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我会兽性大发/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许格亦是是剖腹产,所以在生下小酒小圆之后的两年里,陆景言能不‘骚扰’她,就尽量不骚扰她。

他们没有做避孕的措施,不过好在,过去两年里都没有中招。

不过这一年来,她跟陆景言,还真的是很勤劳的想要给酒圆兄弟俩,拼个妹妹出来。

陆景言也觉得兄妹俩差个3岁是最合适不过了。

当他将许格亦小内内除掉的时候,看到剖腹产留下的疤痕,陆景言顿了顿。

“怎么啦,是不是看到这疤痕,突然没性趣啦?”

陆景言吻了吻,那道伟大的疤痕。

“你经常说你在我身上留下了好多疤痕,可是我在你身上留下是更痛更难忘记的疤痕。”

陆景言说着开始顺着那道疤痕,蜻蜓点水般的吻了起来。

这种酥酥麻麻的吻立刻窜满许格亦全身……

陆景言这不太像是对她没性趣,相反…倒是要吃了她。

当陆景言的吻渐渐往上,但也只停留在她的肚子上。

许格亦觉得自己在怀孕期间对肚皮的保养功夫,做的超级好。在月子中心的时候,也有做很多护理。

所以这肚子并没有很多夸张的妊娠纹。

这时许格亦被吻的,不由自主的发出嘤咛声。

“小鹿……我……”

陆景言用鼻尖磨蹭着许格亦的鼻尖。

故作不懂,用低沉的沙哑声继续撩情:“你怎么啦……”

许格亦没接话,而是双臂直接圈上陆景言的颈项,不仅如此,连小短腿都用上了。

湿润的双唇也主动吻上了陆景言的唇。

用实际行动是最好的回答。

许格亦的小手也很努力的除去陆景言的睡衣,至于这睡裤,陆景言也自己褪下些许。

忙着跟许格亦接吻,他的手空不出来,只能先那样了。

猴急的许格亦摸索着,感觉到睡裤还在,她便起了想要解决它的想法。

不过,以许格亦手臂的长度肯定是碰不到睡裤了,但是她的小短腿可以。

她先是用膝盖去蹭了蹭睡裤,直到将睡裤顶到陆景言的膝盖后,她再抬脚用脚丫子将陆景言的睡裤踹掉。

虽然在跟许格亦深吻,可陆景言也能感觉到许格亦对除去他睡裤,又有新招了。

这下两人算是‘坦诚相待’。

许格亦搂着陆景言吻着,顺势跟陆景言换了下位置。

许格亦贼贼的笑着:“我可是要赢这场友谊赛的。”

陆景言将双臂放至脑后,枕着。一副等着被宠幸的样看着许格亦。

“我也喜欢你赢。”其实陆景言是在暗示,我也喜欢你主动!

语闭,陆景言迷离的双眼朝许格亦看了过去:“老婆大人…我已经够坚强了。”

许格亦听着简直快要笑疯了。

这婚后的xing生活里,陆景言似乎已经被她给‘折磨’的越来越逗逼了。

总是能说些她想要哈哈大笑的话。

不过她也喜欢,陆景言说的这些‘下流话’。

许格亦噙着贼笑,直接锁定目标。

不过她并没有马上按照陆景言说的去做。

而是…故意继续挑起更猛烈的战火。

陆景言苦笑着看着许格亦:“你再这样的话,我会……”

“会怎样阿。”许格亦坏坏笑着看着陆景言。

陆景言再也不想就这么等着,他要化被动为主动。

他坐起身子,而后直接抱着许格亦按倒:“我会兽性大发!”

语闭,许格亦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双唇就给陆景言吻上了。

与此同时,她也感受到了陆景言的兽性了!

陆景言邪笑着,边吻边不受控制的爱着她……

*

第二天早上,陆景言没有早出门,这做早餐的任务本该是他的。

可是今天许格亦破天荒的也早起,一心想要给两个小家伙弄早餐。

在许格亦跟陆景言说完,她想弄米粥早餐跟他们的时候,陆景言直接将她的想法否决了。

“格子,我觉得你还是去多睡一会比较好。”

“你别看不起人,小酒很喜欢吃我煮的米粥呢。”

陆景言瘪着唇,如果帮忙洗个米也算是她煮的话,那他就承认,那唯一一次得到小酒夸奖的米粥是许格亦煮的。

“格子,听话,去再睡一会。”

陆景言说着,直接‘无情’的将许格亦推出厨房。

难得早起,她才不要再去睡觉。

既然不能煮饭,那就去帮两个小家伙穿衣服好了。

这才刚进两个小家伙的房间,就听到闹钟响了。

床上原本睡得香甜的小酒伸出肉乎乎的小爪子按了闹钟。

然后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子。

“莫宁…小酒。”

小酒那惺忪的双眼看着许格亦:“妈咪,今天又是你煮早餐吗?”

