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不负时光,不负你/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景言将捧花直接递给许格亦,许格亦也毫不犹豫的接过捧花。

舞台上的司仪又继续风趣的说:“看来新郎新娘也很着急阿。”

陆景言跟许格亦两人面对面傻笑了番。

本来彩排的时候,是陆景言跪下来将捧花高高举起的,然后新娘子愿意,才接过捧花,一起走红毯。

现在这些都省了。

许格亦挽着陆景言的手臂,微微扭着头看着陆景言往舞台走去。

这时,伴郎团跟伴娘团都开始将花篮中的花瓣往两人身上抛…

许格亦跟陆景言一起站在这舞台上,她的紧张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看着陆景言,就感觉到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而且……这种幸福光环已经将她层层包围了。

她跟陆景言一样,旁边司仪的话,她已经听不进去了。因为她现在看到的只有陆景言,听到的也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紧张感缓和过来了,可她的心跳是越跳越猛。

当伴郎跟伴娘将两人的婚戒拿到舞台上的时候,在司仪的旁白下,陆景言拿着婚戒看着许格亦。

“经历了那么多事,我们两个能携手走到现在,我很开心。……很多人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的爱根本不会有结果,……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我们两个第一眼见到对方的时候,就已经认定彼此是自己一生的挚爱。”

陆景言说到这的时候,他哽咽了下继续说:“从现在开始,不管多强大的流言蜚语,多强悍的考验,我都不会放弃你,……因为我只知道我爱你,至死不渝。”

陆景言深情款款的说着这番话,直接让许格亦红了眼眶,模糊了视线。

她泪点低,只要电视剧里稍微一有令人感动哭戏,她也会被带入情绪。

现在,陆景言居然‘不守信用’!说好不让她哭的,现在却让她哭得泪如雨下。

现场也不少宾客跟着抹泪,尤其是从大学时代就跟两人一起经历了他们爱情考验的人,也是不受控制的落着泪。

平时黑面神的陆邵海听完自己儿子说的话,也红着眼眶,默默落泪。

他的儿子,他了解。

认定的东西,便会是一辈子……爱情亦是如此。

坐在陆邵海旁边的简欣也是红着眼眶,看着陆景言跟许格亦。

许国栋跟何金枝更是哭得不像话。

婚庆的工作人员这时也为他们递上纸巾。

舞台上的陆景言大掌握着许格亦的小手,将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不负时光,不负你。”

许格亦已经泣不成声了。

陆景言缓缓上前,大掌捧着许格亦的小脸,抹掉她脸上的泪痕。

“我爱你,格子。”

许格亦鼻子一酸,“说好我不让我哭的…”

“我只是说出我的心里话。”

许格亦抿唇笑着,将那枚婚戒拿了出来,小手握着大掌,慢慢将戒指戴在陆景言的无名指上。

而后,许格亦吸了吸鼻子,微微笑着,小声说着:“喜欢你,是我唯一会做的事。我爱你,小鹿。”

陆景言勾唇微微一笑,直接上前将许格亦搂进怀里,吻了起来。

同样作为今天宾客来参加两人婚礼的武城先是带了个头,鼓掌了起来,并且高呼:“就这幸福下去…”

顿时,现场也是一阵祝福两人的掌声。

为彼此戴上婚戒之后,便是切结婚蛋糕,倒香槟。

晚宴开始……

*

当许格亦换上龙凤褂后,便跟陆景言一桌一桌敬酒。

伴郎团也是拿着酒杯跟他们一起,还有陆邵海跟简欣。

许格亦怀孕,她喝得自然是白开水,至于陆景言,喝得是红酒。

好在今天婚礼的伴郎团里有一个强出头的陆文豪。

在陆家亲戚里跟陆邵海,简欣的同事里,他都硬要抢在陆景言面前敬酒。

就好像他结婚似的。

不过,陆景言是个聪明人,既然陆文豪喜欢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那就让他做吧。

反正他也没损失什么。

“你堂哥当伴郎是想骗酒喝吗?”许格亦小声问着陆景言。

“他是陆家这一代的长孙,可惜所有光芒都被你老公也包了,所以他只能在这个时候找下存在感。”

许格亦嘻嘻笑着,这个存在感找的好!

