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那你继续翻,翻到你舒服为止/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里,许格亦翻来覆去,都没找到想要入眠的睡姿。

就在许格亦还在唉声叹气的时候,陆景言大掌直接朝许格亦的腰揽过去。

然后顺着她小PP下去,稍微那么一抬,直接将许格亦的小短腿横放在他腰间。

“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还要帮鹿浅跟他妈妈见面。”

许格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睡不着。“那个鹿琴她知道,我们明天约她跟鹿浅见面吗?”

“当然知道了,鹿浅决定来莫斯科的时候,蕾哈娜就已经跟我说了。”

“那你的意思是,你也跟鹿琴联络过了?”

“是她联系我的,如果今天我们没有带鹿浅去参加bainily的婚礼,说不定,鹿浅会偷偷去看他妈妈。”

许格亦一懵,“那鹿浅是讨厌他妈妈还是想他妈妈了。”

“这个你要问鹿浅阿。”

许格亦切了声,“小鹿,你这样不给我个答案的话,我会睡不着的!”

“说了你就会乖乖睡觉?”

“嗯,当然。”

“那我明天帮你问鹿浅。”

许格亦:“……”

陆景言吻了下许格亦的额头,轻声细语:“早点休息吧。”

“我睡不着阿,我都试了很多睡姿,就是没办法睡着。”许格亦皱着小脸,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

陆景言拍了拍许格亦的小PP,“现在这个睡姿还不能让你睡着吗?”

“你看我像是要睡着的样子吗?”

“你最喜欢的睡觉姿势不就是这样压着我的吗?”

许格亦努着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觉得这样压着你也不能舒服的睡着。”

陆景言微微一笑,真像个小孩:“那你继续翻,翻到你舒服为止。”

话音一落,陆景言就平躺着身体,那神情就好像是在说,格子,来吧!只要你舒服,我陆景言……任妻蹂躏。

许格亦本来就没什么睡意,陆景言这么一撩拨,她的睡意就瞬间down到底。虽然睡意down到底,可是想要蹂躏陆景言的精神却……嘿嘿,暴涨的很!

“真的让我随便翻?”

已经闭上眼睛的陆景言,轻声嗯了声。

“你会不会阻止我?”

“不会!”

“那,我真的要开始翻了喔。”

陆景言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许格亦:“听你这口气,你是要做大事阿?”

“我一个孕妇能做什么大事阿,我只是想要早点睡觉。”

陆景言抿着笑看着贼兮兮笑着的许格亦,一点也看不出来,她想早睡的样子。

“好吧,你继续翻,翻到你能舒服的睡着为止”

许格亦挑眉坏笑的说:“那你睡你的,我翻我的。”

陆景言微微笑着,又再闭上了双眼。

其实他也没什么睡意,本来倒是想要跟许格亦缠绵一番的,可是看目前的情况,他只能静等许格亦来翻,看看能不能翻起她想要缠绵的兴致。

看陆景言闭上眼睛,许格亦无声的大笑起来,从她抖肩膀的程度来看,她笑得很奸诈。

许格亦单手撑着小脑袋,本来就没什么睡意,现在被陆景言这么一挑逗,让她随便翻,还翻到舒服为止,这话太让人有遐想了。

嘻嘻笑的同时,许格亦将原本横放在陆景言腰间的小短腿蹭了蹭。

陆景言:“……”

她这么一蹭,陆景言立刻有了反应。

“格子,你这样翻的话,我也会睡不着。”

许格亦坏笑着用嗲嗲的声音,理直气壮的说:“可是,我不这样翻的话,我不知道我这腿要放哪里才舒服。”

“那你继续翻吧。”

许格亦嘻嘻笑着,没有继续蹭了。而是将小短腿收了起来,改用小手了。

陆景言:“……”

忍!就算有反应也要忍。

许格亦蹙着眉头,奇怪,她都已经感觉到陆景言的反应了,怎么他还不醒来阻止?

难道是敏感度不够?!

许格亦想着嘿嘿的笑着,索性伸进去。

不过,她的小手才刚放在裤头的时候,就被陆景言的大掌给阻止了。

“几个意思阿,这是。”

“乖,我们睡觉好不好。”

“你不是说不阻止我的吗!”

“可是你这样翻的话,完全是在拉我下水。”

许格亦奸诈笑着:“夫妻本来就是要同甘共苦阿。”

陆景言这时坐了起来,二话不说直接吻上许格亦。

许格亦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到,她原以为陆景言坐起来,会继续跟她争辩,没想到,不是争辩,而是直接堵住她的嘴。

仅几秒的时间,许格亦立刻从惊吓中缓过来,又立刻沉浸在这个吻里。

陆景言这次吻的有点粗鲁,让许格亦有点招架不住。

她发现一旦陆景言‘粗暴’起来,她只能享受这一切。因为她的‘粗暴’跟陆景言的‘粗暴’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吻了许久之后,陆景言大口喘着气,捧着许格亦的小脸,鼻尖捧着鼻尖:“还要继续吗?”

