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友情的醋,你也吃阿!/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客厅里。

许格亦拿着宋珊珊的手机,咬着弯曲着的食指,一副准备谋大事的样。

“我去,阳台是个多神奇的地方阿,怎么你们一个个去阳台之后,都变了样。”

唐心如摸着吃饱的肚子,好奇的问着。

宋珊珊缓了口气:“唐心,我被沈琪瑶威胁,她让我跟景言学长告白,然后让格子夹在我跟景言学长中间,最好是能够让格子为了我取消婚礼。”

唐心如难以置信的朝宋珊珊瞥眼过去:“哇靠!……难怪你这次回来神经兮兮的。”

“是我的错,我应该一开始就把事情说清楚,这样东子也不会误会我。”宋珊珊给了个苦笑。

唐心如咯咯笑了起来。“你没让格子误会,倒是让东子误会了阿,他误会你什么阿?”

“景言骗我说,珊珊喜欢我。”许正东以受害者身份发言。

唐心如听得是笑得更加大声了:“东子,我跟你一起快5年了,我还没遇到过情敌呢。再说了,珊珊要是真的喜欢你,我估计你做梦都会偷笑吧。”

许正东:“……”

就在许正东准备默默地走开的时候,许格亦开口喊他了。

“哥,有没办法入侵别人的手机偷照片?”

“这要看对方用什么手机了。”

“还真的可以阿?”许格亦双眼一大,她只是随便问问,没想到还真的可以!只知道入侵电脑,手机没听过。

“现在的智能手机就跟平板电脑一样,只要对方有用手机上网,就能入侵。”

许格亦嘻嘻笑着:“那…入侵沈琪瑶手机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不过……我办不到。”

“你办不到,你回答的这么认真干嘛?”

“我办不到,不代表别人办不到阿。”

许格亦切了声:“那你说的别人是谁。”

“我妹夫!”

“你妹……夫?谁阿。”

唐心如在一旁,为许格亦的智商捉急。

“格子,东子说的妹夫应该是那个明天要牵着你的手步入婚姻的人。”

“小鹿?他……他会阿?”

许正东瞥了一眼过去:“他那么阴险,有什么不会的。”

许格亦嘿嘿笑着,“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小鹿…”

语闭,只见她左手拿着宋珊珊的手机,右手拿着自己的手机,往阳台蹦跶过去。

唐心如蹙着眉头,再一次好奇问:“阳台可以给一个人说话的灵感吗?”

“阳台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格子唱歌跳舞。”

唐心如表示赞同,她差点忘记,大学时代,许格亦也是经常拿着手机去阳台跟陆景言通电话,情到浓时…还不忘记来段歌舞。

……

人家是三顾茅庐,她许格亦是三顾阳台!

在拨打陆景言的手机号码时,许格亦心情还是挺好的,没有任何焦急的心情。

以她经历过以往的事情来说,只要小鹿出马……事情稳妥妥的。

通话被接通的时候,那边立刻传来让许格亦觉得好听的声音。

“怎么啦,想我阿?”

“对阿,我现在就是超级想你。……替我……入侵别人的手机偷照片。”

陆景言:“……”

隔着手机,许格亦都能感受到陆景言现在的神情绝对是‘面瘫脸’。

“珊珊在国外交了个人渣男朋友,那男人还拍了他们两个人的床照。”

“然后呢?”

“然后就是被威胁了阿……你应该还记得沈琪瑶吧,就是云大的校花。”

没听到陆景言的回话,许格亦又继续说着能够让陆景言记起沈琪瑶的话。

“你忘记了阿,那个曾经为了你虐猫陷害我的那个沈琪瑶阿,后来不是退学了嘛。”

“我刚刚有点事,没仔细听。”

许格亦:“……”

“你发个消息给沈琪瑶,让她把所有照片以文件方式发过来。”

“阿?”

“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那个人渣男朋友的存档。”

许格亦似懂非懂的‘嗯’了声!果然,要论阴险,陆景言当仁不让!

“那我等下打电话给你。”

“嗯。”

就在许格亦准备说拜拜的时候,陆景言撒娇般的声音问着:“你不想我吗?”

“想阿,你看我一遇到事情,就马上想起你了。”

陆景言:“……”

许格亦笑嘻嘻的挂断电话,然后对着陆景言的电话号码:“想,当然想你了,要明天才能见到你,我能不想你嘛。”

……

宋珊珊按照许格亦说的去做,以快要到达目的为由,让沈琪瑶把所有照片以文件方式传送过来。

这时,三个女生就这么坐在电脑前,等沈琪瑶发送照片过来。

当沈琪瑶将照片发送过来的时候,许格亦马上替宋珊珊点了接收。

照片发过来的时候,许格亦切了声。

“珊珊,这算哪门子的床照阿!就两点而已……不过,珊珊,你身材好好噢。”

宋珊珊:“……”

“格子,你能不能把注意点放在重点阿!”

