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谁说我不在乎格子/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景言听完许格亦的提议,依旧沉默不语,继续看着电视。

许格亦对于陆景言的‘无动于衷’猛地蹙着眉头,她都已经这么大方的答应了,而且还是主动提出来的。

陆景言居然还是这样。

“虽然我很喜欢你这种高冷的神情,可是你也用不着一直摆着这张便秘的脸阿。”

陆景言:“……”

“还是你真的便秘啦?”

陆景言:“……”

许格亦很佩服陆景言这种不急不躁的性子,如果换做是她,知道bainily带他去俱乐部看什么美女脱衣舞的表演,她绝对会把电话打爆。

更别说在酒店里看到他跟其他女人卿卿我我了!

她绝对会嘶吼:陆景言!你居然敢背着我玩一ye情!

许格亦想着自己都笑了,不过,她那小脑袋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立刻收起笑容。

“小鹿……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问吧。”

“你看到别的男人裹着浴巾在酒店里抱着我,你不生气?”

陆景言再次将视线转到许格亦身上:“你想让我生气,还是不生气?”

“我,我……”我了几句,许格亦也我不出个什么来。

这时,叩叩的敲门声响了。

“我去开门。”陆景言从沙发上起身,往门口走去。

通过猫眼,看到敲门的人是鹿浅。

房门被打开之后,鹿浅微微笑着走了进来。

许格亦一看到鹿浅就立刻开口问:“bainily跟欢欢呢?”

“你朋友还没酒醒,bainily说他们今晚就在酒店里睡好了。”

“我去,明天结婚,今天在酒店睡!好随便喔。”

鹿浅轻轻一笑。

“那那个……呢。”许格亦问的时候,比划了下健美先生比赛时的姿势。

好在鹿浅对许格亦还算了解,她这么一摆,他就知道是在问那个猛男了。

“当然是让他走了阿,难不成你还要他表演下半场?”

许格亦:“……”

下半场你个毛线阿。

鹿浅走到陆景言面前:“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什么?”

“你既然已经不在乎格子了,那可不可以彻彻底底的放手。”

许格亦一惊,鹿浅这是嫌她跟陆景言的事还不够大是吧!

“谁说我不在乎格子了。”

“如果你在乎格子的话,刚刚看到格子跟一个裹着浴巾的男人出现在酒店里,不会那么淡定。”

陆景言勾唇一笑,“那你觉得,我应该怎样?”

“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出现在酒店,都会给对方一拳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对格子使用暴力。”

鹿浅:“……”

许格亦:“……”

这话让许格亦心里的小人直接吼起来:哇擦,说好的学霸呢,怎么这个时候笨了呢。连许格亦都听得出来,鹿浅说的那拳是给那个男人的!

“在飞机上,我就已经感觉到你好像已经厌倦了格子一样。”

“怎么说?”陆景言不觉得自己表现得有那么明显。

“格子那么依赖你,在飞机上你却什么都不管。你觉得那是一个老公该有的表现吗?”

许格亦一听,蹙着眉头,好像是噢,陆景言确实在飞机上对她不闻不问的,不像之前,会比空姐还勤劳,问她要不要喝水什么的。

“毁掉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拼命的宠她,在她已经完全陷入你宠溺的世界里的时候,你却选择离开,让她自生自灭。”

许格亦:“……”

虽然许格亦很认同这句话,可是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她身上。

她许格亦跟陆景言,那是相爱的不得了。

陆景言勾唇笑着,走到许格亦身边,牵起她的手:“我这辈子都不会放手,怎么会离开。”

鹿浅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也跟着笑了起来。“还好我只是以一个朋友的立场关心格子,不然的话,我绝对会跟你KO起来。”

陆景言微微一笑,“鹿浅,虽然你对格子的喜欢是朋友的喜欢,但是你是唯一一个有用脑子去想事情的人。”

“如果我说,你离开格子的话,说不定我会把对格子的喜欢变成爱呢。”

“那你还是一直以朋友身份喜欢格子吧,因为我这辈子都不会放手的。”

“既然不会放手,那也别让她自己蠢到自己。”

鹿浅说完朝许格亦勾勾唇角笑着,而后便转身离开套房。

虾米情况!许格亦表示一脸懵b!

鹿浅离开之后,许格亦皱巴巴的小脸看着陆景言。

“你跟鹿浅刚刚是在谈什么阿?什么别让我自己蠢到我自己?我蠢吗?一点都不蠢,好不好!”

