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他与她的婚礼(一)/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晨5点,许格亦敷着面膜,哼着小曲在房间里做伸展运动。

听我说,手牵手,我们一起走,把你一生交给我,昨天不要回头,明天要到白首,今天你要嫁给我……今天你要嫁给我。

唱着唱着,许格亦粗犷的哈哈大笑起来。“小鹿,你今天总算要嫁给我了,吼吼吼……”

看着这间被布置成她出嫁的婚房,许格亦觉得幸福不要不要。

“格子!……格子!”

听到敲门声跟鹿浅的声音,许格亦收回了伸展的姿势,开门。

鹿浅看到许格亦敷着面膜,用嫌弃的语气看着她:“临时抱佛脚是没什么用的。”

“我没有临时抱佛教,我只是在我这天生丽质的皮肤上,多此一举的敷了张面膜而已。”

鹿浅给了张假笑,是阿!天生丽质的逗逼!

鹿浅看了眼房间,拉着张椅子在衣柜旁的大镜子前。“去洗个脸,我们开始化妆。”

许格亦将脸上面膜拿了下来,浅浅一笑:“ok!”

趁许格亦洗脸的时候,鹿浅也把秀禾服拿了出来,放在床上。

许格亦出来看到床上的秀禾服,激动不已。

而这时,婚礼跟拍的摄影师跟摄像师也敲门进来了,刚好扑捉到许格亦那抹激动不已的笑容。

许格亦被这两人吓到,尤其是她现在还穿着睡衣呢。

“许小姐你好,我们是负责你跟陆先生婚礼的照片跟摄影。”

许格亦傻呵呵笑着点头,心想,希望你们能把我美好的一面拍下来。

……

鹿浅帮许格亦穿完秀禾服之后,许格亦看着镜子里第一感觉就是……

是……

没错就是,高冷的点点点点……

如果非要找到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好大一个红灯笼!

许格亦蹙着眉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白,你说我穿这样,会不会吓到小鹿?”

鹿浅双手环宇胸前看着,“会不会吓到陆律师,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已经吓到我了。”

许格亦:“……”

怎么办!她自己都觉得她这身板就是秀禾服的克星,完全穿不出古装戏里的那种大气感觉。

“我开玩笑的,陆律师给你选的秀禾服很适合你,坐下来了啦,我给你弄发型。”

许格亦瘪着嘴重新坐了下来。

鹿浅虽然一直在国外生活,但是对于西方的一些中式婚礼,他平时也有研究,所以对于这中式出嫁的造型,他要是摆弄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许格亦自己的长发一点一点被鹿浅盘了起来。

“好了。怎样,现在不觉得自己丑了吧。”

鹿浅给许格亦盘的发型是拧旋式梳编法,将长发似拧麻花般的盘曲扭转,盘结在头顶上。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种,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

她瞬间还是觉得那件白色拖尾婚纱才是她的菜。

鹿浅见许格亦不说话,便拿出自己手机,从他的角度拍了张照片,递给许格亦看:“看吧,美不美。”

“这是我?”

“不然呢,你身上的秀禾服是陆律师为你定做的,独一无二。”

“哇塞,这照片效果好好阿。”许格亦挺直腰板,微笑着。瞬间自信心爆棚。

见到许格亦终于笑了,鹿浅这才放心。

其实许格亦穿秀禾服的效果不差,只是她看到自己穿起来的效果没有期待中那么有感觉,突然有一种自知之明,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以鹿浅个人的眼光来看,还是不错的。

……

许格亦化完妆,穿好秀禾服,她的活动范围就被唐心如她们四个限制在床上。

说虾米她现在只能坐在床上,等陆景言来。

许格亦此时虽然静静的坐在床上,可心里莫名的开始紧张。

这时,也是盛装打扮的许国栋跟何金枝便来婚房看许格亦。

二老脸上乐呵乐呵的。

“老爸老妈…我漂亮吗?”

还没来得及回答许格亦的问题,二老就被许正东喊了出去。

“老爸老妈,景言来了,我们出去吧。”

听到陆景言来了,许格亦紧张的坐着的腿都抖了起来。

“你在抖腿?”

“我紧张阿我!我不抖腿我会整个人发抖。”

“可是,你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整个人在发抖。”

许格亦:“……”

……

许静琳将门开了一小缝,由于安全锁还扣着,门外的陆景言只能靠着5公分长的安全链跟她们沟通。

“陆学霸阿,来干嘛呢。”

陆景言一脸幸福样:“娶老婆。”

许静琳手伸到安全链处:“来,让我看下你的诚意。”

陆景言直接递了个红包上去。

许静琳打开一看,是一张红色的毛爷爷:“就一张毛爷爷想娶老婆阿,难哦!”

