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我老婆夸我猛,我能不脸红嘛/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咬着吸管,眼神很不友善的瞪着bainily,瞪得他都觉得背脊凉飕飕的。

bainily僵硬的扭过头看着杀气腾腾的许格亦,嘻嘻的露出浅笑。

“格子,你放心……现在是跳舞女郎表演,等下就有你喜欢的猛男。”

许格亦:“……”

颜欢欢哈哈的大笑起来。

“笑P阿!你们不是刚结婚嘛,怎么还有时间带我们来这里阿。”

许格亦之前跟陆景言说什么让bainily带他来看美女脱衣舞,那完全是瞎说。而且她一直以为bainily刚结婚,根本没时间带陆景言来。

现在看来,失策了!

颜欢欢喝了一小口酒,咯咯笑着:“结婚白天忙就行了,晚上当然是私人时间。”

许格亦嫌弃的切了声。

“欢欢,你这是新婚呢,晚上不做点新婚该做的事。”

“这几天把我跟bainily都累得不行了,哪有时间做什么新婚该做的事。现在难得可以出来过夜生活。”颜欢欢跟bainily确实是偷偷溜出来的。

“欢子,你变了!”

“那当然,我现在是新婚,当然变漂亮了。”

许格亦:“……”

就在全场开始欢呼的时候,许格亦的视线立刻被吸引到舞台上跳舞女郎身上。

舞台上的跳舞女郎已经开始脱,脱,脱衣服了!

趁她们还没脱到只剩小裤裤的时候,许格亦得想想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家小鹿视眼前这些跳舞女郎如粪土。

装晕倒?不行,那他会吓死。过几天就是他们的婚礼呢,万一因为她无缘无故晕倒,小鹿把婚期延迟了,那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阿。

欸,跟自己的老爸老妈视频。这招好!

想着,她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时间犹豫了会。现在是莫斯科时间晚上10点多,跟国内时差5小时……那就是,傍晚5点!

许格亦贱笑,时间刚刚好。

毫不犹豫的点开微信里昵称是‘许国栋’的微信头像按了视频聊天。

铛铛铛等到的时候,许格亦很是焦急。因为她瞥到陆景言似乎很欣赏这个。

终于视频链接上了,许格亦简单跟许国栋的挥了挥手之后,就将手机递给陆景言:“你岳父找你。”

陆景言:“……”

尽管很想笑,也知道这是许格亦故意的,可陆景言还是接过手机,拿着手机往较为安静的门口走去。

‘小鹿…哇,莫斯科那边都天黑了阿。’

‘对阿,爸,这里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10点多了,你们还没休息阿,你们在什么地方,刚刚怎么那么吵?’

‘在……朋友的聚会上。’陆景言没办法,只能说善意的谎言了。

总不能说,在看18禁的表演。

‘朋友的聚会阿,那也别玩得太晚,格子可是个孕妇,那么吵的地方不适合她。’

陆景言轻轻一笑,‘爸,我知道了。’

跟许国栋切断视频,陆景言松了口气,他怎么有种背着格子做坏事,被岳父抓了个现行的感觉。

在准备将许格亦手机锁屏的时候,陆景言看了下颜欢欢之前发给许格亦的话。

‘格子!猛男的照片发来。’

陆景言蹙着眉头,猛男的照片?格子昨晚还拍照啦?

陆景言抿着唇按了页面上的照片。然后开始滑动着照片,边滑还边想,格子给她拍了这么多婚礼上的照片,觉都不要,只要猛男的照片。

滑着滑着,陆景言的手僵在那。

这猛男的照片还真是惊艳到他!

惊艳归惊艳,陆景言还是‘好心’将许格亦被猛男抱着的照片发了过去。

然后锁屏,回到俱乐部。

陆景言一回来,bainily就在马上开口:“最精彩的表演,你却过错了,你说你是不是白来了。”

“没关系,这不是还有表演嘛。”

“你这么重口味阿,喜欢猛男。”

“我老婆喜欢。”

许格亦:“……”

她怎么觉得莫名躺枪了!

陆景言将手机递给许格亦:“刚刚跟爸聊完之后,我看到颜欢欢发给你的消息,我帮你回复了。”

“回复了?”许格亦不解的看着颜欢欢,你什么时候还给我发消息了!

颜欢欢忍着笑,直接躲过许格亦看过来的视线。

许格亦见颜欢欢畏畏缩缩的,立刻查看她到底给自己发了什么消息,能怕成这样。

当许格亦解锁,看到她跟颜欢欢聊天的对话框,瞬间傻眼!

许格亦叹了口气,凑近陆景言:“小鹿,我错了,我没有及时删除这张照片。”

陆景言:“……”

他都想用许格亦的招牌惊讶口头语,纳尼!

