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是不是要来场床架,你才肯睡!/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家别墅。

宋珊珊正在喂王子凯喝汤。

“对不起,珊珊。”

“应该是我对不起你,我当初真的是想太多了。”

王子凯微微笑着,握住了宋珊珊拿着汤匙的手。

“如果当初,我能够多用点心,去了解你的一切,或许…我们之前不会错过一年的时间。”

说到过去一年的时间,宋珊珊抽回手,将汤匙跟碗放在一旁。

“我有话要跟你说。”

“说吧,这次可不准再跟我说什么分手的事了。”

宋珊珊强颜欢笑着:“说不定,我说完了,跟我说分手的人会是你。”

王子凯重新握着宋珊珊的手:“不管什么事,哪怕生离死别,我都不会放手。”

“我在国外交了个男朋友,他拍了很多我跟他的床照,还把照片卖给沈琪瑶,沈琪瑶拿照片威胁我。”

宋珊珊说的重点不是在她被沈琪瑶威胁,而是她已经不是chu女了。

记得当初她跟王子凯交往的时候,有好几次,两人都差点发生关系,可是宋珊珊说,她不想把这个在婚前就丢了。

所以王子凯一直很尊重她,每次两人都只是在快要失控的时候停了下来。

现在她已经不是当初的自己了,在跟王子凯重新确认关系之前,她觉得她有必要将这件事说出来。

王子凯的手抚上宋珊珊的脸,心疼:“我没有chu女情结,我不介意。而且我很庆幸,你能够再次回到我身边,让我保护你,不受任何人欺负。”

宋珊珊笑了起来,眼眶里的泪也滑了出来。

“谢谢你。”

“不准哭了,陆景言过两天要回河阳,你带我一起回河阳好不好。”

“你身上还有伤呢,怎么可以到处乱跑。”

“我没事,我除了脸上的皮外伤以外,其他地方没事。”

说到这个伤,宋珊珊也很好奇。明明今天早上那会见他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被人打的鼻青脸肿了。

“你的伤,真的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对阿,我让她滚,她就找人来打我。还好…陆景言经过,我才只是受了这点轻伤而已。”

王子凯当时才开车没多远,就觉得不舒服,将车停在路边,准备搭车回家。

一大清早估计是的士换班的时间,他在路口等了很久,就是没等到的士,反而等来一群莫名其妙的男人,二话不说,就直接群殴了上来。

好在那时候,陆景言经过,大喊报警,他才不是重伤,不然…估计可能真的要跟宋珊珊冥婚了。

“都已经又搂又抱了,为什么还让她滚阿。”

王子凯勾唇一笑:“因为你。”

“因为我?我今天早上可是一句话都没说阿。”

“就是因为你一句话都没说,你的一脸不在乎,我才会让她滚。”

本来王子凯泡夜店,拍照片发朋友圈,就是为了刺激宋珊珊。只是越在她面前‘乱来’,她却越无动于衷…

被刺激到的不是宋珊珊,而是王子凯自己。

宋珊珊突然一脸的委屈样:“我不是不在乎,而是不敢在乎。”

“那现在呢,你可是答应我妈,要好好管着我呀。”

宋珊珊这时才露出笑容:“好呀,以后我好好管管你。”

王子凯抚上宋珊珊的脸,轻轻吻了上去。

*

接下来的两天,许格亦不是去夏天家看宝宝,就是去王子凯家看王子凯跟宋珊珊你侬我侬的。

搞得陆景言都怀疑许格亦是不是忘记自己正在新婚呢。

还好没在这个时候计划两人出国度蜜月的事,不然……要是在蜜月中知道夏天生宝宝,宋珊珊跟王子凯复合,她绝对会吵着回北淮。

而这两天,唐心如也拉着许正东抓紧时间把婚纱照给拍了。

答应许格亦给唐心如化完妆,拍完婚纱照的鹿浅也在这天给许格亦发了微信消息:‘格子,我回法国了,有机会来法国,记得一定要来看我。’

许格亦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直接回:‘要看你还不容易阿,到时候我买几本国际杂志不就可以看到你了。’

‘那我想看你这个朋友,行了吧!’

许格亦无耻的笑了起来。

‘行,当然行啦……谢谢你,鹿浅。’

这时,鹿浅给许格亦发了张他偷拍许格亦穿婚纱在套房里休息的照片。

并且附上文字:‘如果没来法国找我的话,这张照片,我会尽我所能,在时尚杂志上发布。’

许格亦:‘……’

鹿浅你个圈圈and大叉叉!友尽!

一旁正在收拾明天回河阳行李的陆景言,看到许格亦脸上神情不对劲,问:“怎么啦?看到什么人神共愤的消息?”

“鹿浅拍了我不雅的照片!”