“格子,如果刚刚我没出现,你是不是真的会让那个男人帮你洗澡。”

“当然不会了,我就是因为你快要来了,我才会先顺着他的意思。不过,他们都好热情喔。就算你拒绝了,……他也是会笑嘻嘻对你又搂右抱。”

欸,许格亦嘻嘻笑着说完这话的时候,瞬间后悔了。

因为原本陆景言那还会露出笑容的俊颜,这时又是那张高冷神情了。

“呃,刚刚是谁在说话,没人说话。”

陆景言噗嗤的笑了起来,他今天从下机到现在,经历过无数个心情。

有喜悦,有无奈,有心塞,甚至还有抓狂……

“鹿浅都明白,为什么你还不明白。”

许格亦抿着唇,蹙着眉头,使劲用她的小脑袋想鹿浅说的话。

除了刚刚鹿浅那句,自己蠢到自己外,其他的完全没记住。

“看来,你这辈子都没办法不让我宠着了。”

许格亦听着露齿笑了起来,她上前搂着陆景言,昂着头:“我现在终于明白,鹿浅为什么前后情绪反差那么大了!”

“鹿浅不善交友,他的朋友比我还少,所以他那么激动,是真的喜欢你这个朋友,连你这小脑袋笨到不行,都了解的很清楚。”

许格亦:“……”

“小鹿,我虽然天天嚷嚷着,不想要当一个被你们宠着的废人。可是,你说的对,我这辈子都没办法不让你宠着。”

陆景言轻笑,将许格亦搂在怀里,他也觉得他这辈子没办法不宠着许格亦。

放着许格亦半天自己处理事情的时间,就已经让他经历过不同级别的心情跟情绪了。

这时,陆景言弯腰横抱起许格亦,往浴室方向抱去……

*

第二天,颜欢欢一早就醒过来了。

“我昨晚怎么在酒店睡着了?”

“你还说,你带格子去看猛男脱衣表演,陆景言一脸黑。”

“不会吧,那他们有吵架吗?”

“如果是发现在床上的话,可能就会吵起来吧。”

颜欢欢瞥了一眼bainily,如果陆景言发现许格亦跟她带来的猛男躺在床上,那估计她的小命都有危险。

“话说,我昨晚喝醉了,有发什么特别的事吗?”

“陆景言看到一个裹着浴巾的男人抱着格子,然后气场很恐怖。算不算特别的事?”

颜欢欢:“……”

我去,陆景言那么在乎许格亦,这下完蛋了!

看到颜欢欢似乎被吓到的模样,bainily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害怕了阿,也没什么事,我也抱过格子阿!而且,今天可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不能有这种心事重重的样。”

bainily说着在颜欢欢脸颊上轻轻一吻。

“对对,我们要马上回去,不然他们会以为我们两个逃婚。”

虽说婚礼是下午才开始的,可是这一大早就不见新郎新娘,大家肯定会慌。

离开酒店的时候,颜欢欢还是觉得有必要去看看陆景言跟许格亦现在的情况。

如果陆景言真的为了昨晚的事,跟许格亦吵架,那她今天还真的是没什么心情结婚了。

虽然她对一ye情也很反感,可毕竟还是在国外长大的,身边的朋友也有不少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只要不是bainily做出那种事来,颜欢欢都无所谓。

想着,颜欢欢莫名的担心起来,她都那么介意了,陆景言这个宠妻狂魔肯定更加可怕!

在颜欢欢跟bainily走出房门准备往陆景言跟许格亦房间走去的时候,陆景言跟许格亦刚好也来找他们。

“早阿,欢欢……怎样,昨天喝醉了,头还痛吗?”

见到许格亦这个样子,颜欢欢松了口气。

因为许格亦神采奕奕的样子,完全不像是昨晚跟陆景言大吵一架。

颜欢欢上前挽着许格亦的手臂,小声问:“昨晚你们连个没吵架吧。”

“没阿。”

“不会吧,陆景言看到别的男人抱着你,没有发脾气?”

许格亦嘻嘻笑着:“他那么爱我,怎么舍得对我大脾气?”

颜欢欢:“……”

真是瞎担心了!

“我们两个先回去准备婚礼的事,你们两个……对了,还有那个小鲜肉呢?”

“鹿浅应该还在睡觉,一会我们去叫他一起去吃早餐。”

颜欢欢看了看时间:“那你们吃完早餐,就等我电话,我安排人来接你们。”

“你的意思是也让鹿浅参加你的婚礼?”

“他是你朋友,也从北淮一起飞过来的,我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待在酒店里吧。”

许格亦比了个ok的手势:“好,我等下替你传达。”

颜欢欢嘻嘻笑着,“那我们走啦……bainily,走吧。”

许格亦看着bainily牵着颜欢欢的手离开的背影,露出甜甜的笑:“说真的,其实我一开始并不看好欢欢跟bainily,我总觉得欢欢是不想破坏我们才会跟bainily在一起。”

“他们在一起4年了,就算一开始只是想要让我们放心,也不会演戏演到现在。”

“他们两个本来就有过去,或许我们只是燃起他们两个内心本来喜欢对方的那串火。”

“走吧,我们去喊鹿浅起床吃早餐,然后去参加那串火的婚礼。”

