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家庭闹剧/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正东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唐心如依旧还在跟唐世豪通电话。

他朝唐心如使了使眼色,一个‘图谋不轨’的暗示。

话说他这次洗澡洗得也算够久的,当然不是他能未卜先知,知道唐心如会讲这么久的电话。

而是…他一直在等着,唐心如进去跟他一起洗鸳鸯浴呢。

想着,他又朝唐心如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唐心如收到暗示,不由得笑了起来。“爸…时间不早了,你去休息吧,今天你也累了一天。……嗯,晚安。”

挂断通话,唐心如将手机声音调到静音。

“我去洗个澡,等我喔。”

唐心如的声音听得许正东春心荡漾的,他趴在床上,双手撑着头:“我肯定等你。”

……

十多分钟的时候,对于许正东来说,超级漫长。

漫长到他都好几次都想要进去帮唐心如洗澡。

唐心如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本来想给许正东摆个性感的姿势。

但是她发现,她摆不出来,囧。

许正东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老婆,过来。”

唐心如微笑着走了过去,手直接抚上许正东的脸。

“老公…暗恋你3年,谈了4年恋爱,今天我们终于完成婚礼。”

许正东勾唇一笑,没有任何言语,轻轻吻上唐心如。

这个吻很轻,很柔…

就像当初两人第一次接吻时候一样。

轻轻柔柔的。

唐心如身上淡雅的香气,让许正东不由自主的沿着她洗白的颈项,蜻蜓般洒下滚烫的吻,贪婪的啃食着她的锁骨。

唐心如被吻得茫茫然,又在许正东调情下,浑身酥麻又迷醉,情不自禁闭上双眼。

发出断断续续的嘤咛:“东子……”

当她身上浴巾被丢到一旁的时候,许正东再也控制不住了,重重的再次吻上唐心如的双唇。

欲火愈烧愈沸腾……

许正东情欲高涨,但是他的理智还在,唐心如有孕在身,他不敢过大的动作。而是慢慢的动着,直到唐心如适应过来。

他才慢慢放肆的冲撞……

*

夏天的家是在白云村的邻村,海兴村。

当车子驶进海兴村的时候,夏天突然莫名的紧张起来。

记得上一次回来的时候,是回来偷户口本的,距离到现在也已经快一年了。

夏天家的位置,许格亦是知道的,于是她便开始向司机指路。

这海兴村的房子跟白云村的差不多,都是早期买的土地,然后盖起来的楼房。这要是在市区里,那称得上是别墅了。

车子在院外停了下来。陆景言跟许格亦倒是先下车了。

夏天抱着孩子迟迟不敢下车。当初…她毅然决定嫁给柯少军的时候,已经跟家里闹翻了。

现在回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父母还会不会接受自己。

“怎么啦?下车阿。”

“格子…”

“你别告诉我,你现在后悔啦?”

夏天没后悔,她是在怕。

柯少军也下车了,并且从夏天怀里将宝宝抱了过来:“老婆,走吧,我们回娘家啦。”

夏天从来都不是个爱哭鬼,她的泪点永远都是在偶像剧里,男女主角因为不得已的理由,而不能在一起。

可现在…她却因为柯少军的话,红了眼眶。

回娘家这件事,她觉得那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

这时,夏妈妈看到院外停了一辆车,蹙着眉头走了出来。她一眼就认出许格亦来…她知道这个女孩是自己女儿的好朋友,前段时间还听说办了个大场面的回门宴。

许格亦这时也注意到了夏妈妈。她马上朝柯少军看去,小声:“这是夏天的妈妈。”

说实话,柯少军其实也很紧张。

他没见过夏天的妈妈。当初知道夏天怀孕的时候,他就想来河阳提亲的,可惜那时候夏天已经跟家里闹翻了。

所以…他这是第一次见夏天的妈妈。

柯少军抱着他跟夏天的儿子走了过去。

夏妈妈看到柯少军抱着婴儿朝自己走过来,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这会,许格亦也将夏天从车子‘拽’下来。

夏妈妈看到夏天的时候,直接扭头往屋里走。

她这个举动,直接让夏天笑着哭了出来,她的笑不为别的,而是难过,自嘲的笑着。

“妈……”柯少军倒是抱着儿子,直接追了上去。

“谁是你妈,乱喊什么呢!”

