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你跟景言学长真是长情/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一进厨房,就有模有样的先系上围裙。

10分钟前,她将夏天买的小笼包都已经放在电饭煲里,也把牛肉粗米粉放在小锅里保温。

陆景言双手环宇胸前,依靠在厨房门口看着在电饭煲前忙的许格亦。

背对着陆景言的许格亦并没有察觉到陆景言就在厨房门口站着。

只见她满脸笑容的将小笼包从电饭煲里拿出来……

哇靠,靠靠靠!

许格亦被烫的飙着脏话,她这徒手将小笼包从电饭煲里拿出来也是勇气可嘉。

陆景言听到她哇靠的声音,立刻担心地走了过去直接握着许格亦那已经被烫红的小手,放到唇边呼着。

“你怎么进来了。”

许格亦一脸的惊讶,仿佛陆景言的出现比她手被烫红还要可怕。

陆景言蹙着眉头,“你看你把手烫的,就不知道使用工具吗?”

“这个还需要什么工具阿。”

陆景言认真严肃的回:“我,我就是那个工具。以后这种事,你喊我就行了。”

许格亦:“……”

陆景言这种高冷的气息瞬间在蔓延。

许格亦咽了咽口水:“我只是烫到手而已,你不需要这么担心啦。”

“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我不准你受任何一点伤。”

虽然陆景言语气冷冷的,可是许格亦听得还是心里暖暖的。

“小锅里面还有粗米粉。”许格亦见陆景言已经把小笼包拿出来了,就指着小锅说着。

陆景言嗯了声之后便打开小锅,然后将小锅里两份的牛肉粗米粉拿了出来。

“小笼包,牛肉粗米粉?格子……这是你煮的早餐?”

如果有两个荷包蛋放在陆景言眼前,他或许会相信,那是许格亦弄得早餐。但是,是小笼包跟牛肉粗米粉……实在是难以驯服他。

“不像吗?”

陆景言:“……”

呃,他该说点什么呢?

许格亦嘻嘻笑着,将两笼小笼包端了出去,陆景言轻笑一声,也将牛肉粗米粉端了出去。

夏天见他们两个出来的时候,背着包包,笑嘻嘻:“格子,我不打扰你们吃早餐了,我先走了。”

“不一起尝尝格子煮的早餐?”

“我,我其实已经吃过了。对了格子,我放在这里,你记得收喔。”

夏天说着的时候,还特地指着礼盒的位置,而后便往门口走去。

许格亦赶紧走过去,拎起袋子,笑眯眯的朝夏天说:“那我不送你啦。”

“客气什么,我走啦,拜拜。”

“拜拜。”

夏天离开后,许格亦立刻拎着袋子往房间走。

那步伐就跟做贼似的!

陆景言哼哼一笑,又走进厨房拿筷子。

房间里,许格亦扫射了一下房间,蹙着眉头在想,哪个位置,是陆景言动的比较少的地方。

好像没有诶。

倒是她在这房间里的活动范围,就是浴室,电脑桌,然后就是床了。

她这懒性,连衣橱都没怎么去翻。

难道要随身携带?

许格亦越想眉头皱的越厉害,还是放衣橱里吧。

房间里的这衣橱其实还蛮大的,陆景言的西装占用了一格,而她的衣服也是占用了一格,还有一格便是陆景言的领带,以及许格亦的私人物品。

许格亦咬着下唇,把这情趣内衣放在她的睡衣堆里,应该不容易被发现。

而且接下来这两天,陆景言绝对会很忙,哪里会在婚前发现。

吼吼吼!想着,许格亦立刻将情趣内衣从礼盒里面拿了出来,放在她平时放罩罩的最里面。

许格亦呼了口气,新婚之夜的‘战袍’!

希望到时候让小鹿更加坚强,嘿嘿!

放好战袍之后,许格亦就拎着礼盒走了出去。

饭桌上,陆景言已经在吃牛肉粗米粉了。

许格亦嘻嘻笑着走了过去问:“好吃吗?”

“嗯,跟小时候的味道一样。”

“是喔,你要喜欢,我天天煮给你吃。”许格亦回答着也坐了下来。

“格子,这家店是在XX街,离我们住的这个市区有点远。”

许格亦:“……”

“如果你想吃的话,下次我让少军替我们买。他住的地方比较靠近那条街。”

许格亦抿着唇,“你还能吃得出来这是离少军比较近的那条街?我去,你太可怕了吧。”

“现在才知道我可怕阿,已经来不及了喔。”

“就算来得及,我也不会后悔阿。”

“我觉得也是,不然你也不会特地让夏天买早餐来,然后说是你自己煮的。”

许格亦嘻嘻一笑。

“但是格子,如果下次你想要说是你做的早餐,我觉得买鸡蛋饼,可信度会高一点。”

许格亦:“……”

“你很喜欢做早餐给我吃?”