许格亦怒气冲冲的吼着。

陆景言一听不雅照片,马上从许格亦手中拿过手机。

欸……看完许格亦所谓的不雅照片,他有点哭笑不得。

“你看这个鹿浅多可恶!居然偷拍我的不雅照片。”

“我觉得拍得很好看的。”

纳尼?!

她穿着婚纱很豪迈的依靠在沙发上,食指还很忘情的戳进鼻孔里。

这也叫拍得很好看!

“小鹿,你确定你的审美观没有被不明物体蒙蔽吗?”

“你挖鼻子时候的神情很认真阿。”陆景言按着照片转发给自己。“这张照片值得收藏。”

许格亦:“……”

她是不是除了友尽,还得自尽呢!

“格子…你挑一套,到时候办回门戴。”

许格亦看着摆满茶几的首饰盒,都快眼花了。

这里面除了黄金外,还有一套比较特别的珠宝首饰。

“这套是谁送的阿。”

“爷爷奶奶送的。”

“黄金可以保值,那珠宝是不是也是可以保值阿,以后更值钱呢。”

“爱情就像一颗坚硬顽固的珠宝,需要彼此的耐心跟包容,需要不断的打磨跟切割,最终才会在电光火石的瞬间焕发最耀眼的光芒。”

许格亦听着瘪起了嘴,这珠宝怎么从陆景言嘴里形容出来跟她的形容,简直就是唯美跟庸俗的差距阿。

“我就戴爷爷奶奶送的吧,我也要当那个最耀眼的光芒。”

陆景言咯咯笑着点头。

*

许正东这边,也是在收拾行李。

“金枝,这次要把所有衣服都收拾好,下次再来北淮,估计就是格子生孩子的时候了。”

何金枝虽然对这个女婿很满意,可说真的,她还是真的很不舍得将许格亦嫁到外地来。

一下就看出何金枝的苦恼,许国栋便继续说:“大学四年,你都习惯了,怎么突然舍不得啦。”

“那时候觉得格子还是会回家,可现在真的是完全这个女儿已经是别人家的了。”

“胡思乱想什么呢,没听过生女儿等于是多了半个儿子吗?格子要是想要回河阳,我就不信,小鹿不让她回去。”

何金枝将叠好的衣服往行李箱里放。

“我十月怀胎生下格子,现在她嫁人,我就觉得这时间都去哪了。”

“再过不久你当外婆了,然后接着是奶奶…到时候等你孙子跟外孙都长大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你再惊叹……时间都去哪啦。”

说的也是,现在儿子跟女儿的人生才刚开始呢。

“我出去看会电视,你收拾好也一起出来看吧。”

语闭,许国栋便走出房间,往客厅走去。

客厅里,许正东此时也正在使用电脑笔记处理公司的事。

许国栋走了过去将电视打开,然后在许正东旁边坐了下来。

拿起遥控器将声量调到小,以免打扰到许正东。

约十多分钟之后,许正东也将自己整理的档案存档起来,然后将手提电脑关掉。

“老爸,已经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坐飞机呢。”

“没事…我不困。”

许国栋说着还‘口是心非’的打了个哈欠。

都打哈欠了,还不困?

这时,许正东放在手提电脑旁边的手机响了,是许格亦打的。

“什么事?”

“明天珊珊跟王子凯也跟我们一起,我们到时候就机场见面吧。早餐什么的自己解决喔。”

“你不过来吃早餐吗?”

“当然不了,如果要过去吃早餐,我还得早个半小时起床。老爸老妈呢,谁了吗?”

“没呢,老爸在客厅看电视,老妈应该在房间里收拾行李。”

“你让他们早点睡,尤其是老爸,他要是睡眠不足,明天坐飞机肯定很痛苦。”

许正东看了眼许国栋,刚好瞄到他正在打哈欠。“老爸,你要是困了去休息吧。”

“不困,不困……”

电话那头的许格亦蹙着眉头好奇的问:“什么电视剧让老爸看得这么着迷。”

许正东瞄了一眼电视。

“重播的动画片。”

许格亦:“……”

这时,许国栋又打了个哈欠,被许正东看到。“老爸,你确定你不困吗?你都开始打哈欠了。”

许格亦蹙着眉头。

“哥,你把手机拿给老爸。”

许正东听着将手机递给许国栋:“格子找你。”

许国栋不以为意的拿过手机,笑嘻嘻:“什么事阿,格子!”

“许国栋,你该不会是打算今天晚上通宵看动画片,然后明天一上飞机就睡觉,是吧!”

许国栋:“……”

“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学年轻人通宵呢。现在,赶紧,睡觉去!明天我要是看到你有熊猫眼,你就不是坐飞机会河阳了,而是被我一拳打回去。”

许国栋:“……”

“好啦,我困了,我也要去睡觉了。晚安,老爸。”

嘟…嘟…嘟!