“你是夏天的妈妈,当然也是我的妈了…这是我跟夏天的儿子,前几天刚满月,我们特别带他回来见见你们。”

柯少军说着将儿子往夏妈妈面前抱。

夏妈妈看了眼肉呼呼的小家伙,视线就再也不想移开了。

因为这小家伙,跟夏天婴儿时期太像了。

许格亦见柯少军进屋了,便拉着夏天也走了进去。

陆景言也跟在后面。

“妈。”

“你走的时候,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不是你妈,你也不是我女儿。”

“妈…对不起。我们不要再闹了,好不好。”

夏妈妈听着很是生气,她直接大吼起来:“别喊我妈,你当初为了这个人离开这个家的时候,你说过什么,你说再也不回来了,现在回来做什么?”

“妈,我那是气头上的话,我那时候我都怀孕了,你还是不同意我跟少军在一起,我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阿,我这个当妈的还比不上一个在婚前把你肚子搞大的男人。”

“妈!我跟少军是真心相爱的,我们结婚不是因为我怀孕,他想对我负责任,而是他真的爱我。”

“出去,过你的城里生活去。我这破地方住不了你这种城里人。”

“妈…事情都已经过去快一年了,为什么你还是要这样。”

夏妈妈火气更大:“我怎样?我辛辛苦苦把女儿养大,送到什么名校大学去读,结果呢,来个未婚先孕…还为了其他男人跟家里闹翻,你要我怎样?”

一个人带着不好情绪跟人吵架的时候,是什么气话都说得出口。

夏天当然也不例外了。那时候她无论怎么给自己妈妈做思想工作,夏妈妈就是一直‘不准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态度。

“阿姨…夏天跟少军只是想要带他们的儿子回来给您看看。”许格亦平时在怎么瞎胡闹,可是看到这种情况,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出来说这么一句。

这时,夏爸爸骑着电瓶车回来吃午饭。

还没到家院子,就看到一辆商务车停在自家院前。

也是一脸问号脸走进屋里,这刚进屋还没开口问夏妈妈门口的扯是怎么回事事,他看到自己那近一年没见面的女儿。

很快就明白那辆车是怎么回事了。

这夏爸爸的脾气比夏妈妈还要火爆,见到夏天的时候,二话不说直接冲夏天吼:“你还回来做什么?怎么…在外面过不下去,所以回来讨钱是吧,走走走……出去。”

“爸,我跟夏天是带腾腾回来看看你们。”

柯少军说着还微微摇着宝宝,刚刚因为夏爸爸的怒吼,这家伙被惊吓得哭了起来。

夏爸爸没看宝宝,他的视线一直在柯少军脸上:“你就是那个让我女儿偷家里户口本跟你领证的柯少军?”

“爸。”柯少军皱着眉头喊着。

“别喊我爸,夏天已经不是我女儿了,跟我没关系。你…更加跟我没什么关系。这里是我家,我不欢迎你,滚!”

许格亦看着很是揪心,夏天的爸爸妈妈在他们四人的父母里,是出了名的暴脾气。

还以为脾气再不好的人,看到可爱的baby,就会什么气都没了。有的只是一抹想要好好疼爱他的心。

没想到,夏天的父母不但没有,反而更加生气。

许格亦呼了口气,她也很想说点什么,可是劝架这一类型的情况,她完全不懂要说些什么。

于是,许格亦的小手拉了拉陆景言的手。

很明显,这是在暗示他,赶紧说点什么…总不能让柯少军跟夏天一直处于劣势。

虽说眼前这两个人对夏天有养育之恩,但是他们这样对待夏天,许格亦心里其实也是有点不爽。

毕竟当初,夏天是被赶出去的。她到现在都记得,夏天哭得有多难过了。本来还以为,带着宝宝回来,这二老会很开心的不计前嫌,重新接受这个女儿。

可惜…想太多了,这二老还是一副恨死夏天的样。

陆景言突然握住许格亦一直在他掌心动的小手,约两秒的时间,他松开许格亦的手,走到柯少军面前。

“柯总,我想我们还是走吧。你在这浪费的时候,还不如把时间花在赚钱上。……柯太太,脾气再好也不是用在这个时候。跟野蛮人…是沟通不了的。”

陆景言的话无疑是在夏爸爸身上,火上浇油。

“你是谁?我们的家事你凭什么插嘴?”

“你们好,我是柯总公司的法律顾问,陆景言。从你们两个刚刚对柯总跟柯太太的语气来看,我随时可以跟你们要求索赔的。”

“什么?什么索赔。”

“就是你们在言语上伤害我的老板跟老板娘。”

陆景言说完便对柯少军说:“柯总,我们走吧。你还有很多生意要谈呢。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实在是太不值得了。至于索赔的事,我会处理。”

柯少军听着,跟夏天对望了下,他的神情似乎在问:‘还要继续吗?’