许格亦也是被吻的此时需要新鲜空气来缓一缓。

“格子……”

又是一声撩拨许格亦心的喊声。

许格亦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用行动来回答。

她直接坐上去,圈着陆景言的颈项,‘粗暴’的吻起来了。

陆景言也马上懂她的意思了,大掌紧紧的搂着她。

漫漫长夜既然睡不着,那就互相来个翻云覆雨的缠绵夜!

*

翌日,许格亦心情大好,从起床到现在,她脸上的笑就没消失过。

无意间跟陆景言对上眼,她都会猛地脸红起来。

尤其是想起昨晚两人的‘情不自禁’阿。

“你一大早的在傻笑什么阿。”

“心情好不行阿。”

鹿浅也跟着微笑起来。

许格亦这一大早的傻笑,估计也就只有陆景言懂是什么原因。

许格亦看着今天心情还不错的鹿浅,看来昨晚应该睡得挺好的,也没有受自己妈妈新婚的影响阿。

“鹿浅,我们明天就回北淮了。”

“我知道阿。”

许格亦嘻嘻笑着。“所以,我们今天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鹿浅挑眉:“有意义的事?”他看了着陆景言,“她……想对我干嘛?”

“她想给你一个惊喜。”

许格亦:“……”

如果鹿浅不想见到自己的妈妈,估计这是一个惊吓!

鹿浅单手撑着俊颜,看着许格亦问:“要给我什么惊喜?”

许格亦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是心虚还是干嘛,面对鹿浅这种带着痞痞的笑,她却欣赏不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许格亦不爽的开始闹情绪了。

还说什么这个鹿琴想要见见自己的儿子。本来约的时间都不是很早,现在居然还迟到了快半小时。

就在许格亦按捺不住的时候,一个戴着墨镜,一身装扮贵气,行为鬼鬼祟祟的女人突然在他们这一桌坐下来。

“有点事情,走不来,所以来晚了。”鹿琴将墨镜摘了下来看着鹿浅:“鹿浅,你比杂志上刊登的照片,要帅气的多……”

“格子,你说的惊喜就是这个?”鹿浅直接无视掉鹿琴的话。

鹿浅的神情跟语气,让许格亦不自然的呵呵挤出了笑,“对,就是这个。”

“不陪着你的新婚丈夫,来这里做什么?”

“鹿浅,当我知道你来莫斯科的时候,我好开心,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来的。”

“鹿琴女士……不对,我现在应该喊你罗特夫人是吧?”

“鹿浅,我跟你爹地离婚是因为我们没有感情了。”

鹿浅冷哼一声,索性将视线放在窗外。

许格亦抿着唇,这惊喜果然成了惊吓。

“罗特夫人,其实鹿浅在乎的是不是你跟雷弗诺离婚的事,而是为什么当你们离婚时候,鹿浅想要跟着你,你却不带着他。”

这点鹿琴也很后悔,当初她跟雷弗诺离婚的时候,也不过才25岁,她自私了,她还想着寻找自己的幸福,怎么会带着当时已经6岁的鹿浅。

何况,她一个刚步入社会的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人,就算带着鹿浅,她都不知道怎么养大他。

“鹿浅,妈咪当时年轻气盛,不懂事。才会在还没毕业就嫁给你爹地,生了你。”

“年轻气盛,不懂事。……”

鹿浅说着讽刺笑了起来。“一句年轻气盛不懂事,就破坏别人的婚姻,当自己顺利成了正室的时候,你却做出抛夫弃子的事情。你以为,一句不懂事,就能抚平你对我跟爹地的伤害?”

“是不是你爹地跟你说了什么?”

“还需要爹地跟我说吗?你每次回来不是想我这个儿子,而是钱,你的眼里就之后钱,我甚至有时候怀疑,你给我取的中文名字,是不是因为你贪钱?”

鹿浅,鹿钱?!

许格亦很认真的听着,感觉这些事完全只会发生在电视剧里,没想到还能让她在现实遇到。

“这个社会,有钱有权说话才大声。”

鹿浅不屑的哼了声。“既然觉得有钱有权才能大声说话,那你你现在偷偷摸摸的,是在怕什么?”

“鹿浅,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为什么要来莫斯科?”

