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粑粑,你老婆睡着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的时候,许格亦依旧想要给两个小家伙讲故事。

一开始许格亦还挺担心,今天绝对故事会说不成。

没想到,两个小家伙很给面子的听她说故事。

只不过,许格亦说的这个故事并非什么童话故事,而是她跟陆景言谈恋爱时候的故事。

当然这中间还夹杂这许多许格亦自己瞎编的夸张内容。

比如…她追陆景言,明明就很顺利,可却被她形容的堪比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似的。

仿佛不让小酒小圆相信自己脸皮可以防子弹,不罢休。

说完故事,这问题当然也就马上来了。

小酒先是开口问:“妈咪,你虽然腿短,可是……粑粑应该也跑不快阿,为什么你会追了九九八十一天呢。”

许格亦听着先是在心里吐了口老血。

然后继续压低声音,反问:“为什么你会觉得粑粑跑不快呢,你粑粑腿那么长,跑得特别快。”

“是吗?那为什么粑粑每次跑步的时候都是在原来的那个地方。”

许格亦,囧!

这话要是被你们的粑粑听到,那绝对会嫌弃,怎么跟你们的妈咪一样笨!

在跑步机上跑步,不在原来的地方,那能跑去哪里阿!

许格亦发现,这小酒一旦‘谈恋爱’了。智商完全跟她一个样,急速下降!

“小酒,妈咪问你,你为什么会喜欢小染阿。”

“妈咪,我知道!”小圆举起小手抢答着:“因为哥哥喜欢小染。”

许格亦:“……”

你们兄弟俩敢不敢再笨得可爱一点!

“因为只有小染不会说我是怪物。”小酒说着委屈了起来。

许格亦听着也是蹙着眉头:“谁说你是怪物呢。”

“妈咪,我知道我知道!是小于跟小晴。”

好熟悉的名字,欸…不就是今天那微信群里,最偏激的那两个妈妈的孩子嘛!

“他们为什么要说你怪物呢?”

“因为我长得跟滴滴一样。”

许格亦:“……”

我去!这样说的话,小圆才是怪物阿。

呸呸呸,她儿子怎么会是怪物,那个小于跟小晴才是怪物,他们全家都是怪物!哼!

真的是,怎么会有小孩笨成这样呢,连双胞胎都不知道!

许格亦深呼吸,不能被影响,不能被影响,这有什么样的妈,就会有什么样的孩子。

“小酒,小圆,你们两个是妈咪生出来的,不是什么怪物。而且呢…你们两个长得一样,那是因为你们是双胞胎,小酒只比小圆大3分钟而已。”

小酒跟小圆也听得一脸的认真。

许格亦微微笑着,在小酒小圆的小脸蛋上一一亲了下。

“粑粑跟妈咪的故事说完了,你们还想听什么故事呢。”

兄弟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眼神相互传递着,今天面子给够了吧!是不是该睡觉了。

见兄弟俩没有开口说话,许格亦自己也觉得搞笑了,于是她便建议:“要不,妈咪唱歌给你们听?粑粑以前也很喜欢听妈咪唱歌的。”

“妈咪…我们还小,我们没有粑粑那重口味的心灵。”

小圆说的天真无邪,可许格亦听着,心里又吐了一口老血,这家伙什么学会了重口味这个词。

这时候小酒犹如神补刀一样,补充:“妈咪,你应该会让我们健康成长吧。”

许格亦:“……”

当然会了!好吧,不唱就不唱。

这点许格亦倒是挺好奇的,小酒小圆还是baby时期的时候,许格亦曾经在他们哭闹的时候,哼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想要哄他们睡觉。

结果,这两个小家伙,是越哭越大声。

搞得那时候许格亦都不敢乱哼了。

没想到…现在这两个小家伙把她的歌喉归类成重口味一类的。

这算不算baby阴影呢。

“妈咪。”

“嗯哼?”

“你跟粑粑牵手的时候,会脸红吗?”

许格亦一惊,真的是人小鬼大,还懂得脸红。

“当然会啦,那你呢,你跟小染牵手会脸红吗?”

“没有喔,我只是会紧张。”

许格亦听着乐呵呵笑了起来。本来其实她还担心一向沉默寡言,不爱笑的小酒,以后肯定也是不知道如何追女孩子。

没想到,这3岁就自己定终身了。

许格亦看着小圆:“小圆,你有没有喜欢的人阿?”

“有阿,我喜欢妈咪。”

“除了妈咪呢?”

“舅妈。”

“幼儿园没有你喜欢的人吗?”

小圆嘟着嘴,想了想。“像哥哥这样的吗?”

许格亦笑着期待点了点头。

“没有耶。”

“你跟幼儿园的小盆友,都不牵手的吗?”