“不是,是你们爸爸煮的。”

“那就好。”

许格亦:“……”

只见小酒推了推睡在旁边的小圆。“滴滴,起床了。”

小圆咿咿呀呀呢喃了声,也揉着双眼,坐起身子。

看到笑嘻嘻的许格亦站在床边,“莫宁,妈咪…今天爸爸又早出门了吗?”

“没有阿,爸爸在给你们弄早餐呢。”这算不算双胞胎之间心有灵犀一点通阿。

“那就好。”

许格亦突然有点想要去撞墙!囧。

本来她是想着自己煮不了早餐,那就给小酒小圆换衣服,叠被子。总不能浪费早起的机会阿。

谁知道,她几乎是傻站在那,看着这兄弟俩,有条有序的刷牙洗脸,换衣服,叠被子,然后拿上各自的书包出来吃早餐。

许格亦不是怀疑自己是个假妈妈,而是怀疑自己生了两个假儿子。

……

昨天晚上本来想要跟陆景言好好谈谈两个孩子的事,结果两人‘兽性大发’,缠绵了一整晚。

正事当然也没谈成。

陆景言今天弄的早餐其实跟许格亦昨天弄的差不多,其实就是一模一样的!

也是煎蛋加火腿肠,搭配热牛奶。

但是这两个小家伙似乎都没有任何怨言,很乖巧的吃。

许格亦单手撑着下巴,不解。

奇了个怪!不都一样的早餐,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小圆,你对爸爸弄的早餐没有意见吗?”

“很好吃阿。”

许格亦:“……”

陆景言是在这里下了什么迷药吗!囧。

明明就是一样的东西,怎么她的被嫌弃,陆景言就被夸奖呢。

两个小家伙吃完早餐之后,陆景言也换好衣服出来了。

“吃好了吗?我们要去幼儿园了。”

随着陆景言这话,小酒跟小圆动作一致的端起杯子,咕噜咕噜的将牛奶喝完。

许格亦这会也立刻去换了身衣服。

“我送他们去幼儿园吧。”

“那好吧,我最近有点忙,我先去上班了。”陆景言说着在许格亦额头亲了亲,便出门了。

*

许格亦送两个小家伙去幼儿园的时候,比平时早了点。

将车子停好之后,许格亦一手牵着一个往幼儿园门口走去。

只是这会,小酒还在幼儿园门口等着,不愿意进去。

“怎么啦,小酒?”

“妈咪,哥哥是在等小染。……因为小染的妈妈都是准时送小染来的。”

许格亦看了看时间,现在是9点20分,那平时陆景言9点就送他们来幼儿园了,小酒也是站在门口等吗!

许格亦在小酒面前蹲了下来:“小酒,平时爸爸送你们来的时候,你也是在这里等小染吗?”

小酒看着此时突然严肃起来的许格亦,胆怯的点头。

“那爸爸知道吗?”

“爸爸每次都是让我们自己进去的。”

“你的意思是,爸爸每次在那边停车,然后让你跟弟弟自己去幼儿园吗?”

许格亦指着刚刚幼儿园旁边一条街的停车位,问着。

小酒点头。

许格亦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点生气。

要知道停车位距离幼儿园还是有一小段路的,虽然没有车辆,但是还是有不少电瓶车,自行车出入。

陆景言让两个三岁半的孩子,自己走这段路,是要把他们锻炼成什么样呀。

“妈咪…你是不是在生气爸爸没有牵着我们来幼儿园门口呢。”

“妈咪,其实是我跟小圆要求的,每次爸爸送我们来的话,我们学校的张老师就喜欢跟爸爸聊几句,我们不想爸爸上班迟到。所以就不要爸爸送。”

“嗯嗯,幼儿园没有男老师,这样妈妈送我们来,我们不怕。”

许格亦:“……”

就算小酒小圆说明情况,许格亦这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总觉得陆景言的心思没有放在两个孩子身上。

“小酒,那你告诉妈妈,你为什么要等小染呢。”

“我想跟她手牵手进教室。老师说了,喜欢一个人就要每天牵她的手,就像每天爸爸出门前亲你一样。我们是小孩,只能牵手。”

许格亦:“……”

果然,她的小酒早恋了!

约过5分钟,一个体型跟夏天差不多的女人骑着电瓶车载着一个扎着两条马尾辫的小女孩出现在他们视线里。

女孩一见到小酒,小圆就立刻从电瓶车上跳了下来。

小酒看到小染也是迈着小步伐上前,朝小染伸出手:“莫宁,小染。”

“猫宁,小酒。”

两人各自朝自己妈妈挥手之后,便手牵手往幼儿园里面走去了。

这时许格亦也跟小染的妈妈微笑挥手打招呼。

小圆拉了拉许格亦的尾指:“妈咪,哥哥跟小染进去了,我也要进去了。”

许格亦摸了摸小圆的小脑袋:“嗯,去吧。今天下课的时候,还是妈咪来接你们喔。”