不过,格子这个认错,他给满分。

陆景言噙着笑看着许格亦,看到她脸上露出的笑容,让他忍不住捏了捏的她的脸颊。

“你放心,你在心目中是最猛的猛男。”

陆景言瞬间脸红,还好这现场够昏暗,不会将他这脸红看得出来。要不然,绝对会有人误会他是看到舞台上的猛男脸红的。

可靠近他的许格亦却看得一清二楚,“小鹿,你脸红了阿。”

“我老婆夸我猛,我能不脸红嘛。”

许格亦噗嗤哈哈笑了起来。

这时,颜欢欢戳了戳许格亦的的背。

“干嘛?”

“你跟陆景言秀恩爱也就算了,你没看你带来的小鲜肉心事重重的?”

许格亦往鹿浅看了过去,还真的是那张不知道被多难看的事给影响了的脸。

“鹿浅,你看猛男看得这么入神阿,看上哪个,我帮你约。”

许格亦说着直接拿起酒杯在鹿浅面前晃来晃去。

“我看上你的小鹿,你帮我约吗?”

“开什么玩笑,你看上我的小鹿?我就算肯帮你约,我家小鹿还不愿意呢。”

鹿浅轻轻一笑,站了起来:“我先回酒店了。”

语闭,鹿浅就将桌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便离开俱乐部。

“鹿浅?”许格亦见状也起身准备跟上去,但是陆景言拉住她的手:“你让鹿浅一个人静一静吧。”

许格亦轻声嗯了声。

bainily跟颜欢欢都不解的看着。

“他没事吧?”

“没事,估计是真的不喜欢这批猛男。下次我带他去前天晚上我们两个去的地方,那里的猛男估计他会喜欢。”

颜欢欢默默的替许格亦竖起大拇指!

“格子,我还没问你呢,那天晚上如果陆景言没出现的话,你该不会真的会跟那个猛男……欸,……什么了吧。”

bainily问的时候,一脸贱样。

许格亦也是嘻嘻笑着,在bainily面前将小手握成拳头:“看在你跟欢欢新婚的份上,可能被喜悦冲昏头脑,我给你一次机会。”

bainily咳了两声:“格子,你也知道我的中文不好,其实我的意思是,是……”

bainily这个‘是’尾音拉的时候,他皱着眉头看向颜欢欢。

“好啦,格子,bainily的意思其实就是问你,你是不是看上那晚那个猛男。”

许格亦:“……”

人家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现在的情况还真的是!

就在许格亦想要解释的时候,她发现陆景言似乎陷入思考,完全没在听他们的玩笑。

“你怎么啦,是不是在担心鹿浅阿。”

“不是。”

“那是,在为今天的事情自责?”

“对,我以为助人为乐是件会让人开心的事。没想到,弄巧成拙。”

“至少我们让鹿浅知道,他妈妈已经不是他心目的那个妈妈。”

陆景言轻笑:“还要继续看吗?”

许格亦先是顿了顿之后,马上摇头。

“那我们回酒店,明天一早也要坐飞机回北淮。”

“嗯。”

陆景言跟许格亦一同站了起来:“我们先回酒店了,你们夫妻俩慢慢欣赏。”

“不会吧,你们坐8小时的飞机,匆匆忙忙来这里,我都还没带你们去真正好玩的地方,你们就打算撤退啦?”

“你们两个才刚结婚呢,能够抽时间出来陪我们来这里看表演,我们都心存感激了。”

许格亦微微笑着。

“那明天几点的飞机,我送你们去机场。”

“不用啦,你跟bainily刚结婚,还是把时间花在你们两个自己身上。”

颜欢欢呼了口气:“好吧,这次来这么匆忙,我跟bainily又没有时间去北淮参加你们的婚礼。”

许格亦上前抱了抱颜欢欢:“欢欢,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我相信,我们还是会有机会再见面的。”

“别跟我来这套阿,我最喜欢这种客套话了。”

“我说的是实话阿,说不定二十年以后,你们孩子结婚,邀请我来参加呢。”

颜欢欢微微一笑,许格亦绝对是她认识的朋友中,最天真无邪的一个人了。

*

陆景言跟许格亦离开俱乐部之后没多久,颜欢欢跟bainily也离开了。

本来今天大家都不是真的想要来看什么表演。

鹿浅是为了掩饰被看穿的心思,所以才会提议来这种可以让人心情随着音乐气氛松懈下来的俱乐部。

这么多年了,他对鹿琴的印象早就模糊不清了。一直以为自己记住的才是鹿琴的样子,没想到……爹地口中的那个贪慕虚荣的鹿琴才是他真正的母亲。

今天的见面是两人分开十多年的第一次见面,鹿浅以为,他能找回小时候的感觉,可惜,他错了!鹿琴对他根本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而陆景言跟许格亦也是纯属因为鹿浅的提议。