许格亦意味深长的‘喔~’了声,贼眉鼠眼的开始找重点。

“108张照片,没有一张是露三点的!真是,珊珊,你这样还能被威胁到阿。而且,这个人渣身材还不错阿。”

宋珊珊:“……”

唐心如:“……”

感觉到唐心如跟宋珊珊正用无语的眼神瞪着自己,许格亦立刻收起嘻笑的神情,立刻开始做正经事。

登录自己的邮箱账号,将文件档再次转发给陆景言。

宋珊珊看到陆景言三个字,立刻阻止问:“格子,你干嘛?”

“发给小鹿阿。”

“你,你要把这些照片发给景言学长?”

“对阿,他刚刚在电话里应该是这个意思。”

宋珊珊蹙着眉头,“还是不要了吧。”

“为什么阿,不发过去,小鹿怎么帮你拿回照片阿。”

宋珊珊词穷,抿着唇不发一语。

“格子,我也觉得不要发给陆景言,你让珊珊以后怎么跟陆景言见面阿。而且,珊珊明天还要当你的伴娘呢。”

唐心如这么一说,许格亦也犹豫了。

叩叩叩……

“我去开门。”

房门打开的时候,唐心如很是惊讶:“陆景言,你怎么来了。”

“我把格子明天出嫁的秀禾服送过来,顺便帮找点乐趣。”

陆景言说着走了进来,许格亦见状,也立刻将电脑椅的位置让给陆景言。

她这迟钝的家伙,才刚将屁股抬起来,还没完全站起来。

陆景言就已经走到她背后,双臂一伸,一手抵在桌面,一手控制着鼠标。

“不用起来,很快就完了。”

沈琪瑶传送文件的方式是用邮箱传的,只见陆景言在主机上插了个U盘,然后在键盘上papa的打着…

没一会,陆景言直接打开刚刚接受沈琪瑶传送过来的文件。

屏幕显示是:此文件已失效。

许格亦很是吃惊,她拿过鼠标点击着。欸,刚刚看到的108张照片,还真的没有了。

“我去,那……那沈琪瑶那边也没存档了吧。”

“嗯。”

唐心如跟宋珊珊听到这话,也立刻往电脑屏幕看了过去,尤其是宋珊珊,从刚刚陆景言来的时候,她的视线就飘向其他地方了。

“这么快就解决啦?就这样按几下,就完事啦?”

许格亦说的时候,还有模有样的学着陆景言刚刚在键盘上操作的动作。

“要不然,我替你回档?”

“当然不要了,虽然我还没怎么细看,但是这种照片还是永远消失的好……对了,那那个人渣那边呢?”

“如果他只是存在电脑里面的一个档案,绝对会没有。”

“谢谢你,景言学长。”

“不客气,明天我跟格子结婚,我也希望她能够把心思全部放在我身上。”

许格亦:“……”

友情的醋,也吃阿!

这时,宋珊珊的手机响了,是沈琪瑶打来的。

“沈琪瑶打的!我接吗?”

“给我。”

接过宋珊珊的手机,陆景言滑动了下,接听。

“宋珊珊你这个贱人,你是不是安装了什么病毒软件!”

“我就是那个病毒软件。”

“景,景言?”

“你的男朋友应该也很想知道,你曾经做过什么事。”

陆景言说着切断通话,将手机还给宋珊珊的时候,他说:“她的电话,可以先不用删,如果你想把她曾经对你做过的事,还回去,随时都可以。”

宋珊珊不解的接过手机。

倒是还在玩电脑的许格亦突然惊呼的叫了起来:“哇靠,这个沈琪瑶还有这爱好阿,珊珊……她跟你那个人渣男朋友还有一腿呢,尺度比你大多了。”

许格亦这话直接将唐心如跟宋珊珊吸引了过去。

“看到没,这才叫床照!不过……还是要给差评,这个人渣有腹肌,居然没翘臀。”

陆景言:“……”

……

同一时间。

客厅里,一身休闲的鹿浅坐在沙发上。

许国栋跟何金枝对于这个跟自己未来女婿一起过来的小白脸,很是好奇。

鹿浅被这二老这么盯着看,有点不自在。

虽然他经常会被人盯着看,但那都是他在用心工作的时候。像今天这种情况,他还真有点不习惯。

刚刚陆景言带他来的时候,稍微介绍了下,这二老是许格亦的父母,所以鹿浅并没有任何不悦,而是露出笑容。

许国栋跟何金枝就一直这么看着,不言不语的看着鹿浅的俊颜。

他的俊颜透着痞痞的坏,似乎随便一个表情就撩拨少女心。

虽然自己女儿现在已经称不上是少女,可是她的心智比少女还要少女。俗称幼稚。

看到这种阳关型白白嫩嫩的男生,肯定喜欢得不得了。

“小白,你跟小鹿是什么关系?”