许格亦听着露齿笑了起来。

*

颜欢欢的婚礼并不是教堂婚礼。

她把婚礼的地点定在莫斯科郊外的一个原生态庄园。

这个庄园是近几年被一些在莫斯科生活的华人作为一个举行婚礼的地方。

一开始它是个没人管理的庄园,现场的各种花丛都是自然生长。

后来有人将这个庄园重新打理,在装修跟人为的设计,使得这个庄园吸引了更多人这里度假,举办婚礼。

颜欢欢也是个对自己婚礼有想法的人,所以她跟bainily的婚礼,几乎都是她在设计,在准备。

bainily当然也不是对他跟颜欢欢的婚礼无所谓,而是他觉得,一个准新娘在准备自己婚礼的时候,每天肯定是沉浸在幸福里。

当然,如果颜欢欢有拿不定主意的地方,bainily肯定也会根据对颜欢欢的了解,替她做出决定。

颜欢欢的婚礼主色是以浅蓝色为主。

所以现场的宾客,男士在进庄园的时候,会发一枚浅蓝色的特殊别针扣在胸口。

而女士在参加婚礼前,颜欢欢跟bainily在通知婚期的时候,也会通知她们参加婚礼的当天请以浅蓝色或天蓝色的礼服为主。

陆景言他们三人被接来庄园的时候,许格亦觉得自己完全是来到平时只能靠幻想出来的一个意境。

走进庄园,映入眼帘的是首都一角的异域风情,那真的是一望无际的蓝色花海。

“哇塞,好漂亮阿。”

许格亦瞬间觉得来莫斯科参加颜欢欢的婚礼太值得了。

因为她都好想在这个庄园举行婚礼了。

而此时许格亦也发现,现场的女士都跟自己穿得差不多的蓝。

刚刚在酒店的时候,她还差点因为她身上穿的小礼服跟陆景言闹情绪呢。

她老家河阳的习俗是去参加并可的人都要穿着大红色呢,这样才代表着喜庆。

可陆景言给她准备了这条蓝色的小裙子,虽然她还不知道这条小裙子是什么时候买的。

现在恍然大悟……原来大家都穿着一样的蓝。

许格亦突然握住陆景言的手:“我为刚刚选衣服的事,跟你道歉。”

“我又不生气,道什么谦。”

“陆律师这么大方阿。”许格亦故意揶揄着。

“如果为了这点小事跟你生气,那我早就被气死了。”

许格亦:“……”

@¥%&*¥@!许格亦其实本来想要来几句脏话的。可是为了胎教这个东西,还是先把脏话收起来。

不然,以后宝宝受她影响,也会对小鹿飙脏话的话,那她就成了‘罪人’了。

欣赏完庄园,许格亦心情简直不能用美好来形容了。

她都快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

直到现场工作人员开始安排现场的宾客入席。

入席之后的许格亦也开始拿出手机拍照了,虽然新郎新娘还没出现,可现场也有太多唯美的东西值得许格亦拍照了。

这时,现场响起的不是唯美的婚礼钢琴曲,而是欢快的带动节奏的舞曲。

这音乐一响起,现在的宾客也都开始欢呼了。

“哇塞,这户外婚礼就是嗨阿。我突然好期待bainily跟欢欢会穿什么衣服出来。”

“结婚当然是西装跟婚纱了。”

“这么嗨的歌,穿婚纱怎么跳舞阿。”

鹿浅嫌弃的瞥了一眼过去。

“你这眼神好像是在嫌弃我见过世面阿!”

“不是好像,我的确是在嫌弃你。”

许格亦切了声之后继续等bainily跟颜欢欢出场。

这时,随着欢快舞曲走着用鲜花铺成的花毯是伴郎伴娘,当这5对伴郎伴娘全部走完花毯之后,大家才看到bainily跟颜欢欢。

bainily穿着一套浅蓝色西装,而颜欢欢确实是穿着婚纱,只是这婚纱绝对也是特别定制的。

完全不限制颜欢欢的动作,只见她一手牵着bainily的手,一手拿着捧花高高举起,跟bainily随着音乐一步一步蹦完这花毯。

这种入场方式,如果换成是她跟陆景言,那绝对会被两边的父母用一种‘生无可恋’的眼神瞪着。

可在这,大家都已经融入了这欢快的气氛。

------题外话------

【暖宠学神:漫漫追妻路】作者:舒蕊

乔毅,肆意妄为,逃课飙车,信手拈来。

一中最特殊的存在。

纪岚,情商与智商成反比例的超级学霸。

当叛逆少年对上超级学霸!

第一次见面,纪岚误打误撞的弄错了对象,表错了白。

“和我告白,叫的却是别人的名字?”

“……”

第二次见面,他一眼就认出了,恶趣丛生,带她逃课。

“不会卖了你,估计到时候还需要我倒贴钱?”

“……”

第三次见面,纪岚成为他的补习老师,他当面调戏。

“你就这么喜欢我,都追到我家里来了?”

“……”

*

【谁上】

“啊,乔毅,你是不是男人啊?你就不能温柔一点?”

“你怎么这么多话,小声点。”

“你慢点,慢点,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你求我,我就上。”

“做梦,你不上,我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