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他与她的婚礼(二)/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内,陆景言替许格亦抹掉眼泪。

“家里还有很多亲戚想要看漂亮的新娘呢。”

许格亦吸了吸鼻子,她这个人最大的有点那就是泪点低,只要一有感动的事情,她就会哭。

何况是自己的父母呢。

之前,许格亦有问过自己的老妈,如果她嫁人,你会不会哭。

结果何金枝很犀利的回:‘嫁得那么好,我为什么要哭?’

可刚刚……哭的最厉害的就是何金枝了。

毕竟是养了20年的女儿出嫁,在铁石心肠的父母也会不由自主的落泪。

快到了公寓的时候,又听到啪啦啪啦的鞭炮声……

车子停稳之后,陆景言便下车了。

许格亦见状,也准备打开车门。副驾驶上的摄影师立刻阻止了:“新娘子别这么心急,要等新郎开车门,抱你下去呢。”

许格亦嘻嘻的给了个傻笑,她一时太着急了,给忘记了。

北淮的习俗是新娘子的脚不能落地的,要新郎从车上抱到婚房哒。

于是,许格亦就等着陆景言开车门了。余光瞄到副驾驶的摄影师正在拍她,许格亦立刻比了个ye的手势出来。

呃!其实摄影师大哥是想捕抓新娘子焦急等待的美,她这么一ye,让摄影师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将这个逗逼画面拍了下来。

陆景言打开车门的那瞬间,许格亦笑得无比灿烂,她往外面挪了挪,好让陆景言能够轻松的将她抱进怀里。

这陆景言才刚一弯腰,许格亦就迫不及待的用双臂圈着他的颈项。

陆景言微微笑着,将许格亦从车内抱了出来。

现场也开始朝两人身上喷彩带。

许格亦吓得整个人头埋在陆景言怀里,一脸的笑。

……

公寓里,陆邵海跟简欣也是一身的正装坐在沙发上等着喝媳妇茶呢。

陆景言跟许格亦跪在两人面前。

当陆景言敬完茶之后,轮到许格亦了。

许格亦从托盘里端起茶杯递到陆邵海面前期间,双手不停的发抖,抖到陆邵海都担心,这茶杯等下能安全到他手上吗。

“爸,喝……喝茶。”

陆邵海赶紧将茶杯接了过来,抿了一口。

一旁的简欣看到,在陆邵海耳旁低语:“你等媳妇茶也等这么着急阿。”

还好陆邵海只是抿了一口,不然估计会毫无形象的将茶水喷出来。

陆邵海将茶杯放回托盘的时候,从西装口袋里拿出红包递给许格亦。

“谢谢,爸。”

接过红包之后,许格亦又端起另一个茶杯朝简欣递过去:“妈,喝茶。”

“格子,这杯茶,我总算等到了。妈要谢谢你,出现在景言的世界里。你们两个一定相亲相爱下去,妈祝福你们。”

“谢谢……妈。”许格亦听着心里爽到不行,这种祝福来一打。

简欣也是小小抿了一口后,给许格亦一个大红包。

礼成之后,陆景言扶着许格亦站了起来。“累吗?”

许格亦嘻嘻笑着,“嫁给你,再累我都觉得幸福的。”

陆景言忍着想要捏许格亦小脸的冲动,他在许格亦鼻尖蹭了蹭。

“娶到你,我也觉得很幸福。”

陆景言其实昨晚也一晚没睡,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状态。

两人暧昧亲昵的一幕,让跟拍的摄影师一直猛按快门。

“格子姐姐,你今天穿得好漂亮噢。”诺诺拉了拉许格亦身上秀禾服,奶声奶气的说着。

许格亦听到诺诺这话,脸上的笑纹更加深了。要用现在的一句话来说,笑得只剩下双眼皮了。

因为小孩子说的都是最真诚的大实话阿。

“格子姐姐,你还是不要笑比较好,因为你一笑,我都看不到你的眼睛了。而且,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不能没有喔。”

许格亦:“……”

“诺诺,因为格子姐姐嫁给景言哥哥太开心了,所以笑到眼睛就成一条缝了。”

诺诺眨了眨圆圆的双眼,“格子姐姐,你的意思是,你宁愿没有心灵的窗户,也不要让景言哥哥看到你的眼睛吗?”

许格亦看着诺诺一脸天真的样,猛地想起某部网剧:小心,熊孩子出没!