许格亦咬了口小笼包,委屈着小脸点头。她当然想要会点‘手艺’!

所谓相夫教子,至少得会下厨吧。

“等我们婚礼结束,我给你报个烹饪班。”

“这个不实际,我还不如买本烹饪书。”

陆景言微微一笑:“那等婚礼结束之后再说,对了,礼服应该今天会送过来,你在家签收下礼服。我去律师所一趟。”

许格亦嗯了声。

陆景言看了下时间:“东子应该上飞机了,两个小时之后会到北淮。到时候你让唐心陪陪你。”

“不用啦,我估计我哥跟唐心现在也在筹备自己的婚礼。”

以她对平时唐心如说自己爸爸每次催婚的事情,许格亦可以断定,这两人领证了,肯定会马上办婚礼。

“那要不喊夏天陪你。”

“夏天这几天说不定都要生了,我才不要让她跑来跑去的。而且,我有他们两个陪着呢,想寂寞都不行阿。”

许格亦说着的时候,将肚子顶了出去。

陆景言微微笑着,“宝贝们,替爸比好好陪陪妈咪噢。”

许格亦噗嗤笑了起来,陆景言要是卖萌起来,那真的是让人好想好好疼他阿。

*

陆景言离开公寓之后,许格亦确实无聊了。

她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会电视剧正在广告,她拿着手机刷起了朋友圈。

虽然昨天就知道许正东跟唐心如领证的事,可是她还没来得及看到两人晒恩爱的照片。

许格亦立刻给两人点了个赞。

这次她不发表任何损的话,而是真心的将自己祝福评了出来:亲爱的哥哥,恭喜你娶到全世界最美最善良的女人。

评论完,许格亦突然觉得自己的评论太过于让人恶心了。

哈哈!如果恶心到许正东,也没关系。

叮咚,叮咚……

听到门铃声,许格亦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她婚礼的礼服来咯。

通过猫眼一看,是三个穿着制服的男人,提着类似箱子的东西站在门外。

许格亦蹙着眉头,礼服有多少阿,需要三个男人来送货。

没有多想,她便将门打开。

“你好,请问是许格亦许小姐吗?”

“对,我是。”

“这是你的快递,请签收。”

许格亦接过快递员递上来的笔,刷刷的在订单上面填写上许格亦三个字。

许格亦这名字一签完,快递员就将盒子搬了进来,往客厅的茶几上一放。

快递员离开之后,许格亦站在客厅的茶几前。

我去……这里应该是三件礼服,放在茶几上,高度几乎都快跟她一样高了。

许格亦拍了张照片发给陆景言:‘礼服来了喔,好多阿。’

消息刚一发出去,陆景言秒回:‘当然多了,也有我的。’

‘你的?’

‘嗯,你有四套礼服,我当然也有四套陪衬你的礼服。’

许格亦给陆景言发了个么么哒的表情过去。

‘你先把礼服放在客厅,等我回去,我帮你试穿。’

‘OK!’

将手机锁屏放一旁之后,许格亦准备开始将这些盒子往旁边放的时候,又听到叮咚叮咚的门铃声。

还有?

这次,许格亦没有看猫眼,而是直接将门打开。

门打开之后那瞬间,许格亦惊在原地,惊讶之后她挂着笑容:“宋珊珊!你这个骗子!”

门外的宋珊珊也微微笑着:“我们一年没见面,你第一句话就是骂我阿。”

“进来,快进来。”

许格亦兴奋的说着,将宋珊珊拉了进来,并且拿了双拖鞋给宋珊珊换。

“哇呜,这装修一看就知道是景言学长的风格。”

“都毕业一年多了,你还喊景言学长阿,再过两天,你可是要喊姐夫了喔。”

“姐夫你个头啦,你都比我小一岁,还姐夫。”

“我去给你倒杯果汁。”

“嗯。”

这时,宋珊珊的视线落在茶几的盒子。“格子,这些是什么?”

