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抵抗力比谁都强/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太太那布满皱纹的脸更加皱了。

奇怪的问着:“小染?哪个小染?”

兴许小染是那个女孩的小名,老太太可能不知道。就像小酒跟小圆一样,许国栋都不喊他们小酒小圆,而是直接米酒汤圆的喊。

于是,许格亦微笑着解释:“老奶奶,您的孙女跟我儿子一起读幼儿园的,今天她没去幼儿园,我们来看看她。”

许格亦这么一说,老太太更加懵了。

“我没有孙女,我只有一个孙子阿。”

阿蛤?这个玩笑开大了吧,自己儿子喜欢的小染是个boy?

“妈,谁阿?”

伴随着这个问题,一名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看到许格亦跟小酒这两张生面孔,也是不解问:“你们找谁?”

许格亦蹙着眉头,有点乱。因为这个男的不是上次看到去接小染的爸爸。

“请问这是小染的家吗?”

“小染?”

“对阿。”许格亦说着把园长发给她的地址拿了出来:“我,应该没找错地方吧。”

中年男人看了看,“没事,是这里。……你们应该是找上一任租客吧?”

“上一任租客?”

“对阿,我跟我家人昨天才帮到这里来的,上一任租客是有个小女孩,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小染。”

“那请问,你知道他们搬到哪里去吗?”

“不清楚。”

“那对不起,打扰了。”

语闭,许格亦看着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小酒。“小酒,小染搬家了。”

“妈咪,是不是你找错地方了阿,小染生病了,怎么可能搬家呢。”

许格亦蹙着眉头,也是阿…就算再怎么着急搬家的人,也不可能在女儿生病的时候搬家阿。

难道真的是她找错地方了?但是,刚刚那个中年男人明明已经确认了这个地方,她没找错。

呃!除非是园长给错地址了。

回到车上,许格亦立刻拨通园长的手机号码。

二话不说,直接找园长要小染父母的手机号码。

园长也挺‘爽快’的将小染父母的号码给许格亦。

许格亦要到号码之后,看了看坐在后座闷闷不乐的小酒。

“小酒,妈咪已经拿到小染爸爸妈妈的号码了,我现在就打给他们,问小染的情况喔。”

许格亦的话并没有让小酒脸上有笑意。

看来这小家伙见不到小染,这脸会跟他爷爷一样,黑的很!

许格亦按照园长给的号码拨通过去,希望等下小染的声音能够让小酒露出笑容。

可是……

号码居然提示,关机!

许格亦心里小人想飙脏话:瓦特法!

可是看到小酒不开心的小脸,许格亦决定做做样子,“喂,是小染的粑粑吗?…我是小酒的妈咪,听说小染生病了阿。我们小酒很担心她喔……”

许格亦说的这些话,果然让小酒激动了起来。

“妈咪,我想要跟小染说说话。”

“喔,是吗?小染已经睡觉休息了阿。那……”

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哇,吓shi我了!”许格亦被这突如其来的铃声吓到,她可是将手机贴在耳边呢。

只是吓完之后,她愣在那,头慢慢朝小酒转了过去。

既想笑又无奈。

因为小酒那圆溜溜的双眼居然滑出眼泪来。欸,除了baby时期,这家伙哭过之外,就没怎么见他哭,这会居然为了小染哭了。

“小酒……”

“妈咪,你骗我。小染是不是离开我了。”

许格亦眉头一蹙:“小酒,你这样诅咒小染,是不可以的喔。”

“如果她没有离开我,为什么我找不到她。”

好吧,他们说的离开,不是一个意思。

这时,许格亦手上的铃声还在响。

是幼儿园园长打的。

“喂,园长?”

“酒圆妈妈,我想要跟你说,小染不是生病,她退学了。”

“阿?”

“今天早上小染爸爸来学校办的退学手续,林老师是怕小酒伤心,所以骗小酒说,小染生病了。”

许格亦突然也是一张很不好看的脸,她看了眼还在期待的小酒。

“那你知道小染转去那所幼儿园了吗?”

“这个不清楚。”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园长。”

许格亦切断通话后,不知道如何开口。

小酒见许格亦听完电话,很明显刚刚还有点嬉笑的脸,不见了。

他问:“妈咪,小染是不是不守信用,离开我了。”

许格亦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呃……”

她也有点哭笑不得,你说这也才快4岁的孩子,怎么会在意这个呢。

不过,她也似乎也能理解一些,小酒本来性格就比较孤僻,不爱说话,在幼儿园里又被一些没见识的小盆友当成‘怪物’!

