞帔。

于是在许格亦住院期间,陆景言就已经将婚礼当天的秀禾服跟礼服全部安排好。

除了秀禾服是陆景言跟许正东一起为许格亦设计的,其他虽然不是特地设计,但是也是陆景言根据许格亦的个人气质,挑选的。

鹿浅跟陆景言他们分开之后,就立刻定了明天跟他们一起飞往莫斯科的航班。

好在现在刚好过了旅游旺季的时期,临时买机票还是有票的。

*

这天夜里,许格亦抱着抱枕靠在床头看着陆景言收拾行李。

“陆景言。”

陆景言?

许格亦这突然直呼他的全名,让陆景言很好奇的看着她,也直接喊着她全名问:“有事吗?许格亦!”

“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呢。”

许格亦虽然很喜欢惊喜,但是每次知道陆景言‘偷偷背着’她做了那么多,她也想参与的事,她就觉得这不是惊喜了。

而是,真的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被安排着。

“没有。”

“真的没有?”许格亦不信!

“嗯。”

许格亦抿着唇,眯着眼看着陆景言,很认真的再问一次:“你确定真的没有啦?”

“你希望我还有什么事瞒着你的呢?”

许格亦想了想,好像婚礼的一切都已经被准备的差不多了,现在就真的是等时间了。

不过一想到,婚期快到了,许格亦就莫名的紧张。还不是一般的那种紧张,而是全身会不由自主颤抖的紧张。

“其实我也是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人。”

“我知道。”

“那接下来的事,不管是大事小事,你可不可以都让我参与阿。”

“接下来的事?指的是颜欢欢的婚礼?我们只去4天,参加完婚礼就回来。”

单单是在飞机上的时间,几乎都要用掉两天的时间。

“哎哟,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都不理解我的意思,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以后不能给你也想要参与的惊喜,只能跟你一起分享过程。”

许格亦一惊,原来他不是不懂阿。

陆景言将收拾好的行李往旁边一放,朝许格亦走了过去。

“我们的婚礼,也有很多事还没做,你要一起吗?”

“好阿好阿。”

“那我们在河阳的婚礼就全部交给你了。”

“河阳的婚礼?”

“对阿,北淮请的都是我这边的朋友,河阳那边肯定也有爸妈想要请的亲朋好友。”

“好,那河阳的婚礼就交给我。”

许格亦得瑟的接下这个活。她就不信,她在自己的地盘搞不定自己的婚礼。

……

凌晨三点的时候,许格亦突然睁开双眼。

她突然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着超级无敌大的一个包袱。

“策划婚礼,从哪里开始?”许格亦嘀咕着,轻动作下床拿手机。

遇到这种情况,当然是去找度娘了。

刚将手机拿到手,往被窝里一躺,陆景言的长臂伸过来,放在她腰间。

许格亦一惊,小声问:“你醒啦?”

还以为会听到陆景言的回应。可是搂着她的那个人依旧是静静的在睡觉。

许格亦切了声,事不过三,她这次不会再被骗了。

“我知道你没睡,既然都睡不着,我们聊聊天吧。”

语闭,许格亦侧躺着,看着陆景言,他依旧是紧闭双眼。

“真的睡着啦。……唉,我突然发现一个把婚礼的流程全部揽下来,有好多事要处理。这段时间,真的是辛苦你了。”

许格亦说着,在陆景言的双唇上,轻轻碰了碰。

亲完之后,陆景言依旧是在熟睡的模样,许格亦笑了笑,“看来你是真的累了,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坐飞机呢……”

刚拿起手机,还没找度娘,许格亦到是先把微信溜了一圈。

人家说在床上看手机,那催眠程度都快赶上安眠药了。

果然,许格亦溜完朋友圈,又溜了一遍微博。

原本还像打了鸡血的状态立刻变成连拿手机的力气都没有了。

……

早上起床的时候,许格亦猛地坐起身子。

挠了挠头发,怎么觉得昨晚好像有什么事没做完,然后就睡着了呢。

“刷牙洗脸去吧,鹿浅已经来了。”

“他这么早就来阿。”

“已经不早了,我们的飞机是8点半,现在已经7点了。你刷完牙,洗完脸,换好衣服,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许格亦听着赶紧下床……

蕾哈娜跟鹿浅来的时候,给他们买了早餐。

许格亦因为起的晚,也只能在车上吃早餐了。

一路上,蕾哈娜放着英文歌,气氛不错。

原本陆景言是打算让鹿浅拦辆车来他们住的公寓借他们,没想到蕾哈娜直接开车过来送他们去机场。

这也不奇怪,鹿浅虽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可蕾哈娜对于这个弟弟也是当作亲弟弟来对待,不然那次也不会因为这个弟弟,她跟别人打官司。

……

跟蕾哈娜挥手拜拜之后,三人便直接上机了。

在飞机还没之前,陆景言让许格亦给颜欢欢发个微信。

告诉她,他们的航班。

许格亦很是不解:“你没有欢欢的微信?”

