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不搞点情趣,你让陆景言怎么坚强/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正东跟唐心如两人突然在朋友圈秀了把恩爱。

得到了不少亲朋好友的祝福。

在他们两人都交往的圈子里,除了对陆景言跟许格亦的感情羡慕外,那就是许正东跟唐心如。

陆景言跟许格亦那是高调秀恩爱,低调做事,像这大学时期陆景言公开两人情侣关系,再到现在突然通知婚期。

完全让人来不及接招。

许正东跟唐心如在一起,完全相反,这两人基本不秀恩爱。突然晒的结婚证也是让人措手不及。

……

许正东跟唐心如领证的地方是许正东所在的市。

这两人一领完证,回到白云村许正东的家。

许国栋就跟许正东商量婚礼的事。

其实在许正东跟唐心如领证前,唐爸爸唐妈妈就已经跟许国栋何金枝商量婚礼的事了。

所以现在也不算是商量,而是将他们四人商量出的结果告诉许正东。

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尾!

“老爸,我跟唐心什么都还没准备呢,哪这么快就办婚礼?”

“怎么不能,我们又不是让你明天就办婚礼,是下个月。”

“那也太赶了,我们婚纱照还没拍,婚庆还没找,酒店也还没找…”

许正东蹙着眉头,现在都已经是5月尾了,公司刚起步,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就跟让他明天结婚没差。

“你看小鹿跟格子,快刀斩乱马!从求婚到结婚也就一个月的时间。”

许正东词穷!

陆景言那阴险的家伙,哪只花一个月,他在求婚之前就已经偷偷再进行婚礼那些事了,好不好!

许正东其实一开始还真的没这么早打算跟唐心如求婚的,只是发生柯少军那事。

他原本想要以策划部经理的名义创立一款属于他的游戏,但是既然不被信任,那他只能自己创业了。

再加上唐心如在这个时候怀孕,他才敢跟唐心如求婚。

“除了婚纱照,其他不用你担心。我们跟你岳父岳母准备,你岳父岳母都已经把你们婚礼的酒店定在香格里拉酒店。”

许正东:“……”

他怎么有种在吃软饭的感觉。

“可是老爸,过几天格子结婚,下个月她还得回河阳办回门,我要是也是下个月结婚,时间真的很赶。”

“格子回门也就请村里的人吃顿饭,跟你结婚有什么冲突?”

“就是,妹妹刚出嫁回来办回门,没多久,哥哥也结婚,这是双喜临门。”

“我是怕你们累到。”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跟你老妈的身体还硬朗的很,就算你跟格子的孩子马上结婚,我们都折腾得起。”

许正东:“……”

他竟无言以对!

“唐心,你觉得呢?”许国栋问唐心如的时候,态度跟许正东说话时候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当然,他们也不是捧着这个有钱的儿媳妇,就算唐心如家境普通,他们也一视同仁。

毕竟,在他们心目中,孩子的幸福也是他们的幸福。

这时,一直默默听他们谈话的唐心如嘻嘻笑着:“我觉得很好阿,其实,婚纱照我都已经订好了,等明天我跟东子回北淮,我们就准备拍。”

“还是唐心懂事阿。”

“那婚礼其他的事情就辛苦叔叔阿姨了。”

“你跟东子领证了,还是跟他一样喊我们老爸老妈吧。”

“老爸,老妈…”唐心如带着有点嗲嗲的声音喊着。

“欸…”

“对了老爸,明天我跟唐心坐飞机回北淮,你跟老妈确定不跟着我们?”

许国栋毫不犹豫的摇头,本来觉得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可下手!

可是他坐飞机那是一回晕二回吐,这三回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儿。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小时,可他还是宁愿选择坐动车去北淮,也就一天的时间。

“格子跟小鹿呢,他们几时回来?”

“算下时差,他们应该今晚凌晨1点到北淮。”

“你看,他们都要结婚了还有时间飞莫斯科玩,给你一个月时间都觉得多了。”

许正东:“……”