提到这个,鹿浅抬头看着许格亦跟陆景言:“为了朋友,也顺便为了为自己能够有一个好的状态给准备结婚的朋友化妆。”

鹿浅说这话的时候,许格亦也是在心里自责,她还真的没想过鹿浅的妈妈是这样的一个人。

因为她从鹿琴的语气里,多多少少也听出来,她或许真的不是很关心鹿浅。

她偷偷在桌底下暗示陆景言,快点说几句,缓解下这尴尬的气氛。

“罗特夫人,你应该也是个大忙人,就别打扰我们出来散心的时间。”

许格亦一惊,陆景言这句话不太像是缓解气氛,倒像是在替鹿浅出气。

“我好不容易偷偷出来跟你见个面,你却跟我摆了张脸。”

“既然你那么忙,请离开,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

“鹿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说服罗特,让你继续当我的儿子。”

鹿琴对鹿浅的感情虽然还比不上普通人家母亲对儿子的关心,但是如果鹿浅愿意,她是真的会说服现任丈夫接受鹿浅。

毕竟,鹿浅现在还是个有知名度的化妆师。她也不会觉得丢脸。

“请离开。”

鹿浅一开始打算跟陆景言他们一起来莫斯科的时候,确实只是打算来散散心,只是,当他把这件事告诉蕾哈娜的时候,蕾哈娜也告诉他,鹿琴刚好跟她第二任丈夫也在昨天结婚。

本来鹿浅都想取消机票,可是想想看,他也没必要,反正他已经不想见鹿琴。

没想到,这两个人却好心帮倒忙了。

“好,今天这次见面,就当没发生过。”

语闭,鹿琴站了起来,也重新戴上了墨镜离开。

“欸……介个嘛……好像没惊喜到你喔。”

鹿浅瞥了一眼过去:“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来莫斯科是打算见那个女人吧?”

许格亦直接摇头:“我完全不知道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陆景言:“……”

他怎么有种被人捅了一刀的感觉。

鹿浅勾唇笑了起来:“你们放心,我不会为了那个女人跟你们生气的,当初她离开我跟我爹地的时候,我就已经忘记这个女人了。”

“你当时才几岁阿,就懂得什么叫忘记了阿!”

“天才与笨蛋的差距就在这里。”

许格亦:“……”

说得好像她在她的朋友圈里是最笨的那一个!明明还有柯少军跟夏天,好不好!

“既然你已经忘记她了,为什么昨天还在看她结婚的新闻阿。”

“我参加的婚礼次数,可能比你穿裙子的次数还多。”

许格亦嫌弃的切了声:“你身边结婚的还真多阿!”

“我是个化妆师,单单名人的婚礼我都已经看腻了,所以你朋友的婚礼,我心如止水。”

“所以,你昨天看手机只是因为无聊?”

“可以这么说。”

许格亦缓缓朝陆景言看了过去:“你……要不要向鹿浅认错阿。”

陆景言:“……”

这被捅一刀伤口还没好呢,又来一刀!

“认错就不用了,补偿比较实际,我比较少时间会来莫斯科,明天就回北淮了,今天是不是应该带我去玩玩。”

“今天你想去哪,我们都陪你。”

鹿浅噙着那抹痞笑:“你确定?”

许格亦双眼一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要带着我叫小鹿去做坏事呢。”

“你昨天跟你朋友去看猛男秀,今天也应该换我们去看美女了吧。”

许格亦从眯眯眼直接瞪大:“鹿浅,你这个是在给我惊吓了吧。”

鹿浅嘻嘻给了个欠打的笑,“陆律师都没有对你去看猛男发脾气,你是不是也应该也大方一点。”

许格亦缓缓侧过脸看着陆景言,标准发音问:“小鹿,你呢……你也想去看美女表演脱衣舞?”

“开开眼界也不错。”

纳尼?!

“要不喊上bainily他们。”

“嗯,刚好昨天晚上,格子说让bainily带我们去看美女表演脱衣舞。”

噗呲,噗呲……许格亦觉得自己已经遭受到暴击的刺杀了。

*

bainily在接到许格亦的电话时候,很是惊讶,尤其是听完她的要求,他更是惊讶的都怀疑,明年的愚人节是不是提前来了。

不过bainily也没单独带陆景言跟鹿浅去俱乐部,而是找了一家没有任何限制只有男或女的俱乐部。

颜欢欢对于许格亦的要求也是惊讶的很:“格子,你是前天看完猛男,今天想看美女了是吧。”

许格亦咬着吸管,一副挫败的样:“我就问你,这里的表演色不色情?”

“这里的表演阿,我不清楚阿,我也是第一次来。不过呢,一般夜间的俱乐部,都会表演到只剩小裤裤的程度。我估计等下美女脱衣舞的表演,可能只剩三片小碎布挡着。”

噗……

许格亦听着直接将嘴里的橙汁喷了出来。

三片小碎布!能挡得住什么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