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我家格子的姿色,我懂/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一阵欢快的舞曲之后,bainily跟颜欢欢此时站在舞台上。

虽然他们的婚礼没在教堂举行,可依然还是请了神父来作为他们爱的见证。

当神父用俄语问bainily,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对颜欢欢的爱,至死不渝,直到生老病死将两人分开。

bainily没有马上回,YES!

而是深情款款的看着颜欢欢:“一开始是我的错,我没有好好珍惜你,直到命运让我们两个人又重新在一起,那时候我才懂,你就是……我一辈子去爱,去保护的女人。”

bainily说的是俄语,可听得许格亦红了眼眶。尤其是当她看到颜欢欢也因为bainily的话喜极而泣着。

她就特别感动。

说完自己想说的话,bainily又突然用沙哑声:“YES,I—DO!”

颜欢欢笑着,泛着泪。

接下来就是神父问颜欢欢了。

许格亦一直还期待着颜欢欢会有什么泪点的话要说,结果,这家伙一开口就是:“说好不掉眼泪的,你现在把我弄哭了,是怎么回事阿。”

颜欢欢的话都让一脸严肃的神父笑了起来。

许格亦就知道,再欢快的婚礼都逃不过感动彼此的泪点。

“YES,I—DO。”颜欢欢这句简单的我愿意之后,bainily就已经忍不住想要亲吻过去了。

不过这个神父也是幽默,直接阻止:“我还没宣布让你亲吻新娘呢。”

哈哈哈,现在的人都带着泪笑了起来。

“现在我宣布,bainily跟颜欢欢正式成为夫妻,好了,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这神父的话音刚落,两人就吻上了,不过不是bainily主动,而是颜欢欢直接朝bainily吻了上去。

哇唬……现场是一阵鼓掌欢呼。

*

夜幕降临之后,庄园变得更美了,所有的宾客也都从仪式的场地被安排到婚宴的地方。

这座位安排也是比较随意,不像国内婚礼的喜宴,十个人一桌。

这里的婚宴安排就是三排长桌围成的一个U。

现场也放着唯美浪漫的小曲,这时,bainily跟颜欢欢又换了身礼服出席今晚的婚宴。

其实两人的说简单也挺隆重的,说隆重吧,又挺简单的。

两人请的宾客几乎都是双方亲戚跟关系较好的朋友,许格亦觉得自己跟陆景言能够被邀请,也是种荣幸阿。

当bainily跟颜欢欢过来敬酒的时候,许格亦也拿起果汁碰杯。

“要不是因为你怀孕阿,我早就灌醉你了。”

“你今天可是最漂亮的人阿,怎么说这么欠打的话阿。”

颜欢欢嘻嘻一笑:“说的是大实话阿,欸,陆景言……如果昨天要不是因为格子怀孕,估计都被我灌醉了……我很好奇,钥匙格子跟陌生人发生关系,你会不会揍我。”

“我家格子的姿色,我懂。”

许格亦:“……”

颜欢欢先是哈哈笑着,然后跟bainily举起酒杯:“来来,今天是我跟bainily结婚的日子,一定要多喝点。”

陆景言拿起酒杯:“新婚快乐!”

许格亦也是举着橙汁:“新婚快乐!”

bainily跟颜欢欢去其他地方敬酒的时候,许格亦眯着眼,嘻嘻笑着挽着陆景言:“我能知道一下,你家格子的姿色吗?”

陆景言扭过脸看着‘笑里藏刀’的许格亦。

“我倒是很很好奇,你当初追我的时候,自信心是哪里来的?”

许格亦:“……”

介个……其实不难回答,许格亦当初追陆景言完全就是靠不要脸,什么自信心,根本就没有。

不过,她总不能说实话吧。

许格亦依旧是眯着眼:“你不是说,是你追我的吗,怎么现在变成我追你了阿。”

陆景言微微一笑,还真不能跟许格亦较真,不然真的是会时时想要表演胸口碎大石。

“格子,如果说是陆律师追你的话,那我建议你现在可以带陆律师去看眼科。”

一旁像个局外人的鹿浅淡淡的说着。

许格亦:“……”

哇擦,这友谊的小船,说沉就沉。

……

这婚宴吃到差不多的时候,有些年长的宾客已经安排到庄园的客房休息了。

许格亦这个孕妇,也不另外。不过,她并不是被安排到庄园的客房休息。

而是,回酒店。

这绝对不是因为庄园的客房不够,是陆景言特别要求的。

如果今晚留在庄园的话,那明天,后天估计都是在庄园里。

他带许格亦来莫斯科,可不完全是为了参加颜欢欢的婚礼,尤其是鹿浅也跟过来了,他就顺便当一回好人吧。

回到酒店之后,陆景言一直想要将许格亦哄睡。

可是这笨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完全没有要睡觉的征兆。

“已经12点了,还不睡?”

“我不困阿!”许格亦说着还看着手机里今天拍的照片。“哇……你说这张我把欢欢拍的美不美。”

陆景言:“……”

他才不回答这种问题。

许格亦挑选了几张颜欢欢跟bainily婚礼现场的照片,以及她跟陆景言跟他们两个的合影放在朋友圈,并附上简单的几颗爱心。

“格子,你要是还不想睡觉的话,我去找鹿浅聊几句。”

许格亦蹙着眉头:“你,要找鹿浅聊几句?”