当敬酒到简欣同事的时候,白擎举着酒杯朝陆景言跟许格亦单独碰了碰。

“恭喜你们新婚快乐。”

“谢谢……”

“看到你们这么幸福,让我相信嫁给爱情的婚姻是存在的。”

“那当然,希望你会找到人生中那个因为爱情嫁给你的那个人。”

白擎轻笑,抿了口红酒:“我也希望有这么一个能够让一见钟情的人。”

许格亦咯咯笑了起来,真想损他一下,都30岁的人,还希望个P一见钟情阿。

“你要一见钟情的话,我估计那个人还在幼儿园等着你。”

白擎:“……”

有一段时间没跟许格亦见面了,她这个性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去别桌敬酒的时候,白擎特别跟许格亦说了句:“高翻院随时欢迎你回来。”

许格亦听着,这完全是喜上加囍,再加喜!

……

“许同学,恭喜你……终于嫁给陆同学了。”

对于武城武主任的话,许格亦嘿嘿的傻笑着。的确应该用终于嫁给陆景言啦。

本来陆景言大学毕业的时候,许格亦就在想他会不会跟自己结婚。

没想到,一想就想到她大学毕业一年后,两人才确定婚期。

“一直以为,你们两个谈恋爱估计连一学期都撑不过去,没想到,不仅在一起4年多了,现在也终于结婚了。主任很替你们开心,来来……跟主任碰一杯。”

武城的酒杯跟许格亦的酒杯碰了碰:“喝白开水?”

许格亦摸着自己的肚子:“为了他们,我只能喝白开水阿。”

武城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陆景言的肩膀。

“陆同学,你知不知道…现在云大里面一直有个传说。”

“什么传说。”

“许学渣跟陆学霸的传说,现在的学生已经都比当年许同学追你的时候,还要积极。我都担心影响那些好同学的成绩。”

许格亦切了声,“主任,谁说学渣会影响学霸阿!而且,我现在怎么说也是高翻院里面的一个实习生,早就不是学渣了!”

武城嫌弃的呵呵一声:“没记错的话,当初你毕业的时候,可是在成绩的边缘,进入高翻院也是第二次才考进去的吧。”

许格亦:“……”

武主任不是大忙人嘛,怎么记她的事记得这么清楚!囧。

同桌的杨校长,也拿着酒杯上前跟陆景言,许格亦碰杯。

“陆同学,法学系的演讲可是一直都等着你呢。”

原本许格亦还在读云大外语系的时候,陆景言虽然那时候已经毕业了,课还是会抽出时间,至少一学期去给法学系的学生讲一堂课。

许格亦毕业之后,他就没去讲课了。

“校长,最近实在是太忙了。等我空闲下来,找个时间。”

“行,什么时间都可以。”

陆景言勾唇笑着嗯了声,便和许格亦他们往其他桌走去。

终于准准50桌宾客,全部都敬完酒了。

这一圈下来,陆文豪也喝的脸色泛红,醉醺醺了,已经需要人搀扶了。

好在喜宴也差不多快结束了。

陆景言同意让他当伴郎也算是有所回报了,一开始陆文豪跟他说的时候,一副趾高气扬的样直接说:我要当伴郎!

陆景言很了解陆文豪那种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爱出风头的性格。他知道陆文豪肯定会在他的婚礼上‘没事找事’!

果然,连敬酒的事都抢着做。

……

敬完酒之后,便是许格亦最喜欢的,抛捧花啦!

建业厅搭建的舞台还是蛮大的,这时随着司仪的一句话话,几名未婚的女人,便都往台上走。

伴娘团里除了已经准备出嫁的唐心如外,其他三人也都凑热闹去了。

许格亦拿着捧花背对着准备抢捧花的人,她微微扭头看了看准备抢花的人。

她的私心肯定是想要抛给宋珊珊的,不过看到其他也准备抢捧花的人的身板,几乎一拳,就能让宋珊珊晕倒的类型。

许格亦呼了口气,看缘分啦。

“我要开始抛啦……1—2—3!”

许格亦数完三之后,便将手中捧花朝后面高高抛去。

下秒只听到阿,阿……的尖叫声。

许格亦立刻转身朝‘战场’看过去。只见她那滴水状的捧花已经成为这些急着嫁人手中的残花了。

当许格亦看到捧花落在宋珊珊手中的时候,她激动的朝宋珊珊小跑了过去。

“格子…我抢到啦,我抢到捧花啦。”

“看到啦,看到啦,赶紧的,找个男人就可以嫁啦。”

宋珊珊微微一笑,“嗯,我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许格亦嘻嘻笑着,“当然!”

*

婚宴结束之后,许格亦已经累得不行了。

人家说结婚当天,绝对会累得你能睡到天荒地老。

许格亦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想要在陆景言的怀抱里睡到天荒地老。

陆景言跟许格亦送完所有的宾客,就往酒店送的蜜月套房楼层去。

因为许格亦怀孕了,所以也不闹洞房了。

陆景言将房卡往门上的感应器上一刷,许格亦拉着他的小拇指,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我好累喔,你可以抱我进去吗?”