“有阿,我每个人都有牵手,但是我没有想要跟他们住一起的想法。我想要跟粑粑妈咪住一起。”

许格亦听着虽然很暖心,可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怎么‘狗腿’成分更多呢。

这小圆虽然爱笑,看起来没有什么责任心,可总是会说些疑似狗腿子的话。

许格亦想着,自己都哈哈笑了起来。

天底下这么损自己儿子的人,大概只有她这个妈咪了。

……

“哥哥,你真的要跟小染结婚吗?”

“嗯。”

“那你以后还会跟我们住一起吗?”

“以后我要比粑粑还要多赚一点钱,买个更大的房子,到时候把你跟粑粑妈咪一起接到大房子去,我们一起住。”

小圆嘻嘻笑着,看着躺在他跟小酒中间且熟睡的许格亦。

“哥哥,妈咪睡着了。”

小酒嗯了声,其实不用小圆提醒,小酒也知道,他们的妈咪睡着了。

因为许格亦这鼾声还不小,呼噜噜,呼噜噜的响着。

小酒坐起身子,“我去喊粑粑来。”

来字尾音刚落,就听到他们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小酒知道,这是陆先生来找陆太太了。

所以,没等陆景言开口,小酒便温馨提示:“粑粑…你老婆睡着了已经。”

陆景言:“……”

说是要给小酒小圆说故事哄他们睡觉,结果这两个小家伙还清醒着,她却睡着了。

无敌了!

不过,陆景言也大概猜得到,许格亦肯定是没把目标哄睡,倒是把自己给哄睡了。

陆景言并没有开大灯,因为房间里有床头灯亮着,他还是能够看清楚房间里的情况。

他朝床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到许格亦躺在床中间正睡得香甜。还好当初,给这两个小家伙买床的时候,陆景言故意挑个至少可以四个大人睡的矮床。

不然,以许格亦这已经渐渐快要‘放大招’的趋势,绝对会把小酒小圆踹下床。

“已经11点了,妈咪都睡了,为什么你们两个还没睡?”

陆景言的话直接让小酒躺了下去,闭上眼睛,小圆见状也立刻闭上眼睛。

然后兄弟俩异口同声说:“粑粑,我们已经睡着了,但是妈咪的声音太大声了。”

陆景言忍着笑,可以理解。

他弯下身,在小酒小圆的额头,轻轻一吻。

“晚安。”

“晚安,粑粑。”

陆景言这时小心翼翼的将许格亦抱起来。他这小心翼翼绝对不是怕惊醒许格亦,而是怕等下自己一不小心会压倒小圆。

抱起许格亦之后,陆景言开口说:“我老婆已经抱走了,你们两个往床中间睡。”

两个小家伙很挺乖的挪动这小身板,直到碰到对方。

“盖好被子,谁要是着凉了,我可是会惩罚的。”

听着,两个小家伙又立刻将薄被子拉了上来。

“还有……”

“粑粑,如果你再不把妈咪抱走,我跟滴滴今晚会失眠喔。”

“嗯,我同意哥哥的话。妈咪的呼噜声,太可怕了。”

陆景言,汗!

才这么一会就觉得可怕,你们的粑粑可是经历了无数个这样的夜晚呢。

*

这天早上,小酒兴高采烈的想要问小染,她的粑粑麻麻是不是同意他们结婚。

可惜,今天小酒在门口等到了上课时间,还是没有等到小染。

上课的时候,林老师看到小酒闷闷不乐的,便马上知道肯定是因为小染没有来的关系。

对于昨天她不小心把小视频发到妈妈群里面,林老师现在有点不太敢‘招惹’小酒。

可是,职责所在。

她还得去‘招惹’小酒。

“小酒,你怎么啦?怎么好像不开心阿。”

小酒没有说话,而是眨巴眨巴着圆溜溜的双眼看着林老师。

“是不是因为小染没有来幼儿园阿?”

小酒依旧没有说话,而是点头回答。

林老师抿唇一笑。“小染生病了,在家休息,不能来幼儿园。”

听到小染生病,小酒立刻站了起来,紧张着:“老师,你没骗我吧,小染真的生病了吗?”

“老师怎么会骗你呢,所以,你不要不开心了,小染只是在家休息而已。”

小酒懵懵的点头。

……

知道小染生病,小酒的状态也像生病一样。

无精打采,愣愣坐在那。直到准备午睡的时候,小酒要求林老师打电话给他妈咪。

“老师,我不舒服,你可不可以帮我打电话给我妈咪?”

听到小酒说不舒服,林老师先是用手摸了摸小酒的额头,确实有点烫。

为了确定小酒是不是发烧,林老师拿来耳温计在小酒耳朵,哔一声。

果然生病了,38度。虽然不是特别高烧,但是也得重视。

“我生病了吗?老师。”

林老师看着小酒已经开始渐渐通红的小脸,蹙着眉头点头:“嗯,你有点发烧。”

“那你打电话给我妈咪吧,让我妈咪来接我。我粑粑很忙的,他没空。”

小酒特别强调要许格亦来,毕竟,昨天晚上陆景言特别说过。,谁生病了,谁就会收到责罚。

林老师也是浅浅一笑,听园长说那件事之后,她哪里敢打电话给陆景言。

于是林老师还是通知了园长,让园长通知小酒的妈咪,还特别强调,小酒要他妈咪来接他。

许格亦接到电话的时候,很是担心。

昨晚她自言自语讲着,讲着就睡着了。

隔天早上才知道,自己后来是被陆景言抱回房间的。

难道因为她抢了小酒的被子?