于是,陆景言又噙着笑递了个红包上去。

“我们呢?”唐心如也在后面探了探脑袋。

“你们四个是不是都在呢?”

“对阿,对阿,我们四个都在呢,所以诚意不够的话,我们可是不开门的喔。”

坐在沙发上的许国栋跟何金枝听着都有股想要将房门打开的冲动。

闹归闹,可不要把这么好的女婿给闹走了呀。

“还是我们那个时候结婚简单,直接租辆车当婚车,把你娶回去就完事了。”

何金枝瞥了一眼许国栋之后,站了起来跟旁边的许正东说:“东子,你去偷偷把门打开吧,这一个门都磨这么久,那你妹妹还能嫁得出去嘛!”

“老妈,你放心,娶我妹妹的人是陆景言,不会让格子嫁不出去的,你跟老爸就坐着等他们来敬茶。”

这何金枝刚坐下来,就听到一阵嬉闹,以酒红色古装服出现在客厅里,后面还跟着四个也是穿着古装的伴郎。

陆景言拿着捧花,跟许国栋何金枝笑了笑之后,便和四名伴郎一起‘杀’进许格亦待嫁的房间。

四个伴娘都在客厅了,那接下来这一扇门,就比较简单了。

可是,当陆景言按着门把准备进去的时候,发现门是锁的。

他敲了敲房门:“老婆……我来了。”

“你老婆现在我手上,如果要我放人,那就要看看你老婆在你心目中值多少了。”

许格亦一惊,本来就够大够圆的双眼这下瞪得更大了。

“鹿浅,你干嘛呢!”

鹿浅靠在门板上,云淡风轻的说:“在为难你老公阿。”

许格亦:“……”

“怎样…你老婆值多少阿。”

“鹿浅,你开门,把我也关进去吧。我老婆就是我,我就是我老婆。”

鹿浅切了声,这平时一副高冷的陆律师,要是肉麻起来,真的是让人鸡皮疙瘩。

鹿浅才将反锁键打开,房门就被推开。一波人涌了进来,顿时把鹿浅给挤到一边去了。

许格亦一看到陆景言,哇,哇,哇……好帅!

他还是那个当年让自己一见钟情的男神阿。

陆景言噙着笑看着许格亦,对于穿着秀禾服的许格亦,他一脸的笑意。

本来他对许格亦穿秀禾服也没多大的期待,不过,至少许格亦还有可爱的存在。

许格亦看到陆景言笑得这么开心,心里喜滋滋的。

心想:是不是又一次被我给迷住啦!

陆景言单膝跪了下来,将捧花高高举起。

他缓了缓:“许格亦……你愿意跟我走吗?”

许格亦想都不想就将捧花拿过来:“愿意,愿意!”

伴娘团:“……”

虾米情况?

凌晨起来,眼睛还没怎么睁开就准备的wasabi水果餐,还有超辣三明治等等食物,都还没用上,怎么就到新郎准备接走新娘了呢!

许静琳直接阻止:“等等,新娘今天智商没上线,所以她的话不算话,想要带走新娘,那得通过我们的考验才能带走她。”

许格亦:“……”

陆景言也明白她们的意思,他朝许格亦笑了笑:“好!”

拿着捧花的许格亦实在是被陆景言的笑容给迷得七荤八素了。

虽然小鹿的笑,她常常看到,可是今天特别特别的帅。

就在许格亦一脸花痴样的时候,许静琳将今天凌晨准备的特别食物端了过来。

四个伴郎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有‘炸’!

“把这些食物吃了,我们就让你带走新娘。”

江猛,王子凯,齐晨三人对了对眼,立刻齐心的后退了一步。

陆文豪:“……”

见陆文豪还不动手,唐心如便开始瞎起哄了:“既然都站出来了,那就吃吧。而且我佩服你的勇气阿。”

唐心如这话让陆文豪瞬间觉得自己强大的存在了。

于是,他就开始啃了……

一直不怎么开口的宋珊珊跟沈蜜这时也慢慢进入状态了,两人微微一笑往各自往江猛跟王子凯看去。

江猛被沈蜜这么一看,浑身不自在。

王子凯倒还好,虽然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可被宋珊珊这么看着,他倒也自在。

“你们是不是也得做点事阿。”沈蜜现在渐渐走出对江猛的迷恋,可既然能够整他,她也得把握下机会。

“对阿,你们傻傻的站在这,陆景言是带不走许格亦的。”一旁的唐心如绝对懂他们的‘私人恩怨’,瞬间补了一刀。

江猛跟王子凯也‘英勇’的站了出阿来。“不知道我们两个需要做点什么呢?”

“俯卧撑!”