颜欢欢跟bainily更加不用说了,他们完全就是舍命陪君子。放着庄园还有的宾客不招呼,偷偷跑来带他们去俱乐部。

叩叩,叩叩……

许格亦跟陆景言一回酒店,就有点不放心鹿浅,尤其是许格亦。

虽然她不懂一个从小被自己亲生母亲拿来作为要钱的条件,内心是多痛苦的一件事。可是她懂,朋友不开心的时候,就应该多陪陪朋友。

“这么久还没开门,不会是出事了吧。”

“鹿浅要是想要自杀,你就没有机会认识他了。”

许格亦想想都觉得可怕,继续敲门,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很晚了,许格亦绝对会使出洪荒之力敲门,哪会这么斯文的叩叩阿!

就在许格亦准备加大一点力度敲门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Hi,鹿浅。”许格亦挥着小手打招呼。

“你们怎么也这么早回来了。”

“我们……跟你一样阿,也觉得那个表演太无聊了。”

许格亦说着直接拉着陆景言走进鹿浅的套房。

先是嗅了嗅客厅的味道,没有什么奇怪的意味。然后也查看了下现场,完全不像是一个有轻生念头的现场。

鹿浅双手环宇胸前,看着许格亦一副勘察现场的模样,他哼声笑了起来:“你该不会是怕我想要自杀,所以提前回酒店?”

“对阿,你们这些有自闭症的人,有自杀的念头很正常阿。”

许格亦也不隐瞒了,直接说实话。

“我在时尚圈打滚的,我像是有自闭症的人吗?”

“那你告诉我,那里气氛那么好,为什么突然耍脾气回酒店呢。”

“我看完美女,我当然回酒店啦,你是因为我影响到你看猛男了,所以来兴师问罪?”

许格亦:“……”

她果然是瞎担心了,这鹿浅看起来比她还正常。

“那我们回房休息了,明天早上见。”

“格子……可不可以把你的小鹿借我一会。”

许格亦一惊,蹙着眉头看着陆景言。还没开口问陆景言是否愿意留下来。

陆景言倒是自己先开口了:“我先送格子回房,等下我再来。”

说着,陆景言就牵着许格亦的手离开鹿浅的房间,往他们的房间走去。

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特别嘱咐许格亦:“谁敲门都不要开门。”

“你呢,你敲门也不要开门吗?……你该不会是要在鹿浅房间里过夜吧?”

许格亦一脸委屈的问着。

陆景言轻笑,对于许格亦这种胡思乱想的小脑袋,看来4年时间都还没办法适应,不知道一辈子时间够不够。

“这间酒店的每个房间都会给两张房卡,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在其他人那边过夜。”

陆景言说着,捏了捏许格亦的小脸:“记住,不管谁敲门,都不要开门。”

“我知道啦,你好好劝劝鹿浅,我还希望他在我婚礼上能有个好的状态给我化妆呢。”

“遵命,老婆大人。”

许格亦嘿嘿的笑着。

……

“对于今天的事,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有什么好道歉的,你刚好让我看清原来我一直不愿意相信的事实是真的。”

“其实……我的童年应该跟你差不多,但是我比你幸运,我的父母很相爱,只是他们没什么时间陪我。”

如果不是陆景言记性好,他可能真的会记不住童年时期,一年几乎只出现一次的陆邵海跟简欣了。

鹿浅轻笑:“那我很好奇,为什么你没有学坏?”

“有刺青不一定代表学坏。”

鹿浅的笑纹更深了,他点了根烟抽了起来:“你也不抽烟?”

“很少。”几乎没有。

“那个女人离开我跟我爹地的时候,我才6岁,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哭,后来爹地也不管我了,我自己自生自灭活到13岁,我开始学着喝酒,抽烟,刺青……”

鹿浅说着,抽了个口烟,吐出烟圈,继续说:“后来,蕾哈娜拉了我一把,我开始学着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鹿浅说的这些,其实陆景言早就知道了。

他也是因为蕾哈娜跟他说了这些话,才决定帮鹿浅跟鹿琴见个面。

“你跟格子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真实,最值得我付出感情去对待。”

“格子也很珍惜你这个朋友。”

鹿浅咯咯笑了起来:“看得出来,居然放心让你一个人来我房间里。”

“你跟格子绝对能成为一辈子好朋友。”

“怎么说?”

“因为你们两个脑子里所想的事情,如出一辙。”陆景言站了起来,“已经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就回北淮了。”

“明天你跟格子先回北淮吧,我打算去法国看下我爹地。……你放心,我绝对会负责格子婚礼当天的貌美如花。”

陆景言轻轻嗯了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