小圆朝许格亦比了个OK的手势后,也颠屁颠屁的跟了上去,牵着小酒的手。

这三个小家伙的背影,看得许格亦笑了起来。

真的是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

*

从幼儿园离开之后,许格亦并没有直接去找陆景言谈孩子的事,也没有打电话过去。

她有点怕,万一陆景言的态度觉得那是理所当然让兄弟俩成长的事。

那她估计会爆发。

所以抱着一大堆心事的她,来到夏天的杂志社,找她闲聊几句。

“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还这么早来。”

“我刚送完小酒小圆去幼儿园,就顺便来你这,找你聊聊天。”

夏天翻着手中的文件夹,不以为意的接话:“是不是觉得那幼儿园太贵了阿,心疼陆景言的钱啦?”

“我是心疼我家小酒。”

“小酒怎么啦?生病啦?”

许格亦叹声连连。“他早恋了。”

夏天:“……”

这是遗传了许格亦的不要脸嘛,这早恋未免也太早了吧。

“看不出来阿,小酒平时不怎么说话,这终身大事,倒是挺积极的,这点随你!”

夏天开玩笑说着。

许格亦呵呵一笑。

“小孩子玩过家家,你还认真起来了阿,就算小酒早恋,那你也应该开心阿。怎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

“夏天,我问你…你跟少军因为柯景腾吵过架吗?”

“吵过阿,昨天晚上我们还差点打架了。”

许格亦大吃一惊,继续追问:“为了什么事?”

“你说小酒小圆都已经读幼儿园了,就连唐心女儿yoyo今年也读了。…我家腾腾比他们还大一岁,还没读幼儿园,我找了很多我家附近的幼儿园,这柯少军就是一直说,腾腾还小,他那时候6岁才上幼儿园!……简直没把我气死。”

许格亦抿着唇,这两人有够无聊的,这个也吵。

“你直接给腾腾报个名不就好了。”

“人家报名需要父母一起去,格子…我有点怀疑,柯少军外面有人。”

许格亦又是一惊,不会吧!

“不是我跟他吵架我们才怀疑,我们两个已经快一个月没有睡一起了。”

“你们不会跟腾腾一起睡吧!”

“对阿,每次我们要是有半点激情,腾腾就会被惊醒,然后就没然后了。”

“你家又不是没房间,干嘛不给腾腾单独睡阿。”

夏天听着,这时也将文件夹合上,一副说多都是泪的看着许格亦。

“我也想阿,可是柯少军又说什么腾腾还小,一个人睡会怕,等下晚上哭了,看到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会哭。”

呃,许格亦怎么听着觉得自己反而跟柯少军成一个阵营了。

当初陆景言在小酒小圆3岁时候开始让两人学会自己睡觉。

许格亦就很担心,他们还那么小呢,晚上要是哭了怎么办。

想当初,许格亦可是上了中学之后,才敢一个人睡呢。

“你是照他这么养下去,我家腾腾还能找到沈佳宜吗?”

许格亦直接摇头,找不到!娘娘腔怎么会找到沈佳宜呢!

“你呢,肯定没有为了小酒小圆跟陆景言吵架吧。”

许格亦又是摇头:“没有!”

心想:差点就吵了。

“你家小酒小圆以后肯定跟陆景言一模一样,不仅独立,还能照顾好其他人。我家腾腾…唉,估计也是跟少军一样,做什么事都让人不放心。”

许格亦微微一笑,安慰着:“七年之痒还没到呢,怎么就开始嫌弃了。”

“什么七年之痒,我跟少军,从认识到现在都快七七四十九痒了。”

许格亦哈哈大笑起来:“夏天,你不是有战袍的嘛。”

夏天瞥了一眼许格亦:“要知道,有个孩子之后,什么矛盾出来了。哪还有心情穿战袍阿。”

这点,许格亦倒是没什么感觉到。因为从小酒小圆出声之后,她好像每天除了喂奶,也没有做什么其他烦心事了。

只是这两个小家伙上幼儿园了,陆景言工作也忙了。她才开始在小酒小圆身上用心。

“你今天干嘛好好问这个?你也遇到七年之痒啦?”

平时许格亦来她这,都是聊一些有的没的,今天居然跟她聊孩子,这么深奥的话题。

“该不会也是一个月都没有睡一起了吧。”

许格亦突然得瑟的笑了起来:“怎么可能,你应该问我,我们一个月里,哪天是没有睡一起的。”

夏天:“……”

------题外话------

推文《惹火娇妻:痞夫宠不停》一顾欢颜

韩大爷与穆姑娘的日常:

他问她,“你毕业了,我问你,韩家夫人和总裁情人,你选哪个?”

穆晚乐倏地挑眉一笑,“韩慕笙你这算是变样的求婚吗?”

韩慕笙笑的风流倜傥,一脸淡然,眸光却很认真的说道,“反正情人也当了,换个夫人当当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