江猛跟王子凯两人一听,马上趴在地上开始做俯卧撑。

“等下,谁说让你们单独做阿,我要王子凯躺着,你在上面做俯卧撑。”

江猛:“……”

王子凯:“……”

“快点喔,不然耽误了时间,我们可不负责。”

沈蜜看着陆文豪都快将盘子里的食物吃完了,而且今天婚礼,在每个环节都有预计时间的。

所以要整人,就得抓紧时间。

王子凯躺直身体对江猛说:“来吧!做完,景言就可以接走格子了。”

江猛也是第一次当伴郎,还以为,伴郎只负责场面的帅气,没想到还要做这种事。

江猛呼了口气之后,便开始在王子凯身上坐俯卧撑。

见伴郎一个个都被整,齐晨偷偷松了口气,还好…伴娘团里面没有他的前任。

“陆景言什么时候找到婚鞋,你们就什么时候停,要是江猛累了,那换王子凯来。”

对对,还有婚鞋呢!

于是,在他们‘做任务’的时候。

陆景言跟齐晨便开始在房间里找许格亦的婚鞋。

期间许格亦都好几次想要暗示陆景言,在鹿浅身上!在鹿浅身上。

可陆景言似乎就是很没默契的一直没有跟许格亦对上眼。

而是在房间里这边翻,那边翻的。

许格亦都开始着急了,她着急的不是因为王子凯跟江猛,而是这时间在悄无声息的流逝阿!

陆景言见江猛跟王子凯也做的差不多了,应该够让现场有气氛了。他便朝一直站在许格亦旁边,像个守护神一样的鹿浅走过去。

鹿浅今天的穿着也挺喜庆的,跟陆景言身上的颜色撞色,也是酒红色的。

“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我动手?”

“陆律师,我身上就一条牛仔裤跟T桖,你不会以为格子的婚鞋藏在我身上吧。”鹿浅说着,还很大方的张开双手。

陆景言轻轻一笑,“那麻烦你转个身!”

鹿浅:“……”

难道是因为他一直这么站着才引起怀疑的?

拿到婚鞋之后,江猛跟王子凯简直要谢天谢地了。他们两个人都已经快虚脱了,此时这累得无力的躺在地板上。

将婚鞋给许格亦穿上后,陆景言捧着许格亦的小脸,狠狠的吮吸一口。

现场的人马上欢呼了起来,鹿浅也是挂着笑,还好他所用的化妆品是XX品牌新推出的唇蜜口红,不然以陆景言这么用力吻,绝对会尴尬的掉色!

闹完之后,陆景言便牵着许格亦的手走出房间。

客厅里的许国栋跟何金枝也已经做好准备了,其实两人这样坐着也挺久的。

许格亦将捧花先让许静琳拿着,自己则是跟陆景言跪在父母面前。

许正东用托盘端着两个写有‘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这八个字的茶杯,让他们两个敬茶。

“爸,喝茶……”

许国栋一脸笑容的接过陆景言端过来的茶杯,意思意思抿了一口后,就拿出一条粗链子给陆景言戴上。

“妈,喝茶!”

“欸……”何金枝也是一脸的笑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再接着,也从一个红色首饰盒里拿出一条粗手链戴在陆景言手上。

然后轮到许格亦了。

“老爸,喝茶。”许格亦笑嘻嘻的将茶杯奉上。

许国栋接过茶杯:“嫁人了,以后就是大人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任性胡闹,知道吗?”

许格亦:“……”

为虾米,小鹿敬茶的时候,怎么一个字都没,轮到她就开始‘训’她啦。

许国栋抿了一口之后,也是给许格亦戴上龙凤项链。

哇唔…这龙凤项链好配她的秀禾服阿。

当许格亦给何金枝敬茶的时候,也满怀期待,何金枝给她一对龙凤镯。

果然,何金枝拿出一对精致的龙凤镯给她戴上。

……

出嫁的仪式完成之后,便是接新娘回家了。

许格亦一脸掩盖不住的幸福坐在婚车上。就在伴郎伴娘都坐上车队之后,婚车队准备开始出发的时候。

许国栋跟何金枝突然红了眼眶……

许格亦滑下车窗朝二老看了过去,刹那间也红了眼眶。

“老爸,老妈……我嫁啦,我嫁人啦。”

许国栋跟何金枝听到这话,眼泪立刻滑了下来朝许格亦走过去。

“小鹿,我把我家格子交给你了。你们一定要幸福。”

“照顾格子,照顾你们的宝宝……”

何金枝说着,那抹突然舍不得女儿出嫁的泪再次滑了出来。

“爸妈,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格子跟宝宝的。”

许国栋跟何金枝都抹了抹眼泪,点头。

这时,鞭炮声啪啦啪啦的响起……婚车队也开始缓缓行驶着。

许格亦红着眼眶跟自己父母挥挥手。

车子渐渐远行,许国栋跟何金枝也渐渐收起眼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