然后有一个像小染那样的孩子,愿意跟他玩。

换成是许格亦她自己,她估计也会对那个女孩‘情有独钟’。

*

回到家的小酒,校服还没换,就往被窝里躺着了。

这个时候也已经到了去接小圆的时间了,许格亦打电话给陆景言,让陆景言去接小圆,自己则是在家‘安慰’小酒。

陆景言接小圆回来的时候,第一时间进房看小酒。

见小酒身上还穿这校服,他便让小酒起来洗个澡,然后吃饭。

“小酒,爸爸跟你说过几遍,从学校回来,一定要把校服换掉,穿睡衣才能上床睡觉。”

小酒继续难过,不理。

“小酒?”

小酒依旧没理。

“陆寻,你是不是想要看到爸爸发脾气?”

听到这话,小酒直接坐起身子,一双哭过的双眼看着陆景言。

因为他知道,每次粑粑喊他名字的时候,是暴风雨的前兆。

陆景言也有点无奈,许格亦跟他说的时候,他还觉得,小孩子懂什么,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在被窝里面哭!

“你这么喜欢那个女孩?”

小酒不敢点头,小眼神直直的看着陆景言。

陆景言呼了口气:“你现在去洗澡,然后吃饭,吃药。睡觉!”

小酒嗯了声,很听话的下床。

……

大概是吃药了好睡,小酒吃完药,就上床睡觉了。

而小圆今晚则是跟陆景言许格亦一起睡,毕竟小酒生病了,不能让两个小孩睡一起。

看着睡在两人中间的小圆,许格亦心里担心的全是小酒。

“小鹿,你说…小酒是真的喜欢那个女孩吗?”

“他才4岁不到,你觉得呢?”

“我觉得是真的,今天没找到那个小染,小酒都哭了。”

陆景言合上杂志,看着许格亦:“怎么会没找到这个女孩呢?”

许格亦努着嘴,耸肩。

“可能因为什么事,非得搬家,然后这一搬家,就离幼儿园远了,所以就退学咯。”

“你分析能力挺强的阿。”

“只能这么分析了阿,难不成是因为我们小酒喜欢她,她父母怕小染跟小酒早恋,影响学习,所以偷偷摸摸搬家?”

陆景言:“……”

“不过,我们家小酒也很深情阿,跟我一样。”

陆景言看了看小圆,对许格亦说:“今晚你跟小圆睡,我去跟小酒睡。”

“为什么呀?”

“我是一家之主,抵抗力比谁都强。”

虽然小酒已经退烧了,可是发烧这种东西,都是反反复复的,万一半夜发烧,父母都不在他身边,那就真的太失责了。

“小鹿,要不…我去照顾小酒吧。”

“我可不想明天家里又多一个病人。”

陆景言说着已经下床了,离开房间之前,他倒是给许格亦一个晚安kiss。

……

来到小酒的房间,陆景言刚在小酒身旁躺下来。

烫,烫,很烫!

陆景言摸了下小酒的额头,身体,烫的很。

不用量体温都知道,这小家伙肯定是发高烧了。

陆景言从衣柜里拿了件外套,给睡得昏沉沉的小酒穿上。

这边,刚关灯睡觉的许格亦看到陆景言又回到房间换衣服,马上着急问:“怎么啦?”

“小酒发高烧,我现在送他去急诊部门。”

许格亦听着,担心的也跟着下床了。“我也去。”

“你在家照顾小圆,我去小酒去就行了。”

“可是……”

“有什么事,我们手机联系。”

语闭,陆景言已经换好休闲服,拿上钱包,车钥匙往小酒房间,抱着小酒准备出门。

许格亦也因为担心小酒,走了出来,看到小酒那张红彤彤的小脸,比白天那时候还要红,心里很是担心。

“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陆景言‘嗯’了声之后,便出门了。

关上房门那一刻,许格亦担心的红了眼眶。

回到房间后,许格亦将手机声音开到最大声,放在床头,生怕等下陆景言发消息或打电话来,她没第一时间收到。

*

这一晚,许格亦没有睡好,一会醒一下,看下手机。

断断续续也算是睡到凌晨4点,可惜陆景言的电话跟消息一直都没有来。

许格亦实在是不想瞎担心下去了,她拨通路陆景言的号码。

嘟嘟嘟几声之后,听到陆景言深沉的声音:“怎么还没睡?”

“睡醒了,看你还都没发消息给我,我很担心,小酒情况怎样?”