夏天看了眼自己的父母,也不想挣扎了,她其实也是想要知道自己父母情况怎样,现在看到这两人‘生龙活虎’的会大声吼人了。

她也放心了,反正早在去年的时候,她也是被自己父母这么吼着。

“爸妈,我们走了。你们好好照顾自己。”

语闭,夏天便跟哄着宝宝的柯少军一起转身往屋外走去。

许格亦很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但是似乎也是没办法。估计就算柯少军跟夏天跪下来,夏爸爸夏妈妈都不会心平气和的跟他们说一句话。

当许格亦跟陆景言也准备离开的时候。

夏爸爸突然把陆景言喊住了:“你等下…既然你是律师,那你应该知道,夏天有义务要养我们。”

陆景言轻笑:“实在很抱歉,刚刚两位明明说,你们跟柯太太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言下之意,也就是说你们自己放弃柯总跟柯太太要养你们的义务。”

“那只是嘴上那么一说,这个养父母的义务还是得做到。”

“只要有律师在场,口头协议也具有法律保护,所以,您刚刚说的话,我都听清楚了。”

夏妈妈看到许格亦跟陆景言两人手牵手。便好奇问:“你是格子的老公?那个很厉害的律师?”

“我是格子的老公,也是个律师。”陆景言简单回答着。

夏妈妈马上将夏爸爸拉到一旁:“我隔壁村的人说,许格亦的老公很了不起,在城里是个大律师。你说夏天的老公是他的老板,那是不是更加厉害?”

夏妈妈说的跟自己心里想的一样,他也在想,这一年的时候,夏天嫁的这个男人是不是有出息了。

许格亦看到他们两人在一旁嘀咕,她也小声问陆景言:“他们在干嘛?”

陆景言微微低头轻声:“应该是商量要不要原谅夏天。”

当初柯少军跟夏天的事,他其实了解的不多,只知道柯少军跟夏天这两人因为要在一起,都跟家里人闹翻了。

柯少军的家人无非就是因为夏天是外地人,所以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而夏天的父母……从今天的一言一语来看,应该是嫌弃这个城里的女婿没什么钱。

“柯总跟柯太太已经在车上了,我这个替他们打工的,总不能让老板等着我。你们两个慢慢聊。”

陆景言说完牵着许格亦的手往外走。

可就在这时,夏爸爸快速的将两人拦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女婿是你老板,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夏先生,我的老板是柯总,你的女婿是谁,我不知道。”陆景言就知道,像夏爸爸这种人,不能用苦情戏。

用最原始的套路,是最有效的。

“夏天是我女儿,她老公,也就是你们的柯总当然是我女婿了。”夏爸爸理直气壮的说着,仿佛刚刚自己吼过的话,都不是出自他空中似的。

陆景言轻轻一笑:“喔?可是刚刚夏先生明明说,柯太太跟你没关系,你还很凶的让柯总滚。”

“你这个律师,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家庭闹矛盾吗?还有……我刚刚不是很凶的让我女婿滚,我只是在……在考验他。”

陆景言听着夏爸爸的话,那么轻笑顿时变着鄙夷的笑。这夏天的父母说什么不同意自己女儿嫁到外地,根本就是因为知道柯少军家庭一般。

所以才会反对。

“夏先生,机会只有一次,我也希望我的老板,家庭和睦。”

“对对,什么事都不如家庭和睦好。”

“那么请夏先生出去,从车上把柯总跟柯太太请下车吧。”

“我?我去请他们?”

陆景言笑着‘嗯’了声。

“夏太太一起去吧?这样柯总才能知道,你们两个是真心想要跟他们建立一个和睦的家庭。”

夏爸爸跟夏妈妈四眼相对。

两人似乎也是拉不下这个老脸。其实…当初他们已经替夏天安排好一门亲事了,只是那时候夏天一直在北淮读书,所以没什么机会跟对方见面。

没想到毕业没多久,夏天就怀孕了。

他们虽然没见过柯少军,但是听夏天的语气就是在表达,对方也是一般家庭的人。

而且,在他们村里,未婚先孕是件很丢人的事。

这未婚先孕也就算了,对方还是个没钱刚毕业的大学生。

这点,夏家父母实在不能接受。再加上,只是夏天在不经过他们的同意,偷家里户口本去领证的事,他们火气更大了。

当时就把夏天赶了夏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