*

北淮机场

世界那么大,只想有个他。

不对,此时许格亦心里是想,世界那么大,只想有个床。

估计这几天也没怎么静心休息,这8小时的飞行,让她有点吃不消。

陆景言跟许格亦两人抵达北淮的时候,已经是北淮时间凌晨1点。

陆景言如果不是因为还要推行李箱,估计都打算将许格亦全程抱在身上。

两人一上车,许格亦就依靠在陆景言身上,闭目小睡。

陆景言微微笑着看着秒睡的许格亦。

接下来的几天得让她好好休息了,不能再累到她了。不然,婚礼当天估计她会累上加累。

回到公寓的时候,陆景言让的士师傅帮忙拿行李,他则是小心翼翼的抱着许格亦下车。

……

房间里,陆景言将行李什么都收拾好了,才进浴室洗澡。

这时,许格亦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

眨巴眨巴着双眼,看到这是她跟陆景言的房间,她才继续侧身继续准备睡觉。

这双眼才刚闭上,隐隐约约听到浴室里刷啦啦的水声。

许格亦勾勾唇角贼笑起来,虽然她现在很困,也很想继续睡。但是浴室里那刷啦啦的水声更有吸引力。

只见许格亦闭着眼睛坐了起来,嘴角还上扬挂着笑。

懂的人,懂她这是要去浴室调戏她家小鹿了。

不懂的人,绝对会觉得这是诈尸!因为她笑的实在太让人泼粪!

当许格亦靠着眯成一条缝的视觉推开浴室时,陆景言边冲刷身体边喊她:“格子,醒啦?”

许格亦没搭腔,其实她现在还没完全清醒,就是纯属被这刷啦啦的水声给吸引来的。

这时,许格亦仿佛梦游的样子映入陆景言眼里。

他关掉水阀,抹掉脸上的水,轻声喊她:“格子?”

许格亦嘻嘻贼笑着:“这么巧阿,你在洗澡喔!”

陆景言:“……”

她这是在梦游?说梦话?

就在陆景言还没缓过来,许格亦又语出惊人:“顺便帮我也洗个澡吧。”

陆景言:“……”

这笨蛋到底是清醒着还是在梦游呀!

“小鹿,过来抱我,我困的睁不开眼睛,看不到。”

听到这话,陆景言可以确定,许格亦不是在梦游。

陆景言朝许格亦走了过去:“都这么困了,为什么还要洗澡,等下洗清醒了怎么办?”

“醒了可以做坏事阿!”

陆景言:“……”

……

陆景言以为这个澡会洗的很费心,事实证明他错了。

他在帮许格亦洗澡的过程中,这家伙就已经昏昏欲睡了。

当他给她穿上睡衣的时候,许格亦直接熟睡。

陆景言没办法,拿出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不知道为什么,陆景言对于自己在做这些琐碎小事的时候,心情总是很好。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伺候自己老婆更有趣了。

鹿浅说过,毁掉一个人,就是拼了命的宠她,宠到她无法离开你。

可是,陆景言的宠是他爱许格亦的宠。

看着许格亦熟睡微微张开的小嘴,陆景言忍不住轻轻一吻。

*

第二天,许格亦早早就在厨房‘奋战’陆景言的早餐!

别误会,她在煮什么营养早餐。

而是今天一早,她起床之后,夏天说有新婚礼物要送给她,她便让夏天顺便买早餐带来。

毕竟这几天,他们都不在家,家里冰箱也都空空的。

她难得起一次大早,看到陆景言睡得香甜,她觉得这是她好好表现一下的机会。

于是,再跟夏天聊天的时候,她厚着脸皮让一个怀孕8个月的孕妇帮她买早餐。

而自己再无耻的将打包盒‘毁尸灭迹’,放在自家盘子里,占为己有。

当许格亦摆放好,有爱的早餐之后,她准备去喊陆景言起床。

不过,看到现在时间还早,才8点初。

她决定让陆景言多睡一会。

“怎么啦?不马上吃早餐?”

许格亦嘻嘻笑着:“夏天,等下小鹿起床,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那我要是想要说话呢?”

“你有什么话想要跟我家小鹿说的?”

夏天:“……”

她一个孕妇,一大早买了早餐,带着新婚礼物来这里,还要扮哑巴!

“格子,我能问问,为什么我见到陆景言,不能说话?”

虽然夏天跟陆景言还真的没有什么单独私聊的话题,可是还不至于打招呼的话都没阿。

“也没不让你完全不说话,就是等下他吃早餐的时候,夸早餐味道不错,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

许格亦给了张欠打的脸,这欠打的笑让夏天一下就明白了。

“你该不会等下是要骗陆景言说,那是你煮的吧?”

许格亦嘿嘿继续奸笑:“bingo,答对了!”

夏天切了声:“格子,你觉得以陆景言的头脑,他会相信,你一个只会煎荷包蛋的人,能做出小笼包来?”

许格亦:“……”

夏天见许格亦突然愣住,哈哈大笑起来。

“哎哟,格子…还好你没有当翻译官,不然祸害到别人怎么办。”

许格亦瞥了一眼夏天,真是的!让她买点既简单又好吃的早餐,她买小笼包做虾米!