如果不是因为诺诺是自己人,许格亦心里的小人绝对会大吼:‘来人呐,把这个熊孩子抓走。’

不过,许格亦很庆幸,现在有够闹的,除了陆景言在旁边有听到诺诺的话,其他人都只以为诺诺喜欢新娘子呢…

……

出嫁跟迎娶的仪式结束之后,陆景言跟许格亦坐婚车到喜来登酒店的时候也已经近3点的时间了。

两人婚礼仪式时间是定在5点,而喜酒时间是5点35分。

这会,许格亦穿着传统的秀禾服坐在酒店送的休息套房里的沙发上,很豪迈的休息着。

嘴型一会成圈,一会成阿…

“我今天见人就笑,我这两边脸颊好酸喔。”

许格亦说着还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陆景言上前替许格亦揉了揉脸颊。“一天没吃东西了,吃点东西吧,一会还要走仪式。”

“可是我的脸颊已经酸到都咬不动东西了……你喂我吧。”

套房里的吃瓜群众:“……”

“格子,你快点吃,我们一会开始换婚纱。”鹿浅看了看时间,对许格亦说着。

许格亦瞥了一眼过去,真是个小白,看不出来我在调情吗!

……

这时,已经从原先的中式伴娘礼服换成了粉色小礼服。

而四人也将许格亦的主婚纱从衣橱里拿出来,准备美美的铺在这红色大床上。

“好漂亮的婚纱阿。”

“当然漂亮啦,我唐心爱纱婚纱店出品的。你们三个以后结婚,可以到我店里来挑选。”

宋珊珊叹了口气:“要结婚,也得有男朋友阿。”

“就是!我跟珊珊还是单身,倒是静琳…应该快了吧。”

许静琳耸肩抿唇笑着,可能吧。

“不过,我真的很羡慕格子,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在该结婚的时候结婚。还有景言学长这么疼她。”

“我也羡慕。”沈蜜不由自主的接了这么一句话。

唐心如跟许静琳两人眼神对望了下。

沈蜜说这话的时候,绝对是因为江猛。

宋珊珊呢……许静琳不解,唐心如则是理解成,应该是她在经历了人生诸多不如意的事之后,才会觉得眼前的幸福都值得羡慕。

许格亦其实不怎么饿,中午给公公婆婆敬完茶之后,她在房间里倒是偷偷吃了点东西。

不过,现在既然酒店准备了点吃的,她为了不让陆景言担心,也只好吃一些。

简单的吃了一些之后,许格亦便去套房里换婚纱。

虽然房间里,鹿浅也在。但许格亦没有避讳,在拍婚纱照的时候,也是鹿浅替她换婚纱的。

现在只不过在旁边站着而已。

唐心如替许格亦穿好婚纱后,宋珊珊又是一声惊叹:“好漂亮的婚纱。”

“拜托,是我这个新娘子把婚纱衬托的漂亮,好不好。”

“是啦,是啦。你是最漂亮的新娘子。”

趁许格亦换婚纱换造型的时候,陆景言跟伴郎们也在套房客厅里的洗手间一个接着一个去洗手间里将衣服换成西装。

许格亦一换上婚纱,整个人自我感觉马上变得良好了。

有种觉得自己真的是最美的新娘子了。

“果然现代人还是适合穿现代装。”

鹿浅无奈的切了声。

“可是陆律师说,凤冠霞帔是你梦想阿。”

“呃…有时候梦想这个东西,是为了证明现实有多残忍。”

鹿浅:“……”

你这话要是被那些人现在还怀抱梦想的人听到,绝对会用口水淹死许格亦!

许格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左看右看…

“我的天呐,好美阿。”

鹿浅虽然心里在嫌弃,可是脸上却是挂着笑自我催眠,她这是在夸他化妆技术好,没有别的意思。

绝对不是在夸自己!

“不去婚纱场走秀太可惜了。”

好吧,鹿浅承认,这个家伙真的是不要脸到极点了!

“格子,我很好奇,你的智商已经低到三岁小孩都能秒杀你,你嫁给陆律师,你就不怕祸害到下一代吗?”

许格亦把胸一挺,自信心爆棚回:“我颜值高阿,不然他也不会看上我,将来我们的孩子,不是小正太就是萌妹子!”

鹿浅听着只觉得他的鸡皮疙瘩已经掉一地了。

“陆律师不是被你的颜值征服,而是你这可以防子弹的脸皮给征服了。当初肯定是你追陆律师的吧!”

“谁说的!……我告诉你,当初小鹿为了对我一见钟情,把我拉进男生厕所,还想吻我,你说他是不是被我的颜值征服了。”

鹿浅:“……”

他默默的朝许格亦竖起大拇指,你厉害!厚着脸皮胡说八道,你最厉害!

这时,刚进房间的陆景言刚好听到这话,挂着僵笑,这脑袋果然没让他失望,还是这么让人抓狂。

不过,当初的确是他将许格亦拉进男生厕所的,虽然是为了帮她,可他也的确是在那个时候看上她的。

陆景言噙着笑走了过去:“我老婆真漂亮。”

“当然,我这个妆容可是国际化妆师鹿浅化的耶。”

原本还在心塞的鹿浅听到这话,瞬间通顺了。

“已经快5点了,我们的婚礼仪式也要开始了。我跟江猛他们先去大厅准备,一会唐心她们会陪着你一起去大厅。”

许格亦莫名又开始紧张起来了。

早上出嫁跟迎娶见到的人,几乎都是之前有见过面的,等下就好像要走秀一样,在亲朋好友面前溜一圈了。

不对,应该是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幸福的嫁给小鹿。

“别紧张,就跟彩排的时候一样。”

握着许格亦双手的陆景言感觉到她紧张到都抖起来了。

“我,我不是紧张……”

紧张到身体都抖起来了,还不是紧张?

