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我男人来了,还抱着我干嘛!/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俱乐部的时候,颜欢欢已经有点醉意朦胧了。

“欢欢,你喝醉了,还能开车吗?”

“我没醉,我只是有点晕。”

许格亦真是大意,刚刚就不应该让她喝酒,洋酒都这样,一开始喝的时候没什么,可过一段时间酒劲就上来了,颜欢欢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当颜欢欢坐在驾驶座上,还真的准备用现在有点晕的状态开车,许格亦立刻阻止了。

“欢欢,我们搭车去吧,你现在这样开车太危险了。”

“搭什么车阿,你要是怕我酒驾,我们可以找个代驾的。”

“那你打电话喊个代驾来。”

颜欢欢醉意朦胧的嘻嘻笑着,“打什么电话,刚刚那个猛男,只要我们给点小费就可以啦。”

许格亦一惊,找刚刚那个猛男!

就在许格亦还在惊讶中,颜欢欢已经踉踉跄跄的往俱乐部走去了。

没一会,颜欢欢从俱乐部出来了,而且还是被抱出来的。

我勒个XX。

“格子……这个猛男说愿意当我们的代驾,我们先去吃宵夜好不好。”

“HELLO,我叫ALLAN。”猛男自我介绍着。

许格亦呵呵给了个僵笑。

酒馆这边,bainily看陆景言跟鹿浅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也没什么兴致喝点小酒。

本来他今晚也没打算再过一晚什么单身夜,前晚他已经跟朋友嗨够了。

要不是颜欢欢说要单独带许格亦去玩玩,他应该也不会跟陆景言,鹿浅这两个‘面瘫’的人一起喝闷酒。

bainily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10点了。

“我打个电话给欢欢,看她们结束了没有。”

bainily说着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颜欢欢的手机。

嘟嘟嘟了几声之后,电话那边传出男人的声音。

bainily皱着眉头问:“你是谁?……我未婚妻呢?……你们在哪里?酒店!什么酒店?”

听到bainily提到酒店两个字,而且情绪还突然有所波动。

陆景言敏感的看着bainily:“什么事?”

“欢欢跟男人上酒店了。”

“格子呢?”

bainily摇头,“不知道。”

“她们在什么酒店?”

“你们住的那间酒店。”

陆景言听着立刻让bainily开车送他回酒店。

一路上他也不断的在拨打许格亦的手机号码,可惜回应他的让人焦急的嘟嘟声。

“这个时候才开始担心格子阿。”鹿浅切了声,从在北淮上飞机开始到现在,他都觉得陆景言没有像拍婚纱照时,对许格亦那么的照顾。

陆景言没理会鹿浅的话,而是继续拨打许格亦的手机号码。

可惜,依旧是让他几乎要抓狂的嘟嘟声。

*

酒店里。

颜欢欢躺在酒店套房里的大床上,许格亦正拿着毛巾跟这家伙擦脸。

还好这家伙喝醉了就这么静静的躺在那,没有发酒疯。

不过,刚刚倒是把那个allan吐的一身都是,从浴室里传来的沙沙水声,听得许格亦心里毛毛的。

什么情况这是!说要过单身夜的人现在却睡着了,然后被临时喊来当代驾的却在浴室里洗澡,要不是她认识颜欢欢,她早就闪人了。

没一会,allan裹着浴巾就出来了。“hello!”

许格亦呼了口气,hello个虾米阿。还好她刚刚在俱乐部看到过他只穿小裤裤的模样,所以现在看到他这样完全就是小CASE。

“你怎么不穿衣服?”

“衣服已经都脏了,而且我比较喜欢不穿衣服。”

许格亦呵呵,等冬天来了,看你还喜不喜欢穿衣服。突然,她蹙着眉头,他如果这样走出去的话,应该没事吧。

要不要去她的房间里给他那件衣服…呃,真是脑子进水了,居然想要拿自己老公的衣服给陌生男人穿。

不过,就算小鹿肯,他也穿不下小鹿的衣服。

许格亦从颜欢欢皮包里拿出所谓的小费,心想,这些应该够吧。

她来莫斯科可是身无分文的来,颜欢欢钱包里也没多少钱。

“谢谢你送我们回来,这是给你的。”许格亦说着将钱递了过去。

Allan笑着走了过去,迟迟没接。

许格亦见他不接,心想,算RMB的话,也有300了吧,这也不少阿。

“这是给你的小费,你拿了,就可以走了。”许格亦再次用俄语朝allan说着。

“可是她刚刚开房间的时候说,她要包夜。让我今晚跟你们一起玩。”ALLAN指着床上的颜欢欢说着。

许格亦:“……”

纳尼?!许格亦看着已经因为酒精熟睡的颜欢欢,她蹙着眉头,人喝酒了什么话都说的出来,刚刚要么就是颜欢欢一时开心,确实有说这么一句话。

再不然就是这个allan说谎,想要趁机赚一笔。

还好,许格亦现在的面对一些事情,也能够稳得主。

“我朋友现在喝醉睡着了,就算她有说过这样的话,也无效了。拿着小费,走吧。”

“你朋友睡着了,可是你还醒着阿。”

许格亦呵呵笑着,“什么意思?”