“是我跟小鹿,婚礼上的礼服,刚刚送过来的。”

“哇,这么多。”

许格亦将果汁递给宋珊珊:“什么出嫁时候穿得,还有敬酒跟送宾客的时候,其实我也不太懂,这些都是小鹿弄的。”

宋珊珊接过果汁,笑了笑。“你跟景言学长真是长情,从大学时代走到到婚姻,真是让人羡慕。”

许格亦嘻嘻一笑,“长情的人何止我们两个阿,还有夏天跟少军,唐心跟我哥。如果当初你跟王子凯没有分手的话,说不定你们现在也快结婚了。”

“对了,我婚礼也有邀请王子凯喔,你说你们两个见面会不会复合阿。”

宋珊珊苦笑着,“格子,就算我跟王子凯结婚,我们可能现在也离婚了。你说我们会不会复合?”

许格亦蹙着眉头看着宋珊珊,她这话,明显是话里有话。

“你们当初不是和平分手的吗?”

“如果我告诉你,是因为王子凯发现我其实喜欢的人是别人,我们才分手的,你还会觉得我们是和平分手吗?”

许格亦脸色的笑容渐渐消失,“珊珊,你说的是真的阿?”

宋珊珊笑着,点头:“当然是真的阿。”

语闭宋珊珊想要将杯子往茶几上放,可是都没找到角落。

许格亦见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开始将这盒子往旁边搬。

宋珊珊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将杯子往电视墙底下的长柜放去。然后跟许格亦一起将礼服往旁边搬。

将盒子移位之后,两人从新坐回沙发上聊天。

“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的吗?怎么今天就回来啦。”

“想给你一个惊喜阿!”

“那你怎么知道这里的地址阿。”

“想要知道你跟景言学长的地址不难阿,只要随便问一个人就知道啦。比如那个人叫夏天。”

“夏天早上还来我这里呢,你猜她给我送什么新婚礼物。”

宋珊珊摇头。

“是一件情趣内衣,说什么怀孕了,要靠情趣内衣才能吸引到小鹿。”

许格亦说着自己咯咯的笑了起来。

宋珊珊却笑得有点僵。

“怎么啦?”

“我这次回来除了参加你的婚礼,还希望能够亲口告诉那个男人,我喜欢他。”

“谁阿,我认识吗?”许格亦十分好奇。

“认识,而且还很熟悉。”

许格亦马上开始想着自己身边认识而且还很熟悉的男人。

“你干嘛呢?”

“我在想,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谁阿。”

“过几天不就知道了。”

“王子凯知道吗?”

宋珊珊轻轻一笑:“知道。”

许格亦听到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惊讶了。她跟唐心如,还有夏天,一直以为宋珊珊跟王子凯是和平分手的。

大学谈恋爱,分手多正常的一件事,没想到,居然是宋珊珊喜欢别人,两人才分手的。

“对了,你应该还记得沈琪瑶吧!”

“沈琪瑶,记得阿,我们学校的校花。”

“她跟我一样,也在国外留学。而且…我们成了朋友。”

宋珊珊这话让许格亦太过于吃惊了。

“当年的事,她其实也很后悔,你会原谅她的吧。”

许格亦其实对于当年沈琪瑶陷害她的事,倒不生气,而是沈琪瑶虐猫的行为,让许格亦很厌恶。

小猫小狗多可爱,居然为了陷害她残忍到去虐猫。

这种行为许格亦实在没办法忍受。“对不起,珊珊,我没办法原谅一个会虐动物的人。”

宋珊珊突然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不会原谅她,不过,你放心,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跟你是一辈子的好闺蜜。”

“珊珊,那种人还是少接触。”

“我在国外的时候,她帮了我不少忙,我不能视而不见阿。”

许格亦听着,只是简单的嗯了声。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情本来因为礼服送过来,好的不得了。

然后是看到宋珊珊突然过来了,这个惊喜,更让她的心情好上加好。

现在听到宋珊珊跟沈琪瑶成了朋友,她心里莫名的开心不起来。

甚至还有一种,怎么突然对宋珊珊不了解了。

宋珊珊看着许格亦突然一副闷闷不乐的神情,咯咯笑了起来:“格子,你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啦。”

“珊珊,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对不对。”

“当然阿,我们从初中到大学,就一直形影不离。虽然我毕业之后跑出国了,但是在我的心里,还有你跟唐心,夏天的位置阿,我们四个人说好的阿,一辈子都是好闺蜜。”

宋珊珊这番话跟这抹笑,让许格亦的脸上又露出笑容。

“我还是很好奇,你喜欢的男人是谁阿,不会是江猛吧?”