“很奇怪吗?”陆景言的微信里面除了家人,本来就没几个女生微信。

“那你们平时是怎么沟通的?”

“除了通过邮箱给我发了要结婚的消息,我们平时没有怎么沟通。”

“我怎么觉得你跟欢欢好像不太熟,怎么特地去参加她的婚礼。”

“因为我知道你想去。”

许格亦嘻嘻笑着,还真的被说对了。她要是知道颜欢欢要跟bainily结婚,她心痒痒的肯定会想要去参加。

给颜欢欢发微信过去之后,许格亦心血来潮将手机递给陆景言。

“我们三个人拍个照,发朋友圈。”

许格亦说的同时已经往陆景言身上依偎过去了。坐在陆景言旁边的鹿浅听到之后也朝陆景言凑了过来。

“鹿浅,你靠近一点,不然我们三个人进不了画面。”

鹿浅还真的往陆景言靠近。

陆景言:“……”

“小鹿,拍吧,我们都准备好了。”

“格子,每次你在我面前喊陆律师小鹿,我都觉得你是在喊我。”

许格亦切了声,“我家小鹿也姓陆!”

“还好我身边的人都没喊我小鹿。”

许格亦瞥了一眼过去,“那你觉得个毛线阿。”

陆景言坐在两人中间,怎么有种他好像妨碍到两人的谈话了呢。

“我们快点拍吧,不然等下空姐要来提醒了。”

许格亦说着还将陆景言手中的手机调好照相功能。

三人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画面,许格亦跟鹿浅都露出笑容来。

唯独陆景言给了张要笑不笑的脸。

许格亦嘻嘻笑着,“我们来做鬼脸好了。”

鹿浅也很配合。

陆景言:“……”

照片拍完之后,许格亦犹豫了几秒,还是直接拍个飞机跑道发朋友圈好了。

这张照片就留着自己看好了。

发完朋友圈,许格亦就直接将手机挂机了。

这时机舱里想起英语,俄语,华语,三种语言要求关掉设备……

*

河阳,唐家。

许国栋跟何金枝并肩坐在沙发上,而唐爸爸跟唐妈妈则坐在他们对面。

“这东子跟心心交往也有4年了。”

“欸……对!”

“其实你们不用担心,我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至于礼金什么的,我不要求,我唯一的要求,那就是东子能够对我女儿好。”

“现在心心,也怀孕了,我们做父母也不会做出什么不识趣的事。”

许国栋跟何金枝听到唐心如父母这么说,怎么觉得这话有点熟悉。

好像他们跟陆景言父母见面的时候,他们倒是跟陆景言父母说过这些话。

他们对于唐心如的父母也是很了解,唐家在河阳也是个名人。

这点,许国栋他们一直都知道的,不过,这几年许家果园发展的也很好,尤其是那时候陆景言提议让许正东在网络上注册一家公司。

这几年还真的赚了不少钱。

对于许正东跟许格亦的婚姻大事,他们其实也都准备好了。

这辈子拼搏几乎也都是为了他们两个。

楼梯口的唐心如像个做贼似的贼头贼头的偷听自己父母跟未来公公婆婆谈话。

“东子,你说,他们在谈什么阿,我怎么觉得叔叔阿姨就一直在陪笑似的。”

“陪笑说明,你爸爸的要求,他们都能接受。”

唐心如嘿嘿笑着,“我爸的要求无非就是你要对我们好。”

“就算你爸爸不要求,我也会一辈子对你们好。”

唐心如听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我跟宝宝就拜托你了。”

许正东咯咯笑着。

*

近8小时的飞行,终于抵达莫斯科了。

许格亦这次来的心情完全不一样,还记得上次来莫斯科,心情跟现在简直不能比。

三个人开的目的是参加颜欢欢的婚礼,也没什么行李,就基本的带了几套衣服。

当颜欢欢跟bainily看到陆景言跟许格亦时,立刻挥手。

“好久不见阿,格子。”颜欢欢猛地朝许格亦熊抱过去。

而陆景言跟bainily两人只是国际式的握手。

背着背包的鹿浅则是简单的hello一声。

颜欢欢看着鹿浅好眼熟:“格子,他是你们的朋友?”