“我很喜欢东方女孩,我可以不收任何钱。”

许格亦切了声,他的意思是他愿意免费跟她发生关系?

“allan?……我对你可没什么兴趣。”

“兴趣是要慢慢培养的。”allan说着就已经开始左扭右摆的朝许格亦扭了过来。

许格亦吓得连连后退。“我刚刚都说了,我已经结婚了。”

Allan笑着继续朝许格亦扭着,这个东方女孩挺好玩的,她越是这样,allan就越觉得这是在调情。

许格亦慌得有点不知所措了,她看了看床上的颜欢欢,又看了看还在扭的allan。

这个allan扭着扭着,似乎要解开浴巾。

许格亦立刻阻止了:“等下,我喜欢神秘感,别拿掉,别拿掉。”

Allan比了个OK后,继续展示他的身体。

许格亦觉得先稳住allan再说,他要是把浴巾拿开,那真的是会长针眼。

拿起桌上的手机,许格亦才发现有几通未接电话,虽然显示都是数字号码,但是,许格亦知道,这是陆景言打的。

毫不犹豫回拨了过去,电话才一接通,就听到陆景言担心的声音。

“格子,你没事吧。”

“没事阿,我现在在酒店,欢欢喝醉了。”

“我知道,我跟bainily已经在回酒店的路上了。”

“你们还多久才到,刚刚欢欢多开了一间房,房号是1011。”

“亲爱的……”

ALLAN这声音无疑是让许格亦惊讶,也让手机那头的陆景言握紧了手机。用俄语重复着allan的话:“亲爱的?”

“呃,是……是电视的声音。”

“许格亦!”

许格亦一惊,陆景言虽然不是第一次喊她全名。但是这次喊她全名的态度好凶。

“这个allan不是我带回来的,是因为欢欢喝醉了,我们找的代驾。”

“我在五分钟之后到。”

陆景言的话说完,电话那头就是嘟嘟声了。

许格亦怎么觉得,五分钟之后,就是抓奸现场了呢。

就在许格亦蹙着眉头,想事情的时候。Allan突然靠近许格亦,很欠打的声音:“要不要我帮你洗澡阿。”

许格亦敏感的跟allan保持距离。

“allan,我老公马上就要来了,你还是拿着小费赶快走吧。”

“我说了,我不收钱的,你怎么这么怕呢。”

许格亦:“……”

切,你就算倒贴我都不会跟你发生关系的。

“走吧,我帮你洗澡。”

Allan说着完全不顾许格亦是否愿意,直接将她横抱起来。

哇擦!

“放我下去,快快……”

“等到了浴室,我就放你下去。”

尼玛!

许格亦被横抱着,不敢大动作的挣扎,万一这个allan要是真的把自己甩出去,那估计会甩到自己跟肚子里的宝宝吧。

反正一会陆景言还要5分钟才到,等allan抱着自己进浴室放下自己的时候,她再跑出来,时间应该刚刚好。

就在许格亦认为自己分析的事情完美的时候,房间哒的一声,像是被人刷房卡打开的。

Allan听到动静后,转身看过去。

许格亦看到陆景言那瞬间,觉得那是幻觉幻觉,因为她现在正被一个外籍肌肉发达且紧紧裹着浴巾的猛男抱在怀里。

许格亦以为陆景言会大怒,因为陆景言的脸色很难看,难看到许格亦都觉得,就算此时演黑白无常,他都不需要酝酿。

可惜,许格亦猜错了,因为陆景言没有暴怒,而是云淡风轻的说了句:“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许格亦:“……”

气氛僵了三秒之后,许格亦立刻在allan怀里挣扎,咬着牙说:“我男人来了!还抱着我干嘛!”

而allan似乎也感觉到什么了,将许格亦放了下来。

晚一步赶来的鹿浅跟bainily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顿时愣在原地。

bainily一看allan这体格就知道,肯定是某个俱乐部的舞男了。他朝陆景言走了过去,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男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何况女人呢。”

语闭,bainily才开始问:“格子,欢欢呢?”