“唉呀,都说了,你过几天就知道啦。”

“珊珊,你就告诉我呗,你不说的话,我今晚睡不着阿。”

“可是如果我告诉你的话,你更加睡不着了。”

能让她睡不着?许格亦一惊:“珊珊,你不会喜欢我哥吧?”

宋珊珊嘻嘻笑着:“你看你,还说夏天八卦呢,你比夏天还八卦。”

“我是比较好奇,我身边熟悉的男生,好像没几个阿。”

许格亦是认为能够跟宋珊珊有CP感的,好像还真的没有。

“你跟景言学长在一起之后,眼里还容得下其他男生吗?”

许格亦傻兮兮一笑:“说的也是,对了,你行李呢,放在酒店吗?”

“我就回来参加你的婚礼,顺便告个白,带什么行李阿。”

“那更好,酒店不用去了,住我家吧。”

“住这里,会不会打扰到你跟景言学长阿。”

“当然不会啦,我这里还有房间呢。等下,我给你收拾收拾。”

“好吧,看你这么热情邀请我的份上,我答应你,住在这里。”

宋珊珊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红包:“你也知道我还在读书,所以打工的钱也存不了多少,新婚快乐。”

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倒也不客气的接过红包。反正这个以后等宋珊珊结婚,她也是要还回去的,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

许正东跟唐心如一到北淮,唐心如就跟许格亦联系。

知道宋珊珊已经回来了,而且这时就在许格亦公寓里。

唐心如直接去许格亦的公寓。

见到宋珊珊的时候,唐心如也是激动不已,两人更是拥抱了下。

“在国外浪了一年,也不见得你胖阿,看来国外的激素不够阿。”

“是我太想你们了,想的都胖不起来了。”

“少来,珊珊是想男人想的。”许格亦在旁边插话进来。

“男人?王子凯阿。”

“哎哟,我跟他分手都已经快两年了,你们怎么还能把我跟他联想到一起阿。”

“不然呢?”

“我现在单身。”宋珊珊说的时候,朝许格亦眨了眨眼。

许格亦先是一愣,然后才明白。

宋珊珊这眨眼的是在让她替她保密的。虽然有点不习惯好朋友之间有小秘密,可许格亦还是替宋珊珊保密下来了。

“好啦,不聊男人啦。”

“不聊男人,聊什么?”

“聊我的礼服阿。”

许格亦现在最开心就是这个了。

“哇塞,单单你们婚当天的礼服就这么多阿。”

唐心如看着客厅一旁放的几个大盒子,惊叹着。

“人生难得一次耶,我家小鹿说了,要给我最难忘的婚礼。”

唐心如切了声,“格子,在单身汪面前秀恩爱,是大忌喔!”

“什么阿,我只是还没找到男朋友而已,什么单身汪,格子,没关系,你尽情的秀,我喜欢看你秀恩爱。”

许格亦嘿嘿笑着,将盒子的外层包装拆开,刚准备将盒子打开,看看里面的礼服。

陆景言回来了。

一直在一旁像透明人坐着的许正东看到陆景言回来,仿佛看到救星一样。

刚刚这三个女人的话题,他也没办法插话。

“景言,你再不回来,我身上就要结蜘蛛网了。”

陆景言轻笑,“又不是不认识,你会无聊到结蜘蛛网。”

“可是这三个人都在一惊一乍的聊一些她们喜欢的话题。”

三个?陆景言这时才注意到还有一个宋珊珊的存在。

“你好。”出于礼貌,陆景言还是打招呼。

唐心如咯咯笑了起来:“哈哈,珊珊,没事,陆景言就是这样,他能记住的女人名字,就是许格亦,许格亦。”

宋珊珊微微一笑,朝陆景言举手过去:“你好,景言学长。”

陆景言伸出友谊之手跟宋珊珊握手。“你好。”

简单的握手之后,陆景言便噙着笑容朝许格亦两步上前,双手突然捧着许格亦的小脸,直接吻了起来。

唐心如:“……”

我去,这两人秀恩爱秀上瘾了阿。

宋珊珊对于这一幕,依旧是保持着那微微一笑的笑容。

------题外话------

推荐好友宠文,【盛世婚宠之娶妻送宝】作者:简牍

假死失踪五年,回来还带了一个女儿,这样的女人怎么办?

顾少:下不了床就乖了。

宠文,绝对宠文

本文26~29号2p,活动多多,欢迎来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