“对阿,他叫鹿浅,不过他是来莫斯科散散心的。”

“鹿浅?我怎么觉得这个中文名好耳熟阿。”

“跟鹿晗差不多,对吧。”

“不是……好像是在时尚杂志周刊看到过这个名字。”

许格亦嘻嘻一笑,没打算告诉颜欢欢,别看鹿浅是个小鲜肉,人家可是知名的化妆师。

颜欢欢原本是想将陆景言跟许格亦安排在他们原来住的那栋套房里。

可是哪里有他们不想想起的事情,于是颜欢欢直接将他们安排到酒店去。

至于鹿浅,也单独开了一间房间。

“请问,你们有套房吗?就是两室一厅的套房。”

酒店前台的服务员听到许格亦这瘪三的俄语,先是顿了顿理解了下回答:“有。”

“那给我们开个这样的套房吧。”

“格子,你要跟这个鹿浅住一起?”颜欢欢小声问着。

“两室一厅是两个房间。”

废话,这个颜欢欢当然知道了。她的意思是:任何一个男朋友,都不允许自己跟女朋友之间,还多个小鲜肉吧。

何况,陆景言都已经跟许格亦领证了。

颜欢欢看着陆景言,你这个当事人难道没意见?

“还是分开,我不习惯跟别人住一起。”

陆景言:“……”

切,我都还没开口拒绝,你倒是先开口了。

许格亦也在心里切了声,心想,我家小鹿都还没口拒绝,你不习惯个P!

*

夜幕降临,天渐渐也暗了下来。

颜欢欢跟bainily各自开了辆车来酒店接他们。

“我带格子去吃饭,bainily带你们去吃饭。”

“我要跟格子一起。”

说这话的不是陆景言,而是鹿浅。

颜欢欢给了个假笑:“我跟格子都是女生,所以去吃饭的地方是女生才能去的地方,你呢,跟我未婚夫一起吧。”

颜欢欢回的时候,已经发动引擎,将车开走了。

“你们两个是打算各自再过一晚单身夜?”

“其实我们的单身夜昨天晚上已经过了,只是欢欢说,既然你们来了,那就再过一晚,走吧,上车吧。我们去吃饭。”

……

许格亦很是不得其解问:“怎么开两辆车?”

“明天我跟bainily就要结婚了,今天是我们两个人的最后单身夜,所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那你的意思是,今晚是你的单身狂欢夜?”

“嗯!”

“就我们两个人阿?你的狂欢夜也太没出息了吧。”

“我昨天晚上已经跟好朋友狂欢一晚了,今天是因为你跟陆景言来了,所以……我跟bainily就打算过再过一个小小的狂欢夜。”

许格亦嫌弃的看着颜欢欢,“我们两个人不是小小狂欢夜,而是简单无聊的吃顿饭。狂欢夜至少要一波人一起嗨,那才叫狂欢夜吧。”

“格子…几年不见,你口味重了阿。”

“我说的是实话。”

“你跟陆景言也快结婚了吧。”

“嗯,下星期。”

“那我颜欢欢带你见识见识两个人的狂欢夜。好让你也享受下婚前的单身。”

许格亦切了声,“先说好,我不喝酒。”

“不喝酒怎么叫狂欢夜?”

许格亦把腰板挺直:“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怀孕了吗?”

颜欢欢:“哇靠!那还狂欢个什么阿。”

“除了喝酒,其他我都OK。”

颜欢欢蹙着眉头,除了喝酒!其他都OK。

想了想,她突然笑了起来:“格子,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好阿。”

……

颜欢欢说的好玩地方,是位于XX区的娱乐场所。

当颜欢欢停好车之后,便很熟练的牵着许格亦进入一家译成华语是‘猛男,飙起来’的俱乐部。

许格亦在这种地方完全可以用小萌新来形容,她对什么都赶到好奇。

侍应生招呼许格亦跟颜欢欢坐了下来。

颜欢欢给自己点了杯鸡尾酒,给许格亦点了杯橙汁。

许格亦好奇的在四周望了望后发现,这里的服务生全是男的,而客人都是女人,这年龄的跨越范围还很广。

“欢欢,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刚刚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外面的招牌吗?”

“我的俄语都快忘记了。”

“不知道没关系,等下你就知道啦。”

颜欢欢语闭之后,现场的音量突然大声起来,瞬间让全场的感觉立刻嗨了起来,中间的舞台的也立刻有5名西装笔挺,人高马大的壮男站在那。

“现在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吧?”

许格亦蹙着眉头,看着舞台上5名的西装壮男。

这是要表演迈克谢克逊的经典舞蹈?

可是音乐不对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