“发高烧,我现在在等护士安排床位,需要住院观察。”

许格亦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安排了。等下天一亮,得送小圆去幼儿园,而陆景言也不知道忙不忙,需不需要去律师所。

“再去睡一会,再过4小时,你要准备早餐给小圆吃呢。”

“那我送完小圆去幼儿园,再去医院找你吗?”

“嗯!”

“你明天不用去律师所吗?”

“没什么比你跟儿子的健康还重要。”

许格亦浅浅一笑。“嗯,那等下等到床位,要是小酒睡觉,你也睡一会吧。”

“嗯,我知道。不用担心,小酒会没事的。”

“嗯,拜拜……”

许格亦呼了口气,小酒当然会没事的。

……

许格亦算是睁眼到天亮的,一副没睡好的样正在厨房里弄早餐。

今天没有小酒喊小圆起床,小圆比往常晚了5分钟才起床。

“妈咪,粑粑跟哥哥呢?”

“哥哥生病了,粑粑带哥哥去看医生。”

许格亦回的时候,将小圆的书包准备好了。“小圆,妈咪现在去喊衣服,等下送你去幼儿园。”

小圆喝了口牛奶,好听的嗯了个鼻音。

……

人家说,当父母的最怕小孩生病了。

果然是,这小酒一生病,就感觉手忙脚乱的。

将小圆送到幼儿园后,许格亦立刻去儿童医院了。

只不过,当她到医院的时候,在小酒的病房里,看到的不是陆景言。

而是明乔安。

“格子,你来了阿?”

许格亦怎么突然觉得有点搞笑了呢,她儿子生病了,她来病房看他,似乎是件让人很意外的事。

“你怎么会在这里?”

“景言今天一早有个重要的客户要见,他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照顾下小酒。”

“你说什么?这风有点大,我听不太清楚。”

明乔安:“……”

风?这病房既没开门也没开窗户,哪来的风。

许格亦虽然很是怀疑明乔安的话,可是她现在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个,她朝病床上的小酒走去。

摸了摸小酒的额头,似乎不怎么烫了。

这时,脑袋昏沉沉的小酒也缓缓睁开双眼,看到许格亦,微微一笑。

“莫宁…妈咪。”

“莫宁,小酒。”

小酒这状态虽然没有平时起床那样活泼,欸,其实小酒刚起床的时候,一点都不活泼,高冷的很。

但是此时的状态看起来还不错,没有烧坏脑子。

昨晚陆景言慌张带他来医院,真是把许格亦吓得不轻。

小酒伸出小手,朝许格亦挥了挥,示意许格亦靠近他。

“妈咪,这个阿姨说谎。”

许格亦听着一喜:“你粑粑呢?”

小酒摇头,表示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这个阿姨说谎。”

“因为我又不认识她,粑粑怎么会让一个陌生人来照顾我。”

许格亦微微笑着,心疼的在小酒额头亲了亲。

“还有不舒服吗?”

“有!”

“哪里?告诉妈咪。”

小酒抓着许格亦的手往自己小肚子上放:“这里不舒服。”

肚子!许格亦双眼一大:“痛的厉害吗?”

小酒摇头:“不痛,但是不舒服。”

许格亦蹙着眉头,她是不是需要找个儿童翻译呢。

“小酒,那你肚子不舒服,有没有跟医生蜀黍说呢?”

“没有,粑粑说,失恋这里不舒服很正常。”

许格亦:“……”

陆景言什么时候还会跟小酒说这些话。

咳,咳……

明乔安在一旁轻咳了几声,想表示自己的存在。

“乔安,你要走了吗?拜拜。”许格亦直接‘先发制人’。

“要走的人,应该是你,景言让我来照顾小酒的。”

明乔安说着也在病床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许格亦双眼一瞪,很是不解。什么情况?

昨天见明乔安的时候,她还挺正常的。

“乔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这儿童医院附近有家精神科,我建议你去看看。”

许格亦说的很认真。

明乔安笑了起来:“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景言到底喜欢你什么?傻?还是蠢?”

“我粑粑说过,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小酒这话,让许格亦喜上眉梢,唉呀…这家伙果然是她上辈子的守护神。

估计这辈子也是。

经过这么多年,许格亦也早已习惯这些无聊至极的问题了。

于是,许格亦毫无畏惧的回:“景言喜欢我什么,不用你管,你要是有这时间,还是管管自己怎么补上你拿律师所的钱。”

“对,我太太说的对,有这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补上律师所的钱。”

陆景言突然进来,让明乔安的脸色变了。

其实她并不是陆景言喊来的,而是一早没见到陆景言,她便联系上陆景言的客户,知道小酒生病的事,就主动来医院看小酒了。

而陆景言也只是碰巧出去买点吃的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