“嗯。”

“你们两个能聊什么阿。”

“鹿浅无缘无故跟我们一起来莫斯科,你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他反正也没事做。”

“那如果我说鹿浅的亲生妈妈也在莫斯科,你会怎样。”

许格亦一惊:“鹿浅的妈妈不是北淮人嘛,怎么会在莫斯科。”

“她跟鹿浅爸爸离婚之后,就嫁到莫斯科了。”

许格亦一脸的惊讶,“你怎么知道?鹿浅告诉你的?”

陆景言摇头。“不是。”

“蕾哈娜说的?”

“嗯。”

“那你打算带鹿浅去见他妈妈?不过……以鹿浅的个性,我估计不会去见他妈妈的。”

“今天一整天鹿浅几乎都在看手机,是因为今天也是他妈妈结婚的日子。”

许格亦的嘴巴已经大到可以塞得下一粒鸡蛋了!

陆景言总是被她这种可爱的模样吸引到,他噙着笑啄了下许格亦。

“这么吃惊。”

“小鹿,我发现你好阔怕!你连这个也都知道阿。”

“鹿琴嫁的是人不是普通人,而是富商,报纸有登过他们的婚期。”

许格亦抿着唇,“难怪,鹿浅今天一天都没怎么说话。”

“后天,我们就回北淮了,如果明天他见不到鹿琴的话,我怕他会想更多。”

许格亦似懂非懂的点头:“那我现在发微信给鹿浅,让他过来。”

许格亦说着已经开始给鹿浅发微信过去:‘鹿浅,有事,速来我房间。’

陆景言看着许格亦发过去的话,有种说不出话的心塞。

鹿浅这个时候也确实是在看今天富商大婚的新闻。

许格亦消息发过来的时候,他也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对于许格亦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他笑着回:‘马上到。’

许格亦笑着,拿着手机在陆景言面前晃:“你看,鹿浅说他马上就到。”

“如果一个女的给我发这样的消息,我也会马上到。”

许格亦不语,反而给了张,你试试看的表情!

……

鹿浅来他们房间的时候,一头雾水:“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许格亦笑得很殷勤,“重要的事!”

鹿浅蹙着眉头朝陆景言看过去。

“已经很晚了,如果不是急事的话,我回去睡觉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明天格子想要去一个地方,她想要你陪她一起去。”

“就我跟格子?”

“还有我。”

鹿浅哼笑一声:“我还以为什么重要的事,这么晚非要聊,明天早上几点?”

“10点半。”

鹿浅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

“那早点休息吧,晚安。”

“嗯,晚安。”

许格亦怎么懵了呢,让鹿浅大半夜来这里,就说个晚安?

“怎么不告诉鹿浅,我们要去照他妈妈的事阿。”

“格子……其实我在想,我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你也有难以抉择的时候阿。”

“鹿浅跟鹿琴的关系不好,但是蕾哈娜说,鹿琴是鹿浅心里的一个坎。”

“不明白。”

“自己的妈妈怎么会是自己心里的一个坎!”

陆景言轻笑,“每个人的生活圈子不一样。你在幸福的家庭成长,不知道鹿浅的心情很正常。”

“那你怎么懂鹿浅的心情?”

“因为鹿浅跟我一样,从小到大,父母都很少在身边。”

说到这个,许格亦其实也挺心疼陆景言的,她从小到大,许国栋跟何金枝简直就跟‘狗屁膏药’一样粘着她。

让她觉得自己就跟‘猪圈’的小猪一样,等着养肥了,然后被卖掉。

所以她确实无法理解父母不在自己身边是什么感觉。

“那你跟鹿浅还是差好多阿。”

“我爸妈虽然很少在我身边,可是他们很相爱,对也很好。从来不会在我面前吵架,或者说谁的是非。”

许格亦似乎懂了点什么。

她第一次见到鹿浅的时候,跟他说话,确实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

陆景言一路来有的高冷气息,跟鹿浅的这种冷屁股确实有差。

看来鹿浅真的是小时候在没有爱的环境下成长,不然也不会跟陆景言差这么多。

许格亦抿着唇笑着:“这个鹿琴有虐待过鹿浅吗?”

“没有。”

鹿浅童年的事,其实也是当初蕾哈娜在打官司的时候跟陆景言说的。

“那我们让鹿浅跟她见面,应该没什么吧。”

陆景言轻叹,他心里其实还真的没个准。虽然蕾哈娜说过,鹿浅其实很想见自己妈妈一面。

可陆景言怎么觉得,从鹿浅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来,倒是看得出来,鹿浅很在乎这个妈妈。

不然也不会在别人的婚礼上一直刷着新闻。许格亦看着陆景言皱的眉头,用大拇指抚平:“你在这么皱着眉头,我可要怀疑你是不是喜欢鹿浅了噢!”

陆景言:“……”

看到陆景言眉头被抚平之后,许格亦捧着他的俊颜,也啄了下。“我突然好期待我们的婚礼噢。”

陆景言微微一笑:“我也很期待。”

“说好咯。婚礼上不要跟bainily那样,说一些有泪点的话,我可是要当最美的新娘。”

“我尽量。”

“不过,我们两个都是老夫老妻了,就算你说那么感动的话,我应该也会坚强的笑着。”

许格亦这话直接让陆景言哈哈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