“她喝醉了,在床上。”

bainily听着,立刻往这套房里的卧室走去,果然颜欢欢泛红着脸颊正躺在床上。bainily走了过去:“欢欢?欢欢……”

客厅里,陆景言跟许格亦依旧是四眼相对,只是陆景言是沉着一张脸,而许格亦是傻兮兮的傻笑着。

鹿浅朝许格亦走了过去:“你的口味,挺重的嘛。”

许格亦:“……”

切,还好鹿浅你不是我许格亦喜欢的人,我也不需要解释太多。

许格亦看着陆景言,傻傻的笑着走了过去。

“你不是说5分钟之后才到的吗?”

“看来我是真的打扰到你们了!”

许格亦依旧是那抹傻笑,“他是猛男脱衣秀的表演者,欢欢喝醉了,找他代驾的。……”

“猛男脱衣秀?”

咳,咳……真的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已经想好的谎话都忘记了。

“欢欢带我去的。”

许格亦抿着唇,她这不是把责任往颜欢欢身上推,而是在说实话。

“好看吗?”

许格亦:“……”

陆景言这语气绝对不是普通的吃醋,比较像是情绪化的在生气!

“不好看,一点都不好看。什么腹肌,什么小裤裤,完全难看死了。”

“腹肌,小裤裤,记得很清楚阿。”

“整个俱乐部的猛男都是那么穿的阿,不过,一开始也不是直接穿小裤裤啦,他们有穿西装,然后边跳舞边脱。”

“那你慢慢玩。”

许格亦:“……”

听到这话,这语气,许格亦确定,陆景言是真的生气了。

当陆景言走出这套房的时候,许格亦只觉得自己越解释误会越深。

就在陆景言离开,许格亦追了出去之后。

鹿浅微微笑着跟allan交谈着。

Allan也是个识趣的人,简单的几句交谈,他也明白了。

这许格亦的拒绝,在他理解的情况下,是调情。

这鹿浅的话,他就懂今晚他是没什么好玩的事发生了。

……

另一间套房里,只有许格亦跟陆景言的套房。

陆景言打开电视,一副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

许格亦锁上房门之后,像是一个犯了滔天大罪的罪人一样,走到陆景言身边坐了下来。

“刚刚那个猛男抱着我只是想要帮我洗澡……”

阿呸,许格亦说出这话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怎么笨到连善意的谎言都不会说了。

陆景言冷笑起来:“看来我真的是来早了,破坏你们的鸳鸯浴。”

“当然不是了,你来的很及时,你没看到我当时在挣扎吗?”

许格亦说完这话,都不由自主的心虚起来。

“有吗?”

咳,咳!许格亦就知道自己这解释完全跟现场不符合。

“好了,我错了!我不应该答应欢欢,一起去看脱衣秀。”许格亦说的时候,声量很小声。

呃……陆景言没吭声。

许格亦不安的眼神飘了过去,陆景言的神情没什么变化。依旧是那张让她很不安的高冷神情。

“小鹿,我都认错了,你还生气阿,你就不能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吗?”

“我像是在生气吗?”

“既然没有在生气,那你可不可以给个迷人的笑容阿。”

陆景言听着,侧过身子看着许格亦,还真的是露出了笑容。

不过这抹笑容只维持了短短一秒而已。

“还说没生气,你这迷人的笑容也太牵强了吧!”许格亦的小脾气也上来了。她确实一直都在跟那个allan保持距离阿。

只是她一个弱女子如果真的反抗起来,哪里打得过一个E罩杯的猛男!

“陆景言,你要是再生气的话,我也真的生气了喔。”

“我没生你的气。”

许格亦眉头一蹙,没生她的气,那好好的怎么整个人散发着冷气息呢。

“bainily今天带你跟鹿浅去哪里?”

“酒馆。”

“什么酒馆?”

“普通可以点餐吃饭的酒馆,没有任何什么脱衣秀表演可以看的酒馆。”

陆景言回的很认真,认真到许格亦都笑了起来。

“小鹿,你是不是因为bainily没有带你去看脱衣秀表演,所以你生气了。”

陆景言:“……”

他突然很想表演久违的胸口碎大石!

许格亦这时也一直在观察陆景言的神情,果然变了!

“你还真的想要去看脱衣秀阿……好吧,那等明天欢欢他们结完婚,我让bainily带你去正规的俱乐部看。”

陆景言:“……”

快点,谁来帮忙,他的胸口实在是顺不过去气来。

谁来帮忙捶几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