许正东皱着眉头,很好奇,许格亦跟他说了什么,让他听完电话之后的神情好像见鬼似的。

“老爸,格子……”

许国栋将手机塞回给许正东,“哇唔,我好困阿。”

许正东:“……”

许格亦果然是坑爹大王。

三言两语就让宁愿打哈欠看动画片的老爸,直接进房间睡觉。

*

这边,陆景言也关灯准备休息了。

许格亦平躺着,小手却朝陆景言摸了过去。

就在许格亦乱摸的时候,陆景言的大掌握住她的小手:“今天有想干……吗?”

陆景言故意拉个‘干’的长音。

许格亦嘻嘻笑了起来。

“小鹿,我是不是把你给教坏了阿,你可是个从不说脏话的学霸呀。”

“你平时也没怎么说脏话阿。”

“那是因为我一直在尽量控制不说那些,哇什么,哇什么的。”

“为什么?”

“我怕你嫌弃我阿,虽然我的脏话只是类似口头禅的那种,但我还是希望维持一个女神该有的形象。”

“谁说女神不说脏话?脏话是一种情绪的发泄,而且,人被逼急了,什么话都说的出口。”

“那你呢?我从来没听你说过脏话。你是不是没有什么要发泄的情绪阿。”

许格亦每次最喜欢就是跟陆景言一起躺在床上聊天了。

她侧着身子,眨巴眨巴着双眼看着陆景言。

“没遇到你之前,没什么人能让我有情绪。”

许格亦突然来精神了。

“你的意思是,遇上我,你才懂得了什么叫情绪?”

“我只知道,遇上你,什么叫胸口碎大石。”

“什么意思?”

“难道你不知道,你总是语出惊人,让周围的人都因为心塞,想要表演胸口碎大石吗?”

许格亦:“……”

我勒个喳喳!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项技能!

陆景言也侧着身子看着许格亦。

就算现在室内光线微暗,但是他还是能够清楚的看到许格亦精致的五官。

他的大掌此时也抚着许格亦的小脸,大拇指更是在许格亦的上唇画出唇形。

“你又在我脸上画胡子阿。”

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

“格子…其实我很好奇,当初你是哪来的自信,觉得我要吻你。”

陆景言确实好奇,每每想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想笑。

“欸…介个嘛…”

怎么觉得曾经引以为豪的‘艳遇’,现在想起来觉得那是一件好丢人的事阿。

迅速在脑海中思考了番,许格亦很有自信的回答:“一个男生把女生拉到厕所,只要是个正常的女生都会觉得,那个男生有什么企图吧。”

陆景言轻笑:“我想,那个男生应该是对小胡子有企图。”

许格亦切了声,故作生气的语气,抗议:“你的意思是,我当时要是没有画小胡子,你还看不上我啦?”

其实陆景言看上许格亦,纯属是因为许格亦身上散发出一种小清新的感觉,只那抹小胡子,确实也让他多看了她几眼。

不过,他觉得逗逗许格亦也挺有趣的,于是他回:“有可能喔!”

唉呀!居然还敢回答有可能,说好对彼此的一见钟情呢!

“陆景言,你是不是开始嫌弃我啦?”

“连名带姓的称呼我,是打算跟我疏远关系?”

许格亦:“……”

哇擦,她现在都想来个胸口碎大石。

许格亦发现,陆景言要是‘无理取闹’起来,那真的是连她这个霸主都甘拜下风。

陆景言微微笑着:“好啦,睡觉吧。不然明天熊猫眼可是会出现在你脸上。”

许格亦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熊猫眼,她觉得她心中的那股想要称霸‘无理取闹’界的虚荣心渐渐被燃起了。

“我现在已经睡不着了,而且精神好的可以跟你聊通宵!”

“好,孕妇最大,你想聊什么我都陪你。”

“陆景言,你变了。”

“哪变了?”

“你不疼我了!我说我想要睡不着,你居然哄我,还说要陪我聊天到通宵,你变了。”

陆景言:“囧…”

他可不可以使用缠绵的方式…让许格亦累到自然睡呢。

见陆景言不说话了,许格亦来劲了。

她摸着肚子开始装可怜了。“宝宝,你们的爸比欺负我,嫌弃我。居然不哄我睡觉!我……”

陆景言还是决定,使用最有效的方式,那就是‘来场床架’好了。

于是他在许格亦吧嗒吧嗒说个不停的时候,直接hold住她的后脑勺,以撩拨的方式重重的吻着她……

果然,许格亦被这么一吻,就立刻静了下来。

整个人软软的瘫在陆景言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