“我是超紧张!”

陆景言听着噗嗤笑了出来,“我看得出来,看得出来。”

许格亦深吸一口气。

“小鹿,今天来参加我们婚礼的人多不多阿。”

“还好。”

许格亦微微一笑继续问:“你说的还好,有没一个数字可以形容下。”

“大概有500人吧。”

许格亦瞬间石化,500人…现在还没开始,她都已经紧张到不行了,等下在500人面前举行婚礼仪式,她恐怕会腿软吧!

“你再这么紧张下去,我们的婚礼得延迟喔!”

听到延迟两个字,许格亦猛地瞬间解化!好不容易等来婚礼,怎么能延迟呢。

“我不紧张了,你先去大厅,我一会就到。”

陆景言在许格亦的双唇上轻轻一吻:“嫁给我,你只要幸福就行,其他的事,有我。”

这话猛地戳中许格亦的泪点,她呼了口气,“先说好,我今天可是要负责貌美如花的,等下仪式的时候,你不准说那种让我哭的话。”

“我怎么舍得让你哭呢。”

“这还差不多。”

陆景言勾唇笑着离开。

*

建业厅里,已经被婚庆的工作人员布置成一个唯美温馨的婚礼现场。

由鲜花在红地毯上铺成两排花路,婚礼的舞台背景也是由鲜花布置而成,两人名字的logo也是由鲜花摆放成L&G。

舞台上的LED屏幕,此时也播放着陆景言之前将他跟许格亦的婚纱照制作而成的视频,以及他们大学时代在校园里拍的各种搞怪照片。

现场的宾客也已经来的差不多了,他们所坐的椅杯上也都用粉色纱布绑成蝴蝶结。

陆景言拿着流水状的捧花站在舞台中央,等着他的新娘。

此时,司仪也开始风趣的主持着,宾客们也都把注意力放在陆景言身上。

其实现场来参加陆景言婚礼的宾客,一大部分都是陆邵海跟简欣的朋友。还有一部分便是陆家跟简家的亲戚。

只有少部分宾客是陆景言跟许格亦的所认识的人。

陆景言也是在跟许格亦谈恋爱之后,才有更多能够交心的朋友。

不过,今天这个婚礼,是他给许格亦的婚礼。

不管排场还是什么,他都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

建业厅外,许格亦挽着许国栋的手,一直在深呼吸调整紧张的情绪。

呃……许格亦蹙着眉头看着自己发抖的手,好像不太对劲阿。

当她顺着发抖的根源看去,才发现许国栋已经发抖到连嘴唇都发抖了。

许格亦哈哈笑了起来:“老爸,又不是你嫁人,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今天来的人不少阿,我当然紧张了。”

“向我学习,你看我都不紧张,多自然。”

许国栋瞥了一眼许格亦:“对,向你学习,你自然到都发抖了。”

许格亦:“……”

许静琳跟宋珊珊两人也将许格亦的婚纱拖尾摆得美美的,而后两人便跟许格亦说了一声之后,走进建业厅。

当婚庆公司的工作人员提醒许氏父女准备进场的时候。

这一对紧张父女才刚缓和下来的紧张感,又慢慢燃起了。

随着建业厅的大门被拉开,这对许氏紧张的父女不约而同的显示一惊,然后才慢慢迈开脚步往礼堂里面走去。

现场放着marryyou的音乐,刚一进去…许格亦听得瞬间进入状态。

这首歌,刚好也是她常听的英文歌之一,因为她每次都在用这首歌‘逼婚’。

时不时哼唱给陆景言听,尽管五音不全,她还是常常哼唱。

因为她喜欢这首歌。

当现场宾客看到许格亦穿着洁白婚纱进场的时候,都不由得惊叹起来。

虽然这个新娘子不能说超级漂亮,但至少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再加上许格亦妆容,更让她增添了不少的姿色。

陆景言噙着笑,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许格亦。

这时,司仪也在一旁说着旁白,陆景言没怎么听进去,唯一听到的话,便是让他迈开脚步,向幸福走去,去牵自己的新娘。

陆景言拿着捧花朝许国栋跟许格亦走了过去。

许国栋看到陆景言站在自己面前,二话不说,就牵着许格亦的手,然后拉着陆景言的手,让两人握着。

司仪见状也很风趣的说:“看来新娘的爸爸是急着把女儿嫁出去阿。”

哈哈哈,现场听得是一阵笑声。

许国栋也咯咯笑着从红地毯离开,还好他只有一个女儿,不然再来一个女儿出嫁,他还是会出乌龙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