慌慌张张赶到幼儿园的时候,的确看到小脸通红的小酒。

许格亦抱着小酒,这小家伙伸手也滚烫的很。

“小圆呢?小圆没事吧?”

“没有,我也担心双胞胎可能连生病也一起,所以也给小圆测体温了,他没事,现在正在午睡呢。”

“那就好,那我先带小酒去看医生。”

此时,紧紧抱着许格亦脖子的小酒在她耳旁小声说:“妈咪,你可不可以帮我问小染的家在哪里,小染也生病了,我想去跟她一起看医生。”

许格亦:“……”

这家伙,难道是知道小染发烧了,然后把自己也弄发烧?

想着,许格亦顿时觉得,原来小酒才是遗传她的。

这追女孩子的招数,真有当年她追陆景言的样子。

为了不让小酒白白生病,许格亦还是找园长要了小染的家庭住址。

地址是拿到了,但是许格亦不认识路阿!囧。

去儿童医院的路上,小酒可怜兮兮的祈求着:“妈咪,可不可以不要告诉粑粑,我生病了。”

“为什么呀?”

“粑粑说,我跟滴滴谁生病了,他就惩罚谁。”

“你要妈咪不说,但是你也得告诉妈咪,你是不是为了要去小染家,所以故意把自己弄生病的?”

“我就在午睡前冲了下冷水。”

许格亦:“……”

这小染的魔力还真是大。不过,她还是得教育下小酒,以后不能做这种伤害自己身体的事了。

“小酒,小染已经生病了,你现在又把自己弄发烧了,那你怎么去小染家呢?还有……谁教你,冲冷水澡的?”

“你阿。”

许格亦一惊,她才不会做这么不划算的事。

“妈咪什么时候教你了?”

“就是有次你跟粑粑说,冲冷水澡可以灭火,但是冲久了会发烧。”

许格亦:“……”

好吧,她承认,她的确对陆景言说过这样的话。

可那都是N久以前的事了,小酒这家伙居然记到现在!

……

这小孩子真的不能生病,许格亦到了儿童医院之后,人超多!

拿了个号码之后,她便抱着小酒静等。

不过在等的过程中,护士倒是有给小酒退烧贴,贴在额头。

每隔10分钟,护士都会过来量体温。

也不知道是退烧贴对小酒有效,还是小酒想要好起来去小染的意志力强。

他身上的热的渐渐不烫了。

等了约1小时的时间,终于轮到小酒了。

医生先是还是先量了下小酒的体温,已经处于不烧状态。

但是为了防止复烧,医生还是开了药给小酒。

一出医院,小酒就请求许格亦送他去小染家。

许格亦也想阿,虽然在北淮生活了8年,可是她并不是所有地方都熟悉。

当她将地址输入车上的导航仪器,根据导航上的提示,七拐八拐之后,还真是让她拐到了小染的小区

小染家跟夏天家差不多,虽然不在一个小区,但是楼房规模什么都是一样的。

许格亦将车子在小染那栋的楼房前。

此时额头上还贴着退烧贴的小酒,也把退烧贴撕了下来。

许格亦没说话,只是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我不想让小染担心我。”

许格亦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追女孩的招数,真的是牛逼哄哄阿。

按照园长给的地址,许格亦跟小酒爬上了6楼03室。

这没电梯的6楼,爬得许格亦怀疑人生了。

好累!

许格亦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先是看了看许格亦,而后又看了看小酒。

确定不认识之后,她开口问:“你们是谁阿?”

“奶奶,您好,我叫小酒,我是小染的蓝盆友,我听林老师说,小染生病了,我来看看她,这是我妈咪,她陪我来的。”

对于小酒这有模有样,像个大人说着话。

许格亦更加怀疑人生了。

------题外话------

【摄政嫡妃】/纪朝夕

为国捐躯的天才特工,代替了相府惨遭毒害的“弱病”嫡女

还顺手捡了个貌美如花的傻相公

本想悠哉归园田,谁料相府差人迫她回府完婚

未婚夫不按套路出牌便罢

偏生捡的傻相公竟是一人之上呼风唤雨的摄政王

当一个腹黑搭上另一个腹黑

这人生着实有点奇妙?

她,撕继母,揍皇妃,搅朝堂,掌国脉

而他,宠妻,宠妻,实力宠妻

简言之,这就是一部大女主的崛起史,一部花式虐狗的宠妻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