“好啦,别生气,我今天是提前来送新婚礼物的。”

“新婚礼物,送早啦,还有3天呢。”

夏天摸着肚子:“我前天去看医生,医生说这小家伙可能这几天就会出来了。我怕到时候真的是参加不了你的婚礼,就提前送啦,而且,婚礼当天那么忙,我怕你忽略我的新婚礼物了。”

许格亦挑眉,“说的好像你送了我一份超级大礼阿。”

夏天突然站了起来,也比划了下,示意许格亦也站起来。

许格亦不解的站了起来:“什么礼物这么神秘,居然还要我站起来迎接,圣旨阿!”

夏天嫌弃的瞪了眼许格亦,“天底下,大概也就只有陆景言才会觉得你的幼稚是可爱!”

许格亦:“……”

她这是纯天然不加防腐剂的可爱!怎么成幼稚了呢。

夏天将一个四四方方的包装的精美的礼盒双手奉上:“新婚快乐!”

许格亦接过礼盒,看着这包装跟感受着这重量,许格亦有点猜不出来这里面是什么,不会是一个空盒子吧!

“打开看看阿。”

许格亦好奇的将礼盒的外包装撕开后,是一个粉色的盒子。

打开盒子一看……

呃,许格亦傻眼了!这礼盒里还真的不是什么空气,而是……情趣内衣。

她将礼盒里的粉色布料提了起来,果然是。

“夏天,我都怀孕了,你还送我这个干嘛阿!”

“就是因为你怀孕了,这个时候不搞点情趣,你让陆景言怎么坚强。”

许格亦:“……”

拜托,他家小鹿,称得上是夜夜坚强的禽兽呢!

还需要她穿这个诱惑吗,开玩笑,完全不需要。

“女人怀孕的时候,对于那事肯定会大大降低,要是不依赖这些小玩意,要坚强很难。”

许格亦听着,惊讶的微微张开着嘴看着夏天,尤其是盯着夏天的大肚子:“夏天,看不出来,你肚子都这么大了,柯少军还折磨你阿。”

“这哪是折磨,这是夫妻间的小情趣,现在的男人有不少趁着老婆怀孕的时候,出去偷吃,要是在孕期不维持夫妻生活,那婚姻质量就大大降低了。”

“哇塞,你现在8个月了,还跟柯少军玩坚强的事情阿。”

许格亦难以置信的看着夏天。

夏天瞥了许格亦一样:“没有啦,我是说之前。”

“吓我一跳,我以为你这么饥渴,肚子这么大还穿情趣内衣,玩坚强。”

夏天:“……”

她怎么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呢!

“我应该不需要这个吧。”许格亦说着,还很好奇的研究这这件粉色情趣内衣。

“你现在也才4个月,到了不能行房的时候,还有3个月呢,你打算让陆景言吃斋阿。”

许格亦真是败给夏天了!

一大早来她这里,居然是传授怀孕时期如何维持夫妻关系!囧。话题还很黄很暴力。

这时,许格亦蹙着眉头看着情趣小内内,猛然想起自己曾经在网上买过类似这种的情趣睡衣。

脑海中不由得浮出当时她被自己穿情趣内衣吓到的画面。

她要是现在怀孕还穿这个的话,那估计不是让陆景言坚强,而是抹杀陆景言对她的性趣!

“许格亦,看你这张脸,好像很嫌弃我送给你的新婚礼物阿。”

许格亦呵呵一笑,“嫌弃还不至于,就是有点觉得你应该还没睡醒。”

夏天眯眼笑着,给了张,‘你大爷!’的神情。

“哎哟,其实我的魅力已经足够让我家小鹿坚强了。”

许格亦宁愿自己卖弄下小性感都觉得靠这个情趣内衣好。

夏天呼了口气,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红包来。“好吧,这个才是我跟少军送给你跟陆景言的新婚礼物,情趣内衣是我私人送的,你居然这么不领情。”

“我没不领情阿。”

“好阿,那新婚那晚,你给我穿这个,不然我们友尽。”

许格亦哭笑不得,真的是忠义两难全。一边是坚强,一边是友情!

这时,陆景言也起床了,从房间里出来。

许格亦听到声音,慌慌张张的将内衣塞进礼盒里。然后用眼神示意夏天:这是新婚武器,你先看管着,等下我再偷偷藏起来。

好在夏天对许格亦的性格也很了解,她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她都知道是在暗示什么。

“夏天,这么早就来了阿。”

“对阿,我……来,来试试格子煮的早餐。”

“格子煮的早餐?”

“对阿,格子第一次煮早餐,我当然要过来是吃了。”

陆景言将视线放在许格亦身上,一脸的难以置信。“你真的煮了早餐?”

许格亦嘻嘻笑着:“当然!我现在就给你们去拿早餐。”

陆景言很好奇,许格亦煮过早餐之后的厨房,会不会成了‘战场’。

于是他也朝厨房走去,夏天见状,则将礼盒装进袋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