陆景言听后,将房卡插入感应器里,将套房里的灯打开之后,他弯腰将许格亦横抱起来。

许格亦嘿嘿贼笑着,将房门关上。

从套房的客厅被抱到房间里,许格亦一直哼着小曲。

当陆景言将她放在床上的时候,说:“累了一天,你好好休息。”

“你呢?”

“我去放水,等下给你洗澡。”

“我们今晚睡在这里吗?”

陆景言轻笑:“嗯,这间套房是酒店送给我们的蜜月套房。”

“蜜月套房,那不是我们洞房的套房。”

“也可以这么说。”

许格亦咻的一下,坐了起来。

“怎么啦?”

“呃……呃……”

新婚之夜准备穿的战袍还在家里呢,今晚要在这里过夜,那不是用不上啦。

“小鹿,今晚……我们,洞房吗?”

“你累了一天,应该好好休息。”

“我不累。”其实她超累的!

陆景言抚着许格亦的脸颊:“可是我很累了,已经没办法再做其他事了。”

许格亦:“……”

怎么说都是新婚之夜呢,做为新郎怎么能喊累呢!

对于许格亦这种瞬间词穷的模样,陆景言噗嗤笑了起来。

“你今天累了一天,真的应该好好休息了。至于新婚之夜……下次我们再补上。”

陆景言说着,在许格亦额头上轻轻一吻。“我去给你放洗澡水,洗完澡我们休息。”

许格亦瘪着嘴点了点头。

……

陆景言跟许格亦洗完澡之后,便舒舒服服的躺在红色大床上。

陆景言以为,许格亦应该洗完澡躺下就会进入梦想。

没想到,这家伙洗完澡之后,真的是精神起来了。

许格亦侧着身子,挽着陆景言的手臂,亲昵的将头靠在陆景言的肩上。

陆景言为了让许格亦早点睡着,静静的搂着她。

“小鹿……”

“嗯?”

“我有时候好怕这是一场梦。”

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为什么?”

“因为我性子急,脾气又不好,经常无理取闹跟丢三落四,做什么事都是半桶水,你这么完美的一个人,居然会跟我说,不负时光,不负我。你说……这不是梦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你被我宠得开始怀疑人生了?”

许格亦:“……”

她确实还真的有点怀疑人生。她撩陆景言撩得太顺利了,虽然半路有杀出几个程咬金来,但是都被陆景言‘乃伊组特’了!

“你最好继续宠我,我还真的不会改掉这些坏毛病,不过有件事我倒是做得挺好的,那就是喜欢你。”

“我当然会继续宠着你了,你现在可是我两个baby的妈咪呢。”

“切,你现在是为了孩子宠我阿!”

“这算不算开始无理取闹了阿?”

许格亦:“……”

算吗?不算好不好,一点都不算!

陆景言又忍不住将捏了捏许格亦的脸颊,这次捏的听用力的,疼的许格亦咦咦阿呀的叫了起来…

“疼吗?”

许格亦双眼一大,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言:“你肯定是假的!”

陆景言又是噗嗤笑了起来。“好啦,不闹了,以后别再怀疑你的人生了,你的人生已经被陆景言被包围了。”

“今天主任说,我们两个人的事,居然都在学校成为传说了。以后会不会都是学渣配学霸阿。”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我喜欢你,就绝对不在乎你是学渣还是学霸,对我而言,你是陆景言喜欢的女人。”

“我发现……陆学霸说起肉麻的话,那真的是句句戳我心阿。”

陆景言轻轻一笑。

许格亦贼贼笑着,“我突然想起大学时候看到的一句网络很流行的话。”

“什么?”

“我们彼此相爱,就是为民除害!”

“什么意思?”

听到陆景言问‘什么意思’!许格亦很是吃惊,他居然没听过这句话。

“意思就是,我什么都不好,嫁给别人是等于祸害到别人,而你,完美无缺,那么多人追你,你都不看一眼,而我刚好被你看上了,其他女生就都不用因为被你拒绝而难过啦。”

陆景言甜甜一笑,在许格亦额头轻轻一吻:“对,我们就是在为民除害。”

语闭,陆景言的吻落在许格亦的双唇上。

许格亦也渐渐闭上双眼,一闭上眼,她便想起今天陆景言所说的话。

一字一字的落在她心里,让她这泪点低的人,不由自主的滑出眼泪。

“怎么啦,怎么又哭了呢。”陆景言捧着许格亦的小脸,皱着眉头问。

“我爱你,陆景言。”

话音一落,许格亦直接揽着陆景言拥吻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