“小白?”

“你这么白,喊你小白比较亲切。”

鹿浅:“……”

“对对,喊小白比较亲切。”

“叔叔阿姨,我跟陆律师没有什么关系,算是朋友吧,倒是我跟格子……”

“你跟格子怎么啦。”

“你们有什么关系?”

看到二老这么紧张的模样,鹿浅微微一笑:“我是明天给格子化妆的化妆师,我叫鹿浅。”

“化妆师?化妆师也有男的吗?”

许国栋这句质疑的话,让鹿浅有点无奈。

“现在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中性打扮,你就别问的这么清楚了。”

鹿浅:“……”

有其母必有其女,他总算是见识到这句俗话了!

这时,许格亦他们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许格亦一看到鹿浅,激动的快步走了过去:“鹿浅,你来了阿。”

“对阿,明天一早要给你化妆,我当然得早一点来了。”

陆景言看了看时间,他得回公寓去了。明天是他的婚礼,现在公寓里还有不少亲戚朋友在。

他走了过去,对许格亦附耳轻声:“我先回去了,你今晚早点休息,有什么事你打电话给我,明天,是我们的婚礼。”

许格亦甜甜笑着,“嗯,你也要早点休息。”

陆景言在许格亦额头轻轻一碰。

“秀禾服,明天鹿浅会帮你穿。”

语闭,陆景言就跟许国栋夫妇说:“爸妈,我回去招呼客人,你们今晚早点休息。”

许国栋跟何金枝异口同声:“嗯,去吧。”

直到陆景言离开,许格亦那抹甜甜的笑还是一直挂在脸上。

“你的小鹿虽然走了,可是你的小白还在。”

“小…白?”

在许格亦质疑的眼神,鹿浅指着自己,没错我是小白!

“你什么时候有这个名字阿。”

“刚刚叔叔阿姨给我取的。”

许格亦咯咯笑了起来:“我老爸老妈肯定是觉得你像个白痴,所以叫你小白。”

鹿浅:“……”

他是不是得远离这一家人。不然的话,恐怕他脆弱的心灵撑不到明天给许格亦化妆。

*

宋珊珊的心结解决之后,完全变了个样。

变回之前许格亦所认识的那样,没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

许格亦也是,她总算可以不带任何烦乱的心情在自己婚礼上强颜欢笑。

这天晚上,无论是陆景言的公寓还是许正东的洋房,都热闹非凡。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阿。

这会儿,许格亦在房间里给唐心如,宋珊珊试伴娘礼服。

“让你们当我伴娘的梦想,现在总算实现了,可惜夏天现在带着球了,不然我觉得更完美。”

“连静学姐跟沈蜜都是你的伴娘,你还觉得不完美阿。”

许格亦嘻嘻笑着,沈蜜跟静学姐当她伴娘,她当然开心,怎么会觉得不完美,只是如果夏天也是的话,她会觉得更完美。

“格子,如果我真的跟景言学长告白了,你会怎样。”

“对阿,我也想知道重情重义的许格亦是选择爱情还是友情阿。”

唐心如想知道答案的好奇心比宋珊珊还要强。

许格亦被问倒了,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了,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说实话,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我家小鹿肯定会知道该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陆景言会为了成全你跟珊珊,然后一声不吭在你的世界里消失。”

“他那么爱我,怎么会那么狠心在我世界里消失。”

“看来重情重义不太适合用在你身上,你还是比较适合有异性没人性。”

许格亦:“……”

“好啦,我不为难你了。明天呢,你就好好当个美美的新娘。”

“对,等我大婚结束,我们再好好对沈琪瑶以牙还牙,有仇报仇!”

唐心如跟宋珊珊咯咯的笑了起来。

叩叩叩!

敲门声之后,便是许正东的声音了:“格子,静琳跟沈蜜来了。”

“她们来的刚刚好,我们可以商量一下,明天怎么堵门,怎么整陆景言。”

“你们要整的话,我制定一个人给你们整。”

“谁阿,明天的伴郎团,有一个你们的生面孔,叫陆文豪,这个人,你们一定要整到他怀疑人生。对了,珊珊,王子凯明天也是伴郎。”

“我跟他虽然已经分手,不过我们还是朋友。”

许格亦抿唇一笑,她过去一年里也没怎么跟王子凯联系,所以对于王子凯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